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的中年失意与魅族的手机围城
2019-03-06 11:34

黄章的中年失意与魅族的手机围城

文|王垚 

编辑|封成


有人说中年人的崩溃,都是从借钱开始的,也不尽然,有些时候也是从失态开始的。

 

“米酒”的发布会刚刚结束,黄章便在社区直言“贱惯了高不起来,贱人贱己贱行业”。虽然他本人很快就秒删了这条不太和谐的言论,然而说出去的话就像是开弓的箭,哪有那么容易就收回去的?

 


当一个人开口必提及想当年时,说明他开始老了,老得需要用过去的辉煌来掩饰当下窘迫;当一个人开始diss竞争对手时,说明他开始急了,急得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掩盖当下的现状。

 

刚过不惑之年的黄章似乎真的开始急了。

 

01

 

将历史的时钟向前拨回十年,那是个诺基亚称霸天下,苹果尚未崛起,国产手机市场还是笑话代名词的时代。那时魅族手机曾被消费者寄予了国产手机崛起的希望,那时黄章的办公室里还专门为雷军冻着最爱喝的可乐。

 

当初黄章可以和雷军从容不迫地一次又一次谈起手机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因为魅族手机的热销;而现在黄章只因友商的一场发布会便败了斯文,则是因为魅族手机近几年来的冷遇。


 


2018年对于魅族手机来说的确是水逆的一年,根据IDC最新发布的2018年中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魅族手机售出了4.05万台,仅占整个市场的1%,较17年更是同比下降了79%。曾经榜上有名的国产品牌如今沦落到others一栏固然令人唏嘘,却也在情理之中。

 

黄章最初为魅族制定的战略是小而美,2014年之前所有魅族在设计上也都秉持着这一理念,这一思想起初为魅族赢下了不少忠实的“煤油”,却也成为其后来发展壮大的桎梏。

 

在国产手机刚刚起步百花齐放的年代,市场规则并未明确,小而美的公司也能占据一定的市场空间,甚至活得有声有色。然而当市场逐渐稳定下来之后,市面上的手机便逐渐趋于同质化,小而美的魅族就不得不去面对两个致命的问题:

 

其一,外观与众不同的手机可能会被认为不符合大众的主流审美,因而被消费者所抛弃;其二,外观相同的情况下,没有话语权的小厂就只能去拼价格拼参数,这也导致了魅族不得不在格调与性价比中二选其一。


 


在名为性价比的这片战场上,它需要面对的是潜心钻研此道多年的小米,已经另一个实力强劲的挑战者荣耀。起初,为了保存魅族的品牌价值,魅蓝作为独立的品牌被分离出来专攻千元机市场,然而连续发布的几款机型并无一款达成预期,在经历了极为失败的“机海战术”之后,最终黯然退场。

 

不得已之下,黄章不得不砍掉魅蓝,将其与魅族再次合并,高层也重新定位,原本负责魅蓝的李楠做回了销售,公司内部也开始精简人员。不过魅族却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性价比这条路,只不过这一次,换作由再次出山的黄章亲自挽起袖子上阵。

 

那时的黄章并不急,毕竟对于不可期的未来,他仍旧满怀着信心——小米能做好的,作为小米老师的魅族,没理由做不好。

 

然而事实证明性价比也并不是那么好做的,极致性价比的苦也只有切身体会之后才知道。

 

02


如果说先前黄章一直在尝试水温,那么魅族16的发布,标志着魅族彻底走上了极致性价比这条道路。现在看来,这样的举动更像是饮鸩止渴,甚至单单从止渴的角度上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从参数上来看,魅族16确实是一款优秀的机型,无论是在相机、屏幕、性能、外观、细节打磨上均可圈可点,完全不逊色于小米的上一款数字旗舰,也是其主要的竞争对手小米8,仅仅低出一块的售价更标志着其向小米在性价比的战场上全面开战的决心。

 

魅族16和小米8在单机的性价比上的对决上确实是赢了,然而单场战斗并不能决定整场战役的走向,在更高一层的战略角度上,魅族输得一塌糊涂——魅族16就像是在病入膏肓之际最后透支一次生命力的兴奋剂,而小米8才是真正对症下药根除病灶的良方。

 

从提高出货量、增加公司营销与利润、改善公司产品结构的角度来说,“失败”的小米8是极为成功的:据极光大数据显示,2017年Q2,小米在中国市场的产品结构并称不上健康,其中2000元~2999元价格区间的手机出货量占比仅为8.9%,而3000元~4000元价格区间的手机占比则更低,只有1.7%。

 

然而等到2018年Q2,这两项占比分别上升到了17.9%与3.2%,当年五月份发行的小米8虽然只在二季度有一个月的销售期,却对小米自身产品结构的改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良药之称当之无愧。


 


相比之下,魅族16需要改善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魅族手机持续下滑的出货量导致的低市场占有率,二是因为魅族pro7和魅族15的惨败,带来的资金压力和彻底崩溃的线下渠道。

 

这款机型曾被寄予厚望,可现实往往事与愿违。魅族16自发布起便一直笼罩在缺货断货的阴云下,即便是全款预约的用户也需要等待一个月之久。现货一直以来都是衡量一款新机的重要指标,连充足的现货都无法保证,又何谈以销量带动魅族手机整体出货量的上涨,持续走低的市场占有率便是最为直观的答案。

 

至于获取高额利润和打通线下渠道的目标更是难上加难。

 

关于追求性价比的魅族16黄章自己也曾直言不讳,是不怎么挣钱的。恰恰屋漏天逢连夜雨,时逢市场环境波动导致元器件价格也随之上涨,不怎么挣钱也彻底变成了不挣钱。而一个利润极低的销量也不高的手机,又怎能受到线下经销商与分销商的青睐呢?


