“夕阳红”组团看世界,为何总少一份体面?
2018-12-09 15:15

“夕阳红”组团看世界,为何总少一份体面?

虎嗅华东报道

作者 | 刘姗姗  头图 ©️ 视觉中国


前段时间,俞敏洪关于《女性堕落》的视频引爆了舆论。避开话题的争议性,在进博会期间,一群中年妇女抢着免费的东西吃,在外国人的注视下,把桌上的东西拼命地装进自己的编织袋里。


无独有偶,《中国大妈吃垮豪华游轮》的文章也在朋友圈刷屏,作者把邮轮上以老年人为主的中国游客,几乎不参与消费项目,在免费餐厅大吃大喝、浪费食物,归结为“游轮出逃”中国的主因。


大妈们的不雅现象,在前不久结束的虎嗅2018F&M创新大会展台活动中也有出现。无论是会展中薅羊毛而不顾形象的中年妇女,还是游轮上暴饮暴食的大爷大妈,他们不分场合、毫无顾忌的“揩油”行为,与歌词里的“最美不过夕阳红 ,温馨又从容”,相去甚远。


年轻人想要走进老人们真实的内心世界并不容易,或许碍于长辈的身份,他们真实的一面并不轻易在晚辈面前显现。而“夕阳红旅行团”或许是打开我们对老年人认知的窗口,在相对陌生的团体中,老人的三观、性格、癖好、消费观念……都会在旅途中不经意的暴露。


对“夕阳红旅行团”的鄙视链甚至已经延伸到老年同辈。一位“老杭州”胡大爷在饭桌上闲谈,透露了他所见到的夕阳红旅行团在西湖旅游中的不文明现象。他说,“这群外地老头、老太太,来到这个城市不舍得花钱消费,拥挤、哄抢带来了‘城市污染’。”


这不仅让我们开始反思,这群老人怎么了?


然而,我们与其揪住老人的失格行为一味的批判,不如对这代老年人的生存环境、社会经历、认知心理一探究竟,到底是怎样的时代烙印使得老人们频露丑态?


孤独“铸币“,买入廉价老年团的花花世界 


如果说近几年的老年话题被不断地推向舆论风口,那么人口老龄化则是造就这些话题的主因。出生率与死亡率的降低令老年人口比重不断增加,我国提前步入了人口老龄化阶段。


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7月,世界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据估计约为9.62亿,而去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超2.4亿,占据了世界老年人口的四分之一。


与其它国家相比,显然我国的养老压力更大,好在我国城镇老年人的住房拥有率高达75%,对大部老人来说,拥有着稳定的养老环境。


只不过在城市化进程加快的过程中,传统的三世同堂家庭模式越来越少,或是出于隔代人不同的生活习惯,亦或是子女在事业上的打拼,独居老人和空巢老人的比重也在不断增高。


而且我国有着特殊的人口政策,“421”的家庭构成逐渐占据主流,年轻一代的养老压力也随之显现。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大多数子女陪伴老人的时间只局限在逢年过节。


再加上老年人退休或养老后,失去了工作价值,又没有固定活动来打发时间,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老年人的孤独感倍增。


缘起孤独,也因卸下家庭的重担老人们在精神上解放了自我。当提及为什么会选择出去旅游时,63岁的陈大娘说道:“以前上有老,下有小,又得养家,又要照顾子女、老人,根本没时间,现在儿子也结婚了,我也退休了,该出去看看,放松放松了。”



因此,辛勤劳碌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开始向往生活圈以外的世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旅游成为了老人打败孤独,卸下生活重担,重寻自我的最佳选择。


出于这样的现状和心理,近几年,老年旅游市场的规模也是逐年上升。


(数据来源:《2017中国老年消费习惯白皮书》)


只是当下老人的收入水平普遍不高,一部分老人还面临着年轻子女“啃老”现状,老人的消费能力依旧有限。再综合安全与便捷的相关因素考量,性价比较高的“夕阳红旅行团”最受老年人的青睐。


在携程发布的《老年人旅游升级报告》中,82%的老年人愿意选择跟团游,这也让“夕阳红旅游团”的市场瓜分显得愈加激烈。


兑现,谁在“收割”夕阳红?


与其它年龄段的旅游市场不同,除了旅行社瓜分老年市场,有关老年旅游团的公益性与福利性项目也不在少数。


  • 单位与基层组织发起


大部分老年人在退休后,接触到的老年旅行团活动一般是由退休单位发起组织,作为老人们的退休福利。


这种福利旅行团大部分旅费由退休单位出缴,老人们只作为活动的参与者,自愿消费,这种通过单位对接的旅行项,目乱收费的现象并不常见。


此外,社区等基层组织为了增强号召力与影响力,提升老年人的幸福指数,组织老年人集体出游的现象在近几年也越来越多。短途旅行会有社区志愿者或工作人员随行,产生的费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长途旅行也会联系相关单位的旅行社做好相应的保障。


只是单位、社区组织的旅游虽然花费少,集体活动的弊端也格外明显,老人们并不能自由的选择自己心仪的出行路线,显然,这些活动并不能满足老人的出行欲望。老人渴望自由路线的需求,加上子女出于尽孝心的为父母报团旅游的初衷,老年旅行团的需求就更加旺盛。


