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日本的火车,我经历了什么?
2019-08-14 10:50

搭乘日本的火车,我经历了什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图文:作者-傅鼎、审稿-大绿、图文编辑-斯凯勒、制图-嘟嘟,封面图及正文所有照片:©傅鼎。


青春十八,放浪北国 


日本有一种铁道旅行的套票——青春18。售价11850日元,可以无限次搭乘JR(日本铁道公司)的普通和快速列车,共5天(相当于每天140人民币),不需要连续使用。



虽然名为青春18,可是并没有年龄的限制,黄口小儿也好,白发老者也罢,只要搭一辆列车,慢悠悠地去远方,那大家都是青春焕发的兄弟姐妹。途中看到美景,便欣然下车,逛到满足,就踏上下一辆列车前往未知的远方。


冬天,我揣着青春18列车券,一路向北游荡。



你和多少人相遇,和多少人交朋友 


时值隆冬,列车沿着琵琶湖岸,缓缓向东方驶去。一路掠过了织田信长所筑的安土城,还有关原古战场。车窗外的伊吹山,已然白雪皑皑,守护着这一片昔日诸侯争霸之地。


车过坂本,群山合围。正当我拍摄窗外山景之际,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大叔向我打招呼,他也是个旅行者,我们互相问好。他也举起相机对着窗外一阵连拍,然后对着我也是一阵连拍:我这相机轻便,哈哈我喜欢连拍,咔嚓咔嚓。


他带着帐篷,一路流浪。严冬时节,他也敢在户外扎营!



窗台上有瓶葡萄酒。大叔说这是信浓当地的葡萄酒,自己每到一个地方,就买当地的酒,一路饮酒一路行走。特别是冬天,喝酒就像练功,血液会变成沸腾的温泉,浑身上下横冲直撞,打通经脉,然后大呼一口热气,真是带劲啊!


大叔说:小子,来,咱喝一杯!我大呼:好!一个日本大叔和一个中国后生,就这么在山间列车里喝起了葡萄酒。


大叔用马克笔在自己手背写上大名:我叫森田幸治!我也正要写在自己手背上,森田笑着打开厚厚的JR列车时刻表,让我写在里面的空白处。



一杯酒下肚,诚如森田所说,身体有如火山喷薄,温泉沸腾之感。


虽说萍水相逢,我俩也一见如故,聊得兴起。森田说起在中国四五个月的游历,自己记得最牢的中国话就是“厕所”。我笑道:还真是,韩语的“化妆室”(厕所)我也记得最牢。喝酒固然有逼格,从容淡定,笑谈古今多少事,可毕竟人有三急,还不得弓着背脊,直趋洗手间啊。


谈笑间,听闻森田已游历过四十多个国度,我艳羡不已。


森田却摆摆手道:啊哎,去了国家的个数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你和多少人相遇,和多少人交朋友!


森田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写在纸上交给我:如果你来东京,就住我家!不过,他没有电子邮箱、line、脸书这些现代聊天工具。他说自己不在乎这些,相遇和离别,本来就是生命中不断往复的过程,能相遇就是缘分,能再聚亦是缘分,一切随缘。



把酒言欢,不觉时间之流淌。


酒兴正酣,森田无意识地瞥了眼手表:啊,盐尻站要到了,我得走了。列车随即减速,停站。我叹时间短暂,微笑着拍拍他肩膀,目送他下车。


过了十秒钟,森田见列车还没开走,又跳上车,和我握手,再跑回去。


又过了十来秒,车还停着,森田再次跑上来,和我拥抱,可他似乎收起微笑,面容带着些许惆怅,缓缓走下车去。


列车好像不舍得开走似的,森田第三回走上来,像要哭了一样,与我道别。



窗外的山川色调从白色渐渐染成黛色,落日西垂。此时,我的酒劲也上来了,大脑混沌亦亢奋,颤颤巍巍地走出松本车站。


杨绛在书里写钱钟书:“他现在故意慢慢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与森田叔萍水相逢,离别之时,亦如此情。他行走过千山万水,只怕经历过太多的相遇和离别,温暖纯真的内心却依然做不到决绝。三番两次的告别,好像弥补了许多遗憾,那是一种仪式感,一份对生命的敬意。



