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搜索中年:谷歌未来在 Fuchisa,百度押注 DuerOS

搜索中年:谷歌未来在 Fuchisa,百度押注 DuerOS

4月10日有一则并不显眼的新闻,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谷歌云计算正在启动新项目,通过与Elastic和MongoDB等开源技术公司合作,谷歌可以向客户提供商业支持、综合计费和统一的管理工具。

 

在美国云计算市场,排名第一的亚马逊AWS开始跟部分开源技术公司竞争,而排名第二的微软被行业研究公司RedMonk评价为“在过去5年左右的时间里,微软作为开源技术商业化的最佳伙伴而被认可”,而谷歌,“正在朝着同样的目标努力”。

 

毫无疑问,谷歌努力在云计算市场后来居上。去年初,谷歌表示,该公司的云计算业务,包括托管基础设施和G Suite应用套件,每季度能创造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不过随后谷歌一直没有提供更新的信息。但是财报里,可以发现蛛丝马迹:谷歌广告收入占比居高不下,包括云业务的其他业务,一直没有大的起色。


2015年Alphabet突然被创造出来成为Google 的母公司,Alphabet把主流的赚钱业务都放在 Google Segment ,里面有我们熟知的Ads, Android, Chrome, Google Cloud, Google Maps, Google Play, Hardware, Search, YouTube ,而像Access, Calico, CapitalG, GV, Verily, Waymo, X 这些烧钱的探索未来项目,统统放在Other Bets里面。



Alphabet并非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它为未来的 “变革”,埋下了诸多伏笔。

 


2015年到2018年,Google advertisng revenues(整体广告收入)占总收入分别为89.8%、87.9%、86% 和85%,广告依然是最充裕的现金奶牛。而除广告之外的Google other renvenues,2015年到2017年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9.5%、11.1%、12.8%,2018年突然变成了14.5%。


注意,这一年原本划分在为Other Bets中的Nest硬件收入,在2018年的财报中归入了Google other renvenues。这么一个被外界忽视的细微动作,包含了深刻的动机:因为如果除掉Nest硬件带来的收入,Google other renvenues在2018年恐怕会停滞不前,而这里面就有被寄予厚望的谷歌云服务


 

只要商业模式是以单一的产品和服务为中心,就肯定存在破坏公司的服务业务的风险。微软在移动时代和IBM在2002年曾经历的挣扎,这次可能轮到谷歌。


谷歌赖以生存的广告收入,主要来自于Google properties,依赖于Google.com,Gmail, Google Maps, Google Play和 YouTube等核心产品矩阵,以广告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可能遭遇的风险,库克在2014年一封致消费者的公开信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们的商业模式非常明确。我们销售伟大的产品,而且不需要从你们的网络浏览记录或电子邮件里抓取内容来卖给广告商。我们不会利用用户存储在iPhone或者iCloud上的信息来赚钱,我们的软件和服务只是为了让我们的产品变得更好。就这么简单。


“You are the product.”用户才是谷歌的产品。


谷歌本质上是一家广告公司,Android操作系统捆绑的谷歌应用,而卖广告的公司,本质上都无法避免一件事——收集用户隐私。如果哪一天,操作系统无法捆绑自家应用,也无法像以前搜集用户数据的话,谷歌如何生存下去?


去年欧盟向谷歌开的43亿欧元的天价反垄断罚单,谷歌10月初表态称不再强制安卓手机制造商免费预装其应用,很快史上最严苛的用户数据保护法规GDPR已在欧盟实施,苹果等巨头呼吁出台美国版GDPR。

 

当你选择了一条赛道,围绕它打造了稳定的商业模式,而如果这个商业模式过于单一,单一到甚至限制了企业“跨赛道”的能力,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把筹码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风险逐日递增。


谷歌是否后悔将Android免费和开源,仅仅捆绑式自家应用作为广告的显示端口?我猜,他们一定准备第二选项了:操作系统授权收费。


谷歌正在悄悄进行的Fuchsia项目不但基于新的Zircon微内核(与Chrome OS和Android等基于Linux内核不同),其源码检查显示其能够跨平台运行。众多的开发者社区都可以发现,Fuchsia从三年前被曝光到现在,进展神速。


