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路透新闻报告:付费订阅该往哪走?
2019-07-08 14:00

2019路透新闻报告:付费订阅该往哪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封面:pixabay


2019年,新闻行业面临新的困境与挑战。这一年,新闻机构的广告收入进一步下降,多家传统和数字媒体裁员,媒体的可信度持续下降;这一年,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向付费模式或会员模式转型,播客和语音导向的媒体成为更多读者的选择。


新闻行业目前有哪些困境和改变?究竟该往哪走?本期全媒派(ID: quanmeipai)编译了2019年路透新闻报告,一解大家的困惑。


付费新闻的困境与新闻质量的担忧


这次报告调查了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行业状况,以下为主要发现:


1.付费订阅


尽管新闻业做出了努力,但愿意为在线新闻付费的用户,只增加了少数,且增长仅限于少数几个北欧地区国家,例如挪威和瑞典,分别增长34%和27%。


即使在付款水平较高的国家或者地区,绝大多数人也只会订阅一个在线新闻平台,而且大多数人更愿意把钱花在娱乐上,如视频网站Netflix 和音乐平台Spotify。


2.社交媒体


围绕新闻的社交沟通变得越来越私密。调查发现WhatsApp已经成为巴西和马来西亚等非西方国家讨论和分享新闻的主要应用,所占人数比例分别为53%和50%。


3.新闻信任度


尽管平台和新闻媒体努力建立公众信心,但大众对错误消息和虚假消息的关注度仍然很高。在巴西,85%的人担心互联网上消息的真假,但在德国(38%)和荷兰(31%)则要低得多。


在所有国家或者地区,新闻的平均信任度总体下降2个百分点,跌至42%。调查结果显示,只有49%的受访者信任自己使用的新闻媒体,33%相信自己通过搜索找到的新闻,23%表示信任社交媒体。


大众对新闻质量的担忧,可能有利于那些可信度高的新闻品牌。2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开始依赖更多“声誉良好”的新闻来源,这个数据在美国高达40%。另外,有24%的人表示他们已经停止使用去年声名狼藉的新闻平台。


比起解释性报道,新闻媒体被认为在突发报道方面做得更好。62%的人认为媒体能让他们得到最新消息,但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媒体无助于他们理解新闻。


现在更多的人主动“逃避”阅读新闻,因为他们认为阅读新闻会产生负面情绪,或者带来无法改变现状的无力感。


像Apple News这样的移动新闻聚合平台逐渐受到欢迎。Apple News覆盖了美国27%的人群,高于新闻媒体《华盛顿邮报》(23%)


4.播客普及


智能手机的发展推动了播客的普及。3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过去一个月内至少听了一个播客。而对于那些35岁以下的用户,这个比例达到了50%。


Amazon Echo和Google Home等设备使用率持续快速增长,但用户大多不用它们收听新闻。


更多人愿意付费,却只订阅一个新闻源


在过去的一年中,一些新闻媒体增加了付费服务和会员计划,而另外一些数字订阅则获得显著增长。但路透研究院的数据表明,这些国家的在线支付虽然略有增加,但总体来说变化不大。


过去六年,在路透研究院关注的9个国家当中,为新闻付费的比例平均保持在11%,大多数目前不准备为在线新闻付费的人,未来也不太可能付费。


2013年至2019年,一些国家支付了在线新闻服务的人群比例数量保持相对稳定


在美国,受众更愿意订阅高质量的媒体。《纽约时报》现在有超过300万的数字用户,《华盛顿邮报》约有100万。


但这些大品牌的成功并不代表其他媒体也能获得成功。Business Insider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共吸引了超过一半的美国新闻订阅者,但目前很少有人准备支付多个在线新闻订阅费用。例如,在德国70%的人只会购买一个订阅,只有10%准备为三个或以上新闻媒体付费。


娱乐至死?付费订阅该往哪走


在新闻媒体提出资讯收费模式的同时,娱乐产业如Netflix,Spotify,Apple Music和Amazon Prime却通过它们的优质服务赚取了数十亿美元。那么,这些服务的增长是否就意味着大众会减少在新闻方面的花销?


针对这个问题,路透研究院向受访者询问,如果他们在未来12个月只能订阅一个在线媒体,他们会选择什么。不出意料,新闻媒体排在了Netflix和Spotify的后面。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几年中,虽然年轻人已经开始愿意为在线服务付费了,但这当中并不包括新闻,他们认为没有太大价值。


捆绑销售、与聚合应用合作或许会成为付费模式的新方向。例如,目前订阅《泰晤士报》,就可以免费访问《华尔街日报》,而通过Amazon Prime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购买《华盛顿邮报》的付费内容。随着市场的逐渐饱和,如何做好用户留存成为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增值捆绑可能会变得更加重要。


另一个有潜力的模式,是与Apple News和谷歌新闻这样的平台聚合应用合作。这些应用的价格往往更为低廉,却可以让消费者同时获得多个媒体的的订阅。谷歌新闻的使用率在美国达到了15%,与《华盛顿邮报》的每周订阅量不相上下。Apple News的整体覆盖率虽然只有10%,但iPhone用户的覆盖率高达27%,高于大多数美国新闻网站,空间可见一斑。


