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900亿美元肉类市场,人造肉如何突出重围?
2019-06-14 16:35

全球900亿美元肉类市场,人造肉如何突出重围?

题图来自东方IC


以可替代肉类、海鲜、昆虫蛋白等为代表的人造肉行业会成为未来食品的新风向吗?


从泰森到嘉吉,食品巨头们都在竞相开辟不依靠传统动物来生产肉类食品的市场。未来,极有可能人们所需摄取的动物蛋白将不再来自养殖场,而是实验室。


据统计,全球人类消耗的30%的卡路里来自肉类产品,包括牛肉、鸡肉和猪肉。过去的几年里,每年人均消耗大约95磅肉,与1961年相比,增长了44磅。


可想而知,人们对于食用动物的依赖惊人,仅仅在美国就有超过3000万头肉牛等着被送上餐桌,仅仅在爱荷华州当地就有近2100万头食用猪等着被宰杀。


为了不断地满足人们的食肉需求,肉类行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复杂的全球性业务,从农场到饲料厂,以及中间商等各个环节,包含了加工、存储、运输、物流、屠宰等各种复杂的工序。


目前,世界上6家最大的肉类公司总市值已达到600亿美元,位居榜首的荷美尔公司市值达到了230亿美元。


资料来源:cbinsights


像荷美尔和巴西JBS等大型的肉类生产公司,一直在不断地收购新的品牌、推出新的产品,使肉类行业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整合。


过去的4年里,Hormel斥资29亿美元收购了Applegate、Fontanini等知名的肉类生产商。2013年,出现了肉类行业里的最大的收购交易,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商WH Group收购了拥有Armour、farms等知名品牌的Smithfield Foods,当时Smithfield Foods的市场估值达到了71亿美元。


尽管肉类行业完成了一些备受瞩目的收购合并交易,看上去发展势头不错,但如今,肉类行业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这其中就包括对商业模式、伦理道德、环境问题的担忧。


与此同时,人造肉的初创企业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并非用动物肉制作的牛肉汉堡、豌豆虾等人造肉食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和喜爱,传统的肉类行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除了别具一格的人造肉产品,这些初创企业还有可能颠覆肉类生产过程中的所有环节。未来,肉类的价值链将大大简化,“人造肉”实验室将取代传统的农场、饲料场和屠宰场。


资料来源:cbinsights


尤其像Tyson、Pilgrim 's、Sanderson Farms等知名的食品公司很大程度上都会遭受到人造肉的冲击,因为它们超过80%的经营收入是来自肉类产品,如下图所示:


资料来源:cbinsights


通过CB Insights的数据,我们对人造肉行业的增长趋势进行了深入研究,其中包括一些初创企业和关键投资者,以及未来这个行业可能会面临的挑战和发展趋势。


打破传统食物链 老牌企业面临威胁


初创企业通过对可替代蛋白质产品的开发,打乱了传统的肉类生产价值链,对Tyson这样的老牌企业构成了威胁。这些初创企业不仅参与了现成肉类和冷冻肉类的竞争,甚至还加入了零食肉类的竞争(比如Beyond the Shoreline’s kelp jerky)


虽然实验室培育出来的人造肉有着环保的绝佳优势,但它的价格与普通的肉类相比,却要昂贵得多。


资料来源:cbinsights


不仅仅是肉类的替代品打破了传统的食物链,代餐替代品也在食品领域取得了不错的发展。


这些初创企业中,Soylent以超过7000万美元的融资领先,投资方分别是Andreessen Horowitz、Lerer Hippeau Ventures、Google Ventures等知名投资机构。


Soylent的可替代饮料在推出时遇到了一些困难,包括加拿大的一项禁令,加拿大监管机构称,这种饮料不符合他们对可替代食品的基本要求,但这并没有妨碍Soylent稳步发展,它开始渐渐扩大销售规模,在当地的零售商店出售,2018年年底便在英国推出。


2018年,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初创公司Ample Foods筹集到了20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与它的竞争对手相比,Ample推出8到10个月的货架期具有明显优势。目前,Ample已经瞄准了人造肉行业,开始提供一些肉类及其它膳食类的替代品。


