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务活,当代家庭最大的矛盾源
2019-01-28 20:33

家务活,当代家庭最大的矛盾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D:ipress),


一个周末的夜晚,孩子已经入睡,我和妻子之间发生了一次“争论”。争论的起因很简单:我把一个吃过零食的碗随意放在了餐桌上,而不是洗碗池里。当这个碗进入她的视野后,引发了她的不满。


我为自己辩解:因为放碗途中担心孩子可能会踢被子,就进房检查一下,结果把碗忘在了餐桌上。妻子并没有接受我的理由,但庆幸的是,这次争论最终并没有演变成“争吵”。原因大概是因为那天正好轮到我带娃,她出去放松了大半天,这令回到家的她有了不错的心情。


一个吃过的碗,因为没有放进洗碗池。大多数中国男性都会觉得这算不上事。不过,因为洗碗问题而引发的夫妻争吵、家庭战争乃至婚姻破裂,也算不上罕见。在大多数时候,洗碗这种最常见的家务,只是作为夫妻矛盾的导火索存在。


无需做家务的一代人


据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女性生活状况报告(2017)》显示:中国女性每天的家务劳动时间达到2.6小时;妻子以65%的压倒性占比成为家务活的主要承担者。



值得一提的是,每天2.6小时这个数据,是一个“平均”之后的结果。对于一部分家庭主妇来说,每天的家务量远超2.6小时,只要在空间上没有实施隔离,就永远可以看到需要干的家务活。同时,对于另一些女性来说,她们则很少花时间在家务上。从图表可以看到,老人、丈夫、保姆和其他贡献了另外35%的份额。


传统社会中的分工,女性被固定在“家庭内部”,做家务被认为是女性的分内之事。而在过去的40年里,传统的分工和秩序开始出现变化。女性不但走出了家庭,走进了职场,而且不少人是在经受了高等教育的洗礼之后走进职场的。


在上海,2017年全市高校毕业生中,获得硕士学位女生6.84万人,比男生还多7705人,占硕士总数的50.3%。这些顶着高学历光环的女性,要同时兼顾职场和家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个别兼顾两边的妈妈,因此获得了“超级妈妈”的称号。但一般而言,只要夫妻都需要上班,就需要将家务进行外包。


家务外包的对象常常有两个,保姆和家里的长辈。考虑到5060后多属于“甘愿奉献”的一代人。从前奉献给国家,现今奉献给子女,所以在一二线城市,承包子女家务的老人在千万规模以上。从上面的数据来看,家里老人的确贡献了近1/4的家务量。


可以说,这一代父母,他们没有成功包办孩子的婚姻,但却成功包办了孩子的家务。这一届长辈不但动作麻利,而且成本低廉。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相当一部分年轻女性甩掉了做家务的任务,而男性则继续保有一回家就“葛优躺”的待遇。整个社会层面出现了一代“无需做家务”的男女。


没有“家务”的成长历程


然而,问题却并非就此打住。由父母代为操持家务毕竟存在不少的问题,最直接的问题就是父母年纪渐长,不可能一直操劳下去。对于80后这个群体来说,他们只是推迟了离开父母协助的时间,并不等于永远要依赖父母。像操持家务这样的事,不管80后到了40岁还是50岁或者60岁,他们终将有一天需要自己面对。


回到我和妻子那一晚的争论,如果我们当初选择让长辈来帮我们带孩子、做家务,那么那天晚上就没有引发“争论”的可能了。因为这意味着收拾碗筷这件事,责任既不在我,也不在妻子,而在老人。在那种情况下,那只碗首先很难进入妻子的视野,其次她即便看到了,也会认为长辈会来收拾。


没错,直到现在,我们已经成家,带着孩子回家,还依旧保持着一种特殊的能力——自动屏蔽父母家餐桌上的脏碗。我和妻子一起反思,自己之所以会形成这种习惯,除了父母十分勤快,会第一时间收拾掉之外,还跟父母从小到大的教育有关。


