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亚文化网站,如何“催生”了一次又一次枪击案?
2019-08-05 12:32

一个亚文化网站,如何“催生”了一次又一次枪击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光谱,封面:东方IC


只要被允许表达,仇恨言论在社交网络上会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而且谁都不知道它会烧去哪里、烧成什么样。


2019年8月2日周五,帕特里克·克鲁修斯(Patrick Crucius)从位于得州艾伦(Allen, TX)的家中出发,带着一把 WASR-10 半自动步枪,和至少上百发可以在击中目标后扩张、碎裂的7.62口径空尖子弹。


驱车600多英里后,他来到了得州境内毗邻新墨西哥州和墨西哥的大城市埃尔帕索(El Paso, TX)


周六8月3日早上,克鲁修斯登陆了他经常访问的网站的一个版面。


人们在上面畅所欲言,讨论 Deep State 正在怎样毁灭美国,泄漏与他们政治立场相左人士的个人资料。和自己生活的得州不同,那个网站版面上面几乎没有墨西哥裔、亚洲移民和黑人——非他族类者,而这让他感觉到了从未在现实中拥有过的归属感。


当地时间上午10:15,克鲁修斯在这个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宣言,名为《难以忽视的真相》(The Inconvenient Truth)。他在宣言里写到:


“这次袭击将会是对西班牙裔入侵得克萨斯州的回应。我不是煽动者,他们才是。我只是在保护我的国家不受文化和种族替代的影响。”


“我很荣幸能够领导这场从毁灭中夺回我的国家的斗争。”



数分钟后,克鲁修斯进入位于埃尔帕索市西耶罗维斯塔商场的沃尔玛超市,扣动了扳机。


乔丹·詹姆罗斯基·安乔多(Jordan Jamrowski Anchondo)和丈夫一同丧命,她们的三个孩子在那个周末失去了父母。事发时,安乔多拼命护住了刚出生两个月的小儿子。她因为中枪失去平衡倒地,压断了他的一根骨头,但母亲的保护令他幸免于难。


共有20人,死于当场、医院里和就医途中,另有26人在枪击案中有不同程度受伤。克鲁修斯开枪当时,商场内外共有超过2000名顾客。


克鲁修斯开枪后不到24小时内,美国多地又发生了三起大规模枪击案。其中俄亥俄州代顿市最为严重,造成了10人死亡、26人受伤。






2017年,硅星人的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拉斯维加斯乡村音乐节大规模枪击案的情况。当时的文章写道:


10月1日是2017年的第273天,而该案是那一年美国本土发生的第 273 起大规模枪击事件。


今天是2019年8月5日,是2019年的第216天。截至本文发出,美国本土今年已经发生了248起大规模枪击案,死亡246人,受伤979人。


一次次被刷新的数字背后,是美国右翼速度不断加快的网络极端化,已经升级为白人恐怖主义(white terrorism)


而这一切,除了与保守力量当权的狗哨政治、推进不下去的合理枪支管控立法有关以外,还让越多越人注意到了克鲁修斯热爱的,那个让他感到从未有过归属感的网站:8chan。



今年3月15日,澳大利亚人布伦顿·塔兰特(Brendon Tarrant)在新西兰基督城的一座清真寺展开屠杀,超过51名无辜者罹难;


4月27日,约翰·欧内斯特(John Ernest)在犹太教安息日造访加州包威市的一座犹太教堂,开枪杀死一人、击伤三人。


加上上周五的埃尔帕索,三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各有各的区别:基督城屠杀瞄准了穆斯林,包威枪击案的对象是犹太人,埃尔帕索的枪手则把拉丁裔人口当作目标。


但是这三起案件的共同之处,除了枪手均为白人之外,还有他们在施暴之前的行动,会在 8chan 上发表宣言。


塔兰特打开了 Facebook 直播,然后将链接发到了 8chan 的 /pol(政治板块)


欧内斯特开枪前,在 8chan 上公开了自己的宣言书,并宣称直播链接随后附上;


昨天在埃尔帕索作案的克鲁修斯,在开枪之前打开 8chan 发布了之前提到的宣言书全文[1]


目前,克鲁修斯已经被无伤逮捕。他在自己的宣言中,直接提到自己受到了前两起案件的鼓舞。警方已经宣称有理由相信[2],昨天发生在埃尔帕索的枪击案,和前述两起涉及 8chan 的大规模枪击案,之间存在高度关联。


