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剧十年,它跟着我们的时代变化了什么?
2019-03-15 09:14

家庭剧十年,它跟着我们的时代变化了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 guduowlj),作者:刘肉英。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厢苏大强还在“作天作地作儿女”,观众们可能已经忘了《双面胶》中那个儿子不回家就不吃肉的李亚平的妈妈,倘若这二老是一家,想来苏明玉和盛明兰联手也是无能为力的。


家庭剧从来不缺少冲突,但能掀起舆论热度的家庭剧,也一定切中了社会情绪的脉搏。从婆媳关系如何相处、到大龄剩女的婚姻、再到生娃养娃和教育,最后到聚焦家庭伦理关系问题,历年爆款家庭剧都有足够的社会话题为其提供充足的讨论空间。


同时,随着电视剧受众的变化,家庭剧的目标观众也愈加清晰。从传统的客厅观众到有目标的去锁定不同年龄层的细分观众,从合家欢到女性受众占主导,从苦情的女主忍让到如今的独立女性人格爆发。家庭剧中大体内容的转变,虽然每一步走的都还算踏实,但这其中也不乏有着过激矛盾冲突的魔幻内容。



拍给谁看愈发明确


“看着生气”,其实是一种优质的影视剧和观众产生情感互动的情绪。李亚平的妈欺负儿媳妇的时候观众会生气,苏明成殴打苏明玉的时候,观众已经准备挥动“40米长的大刀”砍向郭京飞了。从《媳妇的美好时代》中聚焦新式婚恋观的“80后”适婚年轻人的婚姻,到如今1999年的女生已经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相比婚姻,似乎社会、家庭关系更能激起观众讨论的兴趣。


现实主义题材的《都挺好》和古装家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就牢牢的握住了这一点。不同于70后“家和万事兴”、80后的保守和开放兼容的家庭观念,90后的观众更在乎的是个体独立,血浓于水的亲情还在,但同时,他们更明白“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独生子女+男女平等”的理论下,女生的坚强也成为了与生俱来的必备品格。


电视剧拍给谁看这件事,其实创作者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这种“投其所好”也是如今大部分网剧创作遵循的准则。《都挺好》中,苏明玉的独立、成功,以及面对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家人的态度,完全符合大部分90后的处事方法。而她背后的孤独、恐惧也是相对真实的,也因为这类人物的设定,也让这部家庭剧正在成为90后的“网红内容”。



当年,《媳妇的美好时代》中,除了毛豆豆和余味的婚姻生活,期间还出现了毛峰和秦素素的闪婚闪离,这其实也是在放大当时社会议题。在剧情中,余味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毛豆豆一人需要面对两位婆婆,关系自然难处理,而事实上,这样的设定也将内容的天平更偏向于了婆婆一边。


彼时,正是韩流席卷中国的开始,大量偶像韩剧颇受欢迎。《成均馆绯闻》《我的女友是九尾狐》等韩剧捕获了大批海外观众,当时是国内主流受众的80后将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了这些内容上,电视剧的受众慢慢开始年长起来,《当婆婆遇上妈》也是同理,婆婆和妈两位亲家之间的较量每一轮都很精彩。


随后几年,家庭剧的矛头从“结不结婚,何时结婚”,转变成了“生不生娃,何时生娃”,《辣妈正传》《夫妻那些事儿》两部剧堪称代表。一个是未婚先孕突然当妈而迎来婚姻,另一个则是多年求子不成,婚姻也走向崩溃的边缘。生与不生都是矛盾,孩子在一个家庭中的位置被层层剥开,逐一进行讨论。



从2010年左右的相亲结婚、到2012~2013年的生娃、再到2015~2016年的子女教育,其实这么多年来,家庭剧关注更多都是80后的婚姻家庭生活问题。主要矛盾从小两口自己和公婆的两家关系矛盾变成了自己内部矛盾,随之而来的就是受众的改变,《虎妈猫爸》的观众中,30~39岁的观众占比47%,80后是这部剧电视剧的最主要的受众。



从柔弱到硬核的女主人设


家庭剧题材无论在怎么改变,一定离不开家庭的内核。本着千年来,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观念,家庭剧中的女性角色往往是重中之重,尤其是近十年来的家庭剧,女主角的人设正在从柔弱不能自理的女神变成内外兼修的硬核女王。


当年《双面胶》里的儿媳妇胡丽鹃是个典型的上海姑娘,在外精明能干、在家娇滴发嗲,虽说成长在上海的里弄之间,但也是被父母捧大的宝贝,在面临突然到来的东北婆婆时,她大多数的态度是顺从,在明知道家庭关系的问题存在的前提下,还是生下了儿子,最终才是忍无可忍的爆发。


毛豆豆也是如此,结婚第二天,新婚丧夫的小姑子就住进了自己家里,面对两个婆婆也是不敢有半点差池,甚至连毛豆豆分别拜访的次数、买的礼物数量等等任何一个环节都会被作为对待两个婆婆厚此薄彼的证据。



