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骗子”贾跃亭
2019-08-30 11:58

非典型“骗子”贾跃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李一帆,封面:视觉中国


昨天,#贾跃亭偿还超30亿美元债务#的话题,在微博上活跃了一整天的热搜。


起因是FaradayFuture发布了官方公告,称公司从2018年年底便已开始启动重组,FF计划推行合伙人制度,将把公司股权授予未来的FF全球合伙人以及全体员工,以吸引全球人才加盟,同时会将公司的顶层治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目前,重组已经正式进入执行阶段,近期将会公布相关细节。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后半段,FF表示自危机爆发后,公司创始人贾跃亭通过多种方式已经陆续偿还了超过210亿人民币的国内债务。


为确保合伙人制度的顺利推行,未来,贾跃亭很可能会辞去FF全球董事长兼CEO,并将剩下的FF部分股权成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以此作为资金继续偿还。



辞任CEO?成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已经还掉了210亿元的债务???


这太不贾跃亭了。


在大多数人眼里,这个名字应当是和老赖、骗子、下周回国紧密结合,才对的嘛。忽然就说钱还掉了,网友们的正义感还怎么宣泄?


更何况年头里,为了FF的控制权,贾跃亭还不惜和许家印撕破脸面,闹了个不可开交,怎么一下子就要当起“甩手掌柜”,放弃FF控制权和部分股权了呢?着实意外。


但不意外的,是舆论风向——网友们换了个正义凛然的角度,开始说:贾跃亭,可能不是骗子。


1


时间回到2017年7月6日,那是贾跃亭遭遇口诛笔伐最凶猛的日子,那天,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贾跃亭发表了一篇《我会尽责到底》。


他请求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也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他一定会把所有欠款全部还上。



可相信贾跃亭的朋友,寥寥无几。迎面而来的,只有比平时更汹涌的谩骂与嘲讽。


后来,贾跃亭再没发过任何类似的“陈情表”,也没为自己做过任何辩白。


只有他的老婆甘薇,一年后还在微博留了句诗: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白衣惹灰土,只需心如故。


他们谁也没有明说,但其实截至那时,贾跃亭的欠款已经偿还了接近200亿元,其中160亿元为对金融机构的欠款,另外30多亿元则是对乐视供应链和供应商的相关欠款。


其中被披露的还债方式,主要是资产变卖。


比如,2017年,贾跃亭将乐视商城核心优质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出售酷派股份,以8.07亿港元的转让价款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币),偿债比例近60%。


2018年,贾跃亭变卖易到、乐视生态农业产业园等相关资产,偿还债务38.6亿元;转让手中所持乐视影业(乐创文娱)、乐视致新(乐融致新)股权,所得7.7亿元用于抵消部分债务;乐视投资以近30亿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网,偿还上市公司部分债务。


2019年,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数量相比2018年减少了9155万股,全部是陆续被司法处置用于还债。


还有贾跃亭最值钱的资产“世茂工三”,虽然三次拍卖却三次流拍,但只要脱手,又将是几十亿元的债务回款。


虽然还有更多还债方式与金额没有公开披露,但看得出来,无论是被动减持,还是司法处置,亦或主动变卖,贾跃亭和乐视网,确实有在好好还债。


很大程度上,贾跃亭一直被盖着“老赖”的帽子,的确是如甘薇所说,由于信任危机,“乐视资产被某银行超20倍冻结,随后引发诸多金融机构集中挤兑,停止授信并提前追收贷款,个人、家庭和公司全部资产被司法冻结,导致公司经营性流动资金全部枯竭……彻底休克,全面停顿,10000余名员工被迫解散,公司仅仅只能靠出售资产还债……我们原本想用非上市体系近300亿的资产来解决债务问题,但是所有资产被司法冻结,让整个情况陷入了死循环……”


换作任何人,面对这种情况除了束手待毙,或许都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且不说我们身在局外,很难判断贾跃亭到底是不是骗子,但仅从“钱”上看,即便他是,也绝对是个非典型“骗子”。


2


倘若不去造车,贾跃亭的生活应该比现在好得多。至少,不会所有家庭资产都被冻结,远走海外还负债累累。


在乐视汽车横空出世前,贾跃亭的乐视帝国几乎渗透了每一个热门行业,而且大体都是健康态的发展。


我们不谈贾跃亭的发家史,单从2010年6月、乐视网上市后说起。




那些年的乐视网,从经营状况上来说相比其他视频平台,堪称是一枝独秀式的存在。


2010年,依照Alexa的统计,若论访问量,乐视网排在中文网站的第173名,不仅远远落后于腾讯视频(第2名)、优酷网(第9名)、搜狐视频(第10名)、土豆网(第13名)、迅雷看看(第21名)、酷六网(第22名)等大网站,与激动网(第68名)、PPS(第95名)、时光网(第129名)、PPTV(第133名)、间房(147名)等小众视频平台相比,也要逊色不少。


