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对话顺为资本周航:唯快不破的另一面是极致卓越

视频加载中...
下载虎嗅APP, 观看高清视频 new
高清

高清

标清


周航是一个追求极致的人。在创业上,他坚信唯快不破的另一种方法论是追求卓越极致。因为优秀与卓越之间还隔着鸿沟,反复打磨产品和细节才有可能成为唯一的卓越。


在生活中,周航是一个活得很通透的文艺青年,他说物质给人们带来幸福感的边际效应在递减,所以自己更关注精神本身。他愿意颠覆自己,不主动刻意地去看出行领域的投资,而是关心那些帮助人们减少焦虑和不安的事物。


Q:您在新书《重新理解创业》中非常诚恳且勇敢地剖析了自己创业中的得失。为什么想出这样一本书来复盘自己过往人生?


周航:这本书是2017年写的,经历易到这件事情后一直有这么一个念头,当时是徐小平老师鼓励说你应该把这一段经历写下来。


因为易到是一个很完整的创业历程,它开创了一个行业,经历了激烈竞争,又有一系列变化,投融资方面也很完整。从早期的天使、VC、战略投资、并购,可能各种情况都经历了。小平老师觉得不管是创业的经历还是公司发展的过程,这好像是一个完整的样本,也是挺教科书似的,应该写下来,可能会对很多创业者有帮助。


我对创业还是挺有感触的,其实我从1994年创业,经历了几段创业,创业时间有20多年。时间越长,我就觉得自己对创业的敬畏之心更多。好像不是更懂创业,而是感觉不懂更多。


我就抱着这样的心态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业历程和过去已有的认知。


通过这样的复盘形成新的认知,包括对创业的战略、竞争、领导力等方方面面的新认知,能够指导自己未来做得更好。


Q:您从1994年开始创业,一直做到易到。您之前说自己是天生的创业家。为什么这样认为?您从哪些角度去考察一个创业者是否是一个天生的创业家?


周航:不自谦地说,我应该是吧。我就没有为别人工作过。这也是一个缺陷,比较容易缺乏同理心。不知道在一个所谓的打工人的心态是什么。


我一直在创业,这不仅仅是一个经历。我觉得我的思维方式就是想做一些过去没有的事情,与众不同的事情。一个事情摆在我面前,我也想着怎么能够做的跟过去不一样,跟别人不一样。


我会想世界能不能因为我能变的有一点点不同,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推动者,不管是行业的推动者还是社会的推动者,世界总是要因为我变的好一点,这是我内在的驱动力。


任何一个做伟大公司的创始人一定有其与众不同的地方。前段时间我跟雷总探讨说你怎么看戴森的,他说戴森很好,但是小米是要做性价比的。我当时听到这点就特别震撼,这个世界上是可以存在完全不同的主张,或者完全相悖的主张。


如果有人问我小米的性价比和戴森的高价格、高性价谁更好。我基本上就不会选这个创业者了,因为我觉得他没有自己的判断。


戴森和小米都会很成功,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答案。在我看来,独立的思考、捍卫自己的信仰,是创业者非常重要的一个特质。


第二,我认为一个好的创业者是一个奋斗者,不是一个投机者。奋斗者和投机者的区别是什么?很多投机者也挺勤奋的。并不是说投机者不勤奋、不努力,而是愿不愿意去献身。我愿意看到一个创业在某种程度上把自己献给某一个事业。


Q:您加入顺为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今年的投资成绩吗?


周航:今年不是一个好时候,坦率说,我觉得我还处在一个学习的过程中。


我创业过,很懂创业公司是怎么回事,创业者是怎么回事,创业公司遇到问题,我也懂得。我应该很有优势,但是我发现创业者和投资人两者的关键能力,甚至一些思维方式其实蛮不同的。


作为创业者,我们把自己和一些事情长久地捆绑地在一起。就是说,我们的心思都是如何把已经给定的,自己选择的事情竭尽全力地做好。这是创业者思考的核心,但是投资者,我觉得更多地是做判断。当一个项目摆在我面前,我需要很快速地做出判断,它是好还是不好,投还是不投。其实好不好也不重要,核心是我投还是不投,投应该怎么投。


我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一个创业者跟项目在一起的时候,就像谈恋爱或者一起生活,他跟它是好多年在一起的。不管贫穷还是富裕,不管健康还是疾病,你跟它都是生死与共的。你不因为它不好就离开它,你会竭尽全力地把自己至少一段重要的生命跟它捆绑在一起。投资就像是购物,你喜欢它就赶紧去买它,去拍卖、抢购。不喜欢你就离开它。所以两者感觉还是非常不一样的。


我这样的人,创业时间比较长、惯性比较大,当有一个创业公司项目来找你时,至少我还有很大的惯性,我自觉地把自己变成一个创业者来想如果我做的话,我会怎么做。其实投资者不需要这么想,投资者是想它值不值得我投资。坦白说我还是在一个学习的过程,我也希望我在做投资时能延续自己的方法论,同时也希望能够形成一些不一样的方法。


Q:您未来比较青睐的细分领域是什么?


