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再不蹭流浪大师就晚了

再不蹭流浪大师就晚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头图来自:东方IC


(川尻松子,剧照。)


如果一个人喜欢教导别人,结局会是怎样?


至少川尻松子是不幸的。


她从一名普通的老师几经命运的捉弄最终沦落为肥胖的、被酒精糟蹋的、患有精神疾病的“臭老太婆”。


当她想鼓起面对新生活的勇气,答应做一个人的美容师,脑海中幻想着无数发型,她畅快地行走,在碧草舅茵的公园里,在星月交辉的夜空下,对着远远围观的不良少年们说:“这么晚了,快回家吧。”


转身之后,少年窜上前,用棒球棍狠狠终结了“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命运同样离奇吊诡的沈巍是幸运的。


围观他的人更多,距离更近,近到能看见合影网红们险峻的线雕鼻头。


然而围观者举起的不是棒球棍,而是比大卖场品类还多的各式手机。


当然,也没人叫他“臭老头子”,都随大流,尊一声:“流浪大师”。


我看那些妆容工整到没有辨识度的小网红们,把沈巍围在一个角落,以明媚的45°角举着开启自动美颜模式的手机,对着镜头前不知道姓名的抠脚大汉,用发现爱马仕限量款包包的惊叹语调尖叫着:“快看,大师耶!”


我们都是刻奇的人,我们都占用“流浪大师”这个大功率热点分配的信道。


有人却连上了热点,立地成佛成白岩松,眉头一紧,不无焦虑的说:


“大师在流浪,小丑在直播。”


“那些蹭热点的网红、微商,恶不恶心啊?!”


“像围观大熊猫似的,不就为了点抖音流量吗?还是人吗?!”


“还大师一个清静吧!”


是挺讨厌的。可他们举起的是手机而不是棒球棍,不是吗?


没钱没闲只能在电脑前把“流浪汉”捧为“大师”的“呼喊派”,与去到现场顶礼膜拜的“行动派”,哪一个更讨厌。


都挺讨厌的。


可总有一款流浪汉要走红啊。现实与理想的怪异反差,流浪汉是最好的承接载体,是自带十万加流量的爆款题材。


只不过,这个“爆款”,我们等了近十年。


2010年,天涯社区还是网络流行文化的策源地,邋遢流浪汉、低配言承旭“犀利哥”因一篇《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求亲们人肉详细资料》的网帖而迅速走红。


“标题党”永不过时,但人们参与热点的方式变了。


当初吃“犀利哥”这个瓜,能吃到什么程度,全靠媒体记者的采集分发。吃瓜的就是吃瓜群众,充其量是跟帖网友。


今时不同往日,人们追求现场感、存在感,渴望成为一手信息的输出者。我回了一个“流浪大师”的热门帖和我拍到了“流浪大师”的视频,这两种方式对于心理的满足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抛离时代的变化,无视传播方式的变化,呼吁围观者自律、克制,是无力的,也几乎是做不到的。


道德上的伪善虚假且可笑。“围观”这种事只有0和1,不是1和更多。


如果你觉得“围观”是一种打扰与伤害,你该呼吁“禁止围观”,而不是呼吁“围观的人别那么多啊求你们了。”


真有自媒体在微信上向张一鸣提出诉求:控制“流浪大师”视频的流量分配。


张一鸣的回复是:“正在思考这个。”


如果抖音真的对算法进行人工干预了,强行调低人们喜欢看到的“流浪大师”视频的频次,那我就有理由相信,算法也会基于管理者的意志,调高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视频,用户口味与喜好的重要性变得可有可无,那抖音不过就是传统的“抖音TV”罢了。


况且,我觉得,围观沈巍,不是审丑,而多是猎奇,如果他没有故宫、巴黎圣母院那样深厚的文化、历史沉淀,关于“流浪大师”的视频只不过会是网络流行事件的一次“快闪行为”罢了,会速朽,会被新的“XX大师”视频覆盖过去,不具备“长期围观”的价值,人们总是在追逐下一个热点的路上。


有人担心,太多人围观,会打扰沈巍26年来捡垃圾、安静读书的自由日子。


人们总是会想偏。


就像九年前,人们普遍认为“犀利哥”会被包装,会走上网红的路子,会过得和他们一样岁月静好。


但“犀利哥”还是选择了流浪。他的弟弟程国圣说:“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哥哥能安心坐在家里,不过哥哥就像修道一样,已经修到了一种境界,人们说他傻,其实他是看穿这个世道了。或许流浪才是哥哥想要的生活。”


沈巍26年来一直在安静读书吗?他还是具备感知世界的能力。他为了亲人的变故,理过两次发,他有能上网的手机,他知道这个社会的光怪陆离,你看即使身边围坐着搔首弄姿的女网红,他的表情平静如水,我自问是做不到的。


这就是他人生的奇遇,也许很短暂,下个月他就失去了“流量”的意义,而“流浪”或许是他一生自认的意义。


川尻松子一生都在取悦别人,典型的“讨好型人格”,以为“别人即世界”。最终她倒在了一个人人嫌弃她的世界。


谁都觉得自己的未来闪闪发光,不是吗?但是一旦长大,没有一件事会遂自己心愿。


26年前,捡垃圾,是父母和单位眼里的“怪癖”,却是沈巍一生的“心愿”。流浪于他而言也挺好,遂了心愿,做了自己的主,强过很多人。


松子说:“就算被打也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


沈巍还好,他还有书作伴,还在以自己的方式活着。落后时代也好,别的什么也好。人不活着的话,就什么也成不了。


每个自我的灵魂,都该被世界温柔相待。只是沈巍暂时接收到的“温柔”(关注)汹涌了些、复杂了些。


生而为人,在这个加速度的时代,他们真的很抱歉呢。


好在,他们举起的是手机,而不是棒球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三表龙门阵©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044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0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