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中杯的锤子,与无限续杯的小米
2019-03-31 12:26

重新定义中杯的锤子,与无限续杯的小米

2011年小米紧锣密鼓地研发第一代产品时,做英语学校做得意兴阑珊的罗永浩,玩票导演了一部微电影《小马》。


电影的情节没几个人记得,但片中罗永浩亲自出镜,与星巴克服务员争执杯子的尺寸,一边抽自己耳光一边暗骂三字经,这个片段被做成了表情包,流传至今。



这段两个轴人较劲的情节,取材于罗永浩自己的真实经历。之后八年,罗永浩自己的表现,却更像那个强行定义中杯的星巴克店员。



罗永浩在手机行业的六年,无数次强行“重新定义”。从硬件设计上逆时代而行的对称实体按键,到操作系统和软件层面的各种罗氏创新,终于在TNT工作站发布时走向巅峰、重新定义了生产力工具。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处处以产品经理自居的老罗,也顺带重新定义了产品经理。


锤子科技的失败,表面上看是一个企业资金链断裂的悲伤故事。然而稍加思考便知,这家企业和老罗本人,把一手好牌打烂、处处企图重新定义的背后,还是出于对手机行业的外行与不专业。


同样是没做过手机,2010年进入手机行业的雷军,一方面并不缺乏软件研发与科技行业的管理经验及人脉,另一方面踩中了功能机向智能机过渡、安卓系统的技术成熟、中国3G网络覆盖成熟以及社交媒体(微博)低成本营销的四大红利。


小米早期产品一心堆料,不谈设计不打线下渠道,雷军本人的主要精力其实从未用在手机的产品本身,而是以一个企业家与投资人的经验,专注于找人和找钱。这一点,从罗永浩自述与雷军见面大谈产品,雷军反应冷淡也可侧面印证。虽然做手机雷军和小米是外行,但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至少这样是专业的。


天真外行如罗老师,真的以为手机行业是产品导向的行业,殊不知他眼中的优秀产品,只是业内人士眼中的及格产品。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手机行业的经验是用项目经验的真金白银堆出来的,并不像英语培训教师可以速成,并没有小米当年那样的时间窗口可以等待老罗成熟。


况且,对于什么是优秀的产品这件事本身,老罗业余而独特的视角,对锤子手机也没起到什么好作用。东北式絮絮叨叨的演讲风格用在电影里,用于弥补镜头语言和情节的单薄,情有可原;用在手机设计中,各种画蛇添足的设计(如果瞎设计可以称为设计的话),徒增用户的学习成本,且为很多低频的场景定制重度解决方案,本身就是设计上的外行行为。



而在产品设计之外,罗永浩对手机研发、供应链管理、代工厂、品控、渠道、售后的了解为零。在英语培训行业小有成就、控制欲极强的罗老师,虽然找来了一些业内人士加盟,但各个环节都要插手过问,糟糕的产品定义和规划能力又钳制了后续所有环节。


于是,抓不住重点的锤子T1和小米米1一样,以稀烂的质量面世,遭遇产能瓶颈。不同的是,小米米1的时期,质量问题主要来自于硬件团队不成熟、成本限制和供应链不配合,但市场愿意为低价产品等待和妥协;锤子T1的时期,配套环境大有好转,质量问题主要来自于各种激进的设计以及老罗本人孱弱的管理能力,但2014年后的市场,对于一个小众、高价、低质量的品牌,容忍度几乎为零。质量和产能问题如同幽灵一样伴随锤子始终,消费者对于一部合格手机的基础要求是通话、上网、定位、待机表现稳定,而不是什么大爆炸、闪念胶囊,但前者恰恰是手机企业的基本功体现。


另一边,小米由于性价比的路径依赖,利润空间在线下渠道打不开局面,只能依赖于前期黄牛溢价、中期元器件降价、后期电商特价的方式为主力产品创造线下流通的利润空间。这和团队早期的外行与不专业也是有关系的。性价比的定位倘若真的可以长治久安,传统手机厂商为何不用?原因无他,因为难以持续发展。


前段时间,小米一位产品负责人在粉丝微信群中对上述状况略加分析,即遭到公关负责人严厉批评,称去医院看病,医嘱要听医生的而非电工的。看来,小米的性价比原则甚至影响到了员工招募,其产品人员和公关人员,至少有一个是外行和不专业的。否则,哪个科技公司的公关负责人,平时不对内进行公关培训,出事后如此贬低自家的研发和产品同事,并暗指用户有病?



雷军带领下的小米,在2010年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化、市场放量的前夜杀入手机行业,如今尚且如此艰难;那么,四年后姗姗来迟的、由一个在管理、行业背景方面纯外行但又控制欲十足的老罗带领的锤子,能有什么胜算呢?这是一场开局即注定失败的闹剧。


罗永浩固执地坚持认为手机应该是他心目中的“中杯”,然而盲人骑瞎马,挑战市场认知和行业规律的结果就是被啪啪打脸;而雷军则端着性价比的小米无限续杯,眼看华为OV几家厂商早就不再视小米为竞品。小米在八年苦战后,在国内落得与传统手机巨头的子品牌同台竞技的待遇,只得出走印度,以红米挽尊。


入行苦战这么多年,哪怕之前是零起点,老罗和雷军已经成为真正的手机业内人士了。只是,如果时光倒流重来一次,他们真的还会扎进手机这个血海吗?雷军多半是会犹豫一下,而老罗在了解做手机的性价比如此之差后,怕是再也提不起精神了。做手机发烧友和票友其实挺好的,为何非要当角儿呢?角儿是那么好当的吗?




5G时代的来临,对手机终端行业其实是重大利空。随着云计算、边缘计算的成熟和空中信道传输性能的极大提升,五年后大概率会出现的情况是:手机只需要显示、输入输出、电源和通讯模块,而存储、计算可放置在云端。到那时,还跑什么分、拼什么性价比,手机厂商变成了互联网公司或者运营商的附庸,交个会员年费或者签个合约,手机直接送了。


所以,重新定义手机这个杯子的,是行业的底层逻辑,是技术的演进,是从业者的默默努力,而不是叶公好龙的外行带来的各种营销技巧和嘴炮。


电影中的罗老师是被人拖走的,现实中的罗老师是自己离开的。仍然站在舞台上的雷军和小米,在2019年,是否会真正放下性价比的无限续杯呢?


反正我是没什么兴趣知道。


判官:十五年产品经理工作经验,现专注于社交和商业化产品领域,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