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的结局,鸿茅药酒知道
2018-12-28 14:03

权健的结局,鸿茅药酒知道

权健会是第二个鸿茅药酒吗?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甄苗条、闫如意、夏二 ,编辑:曹虎虎


这两天,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现象级刷屏。


文章起底了权健“商业帝国”,并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


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


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希望对方停止侵权并道歉,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实际上,尽管权健旗下产品纠纷不少,却鲜少有人能告倒它。


套路清晰,后果恶劣,令人发指。


对此,权健官方发出了“严正声明”,称该文章诽谤中伤,权健“从未官方宣传为其治愈的相关信息”。


但这并没有能够阻挡蜂拥而至的报道。经过一夜的发酵,更多人站了出来。


有记者卧底权健培训大会,2000人的会场人满为患,现场人员在培训师带领下随音乐一起疯狂舞蹈。



权健培训师还称,权健业绩超过国内某一线电商集团,并已经上市。当然,具体的股票名称,培训师表示自己“记不清”。


权健董事长束昱辉早年间的采访也被翻了出来,采访中,束昱辉称,从民间收集的秘方变成国家认可药品的过程,患者等不起,于是他们私下做成院内制剂,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用在患者身上。



更有不少受害者站出来,表示亲人被权健欺骗,因此耽误治疗,徒增了痛苦。


一时间,受害者、媒体以及义愤填膺的网友,纷纷谴责权健,就连权健冠名的足球俱乐部的微博下,都充斥着网友的愤怒留言。



这并不是权健第一次陷入舆论场。


2014年,央视曝光了两个权健产品: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磁卫生巾。


在暗访视频中,经销商展示了这双神奇的鞋垫,其功效有且不限于:


矫正骨骼:治疗O型腿、脚干脚裂、脚疼脚鸡眼;


治疗失眠:睡眠不好的,晚上睡觉搁在枕头上就好;


治心脏病:心脏病犯了,从脚底下拿出来搁腋窝,立马救回来;


治前列腺:夜里睡觉搁在裤裆里,第二天就不滴尿;


哪疼搁哪:能治疗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肩周炎……


总而言之,包治百病。


权健经销商自己也称: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央视评论:吹牛不上税。批判之意,简单直接。


新闻一经播出,引起了广泛关注,多家媒体纷纷跟进。


权健自然医学官方微博迅速发布声明,称央视报道内容为“个人恶意策划中伤行为”。



而具体哪里中伤了,权健并没有作出进一步解释。


同年12月,央视爆光后不久,搜索网站上却到处是权健的广告。


权健肿瘤医院,据其官网介绍,用中药秘方结合手术治疗肿瘤,治愈率高达50%。一名喉癌患者在权健肿瘤医院治疗一个月后,觉得自己“已经咳出了一些癌细胞”。


2015年,权健肿瘤医院的二期工程,还被列为了天津市政府20项民心工程之一。


2016年,权健成为天津市民营企业应缴税收百强。


2018年,权健还把火疗馆开遍了全中国。


而四年内,在10余起火疗致伤亡的案件中,仅有一起,最终被判决承担相应责任。


权健的保健品骗局,曾被央视狠狠撕开面纱,却因为种种不为人知的原因,最终轻描淡写的放下了。


昨日起底权健的稿件刷屏后,有人在权健吧中欢欣鼓舞,称这是自己一年来最痛快的日子:


一年多来今天是最痛快高兴的日子,终于等到了权健大厦将倾的这一刻!《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在全国引起巨大轰动……十四年来权健罪业罄竹难书,为了社会公理,为了死去的小周洋,为了数百万受害家庭……我已备好鞭炮,在他倒塌的那一刻我定要燃放个痛快!


