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参崴到莫斯科,西伯利亚大铁路也太长长长长了吧
2019-07-04 16:30

从海参崴到莫斯科,西伯利亚大铁路也太长长长长了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小可,制作/制图:孙绿&大绿,照片:小可,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原标题《从海参崴到莫斯科,这篇西伯利亚大铁路也太长长长长长长长了吧》


环行星球是一个成员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神秘组织,每周都会邀请位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小伙伴跟我们分享他在当地的经历和知识。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小可跟我们分享她的穿越西伯利亚之旅



2018年5月,我独自搭上了横跨西伯利亚的列车。


其实西伯利亚大铁路由多条线路构成,大致分为四条:


1. 蒙古支线:从莫斯科经乌兰巴托到北京


这条线可以直接从北京出发,一路穿过中国、蒙古、俄罗斯,全程7826公里,使用中国机车和车厢,由中国乘务员提供服务。


2. 满洲里支线:从莫斯科经满洲里到北京


这条线路不经过蒙古,配备的是俄罗斯列车和乘务人员,全程8988公里。

       

3. 贝加尔-阿穆尔大铁路


贝阿铁路是苏联时代的产物,全程都在俄罗斯境内,以泰舍特为起点向东延伸,经过贝加尔湖北端的北贝加尔斯克,以苏维埃为终点,全程4287公里。




4. 西伯利亚大铁路:从莫斯科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我搭乘的就是这条经典路线,长达9288公里,列车要连续奔跑146个小时。


这条线路自1891年从莫斯科开始修建,至1916年修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


它一路穿越乌拉尔山脉,在西伯利亚的针叶林上延伸,几乎跨越了地球周长1/4的里程,将俄罗斯的欧洲部分、西伯利亚、远东地区连接起来。


共跨越8个时区、3个地区、14个省份。铁路设计时速为80公里。


无论走海路还是陆路,要跨越俄罗斯都几乎相当于跨过半个地球:



始发站符拉迪沃斯托克,原名海参崴,是俄罗斯东部的首府。巍峨的群山环绕着一连串海湾。


在瞭望台上俯瞰金角湾,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海参崴的街道多是起起伏伏,房在陡坡建,车在陡坡行:



西伯利亚大铁路在海参崴的终点标志:9288公里纪念碑,火车会从旁边的站台出发。



海参崴清朝时为中国领土,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将其划给俄国,命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大铁路的修建助推了俄国革命。


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军舰:




西伯利亚铁路还帮助俄国联通了东部海港,进而通过海上之路连接了日本神户、长崎及中国上海等。尽管建设之初,西伯利亚铁路是为了完成帝国事业的军事项目,但是它的存在意义远超过了最初的目的。


从海参崴望向日本海:



5月22日,莫斯科时间12:10,海参崴时间19:10。


哐当……哐当……


我乘坐Rossiya号001次列车从海参崴出发。心跳稍稍加速。


所在的10号车厢前早已聚集一批警察,几乎承包了整个车厢。据说,他们可能是去某地训练。


看到这一批警察,着实心安不少:




经停的第一站是乌苏里斯克(双城子 Ussuriysk)。这座小城曾经叫尼古拉斯科耶,因纪念皇子1891年来访而得名。


到站时已经是当地时间21:08,天黑黑:



之后到达哈巴罗夫斯克时是当地时间早上06:10。


是个阴天,风有些大:



在这一站下车的人很多,两位军人舍友和一车子警察都走了:



经过哈巴罗夫斯克不久,火车就会越过阿穆尔河(也就是黑龙江)上长达2.6公里的哈巴罗斯斯克大桥,这是俄罗斯最长的铁路大桥。


这座大桥也被印在了5000卢布纸币上:



进入哈巴罗斯斯克大桥前经过的一个小站,三位老人坐在站台上等车:



过了比罗比詹,火车开始沿着比拉河行进,两旁是大片的草原和起伏的群山:



之后到达别洛戈尔斯克(Belogosk),这里是主要的交通枢纽,一些火车离开西伯利亚大铁路主线前往阿穆尔州的行政首府海兰泡,那里有渡船可以到中国的黑河。


别洛戈尔斯克站:



这一站,列宁同志会在站台上跟你打招呼:



也有不少俄罗斯旅客跑来合影:



这个站往外走不远,就是一条“土特产”街,当地人提着自家的蔬菜瓜果、格瓦斯、咸鱼等,卖给过站旅客:




火车离开别洛戈尔斯克到达希马诺夫斯克时已是傍晚。


一路上有晚霞相送:



火车内统一显示莫斯科时间。对着窗外的夕阳,电子表上的14:37让人觉得有些错位:



