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做一个母乳喂养的带娃妈妈有多难
2019-05-06 22:19

在中国做一个母乳喂养的带娃妈妈有多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洋参考(ID:iwestworld),作者:西洋君,头图来源:unsplash


通过前后连续两个六天工作日的的调休后,今年的五一假期长达四天,不少家庭选择借此机会出游,然而对于正在哺乳期的妈妈们来说,旅行时如何在汹涌的人潮中给孩子喂奶、换尿布又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喂奶带娃,一直是中国妈妈的尴尬话题,节假日期间尤其如此。如果经常关注社会新闻,一定会注意到时不时就有“女性当街(或其它公共场所)哺乳”一类的新闻,而评论大抵是在争论这些行为是否不雅,是否羞耻。



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却被道德讨论主导了风向而忽视了问题的关键。在公共场所哺乳,当然不是妈妈的错,如果有相应的设施场所供带娃的父母使用,谁愿意在公共场所喂孩子呢?试衣间、卫生间,这些本就不是专用的设施,在节假日期间更不是你想去就有空间的,而孩子却随时都有可能因为饥饿而哭闹。


知乎上关于“女性当众哺乳行为”的讨论


这些问题都是因为,中国的城市太缺少母婴室了。


2016年,明星马伊琍在微博上发布了长文《我们的母婴室》,长文讲述了马伊琍夫妇带两个孩子出游在机机场母婴室的遭遇。因为小女儿突然拉肚子,抱着她去母婴室,却发现很多必要的设备都没有。没有可以用的插座,没有洗手池,也没有洗手液,而且自动感应水龙头的敏感度也极差,在赶飞机的同时又要处理这些事,让人干着急。在文章中,马伊琍提出了中国城市母婴室设置的常见问题:



“中国的母婴室条件最好的就是大型高端百货商场,基本都配有母婴室,没有的话卫生间也基本会有尿布台。可接下来宝宝出门最常去的机场和火车站,真正有多少是考虑过母亲和婴儿感受而设计的母婴室?


因为当过两次背奶妈妈我去过很多机场的母婴室,至今没见过一个房间里面有插座和洗手池的,通常只有一个桌子和椅子,以供妈妈直接哺乳,我只能猜设计师都是男性并且从来没有自己带过孩子出行,也从未采访过妈妈们了解母婴室的实际用途。”


供哺乳用的“移动母婴室”,国内很多母婴室还停留在哺乳功能阶段


做为养育了两个孩子的妈妈,马伊琍最后感叹道,“都批评如今的中国年轻妈妈们懒惰不肯母乳喂养、不亲自带孩子,可是现实状况确实是整个大环境不够体谅妈妈们”。


作为一种在公共场合为哺乳、喂食、清洁排泄物等一系列育儿行为提供便利设施的空间,母婴室在欧美、日本配备比较完善。在城市中机场、商场、公园等人流密集的场所都有分布。而中国目前机场、火车站缺少母婴室,设备设施不完善,围观群众对妈妈不理解,对婴幼儿不体谅,外出带孩子成为了令年轻妈妈感到恐惧的事情。


国外公共场所的母婴室


在美国,38个州都有相关法律规定,保护妇女在餐馆、商店和其他公共场所哺乳孩子的权利。美国的母婴室被称为“家庭卫生间”——family restroom,可以让父母同时带孩子使用。


普通母婴室


家庭卫生间内除了专门准备的私密哺乳室,还有尿布台,洗手池,插座,垃圾桶和手纸,好一些的家庭卫生间还配备有常用家用电器,如冰箱,温奶器等。在室内还有一定空间的儿童游戏区,美国家庭通常都有两个以上孩子,这样父母在照顾小baby的时候,其他孩子可以在游戏区玩耍。


商场中的家庭卫生间,空间会更大一些


尽管拥有如此完备的设施,美国的妈妈们还是会为了争取在公共场所哺乳的权利而游行抗议。


在日本,有专门的“授乳室”和“婴儿休息室”,都发挥着母婴室的作用,在公共场所十分常见,分布密度接近洗手间。在机场、百货商场、超市、游乐场所等人流密集的区域都有专门的母婴室。



母婴室里的设备齐备,包括垃圾桶、洗手台、换尿布台、自来水和消毒过滤器、洗手液、卫生纸、椅子、插座。一些母婴室里还会配有微波炉、饮料贩卖机和尿不湿自动贩卖机。



韩国机场的母婴室设置也在世界范围内广受好评,仁川机场被称为停留时最舒适的机场。


仁川机场的母婴室


母婴室内的换尿布台


免费使用的婴儿秤,饮用水和婴儿食品加热器


那么中国现在城市母婴室状况到底如何呢?


