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性丑闻揭开艺考培训乱象
2018-12-25 14:49

一桩性丑闻揭开艺考培训乱象

十三行的事一夜之间发酵爆发却又在短短几天之内悄无声息;取而代之的是杨幂离婚、王祖贤减肥以及景甜擤鼻涕这样的花边新闻。


我们不喜欢深刻和苦难,就像我们不关心教育的真相。天价培训费、考试泄题、走后门拉关系,诸多乱象由来已久,但是见得多了,我们竟都习以为常。


社交媒体用满屏的娱乐新闻抢占我们的注意力,轻而易举就瓦解掉我们全部的愤怒与不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本黑(ID:darkinsider),作者:喵叔


教育本是社会的根基,在充满谎言的社会里,人的基本道德,诸如诚实守信,竟成为了人性的最高追求;而懒惰与贪婪便成为人性的常态。


电影《天才枪手》里,小琳和班克帮助同学作弊的场所,是一家名叫“诚信”的铅笔厂。尚未成年的孩子一边唾弃成人世界里的潜规则,一边拙劣而又卖力地模仿大人的行为。


小善不积大德不成,小恶不止终成大罪。教育的恶若是不止,贻害的或将是千万人。


第一次见到老俞是在一个阴雨天。和所有搞艺术的一样,老俞一头飘逸的长发,浑身散发着浓郁的艺术气息。


“这天真冷,流浪猫怕是过不了冬了”,老俞盯着窗外的猫悠悠地说到。


随后老俞和我讲述了他在艺考培训八年来的见闻,林林总总。等到全部讲完,窗外的猫早已不见了踪影,路灯在夜雨里闪闪烁烁。


(以下内容为老俞口述,老黑整理而成)


2010年的3月,我即将大学毕业,不想考研也不想挤进浩浩荡荡的求职大军。我决定先找一份兼职美术老师的活,一边工作一边思考未来。凭借央美的名气,毫无工作经验的我很快就找好了工作。


MF画室,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投简历的时候我有些忐忑,因为我没有任何的教学经验,也没有教师资格证,但还是被录取了。


“或许他们是看重学院的实力吧!”我想。


这是我跨进艺考培训的开端。往后的八年时间里,我陆续辗转于各大画室,见到了这个行业最美好也最丑陋的一面。


01 从一桩性丑闻说起


“孩子们都叫我老俞。虽然我也才三十出头,但是和他们比起来,我的确是老了。”老俞笑笑点了根烟。


有时候看着他们的天真恣意,再看看这个行业荒诞的现实,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味。


沉思了一会,老俞娓娓说来......


我现在待的画室是当地最好的一间,在全国也排得上名号。很多家长挤破头都想把孩子送进来。塞红包的、托关系的,想尽各种法子。他们以为进了好的画室,孩子就能上得了好的学校。



其实未必,每个画室的水平都半斤八两。要是遇上好的老师还好,万一碰上像Z那样的老师,别说上大学了,孩子都要毁他手上。


Z,今年四十岁,是行业里大部分人不耻的对象。别看他人看起来老实巴交,其实蔫坏蔫坏。丫的成天介打骂学生,一会叫买烟,一会叫买饮料。


这还不够,要是学生表现不让他满意,就找借口让家长进贡红包。收了红包又如何,还不是该怎样还是怎样。


“就没有家长去举报他吗?”我问老俞。


老俞摇摇头说,其实家长们也都知道这个行业是什么德行,换了这家画室,其它画室也有这样的老师。起码Z的专业水平还过得去。所以这么多年了,他还能在这行混。虽然名声差,但也不愁饭碗。


不过要只是收收红包,骂骂学生也就算了。TM的,简直不是人,叫人渣都算便宜他了。


老俞突然拔高声音,激动地说到。烟灰也窸窸窣窣地落了满桌。


原来Z那个人渣背地里借着给学生辅导课业的名头,勾引女孩子上床,还不止一个。好些个学生为此耽误了学业。


直到去年冬天,这事才被揭发。一女孩在和Z发生关系后,害怕出事便和家长坦白,之后这事闹到学校,我们才知道。


难怪那丫整个人干瘪得和被吸干了精气一样。老俞气狠狠地骂道。


这TMD干的还是人事吗?好些个孩子还没成年呢,他也下得去手。


说到这,老俞用力地把烟头怼进了烟灰缸。


“那后来呢?这事怎么解决的?”我问。


后来啊,他肯定在画室待不下去了嘛。


不过这事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要是事闹得太大以后孩子也没法做人。所以家长也没告他,听说最后是拿钱私了,孩子好像也退学了。


名声臭了,Z呆不下去就走了。听说是去了沿海一个城市,继续当培训老师。


后来的事,我也没有继续打听。山高路远的,只要培训机构不声张,也不会有人知道。


只要能赚钱,谁在乎你的品性呢?现在专科生、大学生冒充专业老师的大把,毕竟学生水平都不高,只要唬得住人就行,管你有没有真材实料。


说完,老俞又点了根烟。


02 不报班就开除学籍


“哎!你知道为什么画室水平再差,也不差钱吗?”老俞叼着烟问我。


没等我开口,他又自顾自说起来了。


干我们这行的,只要有考试,就不愁没生意。好多画室都和学校有合作的,推荐一个学生返20%-50%的学费。有些画室为了抢人,那叫一个狠,直接返60%。


个别老师为了赚钱还会威胁学生,说不去指定画室报班就开除学籍处理,学生和家长都不敢惹学校,只能忍气吞声。


这部分生源,用我们行话来说叫渠道生。赔钱赚吆喝,想也不用想这些学生的待遇了。


可即便这样,画室还是有得赚。


学生随便报个班都上万,再细分一下强化班、精英班,价格直接翻倍。还可以按学校分,什么央美班、清华班,价格还能翻上一番。



此外还有散招生、复读生。


散招生是画室来钱的大头,他们大多是朋友介绍来的或者看街边广告自个报名的。看着画室那一堆吹得天花乱坠的资料,家长们都会动心的。什么师资力量、历年成绩、证书通通可以作假。


