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Facebook 21宗罪
2018-12-25 16:41

2018,Facebook 21宗罪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霜叶


每年1月份,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都会公布在新的一年他本人将要完成的一项挑战。2016年,他公布的个人挑战是跑步365英里;2017年他给牛挤奶、乘坐拖拉机,以接触更多硅谷之外的人。2018年,他“不走寻常路”。在Facebook被批为虚假新闻推波助澜和使俄罗斯人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欺骗美国选民一年后,扎克伯格决定把解决Facebook存在的这些问题作为他个人在2018年的挑战


只是,他可能没有意识到解决这一问题的难度。


随着时间推移,由于几乎每周都会曝光新丑闻,要解决Facebook的问题似乎越来越遥遥无期。Facebook股价大跌,员工士气萎靡。12个月过去了,Facebook确实发生了变化,但问题几乎没有得到解决。2018年,这家社交巨头曝出诸多丑闻,也许很多已经被人们遗忘。本文将简介Facebook 2018年曾曝出的丑闻:


2018年1月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披露的材料,揭示了Facebook在俄罗斯人干扰美国大选中扮演的角色


穆勒2月份披露的材料,详细阐述了俄罗斯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的13名员工如何在Instagram和Facebook注册虚假账户,在大选前挑起美国人内讧的。只有Facebook被利用了?Twitter和YouTube等平台也被穆勒点名。


2018年3月份:联合国提到Facebook在缅甸罗兴亚穆斯林屠杀中的角色


对Facebook的批评之一是,它在缅甸的问题带来了最为悲惨的后果。Facebook被批助长了有关罗兴亚穆斯林虚假新闻的传播。之后,Facebook从其平台上删除了一些账户,更新了其内容政策,禁止可能引发暴力活动的信息。但是,Facebook的全球问题并不仅仅局限于缅甸。在发生反穆斯林暴力活动后,斯里兰卡要求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和手机运营商封杀Facebook、WhatsApp。巴布亚新几内亚也在考虑采取相同的措施。


2018年3月份:剑桥分析丑闻“上头条”


这是一个大丑闻。《纽约时报》和《卫报》刊文披露了剑桥分析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滥用数千万美国人个人信息的内幕。Facebook后来表示剑桥分析利用了至多870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更重要的是,利用Facebook用户个人信息的机构,并非只有剑桥分析一家。在2015年前,Facebook允许开发者大量访问用户个人信息。目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美国国会和多个国家法院都在对Facebook泄露用户个人信息一事展开调查。英国信息专员已经就触犯该国数据保护法律法规对Facebook进行处罚。


2018年4月份: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作证


在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扎克伯格被邀请到美国国会出席听证会,解释公司的相关行为。扎克伯格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多为难。


2018年5月份:众议院发布数千条俄罗斯不法分子的广告,进一步揭示了Facebook的角色


这些文档引发了对俄罗斯不法分子行为的新一波调查。《连线》了解的发现包括:与俄罗斯不法分子有联系的网页针对一个被称作FaceMusic的Chrome音乐插件。The Daily Beast后来发现这个插件感染有恶意件。


2018年5月份:Facebook发布政治广告档案,出现了诸多“并发症”


Facebook发布其政治广告档案,增加了尚未受到监管的数字政治广告领域的透明性。但是,几乎在发布这些文档的同时,问题也出现了。新闻机构抗议文档中包含政治性文章;发布同性恋相关广告的广告客户,被迫注册为政治性广告客户,因为它们的广告与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问题有关;Bush's Beans也出现在文档中,因为该品牌中包含一个政治王朝的名称。


2018年6月份:Facebook与设备厂商之间的数据交易浮出水面


在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后,整个美国对Facebook泄露用户个人信息一事紧张不安。《纽约时报》曝光了Facebook还与苹果、亚马逊、黑莓和微软等设备厂商共享用户个人信息的交易。


2018年7月份:Facebook向国会披露它与数十家公司达成特别数据交易,其中包括一家俄罗斯互联网巨头


在扎克伯格赴国会作证后,Facebook书面回答了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提出的一些问题。在逾700页的书面回答中,Facebook称授权数十家公司访问用户好友的个人信息——甚至是在2015年公开声明中止这一行为后,其中包括俄罗斯互联网巨头Mail.ru。


2018年7月份:Facebook发现更多疑似与俄罗斯不法分子有关的虚假账户


Facebook关闭了与首批被关闭的IRA账户有关联的32个账户和网页,虽然它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它们与俄罗斯不法分子有关。新的发现揭示不法分子为隐藏他们的足迹可谓“用心良苦”


2018年7月份:发布财报后Facebook股价大跌


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Facebook股价出现下跌,但随后逐步反弹,这一趋势一直持续到它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前。Facebook在财报中预测2019年年底前营收增幅将会放缓,其市值再次遭遇重挫,股价出现阴跌。


2018年8月份:Facebook终于封杀阴谋论者亚历克斯·琼斯


在苹果封杀阴谋论者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博客后,Facebook以违犯其与仇恨言论有关的政策为由移除了与琼斯有关联的网页。数小时后,Youtube采取了相同的措施。Twitter也关闭了琼斯的账户。数周来,这些公司因为琼斯提供传播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的平台而受到批评。


