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民知识分子和工业党,看中国人的历史迷思
2019-07-16 10:21

从农民知识分子和工业党,看中国人的历史迷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天一观察(ID:shuisheng007),作者: 杨陈天一,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原标题《历史的迷思和宗教》





历史是中国人的迷思和宗教。但遗憾的是,大部分人的认识框架和边界,又往往停留在中学水平。但越是这种成色的人,一旦接触了历史,立刻就有了睥睨天下的“底气”,沿着这种虚妄,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啥都敢讲,啥都敢解释。对于解释的上瘾,是一切无趣的根源,尤其在对历史的滥俗解释这里,从来方兴未艾、前赴后继。但看多了,其实都很扯淡,基本就是宋儒之后的那一套,世道人心,道德评价。


然而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又傻傻分不清,只要知道啥管用就行了,绝对结果导向,沿着这个路子下去,前方的景象就是——漠视道德,漠视人伦,只看结果,一个个成了怪胎。


至于人是什么,什么是人该有的尊严和体面,全都不顾,他们所有的言行和逻辑,翻译一遍,用粗俗点的语言讲出来,无外乎就是——按在地上摩擦我没有关系,只要我获得物质上、感官的满足就行。你跟他们谈一种人该有的“应然”的状态,他们会跳出来告诉你,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是一种决然的生存的“智慧”。




“农民知识分子”的悲剧在于,他们看到一切,都会心满意足志满意得的告慰自己“不过尔尔”——我们祖上也阔过,所以我们一定会再阔。科学有什么牛逼的,我们的老祖宗葛洪就搞化学的。他们完全不会明白,近现代科学所依靠的形式逻辑和数理逻辑,和他们所自以为是的那种体系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体系。但他们能把井里看到的天,附会到每一片天空上。


“工业党”们的逻辑起点,无非就是“我们过去很穷”;他们的逻辑终点,也仅仅止于“我们一定要很富”——这中间怎么实现,其实都是没有答案的。你只要听到他们说“直接跨越工业革命”这种屁话,你就知道这和那群学文科的“农民知识分子”是一路货色,都是专事“营销”“捡大词”的野心家。


这两种,本质上是一样的蠢和一样的坏。




我跟朋友讲,那些蠢货们的亢奋,以及麻木。他说,放心吧,现实会教育他们。我说,也许吧,但恰恰相反的是,现实不会教育他们,至少目前看不会。千百年来,现实一直是褒奖他们的,现实也一直是鼓励他们的。即便现在,他们也认为,笃信这种“结果信仰”,能获得一种超然,获得一种先验。哪怕身边堆满了砖头,他们也觉得那只是为了修建花坛的,和自己无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天一观察(ID:shuisheng007),作者: 杨陈天一,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原标题《历史的迷思和宗教》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