再往后,过了腾达(Tygda),列车沿着不知名的河流,时而笔直前进,时而蜿蜒曲折。穿过大片针叶林和草地时,河流隐藏在森林中。经过小山丘时,河流则融进三四层的景色里。


有时整个河面都呈现在右手边,仿佛坐在岸边:



穿过大片针叶林和草地时,它又隐藏在森林中:



还遇见了人家和奶牛:



之后的莫戈恰(Mogocha)是一座金矿开采小镇。冬天,这片冻土地带的温度是低到可以让铁轨都裂开的零下62摄氏度。


这里天上的云拥有和地上小木屋一样的密度:



到莫戈恰站后想起来,一路上,很多火车站都在施工:



爬上阶梯:



可以俯瞰整座小镇:



再之后是车尔尼雪夫斯基(Chernyshevsky),这座小镇以19世纪的流亡者尼古拉·车尔尼雪夫斯基命名,他的银色雕像就矗立在站台上。


车尔尼雪夫斯基,俄国唯物主义哲学家、作家、革命者。反对沙皇农奴制度,1862年被捕入狱,后又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服苦役。



火车站外是一片小山丘和木屋,还有稀稀疏疏的小摊贩。


在这里,你看不到现代气息:



接下来,列车将会沿着石勒喀河、音果达河、鄂嫩河前行,要穿过沙漠、草原、绿洲和森林,一路仿佛经历了绿春、初夏与金秋。






经过了几天的荒野景色,快到乌兰乌德时,可以近距离看到村庄、公路和成排的汽车。





但是,十分遗憾。乌兰乌德的晴空没有一同前行,在列车开往号称全程最美的风景——贝加尔湖时,天边的阴云越来越多,最后在窗户外滴起了雨滴。


在灰蒙的天空下,列车渐渐靠近一个巨大的湖泊。我怀疑地打开了谷歌地图,很悲伤。


那个有点浑浊的大湖就是“西伯利亚的明珠”。


我想,如果李健看到这样的贝加尔湖,应该也创作不了那首耳熟能详的《贝加尔湖畔》。



贝加尔湖南端是拥有三百年历史的伊尔库茨克。它是西伯利亚最大的工业城市和交通枢纽。


雨也一路相随至此:




之后经过的济马(Zima)直译为“冬季”,是旧时的流放地。




济马火车站外的一栋建筑,画着一只雄鹰:



这一站下车买零食的小可爱:



过了济马这座小城不久,就是东西西伯利亚的分界线:叶尼塞河(编者注:叶尼塞河是俄罗斯水量最大的河流)


火车穿过一公里长的叶尼塞河大桥:



之后进入的小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Krasnoyarsk Pass)曾经是列宁在沙俄时期的流放地。


列车会在这里停留22分钟,有充分的时间去看看车站广场外的共产主义时期壁画和供陈列的火车头:




更让我意外的是,竟在这里和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列车相遇了。有一种老乡见老乡 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火车之后到达基亚河畔的马林斯基,因西伯利亚淘金热而日渐富庶。


马林斯基站:



在这一站去了趟小商铺,排在前面的兵哥哥买走了最后一个我看中的面包o(╥﹏╥)o:



之后到达新西伯利亚,孤独星球说,它的车站是西伯利亚铁路上真正的圣殿,站台上有两座“二战”纪念雕塑,描绘的是一家人挥别即将上前线的战士的场景。


我带上车票复印件准备进站看看,绕了半天才找到出站的安检口。看了看安检架势,又看了看手表,时间已不多,只好作罢。




离开新西伯利亚后,列车将迎接鄂毕河上870米长的七孔大桥,各色船舶和货船在河面上穿梭。


七孔大桥:



经过了巴拉宾斯克(Barabinsk)和鄂木斯克(Omsk Pass),列车使过一片黑土地和沼泽地。之后又进入一片布满河流的区域。





门前屋后堆满砍好的木柴,不知这里的生活是否就像《小森林》里那样自给自足:



再经过俄罗斯的石油基地秋明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又一片的针叶林,天上的云也越来越张狂。




之后驶入了乌拉尔山区的文化和经济中心:叶卡捷琳堡。这里是鲍里斯·叶利钦的故乡,也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人被布尔什维克处决的地方。


俄罗斯的火车站可以随意进出站,不需要检查车票。跟着人群穿过候车大厅来到叶卡捷琳堡站外,发现这里与前面经过的许多小镇不同,是一座非常现代化的城市    。站外就有HOTEL,还有汉堡王!已经许多天没吃过肉、没喝过快乐肥宅水的我,拿出钱包奔向汉堡王的怀抱。


图片是从火车站望向对面的HOTEL:



看见最后一节车厢上的小窗户了吗?



