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游戏坠入深渊

游戏坠入深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今晚财讯”(ID:jinwancaixun),虎嗅经授权发布。头图©视觉中国

撰文|今晚财讯  杨一

编辑|米娜


李宽(化名)在几个月前决定,将自己在北京创办了4年的手游公司里不到50名员工,裁掉一半。


“养不起了。”他说。


在曾经的“手游之城”成都,据《封面新闻》报道,现在这里仅剩下400多家手游公司,且主要以十几个成员的小型研发团队为主。而在2012年的巅峰时期,有超过1000家游戏公司在成都落户。 


游戏类的上市公司,也在2018年经历了断崖式下滑。据Wind资讯2018年9月的数据,52家国内游戏上市公司中,有45家股价下滑,其中38家跌幅超过20%。


2018年12月5日,央视财经频道特意做了一期报道称,目前的上市游戏企业和中小游戏创业公司中,近半数出现了营收下滑。


“2018年,我们不是难,而是爆难。”李宽不肯透露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但对于2018年的营收,他用了一个“惨”字来形容。


裁员的计划做出后,他没有提及什么补偿员工和公司未来的话,“先能赚钱了再说。”


游戏行业进入寒冬,始于2018年3月。彼时,国内游戏版号暂停发放,但并未通知暂停的期限。从3月一直到12月底,市场中没有任何一个新游戏获批。2018年6月初,游戏备案入口也全面关闭。


对于游戏行业尤其是手游而言,多数游戏本身是免费的。而游戏内玩家付费购买道具和金币等,则称为内购。根据规定,只有获得版号的游戏,才可以拥有内购权限和进行商业化运营。


没有版号,游戏就不能上线收费,只能不断地免费公测。即使是大热的《绝地求生》,其中也没有“氪金”入口。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对此无奈地表示,“一旦审批重新开始,腾讯将尽全力为《绝地求生》手游争取到商业化许可。”


因此,版号停止发放也就意味着,大量游戏公司的一条主要收入渠道就此切断。


原本人口红利已经流逝的游戏行业,在过冬的状态中,部分公司现金流不足、缺乏盈利能力等问题,也慢慢浮出水面。 


寒冬众生相


王青(化名)和自己带领的几名弟兄,在一夜之间失业了。


他们所在的手游公司拥有上百名员工,规模要比李宽的大上很多。但是当硬挺了9个月后,公司高层还是决定,砍掉所有还没拿到版号的项目。


比起担心自己日后的生计,王青觉得,更对不起一直兢兢业业的下属,“在年关来临前,被一锅端了。”


游戏公司的市场蛋糕已经被大厂占据了主要部分。中小型团队为了生存,有很多乘着2015年左右资本的东风,向成本低、周期短的独立游戏转型。


但是,它们的生存状况也仍然欠佳。“有的是做出一款游戏却拿不到钱;大部分团队是产品只做到一半,就完了。”成都一位独立游戏团队创始人对《今晚财讯》说。


国内中小游戏公司们之前已经基本适应了这样的商业模式:快速开发新品,高周转速度、短周期实现商业化。而前一款产品变现的道路一旦受到阻碍,下一款产品的开发就无以为继。


为了变现,版号买卖的灰产市场随之出现。据业内人士透露,在2018年年底前,这种私下买卖的版号,价格已经从10万元左右炒到了近百万。对中小游戏公司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杭州某手游公司的技术总监陈璐(化名)注意到,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他收到的简历数量有了明显的增加。同时,身边游戏圈子的有些朋友,已经开始远离游戏行业,转行到了互联网行业去做应用开发。


陈璐对此并不意外。在他看来,做商业游戏和独立游戏的优秀公司本来就稀缺,“小团队技术根本跟不上,这一两年,死得差不多了。”


游戏周边产业也被寒冬席卷。


2018年12月初,作为游戏分发的直播平台——斗鱼紧急裁员70多人,涉及深圳分公司的整个海外市场团队。


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爆料称,斗鱼深圳分公司的员工“没有收到书面通知,口头裁员”。据《凤凰科技》报道,有员工表示,自己入职斗鱼深圳不到一个月,买房没多久,妻子还在待业,但是也“逼不得已签署了自愿离职协议”。而在12月4日中午之前,斗鱼深圳办公室还一切如常,甚至当天还有求职者来面试。


