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健康与财富焦虑,让权健们赚得盆满钵满
2018-12-27 10:51

贩卖健康与财富焦虑,让权健们赚得盆满钵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任大刚(冰川思想库联合创始人、研究员,专栏作家。曾任东方早报评论部主任,澎湃新闻网社论委员会主编,梨视频评论总监。现任梨视频研究院院长),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切控诉中医和伪中医的文章,我都是不看的,原因有两点:


一是那些控诉的原因,基本上没有超出我的想象;二是我不仅小时侯看了不少中医吃了不少中药,而且父亲现在每天仍然坚持看中医书籍,有一次我跟他争论说,很多病,中医是治不了的,还是得让西医来。他回答说,中医是医死过人,但西医医死的人更多。


他是一个坚定的中医信奉者。再争论下去,简直有些忤逆不孝。所以,中医问题,我的态度是存而不论:并不是所有争议性的问题,必须要有个标准答案。


大概抱着我这种模棱两可态度的人,在社会上是绝大多数,导致中医骗子或与之相关的什么什么人,每每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在我的朋友连清川先生一再敦促下,拜读《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后,还是感到刷新了我的认识,要言之,就是这些什么什么的人,已经不在中医、伪中医的层面上挣钱,而是把贩卖健康和财富焦虑,直接做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


1


纵向地看,今天的中国人,处在有史以来物质生活最为丰饶的时代,但与之相伴的是,随着人均预期寿命的延长,很多老年疾病更为常见;营养过剩,导致更多的“富贵病”“慢性病”;由于环境污染等原因,一些过去比较罕见的疾病,爆发得更为频繁。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由于短时间内生存生活状况极大改善带来各种美好,但同时各种疾病时时准备袭击人类带来种种痛苦不堪,这种反差,造成了一种空前的焦虑,从而形成一股庞大的养生热潮——老年人热衷于跳广场舞,中青年热衷于健身和体育锻炼。


广场舞不时被城市白领取笑,不过这股养生热潮,大体上是健康的。


但强化锻炼,只是抗御疾病的方式之一;服用保健品、药品,也是一种重要选择。恰恰后一方面,在中医领域有广泛的理论和实践应用。


有关中医的是与不是,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我打算从另一个角度来谈健康及其治疗问题。


人与动物之间,在患病机理上,有很多相同之处;但同时,人和动物之所以生病,又有太多的不同。因为人是一种被情绪和压力高度笼罩的高等动物,而除了极少数动物,鲜有如此者。


而众所周知,人的喜、怒、忧、思、悲、恐、惊等情绪,以及长期的家庭和社会压力,也是导致疾病甚至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之所以提及情绪和压力,是想说明,今天这个巨变时代,人的情绪波动和压力之大所带来的普遍焦虑,世所罕有,历史上也不多见,而传统中医在安抚人的情绪和缓释人的压力方面,一度比西医更有优势。


我小时候去看中医,医生望闻问切,一般费时大概要二三十分钟,遇上熟悉的医生,还会家长里短地摆一摆龙门阵。医生所开的药物有没有用且不论,作为病人,情绪因此得到极大缓释,那是一定的。


有时候,病人卧病在床,一听说某医生来了,感觉已经好了一大半。


而看中国的西医,通常没有这么多说道。医患之间,更多是一种修理与被修理的关系,患者的情绪,被有意无意置于次要位置上。


今天,虽然西医背景的精神和心理医生逐渐被人接受,但基于情绪和压力导致的疾病,很大程度上有其文化内涵,并非科学理论所能掌控。


这就带来一个困局,今天的疾病,既是一个科学问题,又是与时代巨变与文化相关的问题。而有时候,通过科学手段是奏效的,有时候,它又是一个时代症候在个体身上的反映,原因在身体之外。


问题还在于,情绪无法精确测量,与之相应,中医的疗效也无法精确测量,药物与病情之间,往往无法建立现代意义的因果关系。这成为中医饱受诟病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种测不准带来的,是一种侥幸心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并进一步发展为“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养生文化。