下午火车开始行驶后,我走到这里,开门发现小窗户下已经蹲着一对父子:



那位爸爸让儿子跟我打招呼:



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另一种火车速度,远去的风景容易让人发呆:




离开叶卡捷琳堡后,又经过了基洛夫(Kirov Pass),车窗外的风光换成了郁郁葱葱的农田、林地和森林。



之后,列车横跨一条十分宽阔的河流及河上异常壮观的桥,这就是伏尔加河


下诺夫哥罗德伏尔加河大桥:



列车快要进入莫斯科时会经过很过小镇,有很多漂亮的东正教教堂。


这段路途一定要好好看看窗外,不要错过这些漂亮的东正教教堂。那时候,旁边的俄罗斯老奶奶看见教堂,会拉着我们一起看,并在胸前画十字。



顺便插播一张莫斯科的圣瓦西里大教堂:



当列车开始穿梭于街道和公寓大楼之间时,终点站莫斯科就要到了。


最后到达雅罗斯拉夫火车站(Moskva Yroslavskaya)。没有想象中那样激动,没有蓬头垢面,也没有疲惫,只是腿上多了好几个淤青,还有的就是回忆吧。


莫斯科0公里纪念碑,跟海参崴9288公里纪念碑是一对儿:



旅途中,我是一个固定的坐标,观察了全程上上下下的人。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有什么样的故事,被我尽收眼底。


先跟大家说说亲切又帅气的列车员大妈。


上车检票时我只出示了订单,列车员大妈校对后向我摇摇头,说了一句听不懂的俄语。我立马翻出车票。大妈满意地笑了,还替我呼了一口气。10号车厢的列车员是唯一全程陪伴我的人,她时而威严,时而贴心。



不知列车员大妈总共有几套工作服,但每一套都很帅气:






她还经营一个小铺子,最好吃的是土豆泥。上车后,列车员会为每个人发一套全新的床单、被套、毯子,旅客自行铺好,下车前再拆下交还给列车员。


到叶卡捷琳堡的时候,上来三对美国老夫妇和一个中年导游。列车员大妈还抓准商机,跑去卖给他们一些旅游纪念品。


下面是大妈经营的小小零食铺:



大妈有一间专门的屋子,就在热水壶旁边。里边有花,还有一本书:




一路走来,列车员大妈永远是我坚强的后盾。有些站停靠的时间非常短,她就不让我下车,但是会开门让我像她一样探出头观察。


在希马诺夫斯克时,大妈让我过来拍照:



插播一个途中看见的高挑的女列车员。


虽然列车员姐姐看起来没有大妈亲切和有安全感,但还是,嗯。很性感的。



除亲切又帅气的列车员大妈让我印象深刻外,车厢里也也有着许许多多有趣的小故事。


我选的是四人车厢,也就是二等座,一个房间内有四张床铺,有一扇可自由开门的门和全身镜,配有电视、置物柜、挂钩、衣架等。



车厢内部干净、宽敞:



通常,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站着看窗外的风景。前往基洛夫站时,在走廊看风景的是一位美国老爷爷,跟我一样拿着相机一直拍:



还在走廊看到过温馨的一幕,小哥哥抱着妹妹欣赏窗外风景:



而熊孩子出没时,也是走廊最热闹的时候:




一路下来,我大概是在走廊站得最久的旅客了。


俄罗斯人都是坐火车的经验者,一上车就换上早已备好的舒适“火车服”。通常是T恤、运动短裤和人字拖,将正式装用衣架整齐挂起:



Jennie是我的第一位室友,她去别洛戈尔斯克看望妈妈。听说我一个人坐火车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她说“替我担心”,于是介绍了当地的朋友给我。当时我俩认识还不到3个小时,真是受宠若惊。她下车后,每天都会发关心信息,直到我回了北京。


更巧的是,Jennie正在自学中文:



Jennie说为了保持slim的身材,她多年前就开始节食。


我拿了一盒MINI碗仔面给她,本来她拒绝晚上吃,后来聊着聊着,她说“好想吃”。我一边唱和着“Just tonight!"


1.7米的她端着小小的碗,说“好吃,好吃。”



另一位室友是个和我言语不通的俄罗斯小哥。他嘴角有一道两三厘米的疤痕,整天抱着电脑看动画片。吃饭时,他会把面包、香肠切成片,推到我面前,打手势让我吃。


有个下午,一位喝高了的大叔拉着我一直唠嗑,我赶紧溜回去坐在小哥对面,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到了赤塔,小哥要下车了。看着他被人四个人簇拥离去,回头向我挥挥手,我竟然有点伤感。


只偷拍了他睡觉的一张:



后来上车的俄罗斯大叔,得知我要去莫斯科,露出了“年轻人真闲”的笑容。


真闲大叔带了一些糕点上车,看着很好吃。


他问我要不要尝一尝,然而我死要面子地拒绝了,真是后悔。



而和真闲大叔一起上来的另一位俄罗斯小,一直抱着iPad看视频,还时不时大笑嘚瑟,喜欢喝黑咖啡时放三四块方糖。


这位小哥在下午茶时间问了我一句


“can you speak English?”