《纽约时报》对2011年至今的多起白人恐怖主义驱使的大规模枪击案进行数据分析,发现他们之间存在相互启发鼓励的关系。



连接这些白人恐怖分子的一个节点,正是 8chan。


问题最突出的,主要是 8chan 的 /pol,一个以种族主义、性别和性取向歧视、阴谋论著称,且在鼓吹用恐怖活动实践上述意识形态上毫无克制的板块。克鲁修斯的宣言正是发布于此。


附上宣言 PDF 的同时,他宣称,自己今天可能会死掉,感觉到极度紧张,但是已经无法继续等待。他还表示,如果这次攻击成功了,网站上的“兄弟们”一定要努力分享这封宣言:



尽管在案发之后,克鲁修斯的原帖已经被网站管理员删除,他的卑劣行径仍然得到了 /pol 用户的大量讨论和普遍赞扬。


一位匿名用户发帖称,埃尔帕索沃尔玛超市的开枪者是“我们的人(our guy)”,并用带有歧视性的词语 (spic)称呼拉丁裔死者。该用户的头像显示为一人拿着写有墨西哥字样的美国国旗,“白人,到时候你们还能去哪?”



案发后,/pol 板块仍然在继续鼓吹“种族战士”枪手的正义性。一位匿名用户表示,这篇宣言看起来很不错,每一个“反替换”枪手都应该写一封(替换指的是白人对有色人口上升的一种阴谋论)



许多 8chan 用户还把针对无辜者的大规模杀伤看作是一场游戏。事实上,在基督城清真寺枪击案之后,/pol 板块对于杀人数的游戏化讨论一直没有停止:



埃尔帕索警方放出作案者身份信息之后,克鲁修斯的社交网络账号立刻浮出水面。他的 Twitter 账号(已停用)显示只有 22 条推文,自从 2017 年 4 月之后就没有发布和互动:



从看起来没什么特色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主持者,到枪杀 20 人击伤 26 人的本土恐怖分子,克鲁修斯的极端化只用了短短两年。


这两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等到对克鲁修斯的调查结束,我们才能得到答案。


但今天我们已经知道的是:最初只是一个比同类亚文化论坛更“自由”的网络留言板,几年的时间过去,如今的 8chan 已经变成了大规模枪击者的扩音器,右翼人士极端化的温床,白人民族主义甚至是恐怖主义的招募网站[3]


最初因为对知名亚文化网络社区 4chan 可以随意删帖的管理方式不满意,弗雷德里克·布雷南 (Fredrick Brennan)创办了图片社区 8chan,主张高度自由的发帖方式和不存在的内容管控,因此从 4chan 上转移了一大批更为“硬核”的用户。


目前,8chan 已经成为了全球亚文化和社会活动相关内容最丰富和活跃的网站,以及多起欧美互联网上著名亚文化事件的发源地。


2014年的“玩家门”事件(#GamerGate)令 8chan 一战成名。由于 4chan 对该话题的封杀,大量键盘侠聚集到了 8chan 上,发起对女性游戏玩家、记者的网络暴力活动,包括泄漏其隐私、发表强奸甚至生命威胁言论等。


“玩家门”的附属品还有“水表门”(swatting),也即在了解受害者住址后,有些8chan用户会有预谋、有组织地报假警,导致受害者在直播玩游戏的时候被特警破门和逮捕。2017年,一名美国玩家在直播时被特警开枪打死,成为了第一位因“水表门”而丧生的受害者。



如果说“玩家门”“水表门”只是 8chan 用户的小打小闹的话,那么发源自这个网站上的 QAnon 运动则真正产生了强大的、令许多人们无法预料的社会影响。


2016 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发布了一则照片,指责民主党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为史上最腐败的总统候选人。字样出现在六芒星形状的背景上,当时受到犹太群体的广泛指责。后来有人发现,这一照片最先发布在 8chan 的 /pol 板块上。自此,/pol 在美国政治舆论中具有的影响力首次得到认可。


时过境迁,到了特朗普当选后的 2018 年,一名自称为 “Q” 的匿名用户开始在 /pol 板块大量发布其宣称为政府内部资料泄漏的阴谋论信息。他的形象是拥有政府机密许可(Q Clearance),了解许多内幕信息的匿名网友。Q 指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阴谋团体 Deep State,正在密谋各种针对特朗普的计划,以让他无法完成总统的职责。因为匿名(anonymous)身份,也被称为 QAnon。


