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通用罢工:工会权利贪欲正在杀死美国汽车
2019-09-18 13:27

十问通用罢工:工会权利贪欲正在杀死美国汽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预言家(ID:qcyyj123),作者:李响、田大鹏,编辑:王鑫


美国东部时间9月15日11时59分,底特律河畔像往常一样平静,但是与温莎市隔水相望的文艺复兴中心——通用汽车总部大楼的门前却呈现出不同往日的“热闹景象”。


由于UAW(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与通用汽车因员工待遇、医疗保健福利等问题依旧存在巨大分歧,来自十个州的35家制造工厂与数十家配送中心的46000名工人举行罢工活动。


据了解,这是自2007年以来最大的一次UAW工人罢工事件。一直以来,在欧美国家工会与企业的矛盾难以调和,罢工现象时有发生,是什么触发如此大规模罢工事件?通用汽车是否真的亏欠工人?工会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针对这些问题,9月17日汽车预言家通过梳理通用罢工事件第一时间联系北美华商俱乐部主席缪云渠等了解美国工会制度与企业博弈的专家,还原罢工背后的现象,在他们看来,工会对权力的贪欲,已经令其成为从维护工人利益转向保障背后集团利益的工具。


问题一:为什么近五万人参与罢工?


据外媒报道,此次罢工事件参与人数超过46000名,涉及十个州、35家制造工厂、21家配送中心。在UAW与通用汽车之间,罢工行为不止一次,而此次罢工事件是自2007年后最大的一次。


通用汽车工人举牌抗议


引发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是通用汽车计划在11月关闭4家工厂,并且未在未来工人待遇与去留的问题上达成共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罢工同样受到通用汽车对加拿大工会失约的影响。


时间拨回至2018年11月26日,通用汽车宣布关闭安大略省一家工厂,但这项决定与当初通用汽车应允的截然相反,因此数百名工人发起抗议斥责通用汽车违约,分析人士认为通用在加拿大违约事件影响到工会工人对通用汽车信任,此次UAW罢工事件得到了加拿大工会的支持,除此外,福特、克莱斯勒工会同样支持通用工人的罢工事件,究其本因是UAW下一阶段将代表工人与两家企业进行谈判。


北美华商俱乐部主席缪云渠指出,UAW通过“借力打力”的方式对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家车企进行轮流谈判,通过对其中某一企业的罢工行为向其它企业施压。


此外,UAW主席Gary Jones腐败丑闻缠身,因其表示“虽然与通用汽车的全国劳动合同顺利到期,但不会举行午夜罢工。”因此,工人对其信任度降低,质疑其有“偏向企业主”的行为。


问题二:美国工会如何做到“一呼百应”?


从谈判无果到罢工行为发生,不足一周的时间UAW共联合近五万人参与罢工行为。工会组织产生于欧洲的工业革命,是工人阶级为维护自身的政治,经济利益而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群众组织。并且工会是受法律保护的独立于企业的组织,其形成和维持都不需要依靠企业,企业对工会基本没有控制的能力。当工人权益受到企业侵害的时候,工会则会利用罢工手段组织反对企业提出的政策。


UAW成员分发罢工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工人参与罢工活动会得到工会支付的酬劳,据了解今年早些时候,UAW领导层宣布,将罢工工人的酬劳提升到每周250美元,并且在明年一月再提至275美元。周薪在第八天生效,UAW成员将在罢工期间获得医疗保险,积极参加罢工的工人可以获得罢工福利。从企业来讲,罢工期间,因缺少零部件而闲置的工人可以从公司领取失业保险和补充失业金。


美国工会的资金来源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企业按法律规定缴纳会费,另一方面则来自于选举。由于工人阶级庞大,对地方领袖选择影响巨大,因此一部分资金由选举拉票产生。


问题三:工会与企业的分歧是什么?


根据报道,双方在1000多项提议中仅2%达成一致。谈判初期,通用新合同要求工人支付15%的医疗保健费用,但是由于工会犹豫不决,通用又将该决定撤回,与现有的合同保持一致。目前,通用汽车为员工缴纳的医疗保健福利的数额低于全国28%的平均水平,但支付的员工酬劳远高于全国平均工资。


此外,通用提出新增投资70亿美元以及增加5400份工作机会等新方案,但是工会对于每年不足20亿的新增投资并不满意,一位罢工参与者表示:“通用收入增多,但是工人待遇没涨。”资料显示,通用汽车第二季度净收入为361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6%至24亿美元,事实上,通用利润的增长是通过控制成本实现的。


通用汽车发动机工厂


与此同时,通用的谈判筹码还包括在美国4个州投资8家工厂,并计划到2023年开始在美国底特律北部工厂生产至少五款电动汽车。但是工人们认为,以通用的产能很难开设新工厂。


根据工会的说法,通用汽车的提议在一些关键领域仍存在不足,其中涉及医疗保险、临时雇员,以及工人保障和利润分享等问题。以工人时薪为例,目前起薪不足20美元,工会提出的诉求是在3-4年内提升至30美元,而通用计划用8年的时间实现这一要求。


问题四:罢工行为的终点在哪?


