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VS韩国,亚洲财团辨高下
2019-09-16 21:09

日本VS韩国,亚洲财团辨高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原标题:《太有钱之后有多危险?韩国财团向左,日本财团向右》,封面:视觉中国


向左也好,向右也罢,终究殊途同归:财团的本质,还是利用垄断地位,攫取高额的利润。


诚如读者所言,别看韩国日本这对“冤家”从政治、经贸到体育都水火不容,但在依赖财团方面,两国却一脉相承。


日本财团、韩国财团,谁更牛,发展模式又有什么不同?




1. 比实力,谁更牛?


说起韩国财团,最著名的就是三星和现代。


三星财团可谓偶像派与实力派兼具,名气大,实力也极强。三星涉足电子行业的几乎全领域,触角也延伸到医院化工等其他领域。2012年,三星财团营收1.1万亿元人民币,占韩国GDP的18.2%。甚至有段子说,韩国人一生有三件事躲不过:税收,死亡和三星。


(三星集团旗下子公司)


现代集团是拥有众多“世界级”桂冠的韩国第二大财团。靠汽车修理起家,后来从修理开始向上下游进军,成立造船企业、收购起亚汽车,成功走向现在的辉煌。现代集团曾经登顶韩国第一财团,在传统行业,至今仍在韩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韩国的其他财团,还包括LG集团、SK集团、韩进集团、斗山集团、乐天集团、锦湖韩亚集团、浦项制铁公司、韩华集团等。


(韩国十大财团)


韩国财团经济实力不容小觑。2018年,韩国共有16家企业上榜财富世界500强。这16家企业无一例外都属于财团旗下,合计营业收入总计为909417.3百万美元,占到韩国GDP的60%。


(财富世界500强韩国上榜企业)


同期数据显示,日本财团的营业收入对本国GDP的贡献占比也超过六成,与韩国不相上下。


但从绝对实力上看,《财富》500强企业中,韩国上榜企业营业收入不及日本上榜企业的三成,日本企业利润的绝对值也完胜韩国企业。


(财富世界500强日本上榜企业)


不过,韩国财团也有自己的优势,绝对体量不大,质量却很高。韩国上榜企业的收入利润率(7.7%)比日本财团(5.1%)高出了近一半,也高于中国上榜企业(5.14%)和美国上榜企业(7.4%)。韩国财团获利能力之强,可见一斑。


总体而言,两国财团各有千秋,日本财团的综合实力更强,韩国财团的获利能力更优。


2. 比口碑,谁更差?


在日本财团一文中,正解局便分析,财团为了自身利益,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韩国财团同样如此。但是,如果你比较关心时事,就会发现,韩国财团频频爆出负面新闻,口碑比日本财团更差。


据统计,2005到2014的十年中,韩国十大财团家族有一半曾涉刑事案件,案件总数有11件。


最近五年,韩国财团的爆炸性负面新闻也不少。去年,因韩国男团Big Bang成员李胜利重启了韩国娱乐圈“陪睡门”调查。


十年前自杀的韩国女星张紫妍,在留下的遗书中透露,自己生前被迫向31人提供100多次的“性招待”,而这31人中绝大多数都与财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大概也是为何调查一直进展缓慢阻力重重的原因。


(张紫妍事件时间线)


2018年4月,韩进财团旗下的大韩航空掌门人赵亮镐的妻子与两女儿被曝出利用公司飞机走私和逃税,并利用权力长期命令大韩航空海外职员采购。


爆料称,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1月至2017年3月,通过大韩航空运回韩国的走私物品金额达5.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43万元),其中甚至包括浴缸、沙发等大型物品。


今年4月,韩国财团孙辈集体吸毒事发,涉毒人员包括SK集团创始人孙子崔某,现代集团创始人孙子郑某和南阳乳业创始人外孙女黄荷娜。今年3月,三星集团长女李富真也被媒体曝光滥用麻醉药成瘾。


(新闻报道)


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丑闻被财团花钱摆平,不为外人所知。


除了经常上娱乐头条之外,韩国财团也插手国内政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在韩国,财团说一,政客不敢说二。韩国财团通过政治献金和投票的途径支助候选人,实现对本国政治的实质控制,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政府首脑自然也懂得投桃报李。历届韩国总统都会对部分先前违法入狱的财团“有功人士”施行特赦。2015年,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对包括SK集团会长崔泰源在内的10多名企业高管进行特赦,官方说法为:希望他们继续为国家经济做贡献。

(新闻报道)


总统既然受制于人,政策走向的制定,必然也要听从财团的吩咐。


1994年,韩国政府作出了由鲜京集团主营新兴第二代移动通讯产业的决定,但是由大企业组成的民间商会组织“韩国工业联合会”讨论后,强行推翻了政府的决定,另行向政府“推荐”参与第二代移动通讯产业的企业。随后,时任总统金泳三就面临了“韩国重大产业政策是由政府说了算,还是由财阀说了算”的诘问。答案不言自明。


资本的无情,也在对待总统的方式上展现无遗。韩国政坛深陷“青瓦台魔咒”——下台的总统基本没有善终。背后的原因很复杂,可以确定的是,财团身影始终深藏幕后。


3. 比模式,谁更好?


