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 15:39

脑子坏了会怎么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原标题《脑子坏了会怎么样?那些真的脑子坏了的人给神经认知学做出了杰出贡献》,监制:谢默超,制片:段晨,编剧:段晨,动画:张子豪,封面:pixabay


如果你能从上方的视频中看到一个绿点点绕着圈跑,那么恭喜,你的眼睛和脑子都很健康!至少视觉中枢应该没毛病。

 

那不正常的大脑会怎么样呢?

 

一些小老弟总觉得自己头铁,所以广泛地使用头槌:


图丨截图自动画《火影忍者》


脑壳虽硬,但是脑子其实……非要说的话很脆弱,脑外科大夫说,脑子的手感就像比较结实的果冻。

所以在头槌的时候,这坨果冻会在颅骨里来回震荡,像这样:

 


如果你有幸没有昏迷过去,又担心自己可能槌坏了脑子,可以试试片头的视觉测试。大脑的视觉皮层分工很详细,有专门负责看到动态的、专门负责识别人脸的、专门负责处理颜色的区域,因此损伤症状也可能多种多样:一些人可能会真·脸盲或者真·色盲,又或者一段时间看到的图像都是动态模糊的。

 

除了看不清,记不住也是脑子坏了的常见症状,但是因为记忆不是一个文件,所以其实脑子任何一个区域损伤都可能造成短暂的失忆。

 

虽然脑子如此珍贵,但是很多人在脑子真的坏了的情况下都还可以活着,并且他们中的一些人给神经科学的进步带来了杰出贡献。

 

一位法国人莱博尔涅先生,他可以看懂、听懂,但是想说话的话,只能发出“tan tan tan”的声音。听说了这件事的医生布洛卡根据他的症状推测,大脑的语言功能可能是分区域的,“听”和“说”并不是由同一区域负责。《权力的游戏》里的Hodor,可能就是因为脑子负责“说”的区域坏了。

 

同样,让神经科学家发现“看见”(用眼睛)和“注意”(用脑子)可能也不是一回事的,也是一些脑子坏了的人。你以为你是用眼睛看见的?不不不,眼睛不仅不是心灵的窗口,他连脑子的窗口也算不上,顶多算是脑子的信号接收器。患有“忽略症”的病人,如果你让他画一只猫,或者画一只表,他可能会画成这个样子:                        

                      

忽略症患者画的图 | 来源:参考文献 [6]


还有很多因为各种原因一侧大脑受到损伤的艺术家,也用自己的画作实锤了“你的眼睛可能看到了但是脑子没看到/没注意到”的情况。

 

在神经科学史上最出名的一位脑子坏了的朋友,应该就是这位:


Phineas Gage | 来源:参考文献 [10]


这位兄弟在工作的时候铁管穿头并且活了下来,一时间成为了神经科学、心理学等研究界的传奇。很多资料都记载这大兄弟在受伤后性情大变,变得易怒、爱骂人、不善于控制情绪。准确度虽然有待考证,不过这个病人确实启发了很多神经科学家去研究大脑额叶的功能。


研究发现很多拳击手、运动员以及因为肿瘤或者其他脑部病变影响了大脑额叶的病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难以控制情绪、冲动的症状。


当然,如果脑子受了这么重的伤,那“性情大变”可能是你最不需要担心的后遗症了吧。


参考文献

[1] Bach, Michael. "Lilac Chaser." Lilac Chaser. Accessed May 23, 2019. https://michaelbach.de/ot/col-lilacChaser/index.html.

[2] Cubelli, Roberto, and Pierluigi De Bastiani. "150 Years after Leborgne: Why Is Paul Broca so Important in the History of Neuropsychology?" Cortex47, no. 2 (2011): 146-47. doi:10.1016/j.cortex.2010.11.004.

[3] Daffner, Kirk R., and Meghan M. Searl. "The Dysexecutive Syndromes." 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3rd ser., 88 (2008).

[4] Ebner, Marc. "Evolving Color Constancy." Pattern Recognition Letters27, no. 11 (2006): 1220-229. doi:10.1016/j.patrec.2005.07.020.

[5] "Frontal Lobes and Behavior: The Story of Phineas Gage." PsycEXTRA Dataset, 1997. doi:10.1037/e509432011-001. 

[6] Halligan, Peter W., and John C. Marshall. "The Art of Visual Neglect." The Lancet350 (July 12, 1997): 139-40.

[7] Liu, Anli, and Bruce L. Miller. "Visual Art and the Brain." 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3rd ser., 88 (2008).

[8] Mcilreavy, L., J. Fiser, and P. Bex. "Visual Field Loss, Eye Movements and Visual Search." Journal of Vision9, no. 8 (2010): 1210. doi:10.1167/9.8.1210.

[9] Ogul, Hayri, Serhat Kaya, and Yasemin Ogul. "Transient Splenial Lesion of the Corpus Callosum After Cabergoline Treatment." World Neurosurgery114 (2018): 257-58. doi:10.1016/j.wneu.2018.03.166.

[10]Sanfey, Alan G., Reid Hastie, Mary K. Colvin, and Jordan Grafman. "Phineas Gauged: Decision-making and the Human Prefrontal Cortex." Neuropsychologia41, no. 9 (2003): 1218-229. doi:10.1016/s0028-3932(03)00039-3.

[11]Schnider, Armin. "Chapter 6 Neuropsychological Testing: Bedside Approaches." Neuropsychology and Behavioral Neurology 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2008, 137-54. doi:10.1016/s0072-9752(07)88006-7.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