不少网友和他一样,期待着权健帝国在众多媒体的围攻下轰然倒塌,还大家一个青天朗日。


然而今天的权健,也许并不害怕舆论的围攻。


就如同半年前的鸿茅药酒、去年的莎普爱思……舆论过后,他们的商业帝国,又恢复如初。


一年狂卖7.5亿的“神药”:风波已平,而今涨停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


铺天盖地的广告,国民偶像代言人,无处可避的洗脑神曲,将“神药”莎普爱思传唱进了每一个中国家庭的心里。



直到2017年12月2日,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发布,掀起了一场浩荡的舆论风暴。


人们吃惊地发现,朗朗上口的神曲背后,隐藏着一个“神药帝国”。


“莎普爱思”是英文“Sharp Eyes”的音译,意为“明亮的眼睛”。


购买莎普爱思的中国老人,或许并不知道“Sharp Eyes”是什么意思,但他们购买的初衷确实是为了“摆脱白内障,眼睛更明亮”。


从某种意味上来说,莎普爱思比谁都懂这门生意——“造梦“,”用广告造梦”。


在莎普爱思的官网上,曾经有这样一句话,企业愿景:只要是中老年人,一定要用莎普爱思。


于是,莎普爱思开启了疯狂的广告投放策略。


仅2016 年一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就高达 2.6 亿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 0.29 亿。


天价的广告费,不足零头的药物研发费,任谁看都觉得畸形病态,却为莎普爱思带来了惊人的收益。


莎普爱思早期广告


中国眼病致盲的原因中,白内障高居首位,高达 47%。中国60~89岁老年人中,白内障发病率高达80%。


截至2015年年末,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白内障患者群,约有6000万人,占全球总数的1/3。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接受白内障手术的患者比例却很低。据统计,中国每百万名白内障患者中,接受复明手术的仅有1400人。


可医学宣传抵不过洗脑广告,只有手术才能真正治疗白内障的事实,大多数人仍不知道。


2004年,国家药监局批准将莎普爱思滴眼液由处方药转换为OTC药物(非处方药物),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


然而莎普爱思在广告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利用公众对白内障这一疾病的认识不足,严重误导消费者。


如在广告的音频和字幕上,提到“模糊滴”、“重影滴”和“黑影滴”等涉及症状的宣传。


以及片中频繁出现的“白内障”,让观众误以为只要是白内障都能靠滴眼液治疗。


最终,在手术和滴眼药水中,中国老人们做出了被误导之后的选择。


药监局不止一次,责令莎普爱思整改。


2009年6月,深圳市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莎普爱思”在广州一家知名报纸的广告夸大药物疗效;


2011年6月,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莎普爱思”在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的广告涉嫌违法;


2013年12月长沙药品流通行业协会宣布“莎普爱思”因涉嫌发布严重违法药品广告,被勒令下架停止销售,指出商品涉嫌违反《药品广告审查办法》的相关规定,含有不科学的表示药品功效的断言和保证等行为,严重欺骗、误导了消费者。


2013年,央视网也曾对其虚假宣传做出报道,但依旧不曾翻起风浪。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医生,指出莎普爱思存在虚假宣传。



崔红平教授说,他碰到很多病人滴眼药水,滴到白内障都过熟了,引来青光眼和葡萄膜炎。


一个本来是十分钟手术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让病人延误好几年。最终延误到增加了附加疾病。


原本还有治愈可能的老人,在抱着对世界的期待中,却彻底消失在黑暗里。



但曝光归曝光,莎普爱思却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从神坛跌落至谷底。


仅在2017年首次出现负增长


而今,巨浪已然过去,风波渐稳。


互联网上,关于莎普爱思的最新消息,停留在了2018年12月24日晚,莎普爱思溢价20%转让股权,股票一字涨停。



这个商业帝国,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再度崛起。


“毒酒”变好酒了吗?


