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的“天堂与地狱”
2019-05-17 08:24

职业打假人的“天堂与地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杨泳洁,标题图来自东方IC


职业打假,有人获利颇丰,也有人因此锒铛入狱。


“你怎么证明那棵橡树已经20岁了?”


尽管郑敏一向能言善辩,但对于这样的诘问还是理屈词穷,因为他没办法让一棵已经做成了桌子的橡树开口说话。


郑敏遭遇的不是一般的诘问,而是碰到了“职业打假师”——这个群体干的事情与电商平台的打假治理不同,他们通常是寄生在各大电商平台,以打假之名,行欺诈之实。


郑敏是一家家具制造厂的老板,他在京东和天猫都有自己的网店,用户反馈及口碑都不错,销量也一路走高。在去年,郑敏就遭遇了两次职业打假师,对方针对的都是其产品的数据真实性问题。


最近这一次“被打假”发生在京东。郑敏的网店在销售一款橡木桌子,在产品描述中,他们称,这款桌子“选用20年橡木精心打造”。这句话被职业打假师盯上了。对方购买后很快给出了差评,并通过京东的工商举报投诉菜单进行了投诉,称卖家涉嫌虚假宣传,并对产品描述中使用的“精心”二字也提出了异议。而后,京东客服很快联系到郑敏,要求提供相关证据。


实际上,作为家具生产商,郑敏有时吃不准产品描述中哪些词能用哪些不能用。结果很显然——郑敏拿不出证据可以证明那款桌子的橡木材料有20年的树龄。


经沟通后郑敏发现,职业打假师团队的主事人是一位律师,对方表示如果在郑敏这里收不到赔偿就会去法院起诉。为了尽快息事宁人,郑敏答应私下向对方支付10000余元。


遗憾的是,差评已经无法取消,郑敏当月的家具销量也从80件跌到了10件,负面影响显著。


1. 6000元的赔偿和600000元的损失


在职业打假师面前,相比于郑敏的“快速就范”,周到选择了反抗,可惜并没有成功。


最近周到家销售的一款电动按摩椅“火”了,天涯、百度、抖音、微博等到处都能发现它的踪迹。但这个“火”只会让周到“上火”,因为这些内容都在直指他们家产品不好,涉嫌虚假宣传,对销量有直接影响。


而这一切的背后是一位老练的职业打假师在推动。今年3.15前夕,山东的田小鲁在周到的京东店铺购买了一款价值一万余元的电动按摩椅,收货后反手就是一记差评,并在评论中历数周到公司在注册资本、外国设计师等方面涉虚假宣传,同时发起了工商投诉。在多方联系后,田小鲁提出索要5000元的赔偿,然后退款退货。


周到是上海的一家电动按摩椅经销商,从2013年就开始在电商平台做相关业务,这不是他第一次遭遇职业打假师了。此前,他通常会以几百元解决,这次他不想再咽下这口气。同时,他又担心付钱后对方会把产品链接发到职业打假师聚集的群里,到时他们一窝蜂索赔的话,他是招架不住的。因此,周到采用了拖延策略,他希望通过跟对方讨价还价抓到对方的罪证。


然而,田小鲁比他想象得要狡猾许多,无论是QQ聊天还是电话沟通,对方丝毫不提要钱的事,甚至开始拒接任何来自上海的电话。


而周到的拖延彻底激怒了田小鲁,后来,她甚至连京东客服的调解电话都拒接了,并开始在抖音、微博等多渠道传播周到的产品涉嫌虚假宣传的问题,同时,她还向按摩椅的生产方所在地浙江的某工商局举报,而她在京东后台的工商投诉也很快流转到周到公司所在的上海某工商局。目前,周到已经接到当地工商局上门核查的通知,要求他们提供相关证明。


迫于工商监管的压力,周到最终向田小鲁支付了6000元以求和解。在收款之后,田小鲁随即撤销了她在浙江的工商投诉,并答应删除在小红书、天涯等平台发布的相关内容。


 周到向田小鲁支付6000元赔偿的回单,图片来源:周到本人提供


周到与田小鲁的和解协议书,图片来源:周到提供


糟糕的是,周到依然要面临2~50万的工商罚款。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惩罚的是周到的虚假宣传行为,与对方是否是职业打假师和拿到赔偿款无关。