根据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在高德地图上收集整理的“母婴室”位置信息,中国内地所有城市总计拥有的母婴室数量仅为2643间,其中只有7座城市拥有超过100间母婴室。母婴室数量排名前20的中国城市主要是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其中表现最好的四座城市以及它们拥有的母婴室总数分别为:北京341间、上海301间、广州204间和杭州149间。若将城市中0至3岁的婴幼儿及其家长作为母婴室的主要使用对象,这几座表现突出的中国城市中,实际一间母婴室要供2207个家庭共享。



与此相对比的,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香港目前共有595间母婴室,平均298个家庭共享1间母婴室;台北的母婴室数量达到了680间,每间母婴室只需要118个家庭共享。东京23区的母婴室数量达到了5092间,供应量已基本达到理想水平,平均1间母婴室只需要供47个家庭共享。


上文说的一线城市已经是相对“不错”的情况,在其他城市形势更加严峻。在二线及以下级别城市,每座城市平均的母婴室数量都不足10间。并且还有6.67%的二线城市、30%的三线城市、65.56%的四线城市和88.37%的五线城市,完全无法在城市内找到母婴室。这些缺乏母婴室的地级城市加起来总共达到了196座。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北方和内陆城市母婴室分布也不乐观,例如西安,作为一座综合实力靠前的城市,其母婴室总量仅为13家,位居所有新一线城市的末位,甚至在商场、机场这样的传统母婴室先觉区域都还未真正铺展开来。与此相类似的,还有长沙和青岛。



2019年2月,第一财经与美赞臣共同发起了一次主题为《中国妈妈需要怎样的母婴室》问卷调查,共计回收了2433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为2418份。几乎所有问卷的反馈都共同指向了中国城市母婴室紧缺的问题。比如只有2.15%的家长能够在公共场所很容易地找到一间母婴室;而认为母婴室“多数情况下都很难找”或“从来没有成功找到过”的人数占到了43.76%。除了总数稀少,母婴室的分布场所类型也较为单一。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当妈妈和宝宝在公共场所需要用到母婴室时,有79.24%的中国家长首先想到的是商场,另有9.97%的家长想到的是机场——这也是当前中国城市中仅有的两类母婴室提供较为完备的公共场所。



从问卷反馈出的数据看,地铁站成了供需矛盾最突出的地方。


85.98%的中国家长认为在中国城市的地铁站,严重缺乏相关的母婴设施。地铁站作为一种人流大量聚集且高频次使用的场所,正是母婴需求的高发节点。目前,国内只有部分城市在少数地铁站布局有母婴室,且数量严重不足。北京、武汉、杭州是较早在地铁线配备母婴室的城市,其他城市大多都是在2018-2019年开始铺开布局,如青岛、西安。2016年建造了第一所地铁站母婴室后广州据称在近两年又新增了40座。其他大部分城市的地铁站都未曾进行过相关布局。


深圳宝安机场配置了国际水平的母婴室作为示范点


当然光设立母婴室是不够的,武汉尽管在至少7个地铁站点设立了母婴室,但根据当地市民反馈,这些母婴室平日里多处于关锁状态,需要联系站点工作人员开启后才能进入使用。还有一些母婴室位置相对偏僻,提示不够明显。


引导公众正确使用母婴室也是要做的


城市中母婴室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设施不齐全。绝大多数中国内地母婴室的设施提供仅限于尿布台、洗手台、哺乳椅这三件“刚需品”。而事实上,家长们的需求还有更多:已经调制好的奶粉或辅食需要加热设备,给宝宝喂食时需要婴儿椅,应急情况下需要有尿不湿和湿巾随时供应,未携带幼儿随行的哺乳妈妈还需将母乳冷藏。像美国和日本那样考虑周到人性化的设施基本没有。


这些不便都在降低着妈妈们坚持母乳喂养的信心。


知名妇产科专家、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原院长段涛教授表示,母乳喂养对于婴儿和母亲都有很大益处。婴儿在出生的最初6个月,通常只吃纯母乳,不用添加任何东西,就足够满足他日常所需的营养。母乳喂养除了给宝宝提供营养外,还有助于增强婴儿的免疫力。0~6月龄婴儿身体所有的免疫力都来自于母亲,来自于母乳。研究显示,纯母乳喂养的宝宝长大成人以后,其认知能力、情感交流能力等都比非纯母乳喂养的孩子好一些。坚持纯母乳喂养对新妈妈也有好处,比如促进产后体重下降,降低卵巢癌、乳腺癌、子宫内膜癌等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的发生率等。


2018年5月20日母乳喂养宣传日,在街头宣传母乳喂养的妈妈们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只有23个国家6个月纯母乳喂养率达到60%以上,在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只有3个国家母乳喂养率超过50%,而中国不在这3个国家之列。


《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提出,到2020年实现我国0~6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以上。2013年,国家疾控中心发布的营养与慢病调查监测数据显示,中国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率仅为20.8%,专家表示母乳喂养率如此低下的主要原因是社会支持力度低。女性生育本就要面对工作、家庭双重压力,在养育孩子的问题上也遭受了诸多挑战,比如我们今天提到的母婴室问题。


想要放心的生孩子,真不是件容易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洋参考(ID:iwestworld),作者:西洋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4
点赞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