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慢病管理”市场很诱人,跨国药企八仙过海
2019-03-29 16:47

千亿“慢病管理”市场很诱人,跨国药企八仙过海

来源:IT桔子(itjuzi521),作者:Hilda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曾在 2018 年的一次会议中透露,2016 年我国慢性病已造成了 2.6 万亿的额外负担。


我国慢病负担如此之重的原因在于我国国民慢病管理意识的薄弱,这一点直接导致了我国慢性病的致残致死率以及相应的医疗支出的比率都高于国际平均水平。


随着互联网医疗以及物联网智能硬件的发展,人们认为互联网+慢病管理未来会拥有极好的发展空间。经常被大家所提及的一个设想就是,如果这笔因为慢性病管理不善造成的巨额额外医疗负担只有 10% 得到转化,慢病管理服务市场也能达到千亿级别。


所以慢病管理在互联网医疗热潮中成为了一块香饽饽,除了原生的互联网慢病管理服务商,跨国药企也盯上了这个市场。


慢病管理服务对药企主要具有三点意义:


1. 患者依从性教育。


2. 营销革新。


3. 用药数据积累。


药物依从性是指患者用药与医嘱的一致性, 而从药物治疗的角度,药物依从性是指患者对药物治疗方案的执行程度。对一些慢性病来说,用药依从性是保证疾病稳定、不进展的重要治疗支撑,根据知网的数据,可以看到近 20 年“依从性”相关研究热度不断提升。


然而对于慢性病整体来说,由于患者意识不到不保证用药依从性所带来的后果,依从性不能得到很好的保证。


中外“依从性”相关研究论文数量年度发展趋势(来源:知网)


依从性不足在造成了患者疾病控制不佳的同时,对药企来说也损失了一部分销售量。所以,用药依从性对于药企来说是一个盈利点。


另外药企的营销近几年挑战颇多。一些跨国药企部分药品专利到期后面临的仿制药竞争压力逐渐加大,销量下滑明显。比如——


阿斯利康(AstraZeneca , AZ)的明星药物信必可,该药于 2007 年上市用于治疗哮喘,于 2015 年专利到期。尽管这款药物在 2018 年依旧以 25.61 亿美元位居阿斯利康第一大销售额,但却出现了 9% 的下滑。


AZ 的另一外一款未曾在国内申请专利保护的药物 Crestor(瑞舒伐他汀)下滑更加明显,降幅达到 39.0%,销售额为 14.33 亿元。


另外,2018 年年末,我国推出带量采购试点政策,试点范围包括 4 个直辖市和 7 个省会城市(简称 4+7 带量采购),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家对特定药品大量采购,并对销售量带来承诺,通过以量换价的方式,让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替代更高价的原研药,降低药价。


所以 4+7 带量采购政策对跨国药企原研药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此次出台的文件覆盖药品 31 个品种,共涉及到 13 家跨国药企。


如今预中选结果显示,跨国药企中,仅有 2 家阿斯利康、百时美施贵宝入围。其中,吉非替尼口服由阿斯利康中标,福辛普利口服由百时美施贵宝中标。而这些跨国药企继续在这样的环境中寻求一个创新的销售渠道,减少这种政策带来的冲击。


慢病服务数字化的本身也将为药企带来一手的用药数据,这对药企的药物不良反应监控、创新等都至关重要。


药企布局慢病管理服务主要有自建慢病管理平台、与互联网医疗公司合作、物联网布局以及终端药店合作几种形式。


一、自建慢病管理平台


其中自建慢病管理平台是药企布局慢病管理服务的早期模式。


GSK(葛兰素史克)产品线中哮喘治疗药物具有很大的影响力,SABA(短效β2 受体激动剂)万托林以及 ICS/LABA(吸入性糖皮质激素联合长效β2 受体激动剂)舒利迭都是 GSK 红极一时的明星产品。


舒利迭长期规律的使用可以有效的控制哮喘的进展,减少发作。同期的药品当中,AZ 的信必可与其作用极为相近,而且当时的 COP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与哮喘指南中并没有明确 ICS/LABA 作为中重度哮喘患者长期疾病控制产品首选(唯一最佳选择),所以市面上其他的 LABA、LTRA(白三烯受体拮抗剂)等都是其竞争对手,因而 GSK 的舒利迭当时的竞争压力不小。


另外,舒利迭实际上 2010 年其药品专利在美国便已经到期,虽说其给药装置专利保护会持续到 2016 年,GSK 还是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来提升自己产品的市场影响力。


所以在 2012 年,GSK 自建 My Asthma 平台用于哮喘患者的疾病管理。患者每天通过勾选哮喘 ACT 评分表来帮助他们了解哮喘控制程度。但是,用户似乎并不买单,媒体上经常爆出该平台卸载率高的问题。