2018年8月份:Facebook关闭伊朗媒体账户和网页


8月份,Facebook关闭了众多与伊朗媒体有关联的账户和网页,它们是由网络安全公司FireEye发现的。10月份,Facebook又发现82个与伊朗有关联的账户、网页和群,他们伪装为美国和英国公民。他们采用的策略与IRA有诸多相似之处。


2018年8月份:Facebook内部的“政治多元化”争论升温


8月份,《纽约时报》刊文称在Facebook流传着一份备忘录,揭示了其“偏狭的”自由主义文化。数个月后,这篇备忘录作者布莱恩·阿梅里奇(Brian Amerige)向《连线》阐述了Facebook内部正在酝酿的文化战。


2018年9月份:ACLU称Facebook广告使企业主更喜欢雇佣男性员工


ACLU(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就Facebook的广告定向投放工具向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提起投诉,它使雇主在招聘员工时能按性别向用户发布广告信息。Facebook曾因允许广告客户在发布广告时排除特定种族用户而遭到起诉。8月份,美国司法部对一起针对Facebook这种行为的诉讼表示支持。


2018年9月份:Instagram创始人出走


在与其创业伙伴麦克·克利格(Mike Krieger)宣布将离职数周后,Instagram CEO凯文·西斯特洛姆(Kevin Systrom)向《连线》表示,“如果一切都很好,没有人会辞职。”据悉,西斯特洛姆和克利格的出走与Facebook对Instagram业务的干预不断增加有关。他们两人是自2017年起从Facebook出走的创始人中最新的两个,两年来从Facebook出走的创始人包括WhatsApp创始人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和简·库姆(Jan Koum),以及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


2018年9月份:Facebook遭到攻击


黑客利用一系列缺陷获取了约3000万个Facebook账户的档案。黑客可以控制这些账户,获得使用Facebook账户登录的第三方应用的访问权限。Facebook称它没有发现第三方应用受到攻击的证据。Facebook表示,它正在与美国联邦调查局合作,确定犯罪分子。


2018年10月份:Facebook因视频观看量数据注水遭起诉


2016年,Facebook承认其用户视频观看时间存在水分,这激怒了广告客户和出版商。目前,一起诉讼诉称Facebook很久之前就知道这一问题。Facebook则驳斥称这一诉讼“没有事实依据”。


2018年11月份:《纽约时报》调查称Facebook掩盖俄罗斯丑闻、对乔治·索罗斯进行调查


《纽约时报》刊文称,Facebook COO谢乐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2016年大选期间对俄罗斯不法分子在该公司平台上兴风作浪秘而不宣,她还对没有获得高层授意就对此事展开调查的公司网络安全高管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大加责骂,批评他向一个董事会委员会透露过多信息。报道还详细阐述了Facebook与一家被称作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公关公司的合作,Definers Public Affairs试图通过使反Facebook的机构与右翼亿万富豪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扯上关系而对它们进行打击。


2018年12月份:Facebook内部通信曝光


2015年,使用户能找到其他用户泳装照片的一款应用的开发者Pikinis,在加利福尼亚州起诉了Facebook。由于Facebook修订隐私政策,禁止应用收集其用户好友的个人信息,被称作Pikinis的这款应用被迫关闭。在感恩节周末之前,这一诉讼基本上没有受到关注。英国议会议员获取了大量有关该案的文档。12月份,英国议会发布了250页Facebook内部电子邮件和其他文件,其中包括扎克伯格本人的电子邮件。电子邮件显示,Facebook向大广告客户提供访问用户个人信息的特别权限,被一些人认为是违背了其不出售用户个人信息的承诺。Facebook对此表示,这些电子邮件都是“孤证”,并重申从未出售用户个人信息。


2018年12月份:Facebook缺陷向第三方应用开发者泄露了680万用户的照片


在新年到来数周前,Facebook公布了又一起数据泄露丑闻。由于照片API(应用编程接口)中存在一处缺陷,至多1500款应用可能曾访问用户照片——无论这些照片属性是否是共享。该缺陷影响使用Facebook账户登录这款应用的用户。Facebook在9月25日堵上了这一漏洞,但2个多月后才向公众披露这一事件。目前尚不清楚监管机构对这一事件的态度,尤其是根据法律法规要求在72小时内披露数据泄露事件的欧盟。


2018年12月份:《纽约时报》的又一次调查发现Facebook与大公司共享大量用户个人信息


就在Facebook似乎今年不再可能有丑闻曝光之际,《纽约时报》12月18日刊文称,Facebook与逾150家公司共享大量用户个人信息,其中包括亚马逊、微软、Netflix和Spotify,更重要的是,Facebook很久之前就已经声称它不再允许这些公司访问用户个人信息。从这一调查中可以获得的一大启示是:虽然Facebook声称用户可以“完全控制”他们的个人信息,但在其发展的整个历史中,它一直在利用数据访问权限换取业务的增长。


2018年还有一周才会正式结束,Facebook还会有新的丑闻曝光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