外媒推测,罢工将使通用关闭53家工厂与配送中心,分析师Dan Levy称:“如果北美生产线停产,通用将面临每天4亿美元的损失,其息税前利润将面临日均5000万美元的损失,并以此牵连通用汽车位于加拿大与墨西哥的工厂。”


通用汽车生产线员工


不过,从生产层面来看,在罢工前通用汽车囤积了大量新车,分析人士认为,罢工短期内难以影响通用汽车的销售情况,不过长远看,罢工的影响或将波及到未来新工厂建设投产的推进进度。


此外,通用承诺新合同通过将向每人提供一次性8000美元的签约奖金,并且在所有的四年合同当中都将增加薪资收益或一次性收入。以此为例,假设40000名员工签订新合同,那么通用汽车将由此产生超过3亿美元的一次性支出。


相较以往,更多的是企业向工会诉求妥协。美国工会每一阶段都会向企业提出谈判为工人争取福利,企业、工会各为其主,由于劳资双方均不希望失败,谈判趋于理性化。甚至说,工会会根据企业发展情况提出“必要时缩减工资”的要求,与企业共同承担压力。不过,梳理通用近三次罢工事件,结局均是通用向工会妥协。今年5月,加拿大联合工会赢得了通用汽车的一项协议——通用汽车同意在多伦多工厂建立售后服务中心,从而保留该工厂2600个工作岗位中的300个。


问题五:美国对工会的态度是什么?


工人:对于工人群体来说,工会存在的意义更像是“保护伞”,UAW成员称:“工人属于弱势群体,可以受到工会的保护。工会与企业的斗争既合法又有策略,很大程度上可以为工人群体谋得福利。”


政府:工会的存在意义有利于社会阶层稳定,代表整个工人群体发声,有利于平衡劳资关系。在选举行为上,更有利于竞争者当选。欧美工会运动的历史悠久,一直以来工会都在欧美国家中占据重要的地位。欧美工会与政府政党的关系也相当密切,多数欧美国家的工会利益与政府决策政党选举都有着利益上的交往,新时期工会的发展与政府决策的公共导向模式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反观此次美国政府并未对双方作出过多干涉,特朗普希望双方继续协商,对此知情人士表示:“新泽西州本就是美国票选的敏感地,临近2020年大选,政府方面不敢过多干涉投票主体的行为。”


企业:工会影响企业发展规划。在工会这层保护伞下会出现消极怠工的情况,不过这仅占一小部分,工会推崇同工同酬,不利于调动员工的积极性。


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断定,欧美工会的作用是变相保护了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形成了“大锅饭”,欧美工会制度已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另外,曹德旺认为,美国企业劳资双方的矛盾实质是政党之间主张的矛盾。也就是说,带有政治化操作的色彩。此外,特斯拉CEO马斯克此前同样表示,UAW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汽车制造业,他无法忍受UAW进入特斯拉的工厂。


专家:工会越来越偏移其成立的初衷,现在的工会多与政府、政界人士接触,为了自身利益,巧言令色威胁企业,用所谓的保护工人破坏企业发展的正常节奏,但是企业最终都会妥协。


问题六:不同国家的工会发展路线是什么?


工会是指基于共同利益而自发组织的社会团体,中国工会是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群众组织。


相比而言,国外工会共分为三类:强硬性;平衡型;亲密型。


强硬型以美、韩为代表,保护工人利益,工人向工会缴纳费用,工会定期与企业方谈判,如果不能达成共识,以罢工等激进形式逼迫企业方。以美国汽车制造业为例,业内多认为工会是杀死美国汽车工业的“元凶”, 2007年通用汽车工人全国性罢工逼迫通用汽车签署昂贵的劳资协议,因此美国汽车工人每小时成本55美元,高于在美设厂日企25美元,而同期的中国工人则为1.5美元,工会的无理要求使制造业人员成本上升。因此在阿拉巴马州等地区,通过立法的形式将工会隔绝。


平衡型以德国工会为代表,虽然德国法律赋予工会罢工权利,但同时又规定罢工必须在劳资谈判破裂后,且75%以上会员同意才能举行。谈判是德国工会解决问题的主要方式,劳资双方遵守谈判结果。


亲密型以日本工会为代表,受到日本终身雇佣制影响,“家族式”的劳资关系保证了日本工会工人与企业的利益方向一致,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员工可以从工人晋升到管理者,反之,企业也更舍得对员工的投入。


问题七:工会的积极作用在哪?