周航: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头疼。因为中国现在处在一个剧烈变化,而我们自身很难把握的一个时代。


当然对我个人而言,因为我还是希望不仅仅是借助自己过去形成的一些经验、行业背景。比如我会刻意地,不是那么主动地看出行有关的领域。因为我不想重复自己,去吃自己在这个行业中已有的红利。


我更很想做一些系统性的探索。比如多关注跟文化、精神、新消费有关的的领域。


我希望让人们的精神变得更加自由。这个社会物质越来越丰富,但物质给人带来幸福感的边际效应是在递减的。所以我越来越关注精神本身。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更自由、安全,少了很多焦虑和不安。


Q:我们发现您之前也参与到话剧演出中,想请问您在体验话剧和在真实的生活间有没有什么共同的感悟和体会?话剧和投资之间有什么样的共同点?


周航:今年比较有幸有机会在赖声川导演的支持下参与编剧、导演,出演艺术话剧,还不是商业话剧。从排练到演出的过程是一个蛮棒的经历。


我在这段经历中学习到非常多的东西。从创业的角度讲,我们过去一谈创业者就谈创新,怎么能够更快地做出更新的东西,尤其追求唯快不破,但是话剧恰恰给了我一个另外一个视角,就是把一件小事情反复打磨。在排练的时候我们一个动作、对话可能会排练几十遍,真的是几十遍。


我当时不理解,我说这个差别好像也不大,为什么要一遍一遍再来。后来,我就有很大的感悟,我们追求创新和快速之外的另外一个方法论就是追求卓越。所以我体会到一件事情,从优秀到卓越,其实是有鸿沟的。


在一个领域中,你代表着卓越,甚至是唯一的卓越,那才是无敌的。举个例子,在快递行业说有一种快递叫顺丰。如果一个电商说自己的产品是顺风包邮的时候,意味着它是有品质的。


如果能够好到这个程度,我觉得它的势能是非常巨大和无敌的。但是我在现实中看到绝大多数的创业者,其实不太敢去追求卓越。因为做到极致,追求卓越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我的第二个收获是创业也好、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我们应该努力地竭尽全力。如果竭尽全力了,还是不尽如人意,其实也无怨无悔,因为人力就是有限的。


我觉得这一点,可能不仅仅是对我的现在,有可能对我未来的人生,都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认真。会认真的工作、认真的创业、认真的投资,干什么事情够尽可能地更认真、专注,这给我建立了一个更好的人生态度。


Q:创业有时候需要挥手道别,有时是和并肩战斗的人,有时是和曾经的项目。您如何看待这种道别?


周航:每段创业都是一段成长,我觉得创业对人来说是一段非常棒的经历,人生浓度很高。因为你经历的事情很多、接触的人很多、需要处理很多你从未处理过的事情。所以你的人生浓度很大。


我觉得现在创业都很快,可能三五年、七八年,一个行业都结束了。但人生是不断向前的,这时你就需要去追寻自己另外一段不同的人生。我们这个时代的创业不太容易,不像过去一件事就是我一生的事业。


可能未来不是这样的,你经历了一段创业后,然后潇洒的放下了,或者成功的放下了,没有遗憾的放下。


然后稍做休整,过两年又开始新的创业。现在我们的人生再也不是三段论了,过去的人20多岁之前在读书,20多岁以后开始进入社会工作,稍有积累之后开始创业。人们追求尽可能快的成功、大的成功,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尽快地获得所谓的财富自由,开始享受。你的人生就是三段,即学习成长、工作创业、享受人生。


现在不是那样的生活方式了,可能是多段。有可能是你创很多段业,甚至在不同领域创业。每段创业你都享受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打开了人生的宽度和维度,你可以过七八段,甚至更多段的人生,也可以很跨界,你的人生变的很丰富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匿名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892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0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