斗鱼官方回应称,这是“正常的内部调整”。


但是,作为游戏分发和营销主要渠道的游戏直播行业,在2018年显然日子并不好过。


2018年10月,处于直播领域第二梯队的全民直播“欠薪事件”席卷网络,其平台主播和运营们纷纷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讨要欠薪,称其已“拖欠9个月工资不发”。


而对于这些传言,无论是平台官博还是CEO都没有进行任何回应。有网友实地探访上传视频显示,全民直播上海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11月,全民主播官网关闭,正式宣告出局。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游戏曾经被认为是互联网领域“赚钱”的代名词。但从一诞生起,它也在戴着道德的枷锁起舞。


经过了前两年的爆发式增长和资本的火热,游戏行业开始走到了冷静期,并要面对日趋严格的监管。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截止到2018年一季度,腾讯游戏和网易游戏两家的业务占据了国内网络游戏市场份额的69.3%。


但即使是大厂,日子同样不好过。


腾讯在2018年开始遭遇一系列“唱衰”的声音。游戏业务的疲软,成为唱衰的最主要原因。


2018年Q2财报中,腾讯遭遇了2013年来的第一次季度利润下滑。其中,作为营收主力的游戏业务表现不如人意:手游业务同比增长仅为19%,却环比下降了19%;端游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5%,环比下滑了8%;综合游戏收入的增长,只有6%。


腾讯重磅引入的《绝地求生》,至今仍没有任何过审的消息。而另一款腾讯曾赋予厚望的重头戏《堡垒之夜》,才刚刚进入测试阶段。


8月,腾讯在WeGame游戏平台推出《怪物猎人:世界》仅5天后,就遭遇了下架。


在腾讯2018年Q3财报中,网络游戏收入首次出现了下降,同比下滑了4%,为258.13亿元;游戏收入占总收入比也下降到了32.03%,是2015年以来的最低值。


在网易2018年Q3财报中,游戏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从上个季度的46%下滑到了42%;手游占游戏业务营收的比重,也同比下滑了6.7%。


2018年11月初,网上有传言称,网易盘古游戏室被整体裁员,除了部分项目外,“其他全部砍掉,并到雷火(网易另外一家游戏工作室)”。


盘古游戏室成立于2011年,曾经推出过《天谕》等作品。陈璐在自己的圈子里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但听说过程还是很温和的。”


《今晚财讯》向网易方面求证,并未得到回应。


2019年1月2日,在微博和脉脉上有消息传出,盘古解约了10月发放offer的应届毕业生。


《蓝鲸财经》曾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盘古将成为雷火的二级部门,而合并的主要原因是“项目不赚钱”。


曾经“不差钱”的游戏公司们,纷纷过起了“收紧”的日子。


人还活着,钱没了


在版号停止审批之前,“现金流不足”问题就压在了很多游戏公司头上。对李宽们而言,最不幸的情况,就是“人还活着,钱却没了”。


李宽的印象中,属于手游公司最好的那几年已经过去了。2014年左右,正是手游的风口期,他的公司也顺风顺水地办了起来。尽管刚成立时公司里只有四五个人,但是很容易也能做到月流水上千万元。


但从两年前,他所在公司的营收就开始逐步下降。直到2018年,营收状况跌到了谷底。


随着移动流量红利逐渐流逝,游戏用户量也正逐渐向天花板靠近。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和IDC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的中国游戏用户规模为5.83亿人,同比增长3%,和上一年相比,仅仅增长了1700万人。而在2018年上半年的报告数据中,国内游戏用户规模仅为5.3亿人。


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在2018年一年中,手游行业的用户量,正从春节的6.13亿人的顶点,不断下降到了10月的5.27亿。