GSK 也在该平台的最后一次更新中提到,平台将于 2019 年 1 月 31 日从应用商店移除,今后不再对外开放、不再提供更新与支持。


MyAsthma 手册称于 2019 年 1 月 31 日停止运营


二、与互联网医疗企业合作


相似的还有礼来,礼来在糖尿病上下了不少功夫,2015 年,礼来推出了糖尿病管理移动应用程序“糖尿病心天地”,从糖友社区、知识宝库、健康管理、礼来互动等几个模块为糖尿病患者提供慢病管理服务。


不过,从平台本身来说,流量与医生资源是基础,药企本身并不具备这些优势,与之相比,互联网平台倒是拥有绝对的优势。


所以礼来在 2017 与丁香园和腾讯展开了一系列合作,发布礼来优行糖尿病解决方案,推出半年后完成了 3000 多位医生、约 8000 位患者、30000 个电话、180000 分钟的专业双向沟通,换来的是近 2000 位患者在头两个月血糖稳定度提高 15-20% 的良好结果。


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是近两年药企布局慢病管理服务的非常普遍的方式,这种方式可以有效的整合药企与平台双方资源,能够为药企提升慢病管理服务水平以及业务效率。


除了礼来,各大药厂均有所涉猎。比如辉瑞制药与阿里健康在药品追溯、智慧医疗等方面继续展开合作,探索用药安全、患者教育等领域的深度研究。诺华制药 (中国) 也与京东医药携手打造的线上患者社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小屋”。


三、布局物联网设备


对于慢病管理来说,生理数据的获取是一大关键,所以物联网成为了一些制药企业的攻坚点。


阿斯利康是物联网布局的代表者,2015 年,阿斯利康宣布了诊断(Diagnostics)、器械(Device)与互联网(Digital)的“3D 创新战略”。


这个战略的发布拥有一定的历史背景。近年来,阿斯利康多个重磅炸弹级药物遭遇专利悬崖,其营收不断下滑。所在这种情况下,AZ 选择重点发展心血管&代谢,肿瘤和呼吸、炎症&自身免疫三大核心业务,对不属于上述三大核心业务的产品线则逐渐剥离。


自 2015 年起,阿斯利康就围绕呼吸、心血管、代谢、肿瘤、消化疾病等中国患者最迫切需要的疾病领域,联合外部合作伙伴共同探索健康商业创新模式。


2017 年 6 月,阿斯利康在无锡成立启用中国商业创新中心,该中心为推动健康商业创新与健康物联网的开放性战略平台。阿斯利康与合作伙伴也依托这一平台,加速健康创新项目的孵化与实践。


通过合作创新,AZ 先后推出儿童雾化中心、呼吸综合诊疗室、中国标准化代谢性疾病管理中心、中国胸痛中心、消化道肿瘤防治中心、前列腺癌诊疗一体化中心、家庭医生慢病管理中心、智慧药房等疾病解决方案。


AZ 疾病管理中心在中国全国推广迅速


物联网可以帮助患者更加精细管理疾病的同时,对于药企本身也可以获得一手的用药数据,这对于药企的药品创新是极为拥有价值的。AZ 通过在中国大力推进物联网疾病管理中心,大幅提升其产品在中国的影响,在中国慢病管理开发的早期阶段,这种策略有助于 AZ 未来在中国的慢病治疗领域取得优势地位。


四、与终端药房合作


在美国,终端药房也在加强慢病管理服务。比较典型的是美国的 Ride Aid,2014 年这家连锁药店从英国保险公司 BUPA 手中全资收购了慢病管理及数据分析公司 Health Dialog。进而通过慢病管理服务专员为患者提供宣教管理服务。


国内,在医药分开、处方外流以及分级诊疗政策的推进下,线下零售药店被赋予更多功能成为必然。


制药巨头辉瑞制药在 2012 年便与国大药房建立分销关系,并在品牌宣传、渠道管理、数据采集、信息交流等方面开展深度战略合作。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与中国国情、政策的变化,辉瑞中国副总裁谷成明在 2015 年便提到社会药房切入慢病管理是一大趋势。而辉瑞也在这一方向深入布局,2018 年辉瑞支持了“高血压管理药店合作促进项目”,通过联合药房、专家、学会开展高血压防控活动,发挥零售药店在高血压防控中的积极作用。


从上述几种合作模式来看,各种模式最后取得的效果各有不同,除了自建平台受到限制较大,容易失败之外,其他的模式都能够为跨国药企在国内慢性病治疗的布局起到较大的作用。


不过,笔者个人认为,国内很大一部分患者由于缺少医学宣教以及基本的医学素养,无法对一些症状较轻、暂对生命没有威胁疾病预后形成很好的认知,从而缺少管理自身疾病的动力。


因此,国内慢病管理服务的推广,尤其是 C 端的推广不一定很有效率。另外,慢病管理的控费属性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极具吸引力,药企与保险公司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合作途径。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