事情到这里并未结束,因为差评的存在,周到的店铺积分被京东平台调降了两分;今天如果在百度搜索这款按摩椅的相关信息,排在搜索结果前列的依然是田小鲁发布过的负面信息。受此影响,他的网店4月份销售额下滑60万元,损失惨重,而且负面影响还在继续。


“我玩不过他们,认输!”周到无奈地说。让周到觉得理亏的是,他的确被对方抓到了把柄——他们的按摩椅产品质量没问题,但在上线之初为提升品牌形象,他们在产品描述中,打造了一个所谓的由外国设计师设计的形象。当时很多经销商都采用了这样的说辞做推广,周到也觉得这是营销包装的好手段,就跟着使用了。


依据广告法,这样的推广方式的确涉嫌虚假宣传。如今,周到已经下线了所有相关的描述信息。


被职业打假师打假的不仅是大店,部分新开的小网店也会被盯上。林羽去年在淘宝上线了一个饰品设计店,因为一款饰品和某大牌比较类似而被打假师举报。因担心被罚,林羽选择赔款了事。虽然单件商品售价只有几百块,但对方用了几个不同的账号同时下单,这笔赔偿相当于让她一个月白干。


2. 输赢难说的官司


任岩是很多商家眼中的“英雄”,因为他在跟职业打假师的官司中赢了。


去年7月份,有买家在任岩的淘宝店铺购买了一款沙发,但声称安装试坐后并不舒适,认定任岩店铺的产品描述内容——“耐磨性比普通高68%,透气性比普通高33%,舒适性比普通高68%”是在诱导购买,对消费者存在欺诈。买家要求店铺退回货款3980元,并按照三倍金额(即11940元)进行赔偿。


任岩周围开网店的朋友基本上都被职业打假师“纠缠”过,他认为,卖家们“苦职业打假师久矣”。自认产品质量没问题、又是自有品牌的任岩选择了反抗。


买家起诉了任岩的公司。法院审理过程中认为,任岩的销售过程并不存在欺诈;另外,法官发现,仅2016年,原告因网络购物或线下购物产生的相关诉讼案件就有6件,有职业打假师的嫌疑。因此,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并要求原告承担99元的案件受理费,但并无其他惩罚。


任岩与买家的民事裁定书,图片来源:任岩本人提供


虽然赢了官司,但任岩觉得自己并没有赢,因为他的产品广告语被判定为“发布虚假广告的违法行为”,被罚款12000元。


在任岩看来,职业打假师之所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赢了官司可以拿钱,输掉官司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而卖家很可能是最终的输家,打官司过程繁琐,历时较长,耗费人力、物力无数。


“现在愿意打官司的卖家也越来越多了,就是要让职业打假师知道我们不怕,不好敲诈。”任岩愤愤地表示。


3. QQ群中的职业打假产业链


郑敏们面对的并不是打假师个人,而是一个巨大的职业打假产业链


在QQ搜索“打假”,会出现密密麻麻的各种打假群,其中不乏付费群以及一些规模达千人的大群。


QQ上的打假群


山东的高峰和无数的打假大军就隐藏在这些密密麻麻的QQ打假群中。最多的时候,高峰加入了十几个500人以上的大群,同时,他自己还组建了一个2000人的大群,各个群的管理员有时还会互推群成员,尽量招徕更多的人入群。


而QQ打假群中,既有熟知相关法规的“老鸟”,也有无数类似大学生或宝妈的“小白”,他们只想通过打假赚点外快。


在高峰看来,打假也是一门技术活,要熟知《广告法》与《电商法》,而且有一整套完整的流程。


在群里,群主或老鸟会按品类对电商平台上销量好的店铺进行“扫描”,一旦发现某款产品描述有问题就会迅速拍下证据,同时将产品链接和打假话术丢到群中,发动群里的打假师们下单,收货后给出差评并进行举报,同时发起“只退款不退货”,用他们的行话说这叫“吃货”,之后就是静等商家赔钱。


打假群聊天截图,图片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有时候,单个的举报会被电商平台驳回,但多人同时举报的话,平台通常都会受理,而卖家为了保证店铺正常经营,大多会忍气吞声,在退款之后还要再支付约30%的赔偿金。


以一个打假群为例,一双售价450元的鞋子被群主列为了打假标的,“小白”们“上车”后如果能打假成功,就能拿到售价的3成左右作为赔偿。但按照规定,小白们每单需向带头打假的群主或老鸟返佣48元,也就是所谓的“上车费”。当然,如果小白们一次性拍下了多双鞋,打假收益可以倍增。