就像那条侮辱大选对手和犹太人的照片一样,许多人包括 QAnon 阴谋论者和经常和特朗普唱反调的严肃媒体,都认为特朗普从 QAnon 讨论当中得到了灵感。他在公开场合的一些言行,被阴谋论者认为是对自己的点头,而媒体则将其视为狗哨。


比如,他在演讲中屡次在不需要的时候说出 17,比如一次提到自己只访问过华盛顿特区 17 次;另一次提到有 17 名民主党议员和自己对立(实际是 13 名)。而 17 这个数字正好是 Q 在字母表当中的排位:



再比如,QAnon 用暗语“跟着白兔子”(follow the white rabbit)鼓励探究政府秘密,而在去年的白宫复活节演讲上,一只兔子站在特朗普身边,更被《纽约时报》旗下的《The Daily》播客等认为是对 QAnon 群体喊话[4]



直到今天,在特朗普的集会上,仍然经常能看到携带 QAnon 图样或身穿相关衣服的支持者:




通过 /pol 和 QAnon 运动,原本只是聚焦游戏、动漫等亚文化论坛的 8chan,已经彰显出了对于政治和社会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它近乎不存在的内容审核机制,为种族主义、性别和性取向歧视、阴谋论、仇恨等意识形态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现在,这条大船已经完成了掉头,正在朝着极端化的方向一往无前地驶去。就连 8chan 的创办者布雷南也已经体会到了自己创造的恶魔所带来的恐怖。


“每当发生新的大规模枪击案时,我都得搞清楚是不是跟 8chan 有关联。”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


现在对他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几乎是百分百肯定的了。尽管已经在 2015 年将 8chan 卖给了吉姆和罗纳德·华特金斯父子(Jim & Ronald Watkins),布雷南仍感觉这个网站是他一辈子都难以逃避的噩梦。


今年3月基督城枪击案发生后,布雷南就 8chan 可能会促成更多大规模枪击案表示过担忧[5]


埃尔帕索枪击案发生后,这位居住在菲律宾的脆骨症患者在 Twitter 上表示:“又一起 8chan 枪击案?我这辈子还能不能过这个坎了?”


他在采访中呼吁华特金斯,立刻关掉 8chan:“它不能给社会带来任何好处,对于除用户之外的其他人都是完全负面的存在——说真的,对于用户来说也是一样的,只是他们根本意识不到。”



布雷南(左)和华特金斯


华特金斯父子完全没有关掉网站的意思,而网站的 CDN 提供商 Cloudflare 也没有这个意愿。其 CEO 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在本周末表示:“我也想取消对 8chan 的服务。如果我可以这样做的话,明天就可以做到。但是,我认为这样做会导致我们背离维持中立的道德义务,并导致这个社区在未来继续存在,并且变得更加无法无天。”


碍于压力,普林斯此前曾下令让公司取消对另一个新纳粹资讯网站 Daily Stormer 的服务,导致该网站一度被迫迁移到暗网上,无法在用户正常使用互联网时搜索和访问。


一部分 8chan 其它板块的用户并不支持对整个网站地毯式打击,他们认为 /pol 并不代表自己。一些用户发布贴文,试图将访问者引导至 /pol 板块,这些贴文当中有一些上了 8chan 首页。


但是,这一部分用户的主张似乎并不可信。由于关于 8chan 的舆论爆发,许多其它版面上也充斥着赞美枪手的内容和对种族、仇恨议题的夸张讨论。


(犹太化严重的)最高法院不久前说过,言论自由包括我们表达仇恨的权利。仇恨是一项基本人权。”一位用户在新闻板块的帖子中表示。



只要被允许表达,仇恨言论在社交网络上会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而且谁都不知道它会烧去哪里、烧成什么样。


而且,总会有人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表达它。一次又一次大规模枪击案,似乎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参考资料:

[1] WALMART SHOOTER MANIFESTO https://drudgereport.com/flashtx.htm

[2] El Paso gunman allegedly posted ‘wildly anti-immigrant' essay online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investigators-reasonably-confident-texas-suspect-left-anti-immigrant-screed-tipped-n1039031

[3] 8chan Is a Megaphone for Gunmen. ‘Shut the Site Down,’ Says Its Creator. Image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04/technology/8chan-shooting-manifesto.html

[4] 美國政治大陰謀?「匿名者Q」的現身 https://cn.nytimes.com/culture/20180808/wod-qanon/zh-hant/

[5] After New Zealand Shooting, Founder of 8chan Expresses Regrets https://www.wsj.com/articles/after-new-zealand-shooting-founder-of-8chan-expresses-regrets-1155313000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光谱,封面: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1
点赞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