我激动地回答“Yeah!”,心想终于又遇到一个会说英语的俄罗斯人了。


可是,说完这句,就没有了……没有了……


空气突然安静。


后来,我又遇到了两三个问我同样问题的俄罗斯人,同样是话题就在这里结束了。我想,这句话大概是他们唯一会的英语了。跟在中国说“How are you?”差不多吧。



再后来遇见了六十多岁的战斗民族老奶奶。她剪了超短发,穿着花裙子,踩着低跟鞋,化着淡妆,涂着亮粉色的指甲,到莫斯科时,她还拿出香奈儿口红补了妆。


对面的新舍友还在睡梦中,香奈儿奶奶帮他们拉上窗帘,拉下遮挡板。



她带了报纸、填字游戏、视频播放器,还有很多好吃的。她作息规律、生活健康。知道我从中国来,她说了“中国”“北京”“吃饭”“你好”几个单词,十分意外。


有一次,我吃从北京带来的最后一碗公仔碗仔面。由于公仔碗仔面自带的叉子超MINI,香奈儿奶奶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她的百宝箱里掏出一把三倍大的叉子塞给我,惹得坐在对面的乘客哈哈大笑。



再过了一个小站,列车员大妈非常激动地领着一位刚上车的亚裔面孔老人家来跟我“认亲”。原来是一位日本爷爷,大概70多岁。他也是独自出行,带着攻略书和时刻表,拿着老相机。


认真做攻略的日本爷爷:



有缘的是,后来我和日本爷爷在莫斯科街头偶遇,俩人都非常惊讶,大笑着用力握了握手,寒暄几句,又继续各自的旅行。


记得在经过途中某个站时,天气非常好。日本老爷爷拿着相机让我给他拍张照片,还问,需不需要给我拍一张。然而,我又死要面子地拒绝了。肠子都悔青。



途中还遇到了火车工人、警察、军人、熊孩子、小家庭、分别的情侣








还有一位和丈夫一起出行的韩国大妈。我们在列车上相遇时,她问我“한국 사람?(你是韩国人吗?)


看了不少韩综的我这句话还是听得懂的,回了一句“아니,중국 사람”。



穿黑色夹克这位大叔是列车长,早上十点多会来车厢问候旅客,当然不是每天。


到达贝加尔湖那天,他来到我的车厢。一番比划后,对我竖起大拇指(大拇指真是好用╯▽╰)



站台小商铺老板望着远方,北京-莫斯科列车上的旅客望着她:



我们之间虽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但是形形色色的人构成了一个完完整整的西伯利亚铁路印象。


一个人旅行的好处就是,有更多机会去跟陌生人交流,如果会一点俄语,就更美了,可惜我只看得懂几个字母。


最后跟大家讲讲吃的。


好几天的列车旅行,吃什么必须了解。


俄铁会提供意面和荞麦套餐,配有鸡肉或牛肉、面包、香肠。遇到的所有俄罗斯人吃饭都超级安静,连咀嚼声都没有。



俄铁上可以借茶杯,还配有勺子。如果叫咖啡服务,会用白色的陶瓷杯套装送来车厢:



车子停站时,也可以下车去小商店买东西。有的小铺子乍一看像是酒柜。在商店可以买到热狗、俄罗斯土豆泥、土特产,也有现做的面包、巧克力卷、饺子、炸鸡腿、小菜等等。在车上还能尝到室友分享的小零食。






最后也发现,战斗民族最爱的除了酒,还有烟。每到一站,男男女女都要下车吞云吐雾。铁轨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烟头。想象一下,横跨四分之一地球的铁路线被烟头铺满的画面。



6天6夜的火车生活比想象中短暂,9288公里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而这一趟旅途也没有就此结束,在莫斯科逗留两三日后,我又搭着火车北上,到圣彼得堡去。


本来买了去摩尔曼斯克的机票,但是发现不够时间去捷里别尔卡,只能作罢。有一天,还是要去一趟巴伦之海边的北极圈小镇,体验下极昼或者极夜。


半个月的晃荡,最大的感受就是人生可以有好多种活法,不管到什么年纪,心都可以躁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小可,制作/制图:孙绿&大绿,照片:小可,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原标题《从海参崴到莫斯科,这篇西伯利亚大铁路也太长长长长长长长了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3
点赞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