而作为打假群的群主,他们得到的并不止这些,他们会着眼于规模效应,博取多层次收益。


群主会在多个群内推广,通过他发布的链接下单打假的人均要向他支付“上车费”,有的群主甚至一次能带几百人“上车”;小白们下单后,群主通常会要求他们填写几个统一的地址,“吃货”后,群主统一进行倾销,小白们并没有“吃货”的资格。


除了博取规模化的打假收益,不少职业打假师还做起了“收徒”的业务。高峰就曾交了388元学费学习如何职业打假。所谓的培训内容,就是他收到的几份Word文档,其中讲述了相关的法规和可能存在的敏感词,实际上,他发现这些资料百度上都能找到。熟悉之后,高峰才发现,所谓的“导师”还是一位在校学生,虽然年纪轻,对方已经已运营着数十个大群,打假一次就能获得数万元收入,全年收入据说能破百万。


相对于高峰的规模化打假,李靖从事的则是小团队模式——打假工作室。整个工作室仅有6个人,但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收集信息、做好记录,有人负责与卖家的客服聊天抓漏洞,有人负责举报、跑腿,还有人负责与卖家交涉、谈条件,老板则是律师出身。


因为团队齐整,李靖所在的工作室在搜寻“猎物”时也非常讲究,那些看起来明显在卖假冒伪劣产品的小店不在他们目标范围内,因为一旦索赔过高老板很可能直接关店了,打假师还可能会因此损失货款,得不偿失。他们聚焦的是那些单价较高的电子、家具等产品,会从销量较好的网店中选择其爆款产品下手,而后从工商举报到发律师函再到法院起诉,有一套流水线操作流程,成功率高且每次收益都不错。


除了职业打假,李靖的工作室还承接职业差评和恶搞竞争对手的生意,获利颇丰。


4. 职业打假的罪与罚


据新京报,2018年11月13日,深圳龙岗警方披露了一起通过“恶意差评”对电商平台店家进行敲诈勒索的网络黑恶势力犯罪集团。


主犯蒋某龙原本在某电商平台经营电器,被人敲诈后意外发现打假这个生财之道,于是,如法炮制“做了几单”,而后在暴利的驱动下一发不可收拾。他甚至专门成立了蓝宫Demon联盟网站(下称“DM联盟”),招募职业打假师,报名者需要通过测试,及格后才能进入其团队。


整个网站内容以打假为主题,随处可见诸如“3·15维权在行动”、“消费与安全”、“反不正当竞争,反假冒伪劣侵权”的标语。


图片来源:新京报


据其官方资料介绍,DM联盟是由最早一批职业打假人联合创立,他们中不乏资深律师,在打假圈内享负盛名。但DM联盟向加入其中的学员们传授的却是针对电商网店的各类“敲诈方法”。 


凭借对电商和店家的深入了解,蒋某龙业绩惊人,共向近200家各电商平台网店敲诈7900余单,涉案金额500余万元,遍布全国多个省市。


在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新宇看来,电商平台卖家虚假宣传或宣传时存在漏洞的现象很常见,如果买家差评、举报之后再索要钱财,这就涉及敲诈勒索罪了。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罪”的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刘新宇提到,遭遇职业打假的卖家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立案侦查。但挑战在于,很难索赔和取证,卖家很难证明自己的损失与职业打假师的敲诈勒索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有些卖家无奈之下选择了“以牙还牙”——他们成立了诸如反恶联盟这样的网上平台,把自己碰到的打假师信息分享到平台上,形成买家黑名单,防止更多卖家受骗。




也有不少卖家潜入了职业打假师的群里,试图发现他们的踪迹,进行预防。尤其是自家的产品链接被丢入打假群时,他们会选择暂不发货,避免可能发生的损失。


对于职业打假,京东认为,大部分停留在广告用语、标签标识、页面标错等问题进行投诉、举报,并以此高额索赔,对打击经营者真正的欺诈行为起到的作用非常小。对于平台上的职业打假现象,京东回应称,会采取措施予以防范,包含通过合规机器人排查商品页面信息、加强对商家法律法规的宣导培训,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对碰瓷行为进行区别,以免误伤商家。


(郑敏、任岩、高峰、田小鲁、李靖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杨泳洁,标题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1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