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不关心章宇,我只要阿豪
2019-03-17 21:10

今夜不关心章宇,我只要阿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枪稿(ID:QiangGaooooo),作者:王大根(作家,著有《我必须恋爱的理由》),编辑:徐元,头图为电影海报,来自豆瓣



上学那会儿,女孩们经常会给共同爱慕的男孩子取出各种奇怪的代号:“眼镜男”、“瘸腿男”、“白衬衫”,或者干脆就是“那个谁”。“那个谁”从她们面前经过的时候,一个女孩会用手肘快速地捅捅另一个女孩的肋下,低声尖叫:“那个谁!那个谁!”晋升为“那个谁”的男孩,就将在这样整齐划一的炙热目光下,假装不以为意地理一理刘海,其实心里很知道她们都爱他。


回忆起这样的场景是因为电影《过春天》。这两天,看完《过春天》的女孩们都在对着隐秘的暗号:“阿豪什么时候来给我绑手机?”“能绑多少绑多少!”“我衣服都掀起来了!”没看过的电影的人都不晓得这些人在讲什么,其实翻译过来就是:I want to fuck him so hard that…好吧,这是青春片,我们还是纯爱一点,纯爱版的翻译是:“我们真的好爱好爱《过春天》的男主角阿豪。”


“阿豪什么时候来给我绑手机?”(此处有柠檬)


绑手机的一幕,是《过春天》里最出色的片段之一。小混混阿豪邀学生妹佩佩和自己一起带水货手机过海关,两人互相往对方身上缠捆着iPhone 6 的胶带。狭窄的暗室里晃动着暧昧的红光,少女掀起校服衬衫,露出纤细平坦的腰腹。阿豪环住佩佩,一双手连着胶带在佩佩的腰间游走。闷热的环境里,阿豪的额发被汗水沁湿,喘息声也显得格外粗重。而佩佩因肌肉被胶带扯动,忍不住发出了微弱的呻吟……


这真的是我们女性观众最爱看的情欲戏,也是只有女性导演才能把握的那种细腻。此处未搞胜真搞,缠手机的这一段,比这几年一万部国产片里出现过的甩舌头盖被单戏都更令人心动。简直可以说,谁要是坐在电影院里看着阿豪给佩佩捆手机,却没有为此揪着衣角激动过,谁就根本没有做过少女!


对于大多数少女,坏男孩和英雄只能在幻想和憧憬中一闪而过


没有哪个乖女能不爱坏男孩,而在本国这种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也没有几个女孩敢不做乖女。乖女们的课桌上垒着高高的王后雄与薛金星,最大的叛逆不过是书包里偷藏的一两本言情小说,或校服袖口漏出的一截白色耳机线。自己不会有勇气翻墙逃课,但在数学课上总是会托着腮幻想,某个坏男孩能从天而降,将自己从这乏味的试卷堆里救走。


但这两年的国产青春片里的坏男孩都是什么鬼样呢?来回忆一下啊,《左耳》里的欧豪,《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中的吴亦凡,《小时代》中的姜潮……长得非常有共同点,都像是因为脑子不好考不了几分没办法了只能自暴自弃的类型;而且满脸都写着自恋,绝逼是每次出门前都要花至少一个钟头来搞头发的。这些所谓的坏男孩要是拉我去逃课,我真的第一个举手告老师。


国产坏仔三连


最接近我心中坏男孩形象的演员就俩,一个是段博文,但段博文不像是真正的坏男孩,像是因为家里太穷了不得不装坏以壮声势的样子,简直是高中毕业后就会去参军入党考公务员最后比谁都根正苗红的。另一个就是章宇了。


章宇为什么会那么受欢迎?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演技,而是因为他的气质,他完全是现在国产大银幕上最坏仔的坏仔。——那种在县城台球厅喝着瓶装汽水打台球的坏仔,在街角斜倚着摩托车点烟对路过的学生妹吹口哨的坏仔,我们这样单纯的乖女对这种坏仔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还好我的青春中没有近距离地出现过这种坏仔,要和这种坏仔扯上关系那我绝对是考不上大学了!


章宇的坏就是典型的少女杀


坏男孩到底还是港片产得多,台湾青春片里的坏男孩们也是太nice了。从张孝全、凤小岳,到柯震东、王大陆,台湾男孩们似乎只能坏到被教官罚站的程度,就算混黑道也像是一时好奇的失足。


想想也是,我们乖女的坏男孩情结多半都是来自《古惑仔》,郑伊健、张耀扬、谢天华,不爱那都不是人。老港片奠定了我们对坏男孩的全部品味:市井气、重情义、野心勃勃,并且一定有着无可救药的浪漫。所以,能让我说出“今夜我们不关心章宇”的魅力坏男孩,必然得是香港仔了。


《过春天》里的阿豪长得不算醒目的帅气,刚出场时要分辨许久才能确定他是男主角。他是女主角佩佩闺蜜的男友,也是带佩佩做手机走私的入行人。电影里,他有很多英雄时刻:跳入海中捞起不会水的佩佩,牵着佩佩的手带她逃出市场,领佩佩去山上看香港的夜景……特别俗气,也特别有用,没有任何一个16岁的少女能不为这样的小型英雄事迹所打动。


事不在大,却足够扣动心房


但阿豪不是英雄只是排档仔,被真正的社会人花姐拿住便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份略带寒酸的现实摆在16岁的少女面前还是显得难堪,不过对于我们成年女性来说反而更值得怜惜。


电影里的阿豪港味十足,眼神灼热,抽烟时吐出的白雾都摄人心魄;但演员孙阳本人居然更像台湾乖乖仔,演技是真好,也是真的适合阿豪这样一个底色温柔的角色。


阿豪当然不是真正的坏男孩,而是少女们幻想中的坏男孩,是少女们小小叛逆的投射。《过青春》的宣传语写“硬核少女”、“残酷青春”也是言过其实,整个故事只不过是一个点到为止的少女梦,轻快柔和,没有人真的受伤害。你看别的那些国产青春片,又是车祸又是堕胎又是锒铛入狱的,人家才是傻逼的残酷嘞。


《过春天》没有刻意狗血,而是将青春的美感肆意挥洒


《过春天》里,阿豪与佩佩的故事止步于佩佩将遭人猥亵时警察破门而入,可能有的残酷也在此戛然而止,从此又是一片云淡风轻的和谐社会。如果《过春天》是部旧港片,会有如何不一样的结局呢?


简单推想一下:七仔拆佩佩身上绑的手机时,双手下流地摸向佩佩的大腿内侧,阿豪挣扎着想去救佩佩,却被花姐的手下打到无法起身。等花姐们走后,阿豪艰难地挪到佩佩身边,想给佩佩整理撕破的校服。佩佩狠狠打落了阿豪的手,抹抹眼泪,一瘸一拐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好的,接下来就是我背着书包经过,救起受伤的阿豪了!欢迎大家收看由王大根和阿豪主演的青春片《过夏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枪稿(ID:QiangGaooooo),作者:王大根(作家,著有《我必须恋爱的理由》),编辑:徐元,头图为电影海报,来自豆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