法国初创企业Feed获得了1740万美元的B轮融资,计划一开始在欧洲推动肉类替代餐的发展,未来再向其它地区扩张。


Feed是代餐剂和谷物棒的开发者,他们可以将食物中所有必要的营养成分浓缩在一包包的代餐剂中。该公司的产品主要是法国制造,专注于素食、无谷蛋白、无乳糖、无转基因食品等领域,迄今为止已售出100万公斤的奶粉。


另一家名为Perfect Day的公司正在应用基因测序和3D打印技术来生产牛奶。早在年初,该公司就在A轮融资中筹集了2470万美元。


随着消费者对植物性饮食和蛋白质替代品的持续关注,乳制品的替代品也开始获得投资者和消费者的更多关注。


像生产豌豆蛋白牛奶的Ripple Foods、非乳制品奶酪的Kite Hill、无蛋蛋黄酱的NotCo等相关公司已经开始在当地的杂货店出售,成为了人们的日常消费。


这些替代品为食物制作提供了新的来源,瞬间抢占了传统肉类的市场份额。


资料来源:cbinsights


昆虫蛋白成为主流


食用昆虫对一些国家来说仍然让人很难接收(近40%的人不吃昆虫),尽管它们对健康和环境都有好处。不过,昆虫作为一种环保的蛋白质来源,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与重视。


事实上,超过1000种的昆虫和虫子正在被世界上80%的国家所食用,昆虫食品作为一种营养丰富、可持续的肉类替代品,消费者对它的接收程度正在慢慢改变。


为了让昆虫的食用变得更加美味,目前有一种新趋势,那就是用它来制造肉类的替代原料。制造商正在用可以大规模饲养的蟋蟀、粉虫及其它昆虫来制做面粉。


许多公司都正在使用蟋蟀粉,或者把昆虫、蠕虫等制作成各种零食(例如Exo和Chapul公司生产的蛋白质棒),甚至是意大利面。


饲养蟋蟀产生的温室气体要比生产肉牛低100倍,而且蟋蟀的蛋白质含量也比牛肉或者是鸡肉高,再加上蟋蟀需要的养殖饲料更少,它的生产效率也更高。既美味又具有经济开发价值的昆虫食品吸引了不少投资者的关注,获得了不错的融资。


俄克拉荷马州初创公司All Things Bugs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美国农业部、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筹集到了资金,开发出一种精磨蟋蟀粉,作为食品配方中的基本成分。


来自旧金山的Bitty Foods已公开融资120万美元,该公司目前有一系列由昆虫粉制成的零食产品。据悉,Bitty Foods使用的昆虫是来自美国各个农场的蟋蟀。昆虫蛋白为人们提供健康而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将取代传统的肉类零食。


资料来源:cbinsights


会“流血”的植物肉汉堡 肉味十足


生产人造肉汉堡的初创企业,目的是同时吸引到食素和食肉两种不同饮食风格的顾客,既可以保证食素者吃到真正的素食,又可以保证在不影响口感的基础上,让食肉者吃到更加环保健康的肉 。


“我们认为这是肉类食品发展的更好方向,在今天,我们已经可以利用成熟的生物技术,将植物做成肉的样子,对消费者来说,肉的价值主张无关动物。”

——Pat Brown,Impossible Foods的首席执行官


作为人造肉食品行业的主要参与者,Impossible Foods甚至利用分子工程学创造出了可以“流血”的植物汉堡,Impossible Foods表示,这种汉堡与传统的肉类汉堡几乎没有区别。


Impossible Foods在动物蛋白中发现了一种富含铁的分子——血红素,这种血红素能够在植物性产品中复制出“肉味”。2018年4月,Impossible Foods发行了1.1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用来扩大生产和分销渠道。


当时,Impossible Foods的市值达到了近5亿美元。去年,该公司宣布将要把分销渠道拓展到大学食堂、博物馆、咖啡厅以及其它的一些零售商店。


目前,Impossible Foods的汉堡已经在一些汉堡连锁店有售,今年年初,Impossible Foods宣布将扩大与White Castle的试点合作计划,势必将无肉汉堡推广到所有的餐厅。