《当婆婆遇上妈》中,罗佳面对婆婆的刁难,最初的反应都是颇为迟钝的,在阴差阳错的结婚之后,罗佳的单纯善良,让她很快成为了被婆婆蹂躏的小媳妇,最终还是罗佳的妈妈亲自下场和婆婆明争暗斗,面对婆婆的刁难、情妇的插足,罗佳和大可最终还是能重归于好。


这些经典的媳妇形象,不是不够强大,而是在处事方法上更容易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忍让是她们最愿意选择的态度,所有的反抗几乎都是逼不得已。但这种电视剧中男强女弱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大女人、小男人”的家庭剧就出现了。


《辣妈正传》中的夏冰就是一个奋起反抗的例子,她不想因为怀孕破坏自己时尚靓丽的外形,天天因为穿衣吃饭等琐事跟丈夫婆婆闹矛盾,丈夫元宝也是事事都依着她,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夏冰总体还是占有主动权的,而邬君梅饰演的李木子,更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女人,从弱女子到女强人的过度逐渐有了苗头。



《夫妻那些事儿》中的林君也是如此,在职场上呼风唤雨,但是在家庭中却要承受种种的无奈,外表靓丽、工作成绩突出,事业独立却被家庭多累。这样的“大女人”并非当下典型的独立女性人设,甚至偶尔还要被不经意的“男尊女卑”观念鄙视。


但可以看出,几部讲述不同年龄阶段孩子生养问题的电视剧中,大女人的设定逐渐从职场渗透到了家庭中,家庭里外都是女主角说的算。《虎妈猫爸》中的毕胜男、《小儿难养》中的简宁、《小别离》中的童文洁都是很好的例子。


再到如今《都挺好》里的苏明玉,甚至是剧中的大嫂吴非和二嫂朱丽,三个女性角色都能在自己的小家中找准自己的位置,大嫂需要工作、照顾孩子、处理丈夫愚孝夸下的海口;二嫂面对苏明成啃老也会面露鄙夷;苏明玉更是在如此恶劣的家庭环境之下还能成为个性独立的女强人。如此硬核女王形象之下,其实也是社会女性地位崛起的映射。



社会环境影响故事题材


社会议题是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土壤,家庭剧中聚焦的问题也大多数可以归结到社会情绪的变化。2011年前后,天涯社区中,随便一条吐槽自己婆婆的帖子阅读量都可以居高不下,事件之奇葩、罗列之详尽,不属于任何一部有关婆媳关系的电视剧。


60后的家长和80后的独生子女之间的矛盾可谓针锋相对,老一辈的传统思想赶不上年轻人的思想开放,再加之60后的父母普遍受教育水平不高,而80后又赶上了大学扩招,人人都能接受更好的高等教育。如此关系之下,想没有矛盾都难。



在2009年至2012年之间,关于婆媳关系的电视剧体量最多,传统家庭和新式思维的碰撞在不断加剧,以及80后也开始为人父母之后,面对着不仅是一个家庭和一个孩子,而是四位老人的养老问题。




2010年中国新生儿人口数量虽然为1588万,80后一代进入结婚生育期,但生活的成本、教育成本、养老压力在不断攀升后,导致多数人选择生一个或者晚生,甚至出现晚婚的现象和“大龄剩女”的议题,《咱们结婚吧》就是当年爆款的例子。



杨桃是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大堂经理,由于在感情中受过伤,三十二岁的她依然单身一人。三十六岁的果然在婚姻登记处做离婚登记办事员,父母婚姻的阴影使他成为典型恐婚族,二人经历种种困难走到一起,剧中不乏经典的“催婚毒鸡汤”。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结婚,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当年这句话一出,堪称网红,不少中年人都拿它当做QQ签名,但如果放到如今,这部电视剧可能已经被骂的体无完肤了。凭什么年过三十的女生就要打折处理?结不结婚真的会成为衡量一个人幸不幸福的标准吗?



催婚之后就是催生,《夫妻那些事儿》《小儿难养》这些电视剧都出现的恰到好处,林君的婆婆为了不让她避孕,偷走了她每天都在吃的维生素,而简宁和江心二人则是满怀欣喜的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没想到的是,烦恼却一波接着一波。


《虎妈猫爸》的真实程度让当年的很多观众对低龄儿童的教育产生了恐惧心理,《小别离》中,父母倾尽所有供养一个孩子出国,最终带来的种种不适应也让观众觉得心酸。2016年,正是天价学区房被炒的火热的一年,北京文昌胡同一套面积10平米左右的房子需要30万左右/平米,远远超过了普通民众的收入水平,也解构了人们对教育公平的信念。



而在低龄儿童出国留学方面,当年,中国青年报社的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名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4.6%家长想把孩子送出国。这样的数据表现,也促成了《小别离》成为了当年讨论的热点。



《都挺好》里的奇葩亲戚近些年更是多见,除了曾经在豆瓣上风靡的“父母皆祸害”小组,在电视调解节目中,因为经济利益对自己的亲戚甚至父母口诛笔伐的也大有人在,家庭剧一直都是社会情绪的追随者。


影视剧内容的制作需要一定的前瞻性,能否一击即中社会情绪的爆发点,多少也需要一些运气的成分,但如果能找准社会议题,至少可以博得更多的期待和关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 guduowlj),作者:刘肉英。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