而Android是不可能收费的。Android内核使用的是Linux,需要遵循GPL v2协议,不仅不能闭源,而且新增加的代码也要开源,第三方厂商可以利用和修改。也就是说,如果Android要收费,就需要另起炉灶,重新开发Android内核。解决方案就是Fuchsia。


2019年1月,Android官方莫名其妙发了一条推特又秒删,“2019年第三季度,我们计划向中国厂商收费,包括华为、中兴、小米和其他智能手机厂商”。


 

微软曾因为Windows的巨大成功,所有的新产品和服务都围绕其打造,结果是限制了其他在未来意义重大的新产品的突围。在鲍尔默治下,Office 365和Azure这些产品诞生了,但以Windows为中心的商业模式却限制了公司每一个组成部分的发展,致使它们的市场份额日益萎缩;纳德拉最大的成功在于,给微软脱掉了那件“紧身衣”。


10年前和10年后,甚至20年后还只能靠单一产品和商业模式生存, Android捆绑了搜索、邮件、Google Play、Youtube等等这些谷歌服务,然后向用户展示广告。20年后还能这么干吗?


既不像苹果封闭软硬一体的商业模式,在消费电子市场攫取了令人咂舌的硬件利润,也非Amazon 和Microsoft 找到了云计算的增长引擎,拿到了原来企业IT部门所有数据中心的硬件/软件的支出。如果没有Android这一系统捆绑了谷歌的核心产品矩阵,谷歌恐怕会在移动时代迅速掉队。


就像百度在移动设代没有创立一个全球或者说中国范围内的移动操作系统,无法捆绑核心移动产品形成垄断,决定一家巨头未来命运的,是一开始就选择好的赛道,不确定的赛道未来,决定了巨头可以辗转腾挪的空间。


搜索引擎巨头遭遇中年危机,可能就会捡起微软曾经的那一套:在生态成型,圈进了天量的开发者,用户有巨大替换成本的时候,捆绑硬件厂商形成联盟。操作系统天然拥有网络效应,而iOS也不可能授权给其他厂商,不存在其他选项的时候,Fuchsia替换Android,硬件厂商不得不从。


Fuchsia源码检查显示其能够跨平台运行,包括“汽车的娱乐媒体系统和嵌入式设备,如红绿灯、数字手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与个人计算机”。 Fuchsia的用户界面与应用使用“Flutter”开发。Flutter是一个能为Fuchsia、Android和iOS进行跨平台开发的开发框架, 得益于Flutter提供的跨平台能力,用户可以在Android设备上安装一部分Fuchsia。


多么完美的一个物联网时代的万能操作系统。移动端、桌面端、各种智能家居和物联网设备,未来无比碎片化,一个Fuchsia就能解决。


但是强行打造一个“通用操作系统”,也面临多平台的灵活性和性能问题,开发者跟着用户走,用户跟着产品体验和应用生态走,Fuchsia能不能取代Android,也是存在风险的。还有一种解决方案是语音。同样在搜索这条赛道遭遇瓶颈的百度,利用不断演进的AI打造DuerOS平台。虽然在移动时代百度就没有下决心创造一个封闭的操作系统生态,但是物联网时代,众多大小不一、有屏幕没屏幕的设备,百度语音交互的服务有潜能越级成为另一种操作系统。


DuerOS已经成为中国活跃度最高智能语音助手。2018年12月语音交互达16亿次, 并连续八个季度实现每季度数据翻倍。目前百度DuerOS已经与联想、美的、海尔、HTC、小鱼在家、猫王、TCL、小天才、哈曼、飞利浦、创维、东风、联通、极米、OPPO、vivo等合作伙伴展开广泛合作,将DuerOS的对话能力应用到智能家居、智能穿戴、车载、移动通讯等多个场景。

 

 

Rubin也选择了以AI和语音。这位把Sidekick手机卖给微软,把Android卖给谷歌的终极极客,在 2017年播下了自己最新的种子Essential ,包括一部他心目中理想的智能手机,以及一款智能家居 AI 产品——Essential Home。 Essential Home 的核心就是 Essential 的操作系统 Ambient OS。Rubin并没有向外界详细介绍这款操作系统,但是他强调,