据悉,虽然Impossible Foods可以将其技术应用于新的动物替代品生产,如猪肉、海鲜、羊肉等,但目前看来,他们仍将重点放在可替代牛肉的生产上。


Beyond Meat也是另一家生产植物汉堡及其它仿肉产品的公司,比如鸡肉条、牛肉碎等食品。同时,Beyond Meat目前也在研发一种植物性猪肉的产品。像这类的植物肉公司已经得到越来越多投资者的青睐,Impossible Foods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规模,也是迄今为止在肉类替代品领域中融资最多的初创企业。


Memphis Meats:依靠动物细胞制造出“真肉”


不论是通过实验室还是人工培养出来的肉,都可以成为真正的肉类产品和植物性肉类产品的桥梁。


Memphis Meats位于旧金山,通过动物细胞的自我繁殖来生产肉类产品。因此,他们生产的肉实际上是一种动物性的产品,但是无需通过传统的动物养殖、繁殖、饲养、屠杀等手段来完成。


2016年,Memphis Meats首次推出了人造肉丸。2017年,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培养鸡鸭的细胞。Memphis Meats现在希望他们可以降低实验室培育的成本,以便可以与传统的肉类生产商竞争。


最初,Memphis Meats生产的细胞肉成本价为每磅1.8万美元,但到2018年1月,细胞肉的成本价已降至2400美元。Memphis Meats表示,与市场上传统的肉类生产商相比,他们只需要1%的土地和1%的水就可以生产出不需要屠杀动物的肉类产品。


2018年3月,Memphis Meats宣布计划在2021年前将细胞培育出的无菌鸡肉和鸭肉投放市场。去年,Memphis Meats完成了1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分别是Draper Fisher Jurvetson、Bill Gates、Richard Branson等知名人士。2018年年初,Tyson新成立的合资公司也为Memphis Meats提供了未公开数额的投资。


资料来源:cbinsights


未来,像Memphis Meats这样的公司可以削减肉类生产价值链以外的生产、屠宰和加工环节。


Memphis Meats并不是世界上第一家探索实验室培育肉的公司,早在2013年,荷兰研究员Mark Post博士就生产了全球第一个实验室培育的汉堡,这项研究最初由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资助,后来发展成为MosaMeat,想要将试管肉推向未来市场。


无论是植物性肉类产品还是实验室培育的细胞肉,都吸引了不少的知名投资者,包括一些顶级风投公司(Khosla Ventures、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以及大型肉类生产商(Tyson Foods、Cargill)


资料来源:MosaMeat


相邻地区的公司也参与了这场“人造肉革命”。纯素蛋黄酱生产商Just(前身为Hampton Creek)最近宣布进军人造肉领域,计划在2019年,在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条件下,将其首个实验室培育的鸡肉推向市场。


然而,实验室培育的细胞肉目前仍处于被观望状态,鉴于实验室细胞肉存在的潜在利益冲突,FDA和美国农业部不得不对实验室的细胞肉进行严格监管。


资料来源:cbinsights


甲烷蛋白质的出现


“我们会把它(蛋白质)卖给其他生产商,让他们把它做成牛排、鱼、豆腐之类的产品,我们可以烤着吃……”

——Ezhil Subbian,String Bio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生物技术公司甚至在探索用甲烷制造肉类产品的方法。虽然一些公司已经在用甲烷生产动物饲料,但现在,许多初创企业对用甲烷来制造适合人类食用的蛋白质表现了兴趣。


2017年,来自加州的Calysta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印度的String Bio也获得了Future Food Asia提供的10万美元融资,用于将这项技术商业化。


虽然这些公司开发的蛋白质产品目前并不适合人类,但用甲烷制造的蛋白质可以改善肉类生产对环境的影响,为非洲和亚洲等地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一种新的环保的食物来源,进一步推动人造肉的革命。Ezhil Subbian表示,人们会开始慢慢地接收这种甲烷制造的蛋白质。


人造肉食品领域的公司正在研究各种各样的可替代肉类食品,想要抢占这一新市场。来自东京的Integriculture以及非营利项目Shojinmeat的创始人Yuki Hanyu想要通过开源技术让未来的人们可以适应一个没有肉的未来。


Hanyu为日本高中学生提供高科技的加热盒,学生们能够自己在家培育动物细胞,制作肉类产品。这一概念似乎有些遥远,但Shojinmeat项目正在寻求建立一种众包、自下而上的肉类开发方法,让人们最终接收食用细胞肉。