此外,由于传统的天人合一观念,普通中国人对自然生长或来自自然界的药物更为信赖,对人工合成的药物,有一种来自文化上的反感。这种“文化自觉”,也会影响到药物和医疗的选择。


你要问权健为什么能够做那么大,你要问鸿茅药酒为什么那么多人喝,去嗅一嗅脚下这块土地的气味,仔细看看它的成色,你或许会明白几分。


2


踩准中国人的另一个焦虑——财富,则是权健们能够做大的另一个前提。


最近20年,大概中国出现亿万富豪的数量和速度,都是史无前例的。很多中国人,把他人的成功视为自己的失败。一夜暴富的可能性,与眼看他人暴富的挫败感,共同织就一张焦虑之网,罩住每一个中国人,甚少有人能够脱逃。


为什么传销在中国如此嚣张,屡禁不止,说到底是财富焦虑的变态反应。


外国的直销进入中国后,中国人稍加改进,做成了一种高级骗术,直销业人士愤愤不平地说,“当年美国和中国台湾等地也曾经出现过非法传销的欺诈事件,但是远远没有造成像中国大陆这样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4年的某一天,我发现当天关于传销的报道比较多,留心数了一下,竟然有10个省市的媒体在报道当地的传销案件,报道内容,要么是案件被侦破,要么是受害者讲述经历。而那段时间,并未进行专项整治之类的活动。


权健的销售体系是否构成传销,暂时不敢断定,但是报道中提到“消费7500元或更多,你就可以成为权健不同级别的经销商。成为经销商后,你发展的新成员越多,你拿到的奖金也越多”,这似乎就是传销的影子,当然,报道中提到,权健是有直销牌照的。


▲权健束昱辉控制和关联的公司,图片来源:天眼查截图


传销所依赖的社会基础之一,是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尤其是经济社会不发达的地方,传销犹为猖獗,因为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下的地区,人员流动一般比较小,亲戚朋友的信任度、依赖度更高,钱财往来更为随意,要在这个圈子之中“借”出钱财更容易,拉人入伙也是如此。


而恰恰中医的深度信仰和使用者,要么是老年人,要么是其他相对弱势的群体。这种气质,与中国式直销有一种天然的契合。


这一特点,为一夜暴富找到了一条险恶的捷径。


3


以中医为主体,以健康和财富的焦虑为其两翼,权健们得以傲慢地穿行于财富的旷野,中医似乎成为重要的罪魁祸首,但我还是要说明两点:


首先,对中医,我很难有立场鲜明的态度,简单的挺和反,都无法照拂疾病之下的人情世故。


宠物生病,我们可以抱着它去宠物医院,用最物理的方式为它诊断;需要阉割使其断子绝孙以绝后患,我们不用犹豫,捆好它的身体,让医生一刀下去就解决了问题。照顾它的人,不需要去体会它的感受。


但同样的人,面对一个出于健康的深度担忧或者久治不愈的活生生的另一个人时,却绝对办不到如此决断。因为眼前的人,面对的不仅是疾病,还有你对他的态度,以及这种态度所关涉的情绪反过来对病情的影响。


这种对待病人/准病人/亚健康的态度,其实也是对待中医的态度,在一筹莫展,人的心理脆弱或敏感到极点的时候,即便明知道扔过来的不过是一根稻草,难道不值得伸手抓住它?


其次,对待中医的唯一合理方式,是加快现代医学的发展。


如上所述,中医有很多模糊地带,它既是一种医学,又是一种文化。既然有文化属性,就为形形色色的骗子登堂入室打开了大门。


因此解决中医的问题不在中医本身,因为它从形上本体所建立的信仰体系到医学实践的亲证,自成体系,自圆其说。


从病人本位出发,只有现代医学的高度发展,只有提供比它更为有效得多的治疗手段并且对当前的疑难杂症有足够的办法,才能使这一封闭体系“土崩瓦解”。


否则,对中医施以行政手段、法律禁止、苦口婆心、谩骂攻击,只能适得其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任大刚(冰川思想库联合创始人、研究员,专栏作家。曾任东方早报评论部主任,澎湃新闻网社论委员会主编,梨视频评论总监。现任梨视频研究院院长),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冰川思享号©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856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