今日“严正声明”的权健,自然让人联想到半年前的鸿茅药酒。


同样以保健为切口,铺天盖地做宣传;同样掏空拥护者的腰包,最后发展成了千百亿大企业……二者的商业逻辑何其相似。


回顾一下曾经历经风波的鸿茅药酒,也许,我们就能预知权健事件的走向。


2017年12月,来自广州的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表《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质疑该酒夸大功效,会对不宜饮酒的老年人造成伤害。


文章阅读量只有2241,却为谭医生招致了巨大的祸端:


发文3天后,鸿茅药酒状告谭“恶意抹黑”,造成140万元经济损失;


发文19天后,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对谭实施跨省抓捕;


发文4个月后,谭秦东取保候审,结束了看守所的生活;


发文5个月后,谭秦东突发精神疾病,后发布道歉声明。


鸿茅药酒随后转发该道歉声明,称“接受道歉、撤回报案和诉讼”。但并未提供扎实的临床试验数据,以证实其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发文1年后的现在,公众的视线早已转移,一切看似回归平静,对于鸿茅药酒来说,可以算是完美结局。


但每每回看谭秦东被抓前后的对比照,还是会觉得:为什么被惩罚的,却是发现问题的人?



谭秦东不是第一个戳破皇帝新衣的勇者。


2001年,《临床急诊杂志》刊载的论文分析了37例中毒所致的急性肾功能衰竭,其中2例是因口服鸿茅药酒



2004~2017年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出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有呕吐、头晕、腹痛等。


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


从2012年至今,中国裁判文书网收录了3篇有关鸿茅药酒的司法文书。其中两起为消费者质疑药酒的功效和广告宣传,但均以败诉告终。


“劣迹斑斑”的过往并未招致口诛笔伐,民众反倒被它的强势宣传“洗了脑,蒙了心”。


陈宝国、黄健翔、张铁林、雷恪生等一众明星告诉大众:每天两口,把病喝走。



一年150亿元的广告投放释放的能量巨大,尤其在许多具有公信力的媒体平台为其背书的情况下。



“你要是真孝顺,就去给我买!”送鸿茅药酒=真孝顺,这个等式悄然钻进了许多被洗脑的老年人心里。


就这样,鸿茅药酒用洗脑消费者的方式确保市场占有率,即使在备受监管部门质疑的情况下,也能一路逢凶化吉。


就算有人质疑67味药中豹骨的来源(豹骨取自云豹和雪豹,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鸿茅药酒也只会语焉不详地用“我们合法合规”来搪塞。



就算当初销量受到影响,跌至同期的20%。短短4个月后,它的广告重现多家地方卫视,销量也回升至同期的35%。



就算“毒酒”一事闹得人尽皆知,今年12月,鸿茅药酒依旧挤进了内蒙古优秀民营企业拟表彰名单里



2018年12月6日,《内蒙古日报》公示了优秀民企拟表彰名单,鸿茅药酒赫然在列。但最终鸿茅药酒并未通过公示。


还以15.19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居2018年度内蒙古百强品牌榜第41位:



我们本着“吃一堑长一智”的朴素逻辑,以为鸿茅药酒们会被市场打脸,然后反思、改正。


可历史却总在重复它自己,鸿茅药酒们可能从来就没有慌张过:只要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万事大吉。


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2016年的一条微博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一次又一次,围绕保健品的公共事件经历着从爆发到冷却的过程。


每次好像都只是换了一个“遭殃”的主角,故事的走向从未有过改变。


令人担忧的是,不同名目的保健品披上过度美化的外壳,被别有用心之人拿来盈利,大量缺乏医学知识的消费者成为瓮中之鳖。


而每一次眼见这些百亿保健帝国有了一丝丝裂纹,却又眼见它迅速自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们被无力感吞没——明明每一次事发后,全民都愤慨、媒体都起底、涉事企业都受创,可为什么又一再重演?


我们的愤怒,涉事企业的忌惮,有效期到底有多长?


或许,在彻底改变现状前,我们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不要沉默


也许明日的权健还会像鸿茅药酒一样继续活着,但,只要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我们所做的就不会是无用功。


或许我们压不垮这个强大的保健品帝国,但世界不会忘记我们曾经的质疑、呼吁和呐喊。


而你的每一次呼喊,都可能会拯救一个滑向深渊的人。


能做事的做事

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就令萤火一般

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不必等候炬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甄苗条、闫如意、夏二 ,编辑:曹虎虎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8
点赞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