长期以来,各国工会更加重视克服失业、增加就业与提升福利的活动。受于资本主义制度,欧美一些国家解决劳资问题的出发点首先是维护资本集团的最大利益,因此,工会诞生。


除了以美、韩为代表的的激进方式外,德国工会多采用董事会、监事会双层董事会制,对企业发展是“对等共决”,即监事会中职工代表占一半,在公决企业中,职工代表可以占比三分之一。


缪云渠指出,目前很多工会的领导者已经逐渐转向权力机构,通过所谓的代表工人利益,要挟企业,通过不断制造各种罢工事件和劳资谈判稳固自己的权利,事实上,这已经脱离维护工人权利的范畴。例如,一些调度员年薪达到30万美元,仍然会在工会的推动下进行罢工,另一方面工会手握更多的投票权,很多政治人物主动接近工会,对智能化等领域唱衰,使得企业创新受工会拖拽滞后。


问题八:美国汽车市场环境是什么?


美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市场,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市场总销量达到1733.45万辆,同比增长0.6%。其中,轻卡(皮卡、SUV)销量达到1197万辆,同比增长7.7%,占美国市场份额达到69%;乘用车市场销量为536万辆,市场份额占比31%。与去年相比份额下降5个百分点,并且乘用车销量接近1958年的最低销量。此外,2018年电动车在美国市场累计销量达到35.86万辆,同比增长80%。


美国市场的对于轻卡车型的喜爱,从畅销排行榜中就能看出。其中,福特F系列皮卡以年销90.93万辆,RAM皮卡年销53.70万辆,雪佛兰Silverado皮卡年销53.12万辆,分别位居2018年畅销榜的第一、第二、第三。


美国汽车环境,除了消费者一向青睐“肌肉车”之外,这与石油价格走低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一定关系。其中在特朗普政府主导下,拟冻结奥巴马政府时期对汽车油耗和碳排放制定的法规,理由是相关法规强迫车厂生产环保汽车,但环保汽车造成了更多的交通事故。


但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提高关税也严重影响到汽车行业,随着关税提高势必会造成成本提高。


以丰田汽车、现代、本田汽车以及其他车企的Global Automakers负责人John Bozzella表示,该集团已经向美国决策者们建议,实施进口关税政策并没有意义。


该负责人表示,美国市场每年出口为两百万辆,其中每年有25万辆出口欧洲。欧洲一旦反攻,那么势必会影响美国车企的出口,汽车行业最终只会面临双输的局面。


问题九:政、企、工矛盾爆发的后果谁来承担?


此次美国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员工近5万人举行罢工,而上一次通用汽车公司举行大罢工的时间是2007年,再往前梳理是在1998年,当年罢工持续了54天,导致通用汽车公司损失达20亿美元。


此次通用汽车罢工是由“劳资纠纷”所引起,早在2017年,特朗普政府为了让“制造业回归”,曾指责通用汽车忘恩负义,将原本属于美国的就业岗位放到了墨西哥、中国。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还点名了福特、哈雷等多个美国老牌制造商,劝其尽早回归美国。


可以说,汽车制造业回归使得美国就业率以及特朗普的支持率得到一定程度提高。但从另一种角度看,后续的特朗普政府关税政策、全球贸易战也使得美国企业成本提高,并且“反噬”到美国劳动分配上。


这次时隔12年之久的大罢工,令全美汽车制造业陷入“停摆”状态。罢工的导火索是通用汽车计划关闭美国国内的4座工厂。据美媒报道,此前通用汽车关闭俄亥俄州厂房一事引发总统特朗普震怒,并且指责通用汽车关闭本土厂房“忘恩负义”。此次通用汽车近5万人的罢工,直接关系到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希望此次罢工事件尽早解决,为此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呼吁双方继续进行谈判。


不难看出,在经济下行时美国政府更多的倾向于企业,而当企业与工人出现矛盾,特别是关乎政府换届选举时,政府处理问题便谨慎许多,毕竟选票是最首要关心的问题。这也是美国经济体制结构所影响的,这也是美国经济体制中政府、企业、工人三方矛盾点永远存在的原因之一。


问题十:工会是否影响了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发展?


目前,美国最大的汽车行业制造商-通用汽车公司超过4.9万名工人举行罢工。据悉这是自2007年以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组织的最大规模的工人罢工,也是数年来私营行业工人举行的最大罢工之一。似乎这样的规模看起来像是为工人服务,但事实上,工会只服务于背后的利益集团。曾有华裔理发师试图加入美国工会,但由于华裔身份遭拒,可见如今的工会并不是为工人阶级服务。


根据日本日经新闻委托发布的“自动驾驶专利竞争力排行榜”显示,排在竞争力前5名中,美国占据3个,分别是Google旗下的Waymo、通用以及福特,同时表示这将是是美国制造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专家认为,美国汽车行业发生的周期性罢工的已经阻碍美国制造领域的扩张,通用汽车便是如此,在汽车行业形势向好的时候,企业因工会行为被迫收缩,将资本转移至员工成本,通用本来想通过“瘦身”来达到降本目的,而罢工事件将令通用公司面临更多的损失。


目前,第三次工业革命红利耗尽,西方国家经济结构开始“脱实向虚”,制造业未能受到足够重视。行业人士认为,虽然此次罢工表面上是“劳务纠纷”,本质上是一场“权钱运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汽车预言家(ID:qcyyj123),作者:李响、田大鹏,编辑:王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