但若是论盈利状况,乐视网却是当之无愧表现最好的那个。


甚至当中的某些巨头视频网站(比如优酷土豆)至今仍在亏损中摸索,还曾惨遭退市,远不及乐视网当年的财务指标健康。


自2010年至2016年,乐视网连续7年盈利,净利润总值达到了21.42亿元。


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贾跃亭先见的经营政策。


贾跃亭是当时诸多视频网站掌门人里,最先动手积累版权内容、培养付费用户、坚持“软硬结合”(从机顶盒、到手机到电视)的那个。


当时很多人对乐视网的做法都不看好,有风投公司对乐视“尽职调查”的结论甚至是:哪有人掏钱买版权?哪有人会对互联网用户收费?这家公司没有希望!


但现在回头看,才会发现其实贾跃亭当时对于大方向和时机把握,都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就单从2010年乐视网上市当年的营收结构来看:


付费用户一直是乐视的重要支柱,2007年贡献3200万营收,2010年突破1亿,同期,由于其它业务的崛起,这部分收入占营收比例从86%降至41%,但仍是最高比例;


广告及用户分流收入显著增加,从2007年的528万增至2010年的8000万,占营收比例从14%提高到32%;


版权分销收入从无到有,2010年达到5300万元,占营收的21%。


后来2010年~2015年,乐视网的版权分销营收占比逐年攀升,渐渐也吸引到了更多的付费用户,网站盈利模式也就此进入了良性循环。



还有乐视帝国的其它盘面,其实都遵循着类似思路。


乐视体育从2014年开始作为子公司独立运营,其打法也是版权生意。


2014年,乐视签下了在国内版权争夺激烈的英超新媒体直播版权,成为唯一拥有欧洲五大联赛版权的媒体平台。


2015年,乐视以4亿美元取得英超2016~2019赛季中国香港地区独家版权,并买下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内地的全媒体版权。


2016年,乐视买下中超联赛2年的新媒体平台版权,同年将五棵松体育馆冠名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并以1亿元的价格竞得了老牌球队国安的股份与冠名权。


反正在极盛之时,乐视体育旗下的版权接近300多项,覆盖了欧冠、F1、NBA、中超、NFL、职业网球和职业高尔夫等全球热门赛事。随着大量版权资源的成功收购,刘建宏、董路、黄健翔和苏东等知名体育界人士也加入了乐视体育。


这些都使得乐视体育估值一度超过215亿元,在资本市场众星捧月,在行业市场呼风唤雨。



2011年,贾跃亭成立了乐视影业,然后在两年后收购了制作过《甄嬛传》的花儿影视,接着又一口气打造出《红高粱》《芈月传》《太子妃升职记》等热门影视剧,吸引了包括张艺谋在内的“半个娱乐圈”投资。


2013年,贾跃亭开始进军硬件领域,超级电视刚开始销售,X60的10000台现货就49分钟售罄,S40的10000台现货82分钟售罄,以类似自主品牌汽车“性价比”的模式,让彼时的传统玩家感到惶恐。他们之中有人抨击贾跃亭是“赔本赚吆喝”,但贾跃亭反击说,是他们跟不上互联网时代的新玩法,将要被颠覆。


那段时间里,乐视的股价连翻三倍。


2014年,尚未年满40岁的贾跃亭成为了创业板首富和《福布斯》中国上市公司最佳CEO。同年底,甘薇为其生了对双胞胎女儿,贾跃亭开始迎来一生中双家庭事业丰收的巅峰时刻。


2016年,贾跃亭在胡润百富榜中以420亿的财富排名第31位,柳传志到访乐视,称赞贾跃亭是中国版的杰克·韦尔奇(前通用电气董事长兼CEO,被誉为“最受尊敬的CEO”“全球第一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


这样的日子,贾跃亭本可以继续过下去。即便乐视有天无法再给他闪耀的光环,也不会让他变得像落水狗一般,人人喊打。


他没有理由故意身败名裂,远走美国。


可惜,他言必称梦想,选择了进军汽车这样的重工制造领域。作为造车新势力中最早的先行者,贾跃亭和大多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样出师不利,于是,曾经的成功渐渐被后来的一次次失信完全消耗殆尽。


当后来的造车新势力全部踩着乐视汽车的“尸体”前赴后继时,贾跃亭却只剩下“信用破产”的待遇。


这是比财务破产更可怕的厄运。


3


关于乐视汽车和FF败走美国的过去种种,我们不再赘述。仅从贾跃亭造车本身这件事来看,其实当年的很多媒体与看客,是愿意舍弃诛心论,去支持一波的。


比如2017年,我的老板韦青青在听完贾跃亭的那首《野子》后,就大风越狠心越荡地买了贾老板的股票,成为了小小股东。


而后来即便贾跃亭身在美国,资金所限进展再艰难,FF91的研发与生产进度,其实也没有停下来。


我们可以大胆猜测一下为什么贾跃亭多半年前还为控制权与恒大撕破脸,现在却可能“杯酒释兵权”?


