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游里认真看话剧的玩家们
2019-05-08 07:40

在网游里认真看话剧的玩家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作者: 跳跳


对他们来说,这里是货真价实的“另一个世界”,身份、性别乃至性格都可以自然而然地完全不同。


4月27号星期六,五一小长假前的最后一个休息日,国家大剧院当天晚上三场话剧的票已经售完。神原住在宣武门外,离国家大剧院不远,她一直有节假日去看话剧的习惯,但这天晚上她待在家中,准备用电脑看一场并非现场的话剧表演。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话剧表演比她之前看的任何一场都要更加“现场”,毕竟哪个话剧团会允许观众全凑到舞台下面,和演员几乎脸贴脸?



这是一场在《最终幻想14》里上演的话剧。


一场话剧


《最终幻想14》是一款典型的MMORPG——有完整丰富、不断推进的世界剧情,有需要数十人参与的大型副本,有各异的职业、种族、势力……这种拥有丰富剧情和完整世界观的游戏,往往都有一种特产:角色扮演玩家(Role Play玩家,下文简称RP玩家)


游戏中有一个专门的角色状态就叫“角色扮演中”,标志是RP两个字母


RP玩家们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坐在电脑前的“玩家”,而是试图扮演一名真正生活在游戏里的人物。用神原的话说,RP是“在网游中玩过家家”,她很反感过家家这个词,觉得过于幼稚,但是“跟一个圈外人只能这么解释他才明白”。


周六晚上的这场话剧,就是一群RP玩家们组成的话剧团“月雫”所组织的。话剧名是《绝望月影岛》,一部悬疑推理剧,剧本改编自《弹丸论破2》。



和大部分现实中的话剧一样,《绝望月影岛》的演出时间是傍晚,方便观众们吃完晚饭来观看。但是早在下午5点开始,就有人在演出场所——位于玩家住宅区的一栋房子——附近徘徊了。


到了8点,话剧开始前20分钟,附近的玩家已经很多了。为了方便售票,话剧团的几位杂务指引玩家们排起了队。



话剧团在宣传海报中称“是否购买门票全凭自愿”。他们规定的门票价格是8888金币,这是一笔极小的金额,约合人民币几分钱——更何况,根本没有任何措施能判断谁买了门票,谁没买门票。收下票款后售票员不会给出凭证或者票据,表演话剧的房屋是对所有玩家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直接进入。


但是玩家们还是排起了长队,依次向几位售票人员交易票款。每当有新玩家进入队伍,还会在公共频道告诉其他人:“这儿是队尾。”


在作为剧院的房屋前排队的玩家


一直排队到室外很远还秩序井然的玩家们


这条队列从演出场所的37号房屋开始,一直延伸到地图的边缘,仍然保持着井然的秩序。由于来的玩家过多,队伍前进非常缓慢,但没有人试图插队。


《绝望月影岛》的剧情并不复杂,就是经典的“孤岛杀人事件”。几位光之勇者(这是《最终幻想14》中NPC对玩家角色的称呼)流落孤岛,失去了武器和技能,也没法传送离开;就在他们安顿下来,准备设法逃离孤岛时,却发现了同伴的尸体,而凶手就在他们中间……


开场前主持人上台简述剧情


神原是一位老话剧观众,这段剧情在她看来平平无奇——这场话剧最让她兴奋的地方在于“他们是玩真的”。话剧看上去只是几位演员在台上表演,其实涉及的幕后事务繁多而必要——灯光、舞台调度、道具、监督、报幕……在神原看来,月雫话剧团在各方面都做得“非常专业,他们中肯定有懂行的人在全盘指导”。


演出开始前的观众席,位置基本被坐满了


神原一度做好了只通过对话框的文字“读”演员动作的心理准备,而话剧演员们的表现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期。演员们充分利用了《最终幻想14》的表情动作系统,互动的双方都会做出丰富的动作:托腮、低头、大笑、耸肩……有些动作还带有音效。 


整场表演长达70分钟,节奏流畅,台上的每个演员都“时刻有小动作,没有人原地发呆”,也没有出现台词、动作的混乱。神原觉得要么就是演员反复排练了很多遍,对台词和动作演出的顺序已经有了“肌肉记忆”;要么就是话剧团有个专业的舞台调度员,盯紧了整个演出流程。


扮演“幕后黑手”的莫古力正在低头捂嘴笑


灯光更让神原感到意外。月雫话剧团利用游戏中的家具和房屋亮度调节系统,控制着整场表演的明暗光影:光之勇者们其乐融融地聚餐时,灯光大亮;发现一位同伴被杀害时,全场灯光缓缓黯淡,一束光打到尸体上;话剧结尾的审判环节,甚至营造出了“受审者在暗处,审判者在明处”的戏剧效果。


“他们的打光很到位。”神原说,“我来看之前根本没想到他们连灯光都做出来了,太惊喜了。”


最终审判环节的灯光效果


演出结束之后,观众们冲进舞台,开始放起烟火、挥舞荧光棒,和演员合影。神原在现实的剧院也经历过不少合影环节,但是“没有哪场现实里的话剧能让观众这么放得开”。


观众与演员的合影


《绝望月影岛》的演员只有不到10名,但是参与表演的幕前幕后人员加起来有近30名,分工明确——灯光、编剧、导演、道具和舞台装修,还有保安、引导员和票务、宣传……这不是月雫话剧团的第一场表演,他们之前还出演过一场改编自《终将成为你》的情感话剧,不过“效果远远不如这场”。