不止是人造肉,还有人造海鲜


“虾是海鲜产业供应链中最糟糕的产品之一。”

——Dominique Barnes, New Wave Foods联合创始人兼CEO


由于人们对海洋资源的需求不断增加,除了陆地上的肉类生产,初创企业也在使用类似的方法来创造可持续的海鲜替代品。


过度捕捞、环境恶化等现实问题让全球90%的鱼类资源已不堪重负,初创企业正在寻找积极办法,在拒绝耗尽地球鱼类资源的条件下,同时满足人们的现实需要。传统捕鱼业面临的压力渐渐增大,可替代海鲜领域的企业开始备受关注。


2018年4月,初创公司Good Catch Foods完成了87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用于素食金枪鱼、蟹肉蛋糕和鱼肉馅饼的开发。那些看着像海鲜一样的食品,实际上却是用扁豆、鹰嘴豆、蚕豆和其他豆类做成的。Finless Foods目前正在使用细胞开发人造鱼肉,New Wave Foods开始用豌豆蛋白和其它藻类仿制虾。


Wild Type在3月份的时候筹集了350万美元,用于实验室鲑鱼培育。早在2017年10月,生产藻类鲑鱼的法国初创公司ODONOTELLA就发起了天使轮的融资,在2018年4月推出了第一款纯素熏制鲑鱼产品Odontella aurita。


目前看来,无鱼产品仍然处于早期研发阶段,但它的出现,也进一步扩大了无动物未来的可能性。与无动物肉类一样,无鱼食品可以从根本上简化和清理海产品生产价值链。


资料来源:cbinsights


许多肉类行业的大型企业本身也会投资这些创新型的初创企业,将其作为外包研发的一种形式,像食品贸易巨头Cargill就参与了Memphis meat的首轮融资,2017年9月,Nestle收购了素食预制食品生产商Sweet Earth。


人造肉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目前,植物性蛋白质的需求增长速度比动物性蛋白质略快,所以我认为未来我们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Tyson首席执行官汤姆·海斯


此外,支持可替代肉类生产发展的投资机构(如Tyson New Ventures)开始渐渐崛起,说明肉类生产商已经预见到了未来人造肉食品生产的可能性。


2016年10月,Tyson New Ventures对Beyond Meat进行了首次投资。2017年,他们再次为该公司的G轮融资投资了5500万美元。


之后,他们还投资了Memphis Meat、以色列的Future Meat Technologies等诸多类似的公司。


随着“Internet of Food”基金的推出,我们看到Tyson正寻求从肉类生产商转变为业务范围更广泛的可替代蛋白质品牌。


除了企业,风险投资公司和生物技术加速器也在资助这些高科技食品的研究和开发。生物技术加速器IndieBio在人造肉方面的投注颇多,对Memphis Meats、New Crop Capital、Finless Foods等公司进行投资,还对专注于乳制品及明胶替代品的初创公司进行了大量投资。


资料来源:cbinsights


New Crop Capital作为一家早期风险投资基金,致力于为开发植物性肉类、乳制品替代品等初创公司提供发展资金,包括对Sunfed Meats(一家用豌豆蛋白生产“人造鸡肉”的公司)120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开发ahimi(一种用番茄做的金枪鱼替代品)的Ocean Hugger Foods的种子轮投资。


资料来源:cbinsights


为何转向人造肉


转向人造肉有几个宏观原因。城市化、人口增长、中产阶级的崛起都导致了人们的肉类消费量增加。根据联合国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约有55%的城市人口,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到60%。与此同时,预计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飙升至96亿,从而导致粮食产量增加61%。


人造肉市场的兴起正在推动这一增长,特别是在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肉类消费国,人们的蛋白质消费量预计每年会增长3-4%。人们对肉类食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挑战,而人造肉公司恰恰就想填补这一市场空缺。


资料来源:cbinsights


1. 人造肉可以减少负面环境的影响


如上所述,畜牧业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此外,减少牲畜可以释放全球耕地,减少土壤侵蚀、减轻世界供水压力等。消费者正在寻求更健康的肉类替代品。