在2016年至2019年的调查中,使用Apple News的人群比例逐年上升


目前,移动聚合应用已经成为许多亚洲国家获取新闻的主要途径。在日本,每周有三分之二(66%)的智能手机用户使用雅虎新闻。在韩国,73%的手机用户使用门户网站Naver。


社交媒体私密化,评论分享将不再开放


对于社交媒体来说,2019年是充满戏剧性的一年。因涉嫌传播错误信息,鼓励仇恨言论和网络暴力、利用客户隐私,Facebook和YouTube饱受各方攻击。


今年2月,马克·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更关注私人消息业务,并预计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将成为用户在Facebook上进行互动的主要方式。这意味着未来评论分享将不那么开放,也不那么透明。


自2014年起,WhatsApp和Messenger的用户大幅增长。到目前为止,WhatsApp的用户集中在拉丁美洲、东南亚、非洲、南欧和印度。有近一半的巴西和马来西亚受访者,将WhatsApp作为新闻来源。


各国使用WhatsApp群组的方式不尽相同。在巴西,58%的WhatsApp用户加入了由陌生人组成的群组,而这个比例在英国只有12%。这增加了错误信息传播的可能性。调查还发现,在WhatsApp和Facebook中使用群组的人,对新闻的信任度较低。


公众对新闻不再信任


公众对新闻的总体信任程度从去年的44%下降到42%。相比之下,人们对社交媒体上的新闻和通过搜索获得的新闻信任度更低,分别为23%和33%,但这两个数值与去年相比,变化不大。


不同国家的市场中,新闻信任程度也不尽相同。在芬兰、丹麦和葡萄牙,新闻被认为仍然具有可信度。而相比之下,在希腊、韩国和匈牙利,只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愿意相信媒体的消息。


此外,路透研究院还发现,媒体的可信度下降是一个普遍现象。即使是芬兰、德国这样的国家,它们的媒体信任度在近几年也都分别下降了9%和13%。



表格显示,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媒体都在面临媒体信任度下降这个难题


报告指出,55%的受访者都担心自己是否够能分辨出网络上的假新闻。巴西、法国、南非和墨西哥的受访者最担心这个问题。在荷兰和德国,这个比例只有大约三分之一。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超过四分之一的人选择相信“更有信誉”的新闻来源,这个数值在巴西上升到36%,在美国上升到40%。另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已经不再关注“声誉不太好”的消息来源。


图表表示近几年,公众开始改变它们的上网习惯


巴西是对错误信息关注最高的国家,在那里人们的行为也相应有很大变化。几乎三分之二的巴西受访者表示,他们已经决定不在社交媒体中分享一个可能不准确的新闻。


英国和美国的年轻群体似乎也是一样的,他们表示,在使用社交媒体时,更加关注新闻媒体的名称。其他人则表示,会呼吁更多朋友不要分享不准确的消息。


消极感与新闻过载,公众抗拒阅读新闻


今年的数据表明,32%的人正在主动拒绝阅读新闻,这比研究院在2017年提出这个问题时多了3%,可能是因为出现了更多消极报道。


克罗地亚(56%),土耳其(55%)和希腊(54%)的新闻回避率最高,而日本最低(11%)


新闻过载可能是用户拒绝阅读的另一个原因。28%的人认为现在有太多新闻报道了,比如一个事件会不断地更新,然后各方发布不同的观点,导致最后人们很难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美国,新闻过载的感知率最高,达40%。而在丹麦(20%)和捷克共和国(16%)这样新闻媒体数量较少的国家,感知量较低。


于是,以寻求解决方案为初衷的新闻,如HuffPost、BBC World Hacks出现了。创始人想寻求一种更有意义且更包容的报道,规避不必要的负面消息,并与读者紧密沟通交流。



一些媒体则希望通过新颖的选题来吸引年轻人,或者使用新的报道方式,例如BuzzFeed和Vice。


音频新闻面临的困境


播客已存在多年,但由于内容更好、分发更容易,这些数字音频拥有了一大批粉丝。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36%)表示他们在上个月听过一个播客,1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听过一个关于新闻、政治或国际新闻的播客。


继《纽约时报》“每日新闻”获得约500万听众之后,《卫报》《华盛顿邮报》和《金融时报》等都在去年推出了每日播客。与此同时,英国广播公司将自己的节目重新命名为BBC Sounds,以满足听众们日益增长的需求。


播客的核心吸引力在于易使用性,而且用户在做其他事情时也可收听。


但随着资本开始流入播客,收听免费的年代可能会结束。广告带来了资金,更多的专业内容和更高的产品价值也会随之诞生。然而,有些人担心播客的纯度和真实性可能也会因此丧失。


随着亚马逊语音助手Echo和Google Home等智能音箱的迅速普及,音频新闻可能会因此获得强有力的支持。去年,英国购买智能音箱的比例从7%增长到14%,美国从9%增长到12%,韩国从5%增长到9%。


然而,使用智能音箱听新闻的比例正在下降。在美国和英国,每周通过智能音箱收听新闻的人不到五分之二,在德国和韩国也只有约四分之一。


2019年,新闻媒体与平台还在争夺入口,新闻媒体还在变现的路上艰难试错,播客听新闻的路子还没有走通……在一些失望中,我们也能看到突破的空间与可能,期待破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封面:pixaba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