与之相对的是,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正在快速缩短。PC版《绝地求生》在2017年3月发行,迅速风靡全球,到了2018年1月,曾创造了在游戏平台Steam上323.6万人同时在线的记录。但到了11月,在线人数,仅仅剩下了40万左右。


但游戏开发的成本却并不低。陈璐告诉《今晚财讯》,游戏团队投入的成本大头:一是美术,二是人。一个50人左右的规模中等的团队,一款中等量级的MMO(大型多人在线)游戏,一年的研发成本大约就要1500万-2000万元左右。而对于精品的产品,3000万-4000万元是基本的标准。


这其中,还没有包括发行和运营的成本。既然用户增长速度已经放缓,要获取流量,就要付出更大的成本。


随着获客难度的上升,通过广告买量成为游戏公司增收的重点。根据2018年8月移动市场推广平台Liftoff发布的《2018年手游买量成本》报告,截至2018年5月,基于该平台的内部数据分析,游戏获取用户的平均每安装成本为3.75美元,而安装到付费的转化率仅为13.4%,平均每付费用户成本为28.05美元。


上市游戏企业们,都在承受着利润下降的压力。畅游的2018年Q3财报显示,网络游戏收入为9600万美元,同比下降了28%。天神娱乐则发布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同比下降50%-100%。


接近一家手游上市公司的人士告诉《今晚财讯》,他们的“资金链压力很重”。


对于中小游戏公司而言,一旦某个产品失败,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打打“山寨”的擦边球,曾经是很多中小型团队节省成本、扩大流量的“法宝”。《王者荣耀》的火爆,就曾带飞了复刻相似版本的众多公司。随着腾讯引入《绝地求生》的计划受阻,大厂们推出新款游戏都步履维艰,这些公司们也随之不知所措。


造血能力不足的同时,中小游戏公司们要从资本市场上获得“补血”,难度也已经日益加大。关注游戏行业的资本已经冷静了下来。


当《今晚财讯》向一位投资人问起当前的游戏行业投资时,他反问:“现在?现在游戏还有什么可看的吗?”


努力求生


大厂们开始逐渐调整自己的业务比重,努力摆脱“游戏公司”的标签。


在2018年公开表示调整组织架构、向产业互联网升级之后,腾讯在Q3财报中,首次公开了云服务收入:2018年前三个季度腾讯云收入60亿元,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超过一倍。


腾讯也正在调整游戏收入的结构。目前,腾讯也在寻求代理那些已经获得商业化运营许可的游戏,将其纳入腾讯的收入体系。


在网易的2018年Q3财报中,游戏业务的地位也逐渐被电商所替代。第三季度,网易电商业务净收入达到了44.59亿元,同比增长了67%。


2018年,iG夺得《英雄联盟》S8冠军的高光,照亮了整个游戏行业。在游戏里产生的电竞,随着直播的兴起,也度过了最初的发展阶段,走到了生长期。国内的电竞俱乐部和专业培训团队兴起;大批的职业选手收入开始走向稳定。


大型游戏公司们,也竞相将电竞作为下一个业务重心。在《英雄联盟》收获了首个世界赛冠军后,腾讯对《王者荣耀》赛事的赞助规模,也已接近顶级体育赛事规模。


巨人网络告诉《今晚财讯》,其在继续开发和维护“征途”时,另外一个核心IP《球球大作战》也在继续电竞化的探索,开发移动电竞赛事。据其透露,《球球大作战》用户数已破4亿,各级赛事注册选手超过5万。接下来,《球球大作战》还计划在漫画、电影、衍生品等多个维度推进,并和肯德基、统一冰红茶等消费品牌开展合作。


在版号审核关闭的阶段,个人主体小游戏可以正常发布。部分中小游戏团队,也向开发成本更低、迭代更快速和成功率高的产品,例如H5和小游戏转型。


2018年8月,微信小游戏团队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表示,在小游戏开放135天后,已经从最初的17款,增长到了几千款。


根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家园游戏创始人田中秋表示,“跳一跳”的大火,让更多的游戏人也愿意去尝试这一场景。“以前一款手游需要几十个人研发1~2年,投入至少500万~1000万才能做出来,现在七八个程序师花了一个月就做出了两款轻度小程序游戏,而成本仅仅是几万块。”