或许是因为,恒大和融创一样,对于造车这件事儿,都没有掏心窝子拿真心。


融创是显然有恶意透支乐视价值的嫌疑,对乐视资产的连续吞并背后,贾跃亭显然注意到了其对FF资产的觊觎。


而恒大其实也是打算用类似的方法,与贾跃亭对赌,生吞FF,然后把贾跃亭边缘化。


或许在贾跃亭看来,给FF找投资方就像是嫁女儿,如果你不是真心实意来造车,那我干脆不要。


而朱骏的第九城市,就是贾跃亭终于等到的对象。



依照媒体报道,第九城市近来一直在加快融资步伐,力促与FF合作的新车在中国市场的落地。比如美国时间6月24日,九城还向纳斯达克提交了股票公开发行说明书,提出募资上限为5000万美元的再融资计划,同时还有私募融资计划。


互联网评论人“易水观察”更直接透露,九城自从宣布与FF合资造车后,已将全部精力用于造车事业上——5月,九城和电动车充电设备及运营平台提供商EN+科技成立合资公司,从事新能源电动汽车充电设备销售、充电站建设及运营等业务;6月,九城和电动车动力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科信动力达成投资协议,入局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等产品生产及运营……


或许只有这种态度,才能让贾跃亭放心交接。



而且,不得不承认,仅从单车本身来看,即便到现在,FF91也是诸多造车新势力中,业内人士比较公认的设计最亮眼、性能与配置最好、完成度最高的产品。


比如FF91车内外总共有10个显示屏,副驾驶及后座前面均有屏幕,后排屏幕最大可达27英寸,还能伸缩;车门对开设计,车门下舷部分设计有窄条灯光屏,显示FF图标和文字;后排座椅仰角能到150度左右,几乎可以平躺;车机系统会自动了解驾驶者习惯与偏好,然后提供AI智能服务,所以相处越久,这辆车就会越“聪明”……



与很多造车新势力(比如恒大)产品浓浓的挖掘机风格来说,FF91的整体水平当真不错。有试乘者的夸张说法,甚至说“FF91就是2019的KITT”。



客观来看,FF汽车也确实是造车新势力中专利布局最多的公司,截至去年年中,FF在中国和美国申请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专利就已达到2000多项,涵盖三电系统、自动驾驶、车联网等各个领域。


上个月,有外媒还爆料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从特斯拉、福特和迈凯轮等企业招募了750多名员工,这个“等”字里,其实就有着50多名来自FF的技术人员。


所以对于新势力们常说的“颠覆特斯拉”,我倒认为谁都不如FF91更有底气说出这几个字。


然而,尽管如此,对已经渐渐沦为后来者的FF91来说,现在的造车形势,依然无比严峻。


这点就像外媒Electrek对FF的评价:


过去FF被嘲讽的时候,我曾经数次为FF说好话,因为我觉得他们研发了一些很酷的电动车技术,而且不可否认,他们有不少优秀人才。但几年时间过去了,他们的人才几乎都走了,他们的技术也正在很快过时,其他公司都已经上市了新车。如果FF最终真的做出了车上市发售,那我真的会惊讶。





4


评价一个人往往需要时间。


从商业角度而言,贾跃亭信奉的商业愿景,或许在现阶段还缺少功成名就的土壤。以至于尽管凭借巨大的煽动力,他甚至已经裹挟着这个愿景,几乎照到了现实边缘,可最终仍因受困于环境,伤害了商业伙伴。


但从个人角度来说,他却始终恪守着哪个骗子都做不到的“人走债不烂、带着老婆一起还”的做人原则,至今仍在兑现“尽责到底”的承诺。


所以我相信,贾跃亭这样的企业掌门,职业生涯永远不会因为离开FF CEO就宣告结束。他一定会以别样的姿态再次回到公众视野里来,或许他会是第二个步鑫生,另一个史玉柱,亦或是那个独一无二的贾跃亭。



朱熹有云:志大心劳,力小任重,恐终败事。


我不知道用这句话来总结贾跃亭的造车故事合不合适,只希望倘若贾跃亭真的退出FF,FF能够后继有人。


谁让贾跃亭的这场蒙眼狂奔,跑输了,是个人的失败,跑赢了,却可能是世界的未来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作者:李一帆,封面: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