我和妻子都是85后,从小学一路上来,都称得上是“好学生”。在那个年代,家长老师对“好学生”的定义很狭隘,唯一一条就是成绩好。如果你成绩不好,很喜欢做饭、整理家务,也得不到这个称号。反过来,你什么都不会干,但成绩很好,也还是好学生。


从小到大,我和妻子在家里都没有做家务的任务。别说在学习紧张的时候分配给我们任务,就算是寒暑假,父母也不鼓励我们干家务。在父母看来,做饭、洗碗、洗衣服这些事情非常简单。只要我们工作、成家之后,稍加练习也就会了,根本不用在学生阶段来浪费时间。


直到上大学,我离开了自己的城市,结婚生育,我和妻子定居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广州,才算是过上了“独立生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我内心深处,早已被烙上了“不做家务”的印记,却一直没有消失。


相比同龄人,因为选择自己带娃孩子,所以我们更早地开始面对家务制造的犯难,例如为一个脏碗没有放进水池而争论。但这也折射出我们面对日常繁琐的家务时,也仅是在“维持”生活的运转。我们在根本上缺乏探索操持家务具体方法的热情,自然也不会拥有系统化和精细化的做家务能力。


正视家务也是一种教育


在我们的内心,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忽视它,或者说,我们不敢真正正视家务的存在。看到那些不得不做的家务,我们会被动式地应付一下,但却没有能够俯瞰整个家务的体量,并在时间和空间上做出规划。


由于我们并不能很好地跟家务相处,所以,我们也无法真正获得生活的愉悦和轻盈。走在家里,我们总能发现需要应付的家务:儿子的玩具,乱放的书籍,未晒的衣物,待扔的垃圾等等。这些家务的频繁出现,以一种潜移默化地方式消耗着我们的热情、希望乃至爱情。


直到最近,我们才明白家务这道坎,在根本上不可能绕过。我们只有正视它的存在,我们才能营造一个真正的“家”。一个家,想要变得温馨、有活力,需要金钱、房子、家具这样的硬件条件,更需要时间、热情、爱等软件的投入。软件就是对家务的思考和行动,相比之下,软件比硬件更重要,也更被人忽视。


吊诡的是,家务的价值显得非常有弹性。某种意义上,整洁有序、温馨有爱的家庭环境是无价的。但充满悖论的是,家务的市场价值却并不高。一个高级白领上一天班,一天可以赚1000块或更多,他如果做一天家务,市场价值也许最多只有2、300块。


这里的问题并不出在市场,主要原因在于家务是一种与个体生活紧密相连的行为,需要统筹考虑,也关乎干家务的人持有什么样的生活理念。所以,市场只能提供一些最基础的标准化服务,却无法真正提供个性化的产品。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干家务就像谈恋爱,必须亲力亲为,才能收获满足感。


就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同时,妻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对整个家庭的家务进行一次统筹安排。因为看了一些极简生活的整理书籍,妻子已经把一半家当给丢了。家里开始变得有些空荡荡,一种前所未有的整洁、清爽也降临得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为了维持家里的整洁清爽,也刻意开始给我“洗脑”,要我看书,也要我谨慎购物——除非使用那件东西会使你感到愉悦,否则不要轻言下单。


从混乱的家务中挣脱出来,这是独立面对家务犯难许多年之后,通过学习、实践而探索出的一条新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意识到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做家务本身也是一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从我们的父母那里,我们没有获得练习操场家务的机会,所以我们走过不少弯路——当然现在也未必一定能走上正途。


但对于下一代,我们都决定让孩子从小开始承担责任范围内的家务。事实上,从一岁多开始,儿子就很喜欢丢垃圾。他当然只是觉得好玩,但慢慢的,我们告诉他:这是你的责任。在未来,我们一定会赋予他做家务的机会和时间,告诉他应该履行哪一些力所能及的责任。就像他会在成长的过程中面临考试竞争、人际关系压力,更高效地完成分内的家务,也是他需要应付的生活挑战之一。


原标题:《家务何以成为人生的枷锁?》,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