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刘士余主动投案前的这113天

刘士余主动投案前的这113天

在摘掉证监会主席这个身份113天后,刘士余“投案”了。


5月19日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关于这则消息与此前各种“打虎消息”的不同之处已有多篇文章提到过了,在此可以简单梳理一下几个关键词:


  • “主动投案”,而非“被查”;在5月9日的通报信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也系“主动投案”,这是十八大以来唯二的两起省部级官员“主动投案;

  • 仍旧被称呼为“同志”,不过,对于这个称呼,中央纪委国家监察部网站早在2017年7月答读者提问时就表示过——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 “涉嫌违纪违法”,没有“严重”二字; 

  • 目前是“正在配合审查调查”,而非“接受调查”。


证监会三年


刘士余生于1961年,江苏省灌云人,是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学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技术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他于2016年2月起担任证监会主席一职,在此之前先后任职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


在他两年又十一个月的证监会主席任期中,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1只,退市7家公司,沪深两市总市值增长约3.9万亿元,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时一度逼近9千亿, 最低时为2000亿。


2016年03月12日,时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出席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


“严监管”可能是他任期内最为鲜明的标签,行政处罚案件每年都创新高——2016年,证监会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同比增长288%。后来的两年中,监管持续升级,到了2018年,证监会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罚没款金额达到106.41亿元,市场禁入50人。


“IPO常态化”是刘士余任期内喊出的另一个响亮口号。2016年6月,IPO在审企业数量高达895家,在刘士余任期内,逐步化解到200余家,化解IPO堰塞湖成效显著。


但是,围绕着刘士余最大的争议同样与提速的IPO有关。在他任期内,其家乡江苏的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成功IPO,这个名单包括紫金农商行、张家港行、苏农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江苏银行等。除了江苏银行外,前面六家是目前银行板块中市值最小的六家。在刘士余主动投案后,市场上亦有猜测其接受调查的事由与审批IPO时“夹带私货”有关。


证监会不是个能留人的地方。尽管刘士余在证监会呆了不到三年,但在证监会自1992年成立以来的七任主席中,刘士余已经与他的“前任”肖钢一起以两年又十一个月的任期并列成为任期第二长的主席,任期最长的是第五任主席尚福林,任期长达9年。


113天,发生了什么?


2019年1月26日,刘士余被免去证监会主席一职,此时,距离他“主动投案”,还有113天。


与此同时,易会满被任命为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而刘士余的下一站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他将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从最受市场关注的“火山口”证监会(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首次参加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时说过,“证监会主席的职位是一个火山口”)退下来,改任带有强烈计划经济时代特色的全国供销合作社理事会主任,对刘士余来说,这无疑是个极大的转变。《每日经济新闻》曾评价称:“刘士余的转任,可谓是从中国市场经济最前沿,走向了国内市场化改革最难最晚的地方。”


据前述报道,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的盈利能力不佳(近三年来净利率基本不足1%,处于较低水平),且资产负债率较高(近三年的资产负债率均在80%以上)。此外,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全国供销社的职能逐渐弱化是一个趋势。对刘士余来说,想要在这个缺乏市场化理念的地方作出重要变革,面临着极大挑战。


与此前在证监会任职的三年时间中一举一动都受到市场关注不同,刘士余在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任职的四个月时间中,关于他的报道非常少。在全国供销合作社官网的“领导活动”一栏中,提到刘士余的消息仅有三条——一条任命新闻,剩下两条都是五月出席公开活动的报道。


而对于其任内的各种调研活动,就得在各省份供销社的官网上仔细搜寻了。


2019年2月26日~3月1日,刘士余到浙江调研供销社工作,先后到温州市、杭州市、嘉兴市就“三位一体”农合联改革、为农服务、专业合作社发展等进行了实地考察与调研。


刘士余于浙江进行调研,图源浙江省供销合作社网站


3月25日~28日,据南方网报道,刘士余到广东省广州、汕尾、东莞、江门、肇庆等市调研供销社综合改革以及助农服务综合平台建设等工作。


4月底,便有刘士余被调查的传闻传出。据《财经》报道,刘士余回应表示仍在适应供销总社的工作,针对资本市场的相关问题,他果断拒绝谈论。


在出现了被调查传闻以后,刘士余于5月5日出席了全国供销总社传承和发扬五四精神的专题座谈会。他最后一次在公众视野中出现是5月13日。据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官网的消息,当天,刘士余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


六天后,刘士余“主动投案”。


很多人都还记得他在2016年底发表的非常著名的“妖精论”——


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如今,昔日运用权力捉“害人精”的监管者也成为了接受调查的对象,这或许意味着,金融反腐的推行将比大众想象中的更坚决、更强力。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51

支持一下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