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新的罪与罚:财务造假创A股之最,证监会披露办案过程
2019-07-09 08:23

康得新的罪与罚:财务造假创A股之最,证监会披露办案过程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潜望,作者:刘鹏,头图来自东方IC


重点:


  • 1. 证监会用“行为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来形容康得新案件,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被顶格处罚,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 2. 根据证监会认定,2015年到2018年期间,康得新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等研发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和研发、销售费用,通过这些方式虚增利润119亿元。


  • 3. 证监会已经于7月6日对涉事审计机构瑞华会计事务所启动立案调查,此前,瑞华对康得新连续出具五年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而根据证监会的调查,康得新2015~2018年连续四年财务造假,净利润实际为负。


2019年2月,手握150多亿元的账面资金,却无法偿还15亿元债券构成违约的上市公司康得新(002450.SZ)备受质疑。时逢亚布力论坛,面对一众企业家的关心问询,康得新实际控制人钟玉把原因归结到了银行身上。


他小声但又气愤地说,“都是因为银行去年抽贷”,随后又“啪”地一下拍手,对着一众企业家说,“你说我一个马上要70大寿的人了,完全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结果就因为这个,一下子进去几十个亿。”


作为亚布力论坛的理事,69岁钟玉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在这些企业家面前“陈情”。他所创立的康得新一度被称为中国的3M,市值高达千亿。但在证监会的调查下,“卸妆”后的康得新一片狼藉:连续四年财务造假,虚增利润119亿元,为A股历史之最。


7月8日,在证监会专门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证监会处罚委人士用“行为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来形容这一案件。其中,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被顶格处罚,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对公司“看门人”中介机构的调查也开始启动,腾讯新闻《潜望》获悉,7月6日证监会已经对涉事审计机构瑞华会计事务所启动立案调查。


除去行政处罚,早在5月份,钟玉即因涉嫌挪用资金,被连云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证监会表示,对于钟玉的行政处罚是根据其财务造假行为而定的,张家港警方调查的则可能是刑事方面案情,因此对于钟玉等康得新主要负责人而言,证监会的处罚只是追责体系中的一环,随后还有刑事诉讼、民事索赔以及诚信体系的惩戒。


值得一提的是,钟玉出席亚布力并对企业家诉苦前一个月,即受到诚信体系约束。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得集团以及钟玉限制高消费行为:禁止其乘坐飞机、高铁,禁止住宿星级宾馆。但知情人士透露,钟玉未通过民航系统到达距离江苏数千公里外的亚布力,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一位秘书随同参会,帮助打理其日常行程安排。


曾经在亚布力申请回忆如何将康得新从濒临破产挽救回来并在深交所上市的钟玉,在将近70岁时,只能看着康得新股票简称逐步变成ST康得新、*ST康得,滑向退市边缘。


资金挪用涉嫌用以补仓


钟玉原为国企技术人员,1988年联合创办康得集团前身北京海淀康得机电公司,在经过改制后钟玉成为大股东。2001年,钟玉成立了康得新复合材料公司,并于2010年以“全球最大预涂膜生产企业”的身份在A股上市。


上市后康得新一度被称作为“中国的3M公司”,股价曾一度飙涨至千亿元市值,被视为中小板的白马股代表。


但随着2019年初连续两笔共计15亿元的债券违约,存贷双高以及大股东资金来往不明等问题,康得新债务危机被正式踢爆。


其中最为可疑的是,2019年4月30日其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称,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但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随后回复账户可用余额为0。


蹊跷之中,市场普遍质疑,钟玉所控制的大股东康得集团挪走了上市公司的122亿。在多方逼问之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曝光,根据协议内容,其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钟玉在随后也公开承认,上市公司和康得集团的资金存在混用情况。但他表示,占用的资金,主要用作投资碳纤维项目。在2月份的亚布力期间,钟玉还独家对腾讯《潜望》表示,让康得新陷入债务危机的最直接因素就是碳纤维项目。


但根据康得集团与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康得碳谷科技项目信息,康得新和荣成国资各出资20亿,康得集团出资90亿。康得新在2018年5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透露,康得新和荣成国资20亿元均已到位,康得集团仅到位2亿元。


占用的钱究竟用到何处?一位接近钟玉的人士透露,这些资金或被用于钟玉所控制的大股东康得集团在康德新上的股票质押补仓。


证监会披露办案过程


在7月8日的证监会沟通会上,稽查局负责人透露,早在2019年初即发现康得新的异常情况。彼时,康得新两只合计15亿元的短债“18康得新SCP001”、“18康得新SCP002”分别于1月15日和1月21日违约。而根据2018年第三季报,康得新账面尚有150亿资金,这让其备受市场质疑。


针对这一问题,江苏证监局派出稽查人员前往康得新进行现场检查。“货币资金是最初的线索,明明账面上有100多亿的资金,却换不上15亿的债券,那我们判断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账上的钱是假的,第二账上的钱是受限的。”证监会稽查局人士表示,“如果是第二种情况,按照要求是必须对外披露的,但是康得新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公告。”


种种疑点之下,证监会稽查局负责人透露,“江苏局稽查人员针对货币资金进行了重点核查,很快就发现货币资金存在严重问题,于是启动了立案,在经过更详细的调查后,进而发现了财务收入造假的事实。”


“119亿的利润造价,这是创纪录的,性质十分恶劣!”证监会处罚委的一位负责人在披露康得新具体案情时加重语气。根据证监会认定,2015年到2018年期间,康得新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等研发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和研发、销售费用,通过这些方式虚增利润119亿元。


这也是证监会在查处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件中,首个向前追溯后连续四年亏损的案例,因此也意味着康得新本身不满足上市条件。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曹勇表示,一旦康得新的财务造假在经过流程后最终确认,交易所将依规对其进行退市处理,启动退市流程。


启动对“看门人”立案调查


连续财务造假四年,作为审计机构的“看门人”难逃其咎。7月8日,腾讯新闻《潜望》获悉,证监会已经于7月6日对涉事审计机构瑞华会计事务所启动立案调查,此前,瑞华对康得新连续出具五年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而根据证监会的调查,康得新2015~2018年连续四年财务造假,净利润实际为负。


在康得新出现财务造假的四年里,瑞华所一共领取了840万元审计报酬。


证监会表示,对于瑞华会计事务所的具体责任还在具体调查中。但对于瑞华会计事务所而言,其所经手审计的拟上市公司将被交易所“中止发行上市审核”。据媒体此前统计,至少有25家拟上市公司将受影响,其中还包括龙软科技、杰普特光电、澜起科技、天准科技、国科环宇等7家排队科创板的拟上市公司。


根据科创板审核规则,发行人的保荐人或者签字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或者相关签字人员因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而尚未结案的,此次发行将中止。发行人根据规定无需更换保荐人或者证券服务机构的,保荐人或者证券服务机构应当及时向交易所做出具复核报告。


受康德新连累,按照规定,如果瑞华会计事务所正式被立案调查,这些排队科创板的企业上市进度,将受到一定影响。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潜望,作者:刘鹏,头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1
点赞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