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早该取消了
2019-05-10 09:37

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早该取消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乌头白,封面:东方IC


当省际收费站屡屡造成拥堵时,撤销也在情理之中。这次调整将让我们的高速行程通畅不少,但要指望就此一通百通,恐怕也不现实。


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要消失了?


根据5月5日消息,今年底,全国的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都将被撤销。


事实上,早在两个月前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已经提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如今这一日程又被提前了一年。


在忙着激动前,要先弄清概念:这一政策既不是取消所有收费站,更不是上高速不收费,而仅仅针对跨省高速公路在两省交界处的收费站。


不过,对于常常跑长途的司机来说,这也算一大福音了。


每逢节假日,高速收费站前常常大堵车


如果在你的印象里,开车跑一趟高速公路,从头到尾只需经过两次收费站,那么恭喜你,还没经历过跨省拥堵之苦。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高速公路拥堵情况在全国都很普遍。


以人口第一大省广东为例,假期一拉开序幕,和人山人海的广州地铁一起登上热搜的,还有二十二条高速路段出现拥堵。


有媒体观察到,缓行最严重的地方,车速只能降到每小时十几公里,跑步爱好者都能与汽车一较高下。


我们当然可以将拥堵的原因归结为假期高速免费,但看看手机地图上那些标红的路段,省际收费站恐怕也要背不小的锅。


01 和跨省收费站说再见


事实上,在中国,如果你有一段足够漫长的高速公路旅程,那么注定要经过一座又一座收费站。哪怕你从头到尾只沿着一条高速公路行驶,同样不能例外。


以编号为G1的京哈高速为例,虽然名字里有“京哈”两个字,但并不意味着想从北京一直开到哈尔滨的你,能够一路前行不停车。在这条经过京津冀黑吉辽多个省市的道路上,每两个省级行政区之间,都可能有一个收费站在等你。


不过别担心,收费站多不代表收费多,只是一趟行程的费用,分摊到了每段路程中,被当地收费站分别收取。只是苦了从没下高速的你,还要一遍遍停车、换卡、交钱,再重新启动。


如果仅从名字上看,京沪高速、京港澳高速、沪昆高速等都是纵贯南北横穿东西的大动脉,但是在建设和管理过程中,通常是按省区分段的,收费自然也是分段的。


京沪高速滨州、德州出口/维基百科


时间向前追溯,还存在过高速公路跨市收费站:因为计费和收费没有联网,一个城市只能在自己的区域内把费用结清,才能让汽车进入下一个城市。


从跨市高速收费站消失,再到全国范围内取消跨省高速收费站,进步一直在发生,而背后少不了技术的支撑。


2015年,除了西藏与海南外,ETC(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基本实现了全国联网。一年之后,交通运输部公布:联网运行一年,全国节约燃油达八万吨。


反过来看,停车换卡这种收费方式的代价可想而知。下一步,与撤销省际高速收费站一起推进的,还应当有ETC在车主中的普及。


除了燃油和车主时间,省际收费站身上还担负着其他成本。


据报道,从人员安置角度来看,此次调整已经明确了“转岗不下岗”的原则,而全国两百多个主线站,有三万人需要安置。也就是说,之前每一个省际收费站的背后,平均都有一百多位职工。


ETC技术和专用车道的出现,帮助车主节省了不少时间/维基百科


这不由得让人想到几年前唐山一处收费站撤销时,一位收费员传遍网络的自白:


“我三十六岁了,我的青春都交给收费站了,现在啥也不会。”


02 省际收费站是堵车的元凶?


中国早已建成世界上最庞大的高速公路网,但和铁路的数次提速相比,高速公路的拥堵似乎越来越常见了。


尤其是节假日前后,收费站前的广场,你总能与堵车不期而遇。


停车收费的低效率当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近日,一段被称为“最简朴收费站”的视频在热传。


在视频中,一位收费员手中举着一根长杆,拦停一辆汽车,另一位收费员熟练地完成换卡的工作,他才费力地抬起长杆放行。网友在感叹山东人民的天才之余,也不得不敬佩这位工作人员再累也要收费的敬业精神。


前天,5月8日,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作出回应:该视频拍摄于去年夏天,当时车辆激增导致收费站前拥堵,收费员只好“出此下策”。如果仔细看,视频的背景的确是汽车大排长队。


最简朴收费站,也是最累的收费站。/澎湃


堵在跨省收费站前的体验,和堵在城市道路上和高速入口前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后者还有反悔的权利,前者只能苦等,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吃饭和上厕所都成问题。


2013年,江苏一段高速堵车,村民趁机出售热水,一元一杯;2015年,沈海高速堵车,沿途村民抱着一箱箱泡面走上路面,转眼售罄 ;2016年,杭瑞高速堵车,村民带上泡面和开水,生意还不错……类似的新闻还有很多,沿途居民倒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高速路是条富裕路”。


收费站前的“车展”,带来的不仅是焦虑,还有危险。2018年11月的一天,夜幕下兰海高速兰州南收费站前车辆排起长队。一辆运送塔吊的半挂车失控,与等候缴费的车辆碰撞,酿成惨剧。


对于车主来说,堵车消耗着时间和精力。同时,高速收费站过多和拥堵严重,也在消耗大量社会资源,最显著的表现,就是物流成本偏高。


高速堵车时,有大妈下车跳舞。/梨视频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比主要发达国家还要高出五个百分点左右,差距明显。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降低过路过桥费用。


设立收费站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阻碍经济发展,而当不少省际收费站屡屡造成拥堵时,撤销也在情理之中。


毫无疑问,这次调整将让我们的高速行程通畅不少,但要指望就此一通百通,那恐怕也不现实。


03 高速公路需要真的高速


在网上流传着一句话:“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用它来形容高速公路堵车问题,也很贴切:抛开汽车总量谈拥堵,也是耍流氓。


在五一假期、国庆节假期这样高速公路免费的时刻,面对汹涌的车流,相信就算把所有收费站都撤去,也于事无补。


高速公路什么时候能真正高速起来?/全景网


今年三月份,在某政务留言板上,一位自称快递司机的网友抱怨,进京收费站和检查站前,一堵车就是三四个小时,这样的高速公路还有什么意义?


相关部门的回复也很诚恳:


“高速行驶的车辆由三车道经引路两车道驶入安检通道,即使大家都遵守行车秩序,不出现剐蹭等交通事故,五条安检通道全部打开,一辆车都不检查的情况下,也不会畅通无阻。”


提高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是一个浩大而漫长的工程。各方利益、技术普及、拆建投入,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拆除省际收费站,是让高速公路变回高速的其中一步。


事实上,相关试点工作已经在稳步推进:江苏和山东、四川和重庆之间的15个省界收费站已经被取消。今年6月前,江西、福建两省间所有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也会被取消。这也意味着在这几个省区间,高速公路上的车辆可以快速通过省界。


江阴、苏通等其他5座省内跨江大桥主线收费站也同步取消


一路顺风,短短四个字,实现起来着实不易。


湘黔两省交界,铜仁大兴收费站和凤凰西收费站遥遥相对,一个号称贵州东大门,一个写着“湖南欢迎你”,两座收费站只相隔五百米。


当地居民反映,每到节假日高峰期,这两座收费站前总会堵车,有时候这短短的五百米都装不下长长的车流。


这是2016年《工人日报》的一则报道,好消息是,到了今年年底,类似的情形终于将一去不返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