出于看世界的心理,老人们偏爱漫游,喜欢自然环境优美的旅游地,也因怀旧情节钟情历史遗迹、民俗文化、红色纪念地等旅游项目。


  • 旅行社与OTA平台项目


各路旅行社也借此机会施展拳脚,在考虑到老人不高的消费水平以及偏爱的线路项目后,各大旅行社纷纷推出价位低廉、漫游性质的“夕阳红旅行团”项目。



而且老年人的出行时间自由,旅游出行并不受时间的限制,这也使得景区、航空公司、旅行社等相关产业,在旅游淡季相互合作,开展价位相对较低的“夕阳红旅行团”项目进行引流。


但旅游本身就是一个“体验+购物”的过程。廉价的“夕阳红旅行团”旅游产品旅行社从中的获利并不高,而且在旅途中正常的消费项目上老人表现的也非常理智,也没有强烈的购买愿望。


于是为了弥补在老年旅游产品价格竞争上带来的盈利损失,一些购物为主的团队游产品,一般会因为老年人购买能力不强而“被加价”,诱导老人购买高价商品,更有甚者,降低老人们的吃住标准以节省旅行支出



在这样的“夕阳红旅行团”中,老人们的旅行体验也并不美好,热爱出游的曲大爷向虎嗅·高街高参反映到:“旅游参观的时候就像是赶‘兔子’一样,还没看够,就被催着走,不想去的购物区,却要在那待上很长时间。而且那些商品啊,多是一些玉石、老物件,有的导游介绍的还很邪乎,不买都不行,一旦买了就是几千块钱,但我知道那些好多都是假的,根本不值钱。”


在这样前提下,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部分老年人在旅游免费项目上浪费无度,付费项目却无人问津。


夕阳红的丑态,一道抹不掉的历史“伤疤”


反思这样的老年人旅游现象,旅游本就是一次性的生意,考虑到旅游的成本,老人们出游本就抱着体验式的初衷,并没有产生额外消费的打算。


况且如今的老年一代,出生时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生活贫困,甚至满足温饱都成问题,所以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扎根着“不要白不要”的贪心。


再者,从社会心理的角度来讲,当老年人从日常的生活到“夕阳红旅行团”,是一个从熟人社会进入到陌生社会的过程,或许在生活中过得“体面”,一旦进入陌生的社会便本性暴露。


在“贪”这一点上,老年人在各种免费活动上体现的更为明显,排几小时的长队,为的是不一定能用到的礼品。


其实作为年轻一代,理解老年人的活动范围有限,对户外活动的需求强烈,参加这种活动,大部分老人是从众心理作用下的凑热闹。成长在资源匮乏的年代,难免缺乏安全感“有备无患”的想法根植于脑海。


(各类免费活动哄抢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当这些活动升级到“哄抢”的阶段时,老人们的行为更像是发泄自卑,在哄抢中获取“满足感”。


更重要的是,舆论对于老年人的争议还不仅在于“贪小便宜”上,透过“夕阳红旅行团”,老年人在旅途中的不文明行为才是引起社会不满的源头。



“中国大妈悉尼占道拍照”、“七名四五十岁的中国女游客首尔高级饭店抢占男厕所”、“中国大妈泰国旅游因抢座大打出手”……网友直言:“丢人丢到国外去。”


这些老年人透过“夕阳红旅行团”暴露的失格行为,不仅引起了年轻人的不满,也为同龄人怨声载道,一些生活在景区的本地老人也常常吐槽老年旅行团的不文明行为简直是给老年群体抹黑。


客观的讲,这一代人出生闹饥荒,成长遇文革,成家立业经历改革开放……这些诱因形成了了老年人对物资短缺的恐惧,整体不高的受教育程度,节俭的生活习惯。其中很多老人的红卫兵经历,也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增填了一份暴戾的情绪。思想的匮乏加上后添的情绪作用,造成了部分老年人不高的社会素养。


一系列社会问题构成的历史“伤疤”成了老年人无法抹去的时代烙印,当他们来到全新的“花花世界”,条件反射的暴露丑态。


在老人失格的话题上,我试图以一个尽量公正的角度去看待,但仍会陷入环境与事实的矛盾中,毕竟还有“出淤泥而不染”,无论生长在怎样的环境下,做出的行为都是自主选择的结果。


而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予老人更多的关爱,用自己的言行带给老人时代应有的新思想,对于他们展现的暴戾也多一份耐心与建议。


或许若干年后,社会制度更加完善,福利体制健全,隔代的我们成为中国“新老年”,新思想得以延续“,活力养老”也会实现,“新老年”有自己的生活理念,不会抱怨没有子女的陪伴,即使年迈,依旧约上三两好友品茶、聊天、看电影,健身房替代了广场舞、自由行替代了“夕阳红旅行团”……


因为历史“伤疤”的烙印,让这一代“夕阳红”组团看世界时,缺少了“朋友圈”炫照的同时,也少了一份“体面”,所以我们可以多一份宽恕与容忍,希望“明天会更好”。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高街高参(ID:gjgc168)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