 

“我认为会是 AI,它和我们现在看到的其它系统稍有不同。今天,我们看到了模式匹配、视觉技术、自动驾驶汽车的自动化以及 Siri、谷歌助理等语音助手,但是我认为在这之外还有一种技术能够包罗万象,不只是一个操作平台。”

 

Rubin给出的答案,AI为基础的自然语音交互,可以突破单纯的语音助手App或者底层的静默服务,成为一种越级的 “操作系统”。

 

语音交互有潜质成为下一代智能设备最为灵敏的操作系统选择。就像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教授说的,

 

同样是交互方式,为什么语音交互跟手机APP比更有优势?用手机APP听歌我们的步骤是需要打开手机解锁,找到APP,再用文字去输入歌名然后再点击播放,这个过程可能会耗时要一分钟或是更久;而天猫精灵可能只需要五秒就够了,它的快捷性和在效率提高方面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以华为平板M5青春版(8寸)为例,用户可以用三种方式来开启“智能语音小度版”模式:一是插入支架,二是点击桌面上“智能语音小度版”App,三是充电的时候点击提示窗。其中插入支架的方式是最方便的。在插入随平板赠送的配套智能语音底座并充电后,只要在5米范围内通过呼叫“小度小度”唤醒词并下达指令,就能获得音乐、有声、新闻、视频等丰富的内容,从可听到可视,最新最全。

 

未来面对PC、移动设备、物联网设备的碎片化,同一个应用要在不同的平台实现打通,需要一个统一的操作系统平台,可能是Fuchsia,也可能是单一语音交互系统,因为日积月累的数据逐渐完成了用户习惯的定制,进而完成“锁定”,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随着个人数据的积累迭代,AI定制的个人语音助手,可以忽略任何硬件平台、操作系统平台的割裂,提供更佳的用户体验。相比之下,新建一个繁荣的跨平台系统,是否在谷歌的能力范围内?起码难度不小。

 

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依然在前行,每一条赛道,有的越来越宽,有的越来越窄。选择了电商的亚马逊路越来越宽一飞冲天,阿里正裂变成超级物种,腾讯也向产业互联网进发,苹果也在尝试电动汽车和拓展互联网服务。以技术为壁垒,人到中年的搜索引擎,也是时候改变了。

 

文章最后,我想引用盖茨在1976年的一封公开信:


 

高质量的软件可以被业余爱好者编写出来吗?

 

一年以前,我和保罗艾伦很高兴地看到业余电脑爱好者市场迅速壮大,我们雇佣了Monte Davidoff一同开发了ALTIR BASIC程序。尽管最初的工作只用了两个月时间,但我们三人几乎用了去年一年的时间编写文档,继续改善BASIC,添加新的特性。现在,我们已经有了 4K,8K,更多内存的磁盘BASIC和ROM BASIC。如果计算我们的工作价值,我们已经花费了4万多美元。

 

我们已经从成百的BASIC使用者得到了反馈,他们都给予了BASIC非常肯定的评价。尽管如此,这里仍有两个令人惊讶的问题。1、绝大多数“用户”都没 有购买BASIC(只有不到10%的Altair用户购买BASIC)。 2、我们民到的版税如果按照我们花费在ALTAIR BASIC上的时间来算,每小时不到2美元。

为何如此?多数的电脑爱好者必须明白,你们中大多数人使用的软件是偷的。硬件必须要付款购买,可软件却变成了某种共享的东西。谁会关心,开发软件的人是否得到报酬?

 

谁会从事专业的软件开发却分文无获。哪有业余爱好者会花费3人年的精力去编写软件,去修正软件,编写使用手册却免费发放给别人使用?

 

我们既是Android的免费用户,同时也是谷歌的产品。再回想起关于谷歌“不作恶”原则,施密特曾有一句我至今记忆深刻评价:

 

在我知道这个规则之后,我认为这是公司史上最愚蠢的规则,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关于邪恶的书籍,除了你知道的圣经以外。

 

开放和免费是一条邪路,或者Fushisa和DuerOS才是沧桑正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Yourseeker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379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4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