这里面猫腻大着呢,不过家长们也不会较真到要一个个核实。横竖都靠一张嘴,画室爱怎么吹怎么吹。


要真遇上了,就说画室有入学考试,不是交钱就能进。得先过了考试这关再说其他的。


如果孩子能力真的很差,家长也不会好意思再追根究底,而是想着法子塞钱打点关系把孩子弄进来。临了还觉得画室实力强。


复读生最招画室喜欢,他们的实力是一个画室的底气。这部分学生的底子都不错,稍加培养有机会进美院或是其他重点学院。画室会把最好的师资和辅导都用在他们身上,毕竟来年招生,这就是最好的招牌。


同一家画室,同样的课程,交同样的钱,到头来也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得到尽心的辅导学。


有的画室收了钱,连课都不上,直接把学生转手卖给其它的小画室。


这就是空手套白狼,啥也没干,还赚了个差价。



(图片来自微博:艺考王撕匆)


只是那些孩子,原本是冲着画室名头去的,结果什么都没学着,还白浪费了时间。


说到底这只是一门生意,和教育没有半点瓜葛。学艺术的或多或少会有点自己的追求,但在名利场里久了,那点追求也就被磨平了。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03 无所谓的提线木偶


不管学校和画室怎么折腾,吃亏的还是学生。好些个底子不错的也被耽误了。


做咱们这行的能够担得起“老师”这两个字的不是没有,但不多。每行每业应该都这样吧,好坏掺杂。老俞侧过身对我说。半是疑问,半是肯定。


我好歹也是央美毕业,真有想学的孩子,还能指点一二。但是很多来学画的孩子都是半路出家,快高考了,文化成绩不行,家里又不愿意这么小的孩子出去闯,就给报个速成班。


你知道的,这世界根本没有捷径。短短两年就想和打小学画的孩子一样,除非是天才,否则压根不可能。


这些孩子又吃不了苦,一样东西画个十来遍就撂挑子,怎么能成器。就算勉强过了分数线,到了大学还是要回归本性。


(图片来自微博:艺考王撕匆)


我以前带过一个孩子,在画画这方面有些天赋,人也机灵。但人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他直接和我挑明说,自己只要过线就行了,要考个好学校太累,自己干不了。让我也别对他太严格。


老俞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这样的孩子未必真心喜欢美术吧。他们自己的人生根本没有规划,活得像个提线木偶似的。父母指哪,他们动哪。玩游戏、谈恋爱对他们来说才是正事。上大学也只为了那一纸文凭。


(图片来自微博:艺考王撕匆)


这些还算好的,有些学生平时不上课,到关键时刻就想走捷径,买考题、贿赂考官是他们入学的底牌。


每年艺考总会爆出泄题作弊的事件,今年也不例外。


12月15日,山东2019年高考美术类、文学编导类统考开考当天,微博上就有人爆出菏泽地区疑似泄题。编导艺考开考仅四分钟网上就曝光了试题,随后济宁、泰安等地均爆出试题泄露。甚至有学生反应,一些考场没有屏蔽信号,手机可带入考场。


据了解,当天考试时间为上午8点30至11点,但从网上曝光的时间来看,最早在8点42分,考题就已泄露。




两天后,江西也爆出编导类考题泄露,开考四十分钟后,网上就有考卷和答案出现。


有部分考生发圈称他们所在的培训机构押题命中率接近80%,甚至连影评原题都中。这世上真有这么凑巧的事吗?


培训机构与泄题者沆瀣一气,各取所需。机构打出“神押题”、“包过”的名号来吸引学生,甚至有机构自称出29万包上北影中戏。靠的就是这一手买题的好本事。



艺考泄题一事还未查清楚,网上又爆出研究生考试发答案的事情。


12月23日,有网友爆料称,在参加山东师范大学2019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时,主考官竟直接将试题答案发给众考生。事后,校方表示该考官将会接受严肃处理,相应考生也会重新补考该门考试。


《天才枪手》里,小琳和班克靠帮富家子弟考试牟取暴利。现实里有人靠帮学生替考来营生。


2018年研究生考试前夕,郭某因荒于学业考研无望,便买通枪手参加考试,却在考试录指纹环节被监考官识破。


泄题、作弊事件频发,除了监管不严外,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艺术不像其他科目考试,主观题占了考题的分值很大,而判题大多是靠阅卷者的个人经验和偏好,并没有统一的鉴定标准。但是只要提前知道考题,再和主考官达成一致,想通过就是易如反掌的事了。


这些见不得光的事,不是这两天才有的,往后也将继续存在。


尾声


后来我还见过老俞两三次,不过都是聊些家常,老俞再没和我说起过关于艺考的任何事情。


老俞曾经说过,隐藏在艺术这个光鲜的表皮之下,有着无尽的肮脏与龃龉,自己无能也无力去改变这个现状。


尽管他手里握有很多确凿的证据,但出于种种原因,自己不会曝光也不会将这些证据公开。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哪怕这英雄不是自己,也想极力去促成。我也同样如此。


起初我并不赞同老俞的做法,觉得他是个懦夫,但后来也慢慢理解老俞的处境。这世上没有那么多所谓的英雄,对于你我这样的凡人,承担不起太多的冒险与变故,平淡一生就是最大的追求。


(部分资料由微博“艺考王撕匆”提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本黑(ID:darkinsider),作者:喵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