据业内传言,耐克为了在微信“跳一跳”小游戏中植入标有“Nike React”的广告盒子,投入了2000万元。但这种能力,显然不是只有十几个人的开发团队能具备的。


“不转型就会死。”一位独立游戏制作人也对《今晚财讯》说,“现在市场上H5兴起,山寨或移植一款手游到H5是很快速的,因此很多公司认为,做这个肯定生存率会高得多。”


但他也透露,这类休闲小游戏,以短、平、快为主,主要通过广告变现,更加考验团队的成本控制、开发速度以及渠道能力。他吐槽,“有的团队游戏做不好,却想硬转过去。”


出海,出海


国内的日子不好过。游戏公司们,正在将目光投向海外。


根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腾讯的《绝地求生》海外版《PUBG Mobile》在2018年11月全球市场营收达到3250万美元,环比增长了44%,目前该游戏全球玩家累计花费已经达到了1.58亿美元。


根据网易2018年Q3财报,其游戏海外收入占游戏净收入比例,已经从第二季度的5%上升到了10%。


海外,不仅仅是大厂和大型MMO游戏的希望之地。


北极光创投高级合伙人吴峰告诉《今晚财讯》,他注意到,在海外Facebook等平台上,和工具的下载量下降趋势相对,中轻度游戏的下载量正在呈现上升的趋势。并且,海外对这类游戏的管控力度,并没有那么严格。


“休闲游戏工具化,在海外已经是一大趋势。”吴峰说。


当然,出海并非是一条坦途。


“游戏出海,照样也有着很多的坑要趟。”吴峰说,“如何判断重点投向哪些国家的市场;游戏的文化属性和哪里比较契合;如何平衡成本和收益;如何选择良性的投放平台;在休闲游戏大量同质化的今天,要如何保障自己的差异化竞争,这些都是需要公司来做出判断的。”


更重要的是,在海外买量的成本投入,同样也是必不可少的。据业内人士透露,在美国各投放平台上,要冲到前20名,大约也需要投入30万-50万美元左右。


更多的机会也在游戏出海大势下被挖掘。2018年11月,游戏出海营销服务平台“试玩互动”获得了北极光创投领投的Pre-A轮融资。它主要面对日韩以及东南亚等市场,辅助出海的中轻度游戏制作公司,为它们提供海外投放的发行、营销等解决方案。


国内版号发放已见曙光。但什么时候游戏业才能重回春天,还需要等待。对于大部分中小团队而言,就是坚持活下去,等到那一天。


李宽带着“下南洋”的决心,计划把公司业务重心转向东南亚。国内裁员后,他将在海外招募当地团队。


“只死守国内,还是死路一条。”他说。


一切都晚了


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寒风中的游戏行业,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游戏版号审核停摆整整275天后,开始有了松动迹象。广电总局官网挂出了2018年12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的表格,放出了80个游戏版号。


首批游戏版号名单,多数花落小厂,其中并未包含游戏业两大巨头腾讯和网易旗下的产品。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游戏公司们的“苦日子”已经结束。


尽管版号的闸门放松,但是版号发放的节奏和政策还尚未明朗。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目前等待审批的游戏超过5000款。整个2018全年,总共只有2007个国产网游获批。而在2017年全年,共有9000个手游产品获批。


网游总量调控和游戏监管日益严格的趋势,也并不会改变。2018年12月7日,据央视新闻报道,“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于近期成立,并对首批20款存在道德风险的网络游戏进行了评议。


(商业游戏)能够赚钱的公司,本来也没多少。”一位手游公司总监告诉《今晚财讯》,对这些原本就在亏损线上挣扎的公司而言,版号问题,无疑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版号开闸的曙光,对大量游戏企业,尤其是中小型公司而言,不代表着能够绝地逢生。


而对于众多已经离场的游戏公司和人员而言,这个消息,已经来得太晚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今晚财讯©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0379.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74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