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友:扩充张朝阳的社交圈
原创2019-06-10 17:50

狐友:扩充张朝阳的社交圈

自从进入2019年,社交赛道逐渐变得拥挤了起来。

 

6月9日,搜狐旗下社交产品——以“扩张我的社交圈”为口号的狐友APP正式版举办开放日活动。邀请“狐友”进行线下交流。

 

“狐友”最早出现于搜狐新闻客户端“我的”版块,跟搜狐号内容同步,从2018年开始进行独立开发,今天正式将其独立出来作为搜狐的社交产品而发布。


 用户可以发布包括文字、图片、视频、链接在内的多类型个性化内容,并与自己感兴趣的人以关注、转发、评论、聊天、查看动态等多种形式进行互动交流,扩张社交圈。


简而言之,这是一款全新的微博产品。

 

从虎嗅24小时的评论区可以发现, 大家对“狐友”这个名字颇有意见。狐友谐音“忽悠”,听起来又像是“狐朋狗友”的简称。作为一款产品的名字,多数人认为“狐友”并不合适。



我们甚至可以从今天狐友的设计中,找到一些当年搜狐微博的影子:

 

  • 狐友新用户会自动关注张朝阳,目前张朝阳的粉丝已经达到250多万;当年搜狐微博的新用户也会自动关注张朝阳,粉丝量一度达到780多万。我们可以借此非常直观地看出搜狐微博的用户规模和增长状况。

  • 昨天有网友发现,张朝阳的动态没有正常地折叠,在求证是否是特殊权限之后,张朝阳予以了肯定回答;而在搜狐微博中,张朝阳的关注是不可查看的。他的关注我们无从得知。

 

而众所周知的是,搜狐已经在微博上栽过一次跟头了。


搜狐微博往事


在每日经济新闻在2010年的采访中,谈到微博的崛起张朝阳直拍大腿。


他说,经过一段时间的反思,搜狐决定将微博放上公司“最高战略位置”,并宣布将亲自统帅微博团队,目标是在一年之内与新浪微博旗鼓相当。

 

“抱憾!本来微博没有新浪什么事儿的,这个机会应该是搜狐的,我要把江山给夺回来!”

 

国内最早的社交平台正是在搜狐旗下:1999年还在上大学的王小川参与开发了ChinaRen平台。后来搜狐出资3000万美元买下了ChinaRen,王小川从此加入搜狐。对张朝阳来说,搜狐在社交领域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为此,张朝阳亲力亲为,调动自己的娱乐圈资源为搜狐微博广拉名人,和新浪正面对垒,意图在微博业务上够绝地反击,一血前耻。

 

即使如此,搜狐、网易、腾讯等挑战者也没能阻止新浪微博一枝独秀。在2012年第二季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张朝阳表示:“过去两年间,我们确实输掉了微博的竞争。”并直言:“微博、微信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

 

2014年流量红利正劲,新浪微博更名为微博。同年4月,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微博上市首日涨19%收20.24美元,市值40亿美元。对比之下,网易微博将数据迁移到LOFTER,腾讯微博早已被内部战略性放弃。



2015年1月8日,张朝阳重新启用了自己的新浪微博:“很遗憾搜狐的SNS没做起来,只能借新浪微博发点声音。”代表着这场微博之战终于画上句号,此时的搜狐微博只能浏览已有内容,不能发表新内容,其它功能也不再可用。

 

不过随后张朝阳又在1月16日的会议上表示:“我们正在开发产品,我们搜狐微博并没有玩儿完呢。” 


虽然错过了一些东西,但创新永远有新的东西来。搜狐正在开发产品,这款未来的产品不一定叫搜狐微博,却是会基于新闻和资讯的第一和第二种消费模式中产生新的传播链。  


如此看来,或许在2015年张朝阳就已经在构思狐友了。


狐友有戏么


继多闪、马桶MT、聊天宝、飞聊之后,狐友是今年市场上迎来的第五款强势入局的社交产品。与前四者不同的是,微信并没有对狐友的下载或分享链接进行屏蔽。

 

社交产品们下意识地将“微信”看作社交领域的假想敌,每个产品推出时都会喊上一句:“天下苦微信久矣”揭竿而起。毫不意外的是,这些社交产品最后的社交关系沉淀都会以“加个微信吧。”作为结束。

 

实际上大部分的用户都愿意尝试新的社交产品,前提是不要迁移用户关系。

 

或许搜狐认为,围绕话题和兴趣的微博类产品才是社交的突破口。张朝阳也对网友“轻微博”的说法予以了部分肯定。



进入产品页面,首屏是动态,主要来自用户关注的用户的分享;右侧两个标签分别为“互关”和“我的”。张朝阳表示:“在狐友没有错乱的时间线,不靠算法推荐,不做“加V”认证,只依赖靠个人的活跃度决定内容的曝光度,保证用户信息流的高效。”



对于狐友,张朝阳再次亲自挂帅,为了推广一天更新40条动态,可谓尽心尽力。


他反复强调“互关”的重要性,主张通过与朋友的互动行为来发现更多的用户,本人也在狐友上发状态鼓励用户搭讪互动。



那么这款产品有多大的希望将微博的用户吸引过来?

 

结合产品来看,狐友“轻微博”的“轻”当之无愧——甚至已经到了轻得过分的程度:只保留微博最基础的信息流和交流功能,无法将内容直接分享到平台外,甚至搜索功能只能用来搜用户不能搜内容。

 

如果我不能正常搜索自己关注的话题和关键词,我又该如何去找到那些同道中人?

 

社交产品的本质是提升效率,降低用户的社交成本。

 

狐友通过主动搭讪去结交朋友的效率过于有限。相比微博,找到一个朋友需要用户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而在狐友正式上线不久的今天,在用户和内容都较为贫瘠的情况下,找到自己的兴趣相投的朋友更是如同海底捞针。

 

张朝阳表示:“未来,狐友有可能更大范围地引爆年轻人的社交,更多人将在这里找到同道中人,一起构建出一个属于独特兴趣领域自由发言的兴趣圈。”——至少从目前来看,作为250万人的关注对象,最大的兴趣圈围绕着张朝阳自己。


对于观望中的微博用户而言,狐友没有提供足够的诱惑让他们将关系迁移过去。更不用提他们在微博上关注的头部账号们,何必放弃一个已经有成熟运营经验的产品,去到一个全新未知的平台重新构筑自己的粉丝群体?

 

相比前两年的亏损,现在搜狐的经营状况有着显著的改善。此前搜狐公司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第一季度搜狐总收入为4.31亿美元,同比减亏50%。视频同比减亏超40%。除去汇率变动影响,搜狐公司第一季度总收入将为4.57亿美元,同比增长1%。

 

张朝阳在昨天的狐友线下交流会表示: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才是搜狐的未来。其认为搜狐的商业模式已经很清晰,要达到更大的用户量,社交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但从目前的产品上来看,要把“未来”这条路走好,显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容易。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9
点赞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