月雫话剧团的第一场演出,改编自百合漫画《终将成为你》中的一部话剧


神原在看完《绝望月影岛》之后,决定要申请加入月雫话剧团。除了她很喜欢话剧和《最终幻想14》这些理由外,最重要的原因是“虽然这是游戏,但是他们不只是玩玩而已”。


一记巴掌


“虽然是游戏,但不只是玩玩而已。”这句话来自川原砾的轻小说《刀剑神域》。神原并没有看过这部小说,这句话也是从游戏中的朋友那里听来的,它代表了《最终幻想14》RP玩家们的普遍心态。


很难给这种普遍心态下一个简明的定义。我询问神原“不是玩玩而已”具体是什么意思后,神原想了一整天,也没能总结出一个能完美解释这些玩家之间共性的理论。最后,她让我去微博搜索“最终幻14巴掌”,这是她能想到的,最能体现《最终幻想14》玩家们对游戏是多么认真的证据。


我搜到大量的吐槽微博。这些微博大都是《最终幻想14》的玩家在游戏中被人用表情动作“甩了一巴掌”后,把事情流程截图整理好,发给各种吐槽账号,让其他玩家来评评理。


游戏中的甩巴掌指令


类似这样的吐槽发言在各种网游中都很常见。剑网三有818,主要是把在游戏中欺骗别人感情的所谓“渣男渣女”给挂出来;《魔兽世界》有风纪区,大部分争执集中在装备分配、玩家的个人水平和随意骂人、踢人——但很少有人会像《最终幻想14》的玩家那样对游戏内的一个表情动作如此认真。


短短几天,艾欧泽亚吐槽站上就有好几条关于“甩巴掌”的投稿


对很多《最终幻想14》的玩家来说,在游戏里被甩了一巴掌不是一件可以一笑而过的事。这是“严重的社交攻击行为”(神原语),有时候还会演变成双方朋友之间的大规模争吵和论战,前段时间,海都扇巴掌事件就影响甚广。事情本身并不复杂:一位玩家的女友在游戏中的海之都被人用表情动作飞吻了一下;这位玩家在旁边看到了,上去甩了飞吻者一巴掌,纠纷于是开始。


双方在微博上互相指责。一方觉得自己的女友莫名其妙被飞吻当然会生气,上去扇一巴掌无可厚非,另一方则认为对面反应过激,“只是飞吻一下而已”。这件事很快在微博和贴吧发酵,双方的亲朋好友纷纷参战,围观的群众也各自站队表达看法——事情从游戏中蔓延到微博、QQ群乃至现实之中,直到今天还没能完全平息。


事件一方的微博文章


当事双方的朋友在沟通中的争执


在这件事情中,双方广泛讨论了RP和RP玩家。一方称,“我不是RP玩家,所以别拿你们RP圈那一套来管我,你对我的女朋友飞吻我就是要扇你巴掌”;另一方则指出“你说你不是RP玩家,可是在意游戏中的飞吻动作不正是标准的RP行为吗?”


对于《最终幻想14》的玩家来说, RP这个词暧昧不明。很多人觉得只有在游戏中开店、演话剧才能算RP,但他们同样会对游戏内的一些动作(比如扇巴掌)非常敏感——这种敏感在普通游戏玩家眼中,其实已经算是RP。


这种错乱的认识,可能源于《最终幻想14》和其他MMORPG游戏中的RP玩法之间微妙的差异。


另一个“我”


在《魔兽世界》或者GTA5等游戏的RP服务器中,很多人会给自己先确定好详细的人物设定,包含出生、经历、性格乃至口头禅,再按照这个设定去扮演。而在《最终幻想14》里,大部分(在旁人看来属于RP玩家的)人并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扮演”。对他们来说,游戏中的角色无非是另一个自己而已。


《魔兽世界》里缅怀逝去英雄的RP玩家们


在外人眼中,君合是一位标准的《最终幻想14》RP玩家,她目前在游戏中用自己的房屋经营着一家酒吧,每周营业两晚。但她不喜欢RP这个词,也从不使用游戏内“RP中”的状态,她用论坛为例子,向我解释了她和她朋友的心态。


“你在论坛里表现出来的,和你在学校里和现实朋友来往时,会一样吗?”君合说她在论坛、贴吧和微博上要比在现实里更敢说话,更敢和人辩论,可能有时攻击性也多一点,“这很正常,对吧,我们在网上和在现实里就是会不一样。那么为什么到了游戏里,表现得和现实里不一样,就是演,是RP了呢?”


我告诉她神原“RP类似过家家”的比喻,君合直截了当地回答“胡扯,这完全不是一回事”。


君合是一位还在上大学的女生,在《最终幻想14》中,她的说话和行为却都是男性风格。她从没给自己先写好详细的设定或者有意识地去“扮演”男性,对她来说,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你先闭上眼,想象你就是一个猫男了,然后睁开眼,该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


君合在游戏中玩的是猫魅族男性角色,俗称猫男


在游戏和现实这两个世界中,她都不认为自己有刻意在“演”什么。更何况,“你怎么能判断哪个是我真正的性格呢?说不定我们在现实中才是在演戏,在游戏里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我”。


君合当然对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抱有很深的感情,她觉得经营酒吧的猫男店主不是她塑造出来的某个设定,或者单纯用文字堆积起来的某个“面目模糊的奇怪人物”,而是君合在现实中不敢或者难以表现出的那部分性格——这就是另一个她。


在我告诉她之前,君合并不知道月雫话剧团的事。我问她想不想也参与到这种游戏话剧团中,君合说她对话剧这类事情不太感兴趣,她真正感兴趣的是和人交流——她在游戏中经营的酒吧每晚都有几十名玩家前来,这些人从单纯的好奇到变成君合的朋友,像面对现实的酒保一样与她聊天、向她倾诉,这让君合“为之着迷”。


君合现在已经开始学习调酒。她已经决定,毕业之后就去酒吧工作,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在《最终幻想14》里的那位猫男一样,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游研社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9808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