随着全球肥胖率上升,消费者们对可替代肉类食品的兴趣日渐增长,推动了人们对人造蛋白的需求。Meatless Monday和GrubHub已经开始合作,展现了肉类替代品的日益普及。


根据分析,不仅仅是在周一,人们对人造肉菜肴的需求每周都在增加。农业技术和合成生物学的进步推动了人造肉的发展,细胞农业和分子工程也为人造肉的“仿真效果”提供了技术支持。


2. 人造肉可以缓解肉类消费的道德问题


长期以来,肉类行业一直受到道德问题的影响。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嘉吉推出了区块链测试,为消费者展示每只禽类的来源。区块链与肉类食品相结合的讨论激增,表明了消费者对食品供应链透明度的渴望。


3. 人造肉可以减少污染


在无菌环境中实验室中培育出来的的肉类可以减少污染,并在肉类生产过程中消除抗生素,对食物生产价值链中所面临的健康问题产生了积极影响。


全球性的人造肉革命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肉交易集中地,也是发达食品和饮料行业的所在地。与此同时,欧洲也有一个发达的人造肉市场,目前来看,亚洲的人造肉行业也有望实现增长。


对应的监管机构也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机构将细胞农业作为未来的食物来源。2017年3月,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科学院、工程学院、医学院共同发布了一份关于生物技术发展和监管未来的报告,白宫也针对美国机构该如何管理农业生物技术进行了审查。


目前为止,人造肉的监管体系仍处于早期的阶段,其监管责任可以扩展到多个机构,因为食品生物技术与许多监管体系重叠。未来,也许会出现为人造肉而建立的新的监管体系和机构。


虽然人造肉的行业正在兴起,但仍面临着一些客观的障碍。


1. 食用人造肉可能存在心理障碍


许多消费者对实验室食物有心理障碍,可能也会更喜欢熟悉的真正动物肉类的味道,像Shojinmeat Project这样的公司,正在想办法让消费者能够接受人造肉。


2. 人造肉的价格昂贵


成本仍然是一个关键问题,目前,市面上的人造肉定价堪比奢侈品。人造肉价格昂贵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胎牛血清(FBS)的盛行。从牛胎中提取的胎牛血清是制造人造肉的核心,也是它价格昂贵所在。


所以,许多初创公司正在寻求将FBS从人造肉的等式中剔除,以便削减成本。最近有报道称,已经开发出了一种不含FBS的细胞培育鸡肉的方法,Memphis Meats正在验证一种不含FBS的方法来制作人造肉。


3. 可以彻底改变肉类消费吗?


许多创业公司都声称他们的产品将彻底改变肉类消费,但问题在于,人造肉是否会可持续性地发展下去,还是仅仅只是一股新的分子美食的浪潮。成本问题对于人造肉是否能成为主流消费至关重要。


4. 对环境真的更好吗?


人造肉的发明声称将减少肉类消耗对环境的影响,但发明人造肉的实验室在电力、供暖以及其它资源方面的成本却很高。


5. 人造肉的自动化生产也可能对农业产生影响


肉类行业是美国农业领域最大的板块,人造肉的主流消费可能对这个行业造成混乱,甚至在整个肉类生产价值链上消除人们的就业机会。肉类生产商和其它相关机构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比赛开始了。


人们只是因为一时的好奇而购买,还是真正把人造肉当成日常消费,这都取决于人造肉的成本和规模问题,这也是它最紧迫的问题,因为到2050年,全球的肉类消费将增加1.6万亿美元。


我们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几年里,人造肉的成本会大幅度地下降。从那以后,人造肉会正式进军市场,并贴上物超所值的标签。


基因工程、生物技术的创新与进步都将不断地增强人造肉的味道和营养价值,用来刺激人们消费。这些技术还将扩展到其它肉类和海鲜类别(例如猪肉、鸭肉、鳗鱼等)


我们可以看到,几乎在所有的冷冻和加工食品中,现有的肉类品牌都有直接的竞争对手。未来,尽管人造肉的发展面临着许多障碍,但它的产品多样化和快速发展,还是吸引了大众和不少投资方的目光。


文章来源:https://www.cbinsights.com/research/future-of-meat-industrial-farmi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