韩国财团丑闻不断,反观日本财团,在日本国内外口碑都不错,还向世界输出了很多企业经营管理的理念。


口碑是表象,背后是日韩两国财团不同的发展模式和生态。


先看发展模式。日本开放扁平、去中心化,韩国保守封闭、集中化。


日本财团实行环形控股,力图用最少的资本换取最大的商权。韩国财团过于保守封闭,往往由一个家族掌控,家族成员持股比例很高,三星财团(47.5%)、现代财团(49.2%)、SK财团(64.6%)、LG财团(44.3%)的家族持股都在40%以上。


(韩国各财团家族持股比例)


韩国财团的保守,也体现在管理和继承上。公司核心小组,非家族人员不得进入;日本财团可以让女婿当继承人,这在韩国完全不可能。


具体到经营模式,日本财团虽然围绕银行为核心,但在业务经营上从未追求核心,而是采取去中心化的扁平化治理,强调可持续发展的“三头合一”战略。


每个日本大财团都至少包括三大业务板块:金融体系、综合商社和实业产业。金融体系是财团的资本基础,是融资的便利渠道;综合商社就像是市场灵敏的鼻子,给财团提供发展导向;实业产业则像是执行者,顺着财团的思路投入物力,产出产品,完成财团的经济运作。


“三头合一”令日本财团弹药充足、方向明确、动力强劲,在组织形式上趋于完美。


韩国财团都是家族式管理,往往以一个大企业为龙头,逐步拓展到各个领域。一方面,集权于核心企业,导致了权力的滥用。权力得不到有效制约,为非作歹的事常有发生。


韩国财团没有像日本财团那样的分板块优化,只是在高负债下一味扩张,经济危机来临之时,越大的企业,越是危险。


大宇集团曾是仅次于现代集团的韩国第二大企业,排名曾进入全球前20,资产一度达650亿美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经营不善、资不抵债的大宇集团不得不走上破产清算的地步。2000年12月,大宇汽车宣告破产,其他骨干企业也相继被收购,掌舵人金宇中也逃往海外避难。


反观日本财团,则能在四次大的经济危机中屹立不倒!


4. 比国情,谁更优?


国情即是生态,日韩两国不同的国情,决定了财团不同的境遇。


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人口,日本都大于韩国,在社会发展上更是具有几十年的先发优势,成就了巨大的经济体量。


对一个国家而言,体量大是好事,池子深了,才能出大鱼。蛋糕够大,财团吃一部分,其他人也能吃。日本财团率先推行了“终身雇佣制”,更是俘获了民心。


韩国地小物稀,蛋糕小,财团吃了,其他人就没得吃。小企业吃不着,民众更没得吃,怨声载道,民怨沸腾。


韩国财团在社会贡献方面,远没有日本财团大方。财团企业数量只占韩国企业数量的0.2%,不能带来充足的就业岗位。这导致韩国年轻人的上升通道非常少,竞争尤为残酷。


尽管韩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但近十年来韩国失业率持续升高,自杀率也居高不下。

(新闻报道)


日本的民主政治比韩国更成熟一些,这让日本政治体系对财团有防御作用,韩国政治更容易受财团影响。


日本在二战后在美国占领军的帮助下建立起君主立宪的天皇制,并且通过《反托拉斯法(独占禁止法)》等一系列法案限制财团的发展。


经过70多年的磨合,财团与政府之间,财团与人民之间达到了权力和利益的微妙平衡,基本能保证彼此相安无事。政府虽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财团控制,但起码的独立性仍然能得到保障。


韩国的民主化先天发育不良,难以抵御财团的侵袭,更容易受财团影响。


5. 财团之路,何去何从?


日韩两国财团再次证明,财团在资源整合上具有明显的优势,内部实现了产业互补、技术共享,确保了强大的竞争力。


这种黄金模式,非常适合扩大生产,特别适合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


历史也证明,世界上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几乎都经历过财团化的发展阶段。


在发展模式上,日本、韩国财团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须知,向左也好,向右也罢,终究殊途同归:财团的本质,还是利用垄断地位,攫取高额的利润。


正如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一样,一个国家、一座城市不能将未来系于财团。


特别是韩国大宇集团破产警示我们,庞然大物并非坚不可摧,一旦倒下,造成的动荡将远超想象。


财团越强大,越危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1
点赞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