意料之中的暴雪,意料之外的相助 


在松本与好兄弟阿竹会合,继续北上。越后山脉已然是暴雪地带,目之所及,万物皆白。北越急行线的列车,一大半都在山腹的隧道里,直穿莽莽群山和皑皑雪原。



沿着只见川继续行进,窗外的景色开始变化,河流蜿蜒流淌,山上的杉树林覆盖着白雪,偶尔见村舍点缀其间。列车开到只见町就不再向前,据说是因为夏天山区地质灾害破坏了铁路线,至今没有修好。好在JR为乘客提供了代行巴士带我们到会津川口。





到达会津川口车站,得知巴士不再往前开。因为连续多日暴雪,火车和巴士全部停运。见天色尚早,路上也有车来往,就想碰碰运气,于是我俩就在路边伸大拇指,想看看能不能搭上车。也有些日本人停车,但是因为不同路或者只开到前方很近的村子而婉拒了我们。



大约在雪地上等了半小时,路边一位扫雪的老爷爷看到我们,简单寒暄后,邀请我们到他家取取暖。遂欣然前往。



门很窄,里面摆满了小物什,似乎是杂货铺,又进一个拉门,到了老爷爷的个人房间,他蹲下身子点起暖炉。我们围着暖炉桌子坐下,向老爷爷介绍自己。


他起身泡热咖啡,又拿了袋福饼(甜点)让我们尝尝。


我们说道,从大阪出发,想一路往北到北海道。而今天到会津,是为了看梦寐以求的只见川铁道桥绝景。



老爷爷微微笑道:好好,真是年轻人啊。这么冷的天气,跑到我们这乡下来。那个铁道桥,说起来也确实漂亮。那好,我开车送你们去。


我俩对视一眼:真的。太好了!


老爷爷转念一想:我知道你们说的会津西方站,但是那边没有旅店啊。


我说:不要紧。有挡风墙壁过夜就行,我们扛得住。


老爷爷一怔,然后点点头:好,我送你们去,不过我的车开不了雪地,去找人借车,你俩到车站候车室等我,那边有暖炉。然后递上名片,他姓长谷川,上面有电话。


接过一看:原来眼前的老者是当地的议员!



雪夜,长谷川开车送我们到了三岛町的服务站,结果服务站已经关门了。正当长谷川在想怎么办的时候,我俩发现了旁边的厕所:晚上就在厕所过夜吧,有墙壁挡风啊!


长谷川道:果然是年轻人啊。到北海道要记得寄明信片给我啊!


一起合影留念,然后目送长谷川开车离去。


夜空繁星闪耀。


我们好像应该感谢大雪把我们困在了这个小山村里,让我们遇到这样一位老议员。在这之前我只知道日本的老人们是热情而健谈的,但他却远超我们对热心的定义。


一位退休议员,却在小山村里守着这样一家冷清的杂货铺,像寻常老人一般扫着积雪,过着三杯两盏淡茶的生活。更何况他以古稀之躯,在雪地里苦苦寻觅半个多小时,借车相送。即使旅程完全变成未知,这颇具波折的送别却似开辟了一条坦途。


最温馨的厕所,最壮美的铁桥 


深山中的路边厕所,看上去像乡间小别墅。里面有三个房间:男、女、无障碍,一个比一个干净。我们选了在最豪华的无障碍厕所过夜。



厕所里边吃面包边录像:正是因为未知,旅行才有魅力,这两个放浪北国的傻瓜!


搬来凳子,因为没有暖气,躺着坐着都很冷,就不停换姿势,全身缩着,好歹马桶盖还能发热。阿竹说了一堆自己小时候打架的事,我们睡睡醒醒,他把衣物盖在我的膝盖上,中间还跑到外面的自动贩卖机买热咖啡喝。




挨冻一夜,待到黎明上山,沿着雪道攀爬。



在制高点举目瞭望,一幅雄大的山水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雪原上的杉树如同亚寒带泰加林风貌,这是一幅立体的水墨画,完美地诠释了东方自然美学。列车由远及近,跨越铁道桥,倒影蓝得纯净。其后又渐次穿行于隧道、村舍、森林、雪原之间。






侧耳倾听,掠过山谷的风,


绝美的景象早已在脑海中定格。


然而,那些一瞬而逝的,


是邂逅与离别,


不断交织往复。



因为喜欢而出发,


因为缘分而相遇,


因为简单而快乐。


这是旅行最自然、最纯粹的地方:


自由灵魂不受拘束,


因为真实所以坦诚。



就像许巍的歌里唱的那样:


“青春的岁月,


放浪的生涯。


就任这时光,


奔腾如流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图文:作者-傅鼎、审稿-大绿、图文编辑-斯凯勒、制图-嘟嘟,题图及正文所有照片:©傅鼎。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