可以说魅族16最大的成功就是以高超的性价比,为魅族在网络上赢得了一个良好的口碑,为后续的新机型的略微涨价铺垫道路而已。然尴尬的是,不仅是两个急需解决的严峻问题被原封不动地留在了那里,在性价比领域勇敢尝试的魅族16还为魅族带了几新的问题:

 

首先,魅族16彻底将黄章绑上了极致性价比的十字架上,选择极致性价比可能会带来好的口碑,然而在放弃之时必然会带来口碑的崩盘。而且一旦定下了格局,那么就只能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再也无法冲击高端。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在发布会上公布价格时局促不安的雷军就是个最完美的例子。大厂转型都要冒如此大的风险,日渐式微的魅族也只能在这条路上走到黑了。

 

其次,魅族16的事实已经证明,极致性价比将会给魅族带来备货的难题,以及无限被削弱的抗风险能力和几乎崩盘的线下渠道,让其本就千疮百孔的前途再蒙一层阴影。

 


无论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都注定要落在魅族的新机16s身上。能解决则重获生机,不能则继续沉沦,最终淹没在一片红海之中。在这样近乎于背水一战的氛围之下,黄章不得不为新机型16s的未来而焦虑,他开始急了。而将这种焦急推向顶峰的,正是最新发布的小米9。

 

03


先前雷军在微博称小米将会冲击高端,一系列预热让大多数人对小米9的价格预测在了3299,中规中矩的中高端定价。

 

消费者们自然不乐意见到产品价格的上涨,因此造成了强烈的反弹,但对于同为厂商的黄章来说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这就意味着不受性价比束缚小米将会放弃2000元~2999元价位的市场,少了一位重要竞争对手,魅族新机型势必将拥有更多机会。

 

然而冰冷的现实却未能如将希望寄托在对手身上的黄章所愿。

 


最低定价2999的小米不仅配置优越,还“不忘初心”,临冲击高端市场的最后时刻还是做了一次“价格屠夫”。和抱着“他强任他强”心态的苹果、三星旗舰、华为旗舰等高端机型相比,所受冲击最深的恰恰是魅族这类中低端主打性价比的手机。

 

2999的定价显然会对还未上市的魅族16s的定价,造成极大影响——魅族16可以和小米8进行惨烈的厮杀,但新款16s有了魅族16折戟的前车之鉴,其首要目标必然应是获得利润以解决魅族的燃眉之急。但有“米酒”珠玉在前,16s还未发售时便已经处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进退维谷。

 

从16s目前所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产品性能对于“米酒”来说并没有绝对的优势。若是定价过高,没有过硬的新技术的支撑下很难溢价,遭遇滑铁卢几乎是必然——在配置相同的情况下,更高的性价比永远是消费者最优先的选择;若定价与小米相仿则无法保证利润,完全不符合魅族急于盈利的现状。


 


毕竟如今的魅族和小米以及荣耀早已经不在同一起点上,销量跌至百万台的魅族单机研发成本必然高于小米,在价格竞争上不可能存在优势,经过前三款机型的失败,魅族也没有赔本赚吆喝的资本。

 

换而言之,魅族很难在这个价位做出比小米9更好的产品,也很难将更好的产品卖到这个价位。

 

另一方面,现阶段正在发售的旧机型魅族16无论是相较于小米9,还是直降500的小米8亦或是荣耀V20都没有任何优势。新机16s预计四月发布,达成批量发售要等到五月,在这三个月的空窗期内,魅族拿不出任何一款有竞争力的机型,已经接近成本价格的魅族16更是降无可降。


可以说雷军售价2999元的“米酒”几乎堵住了魅族的所有出路,与其说价格低伤害了行业,不如说伤害了魅族更为贴切,黄章的心情会如此焦急也就不难理解了。

 

04


事实上,黄章的这句话估计在无数友商心里早已经被说了无数遍,不过只有他第一次公开说了出来而已——在这片红海中,手机市场的竞争早已经集中在了几大巨头之间。

 

2019年,手机行业早已经步入了下半场,马太效应越发明显。根据IDC数据显示,受宏观经济增速下行,消费者换机周期拉长,碎片化智能终端分流等因素协同影响,2018全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10%。

 

更致命的是,哪怕是这不断萎缩的市场也逐渐被前五家大厂商所占据,留给出现在others一栏中的小厂商们的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

 


而且有些时候现实往往比数据显得更加残酷,不仅仅是魅族,others一栏中几乎所有的厂商都不好过:过去的一年中金立、锤子、乐视、格力已经黯然退场,美图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小米,还活着的努比亚则连年亏损,中兴、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存在感也日渐稀薄。

 

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很多手机厂商当初怀揣的那些梦想与远方,如今都变成了眼前的苟且,这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选择。目前手机硬件的创新遭遇到瓶颈,技术创新门槛变高,差异化市场空间有限,这有利于大品牌发展,但小品牌注定只能哀嚎。

 

可以预见到的是,2019年将有更多中小品牌退出,供应链的核心资源也向大品牌倾斜,黄章的魅族显然不属于后者。

 


在如此困境中也并非不存在存活下来的小厂商,当然这也需要各凭本事:传音、一加专注海外市场,并占据了一定份额;黑莓等厂商纷纷开始跨界,涉足汽车、电视等产业。

 

出海、跨界,两项主要求生手段魅族都有所尝试,然而只是浅尝辄止,均没有什么明显的建树,在2019年里,魅族的状况只会比现在更加危急。

 

手机市场基本目前尘埃落定,或许魅族还有最后一丝机会,但时代已经不同,即使焦急的黄章依旧充满雄心壮志,重整河山恐怕已经有心无力,毕竟魅族已经不是以前的魅族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