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猎人软银和它的美国“巨婴”
2019-10-18 14:00

​独角兽猎人软银和它的美国“巨婴”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CJ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他还等得到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软银总裁孙正义在62年人生中,曾做过3天世界首富。


但他还来不及告诉比尔盖茨,送他上云巅的互联网泡沫就轰然崩塌,700亿美元纸上财富在金融危机中化为乌有,“日本股神巴菲特”跌落到破产边缘。


那是近20年前孙正义上一次豪赌硅谷,关键词:互联网。


2019年,孙正义完成了另一场豪赌。他用3年时间投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1000亿美元风投基金。


1000亿美元是多大的资金池?美国老牌红杉资本也筹集了本地史上最大的一支基金,用以抗衡软银——80亿美元。


软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孙正义称自己为“独角兽猎人”。



孙正义是罕见用百年为刻度衡量发展的人。他要投资未来几个世纪能够塑造世界面貌的企业,要建造软银300年的持续增长。


软银的美国投资传奇再次崛起:估值千亿的Uber,470亿的WeWork,230亿美元的Slack,126亿美元的DoorDash……


于是2019年成为美国风险资本驱动科技IPO规模最大的年份,关键词:科技。


但是,世人喜欢传奇,喜欢轰轰烈烈捧上神坛、赞叹不已,更喜欢神话破灭。


2019进入下半年,孙正义的独角兽帝国一落千丈:


Uber估值腰斩


WeWork上市失败


Slack股价阴线


DoorDash命运不定


……


用1000亿美元,笼络了最顶尖的人才,捆绑了无数利益体,居然也没有成功。


现在,软银有逾1000亿美元债务高企,投资的回报正随投资企业的估值缩水。全球投资的上百个未盈利企业,三百年企业增长的愿景,还在等着软银筹措资本打下半场。


资本点燃科技创业疯狂想象力的黄金时代,会因此走向完结篇吗?


生而颠覆


“通过投资有潜力成为行业领袖的企业,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战略集团,能够持续增长300年”。—— 孙正义


互联网金融危机后,软银再度封神,是在阿里巴巴上市之时:2000年2000万美元的投资,获得了彼时600亿美元的回报。


软银花了十几年时间,等待这一刻到来。


但在此之后,他的耐心似乎就没有那么好了。


2016年,孙正义启动了一辆造神战车,带着1000亿美元航母体量的软银愿景基金征战世界。


如今有谁能比饱受诟病的Uber等创业企业花钱更快,那就是他们背后三年投出1000亿美元的软银。


他总是开出创业者无法拒绝,竞争对手投资人瞠目结舌的价码,颠覆风投行业的规则。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的执行合伙人Scott Sandell告诉CNN,他曾经“非常接近”以1.8亿美元的估值,完成对一家初创公司的三千万美元投资。


但是“孙正义出手了”,并以5亿美元的估值向初创公司提供了1亿美元。


软银成为了硅谷创业企业的定价者,它开价涨几倍,企业估值就膨胀几倍。


这是一笔创业者无法拒绝的资本,通常金额庞大,能让企业估值飙升,扫清行业竞争,并且要确保它不会落入竞争对手手中。


例如,如果Uber不接受软银的投资,那么它的对手Lyft就可以拿下这笔钱,再装满打击Uber的弹药。


这三年对软银来说,也是一场闪电战。它到处递上投资要约,几乎血洗了创业融资新闻,推高了一批创业企业的估值。


小风投才做选择,大软银全部都要。投资者往往惊叹创业的烧钱速度,一笔钱砸下去,惊不起一点浪花。而软银砸下的资本,掀起的都是巨浪。



共享经济、人工智能、地产、自动驾驶、网约车、电商、外卖、金融、企业服务、医疗科技…… 软银资本投资的企业覆盖各个行业,横跨几大洲。


布局和野心令人惊叹。


十年之后,这张投资版图能够撑起软银的三百年帝国梦想吗?


成功了,孙正义就是坐拥科技帝国,塑造世界面貌的神之手。


如果他能成功的话。


美国“巨婴”


这是史上最容易融资的时代,从古埃及时代算起,这可能是整个历史上任何行业任何企业融资的最好时代。—— Slack创始人Stewart Butterfield


创业企业的命有多长?原本,这是以企业的烧钱速度和盈利时间点决定的。


但是,这些创业企业经历了最好的时代,低利率让资金涌入了回报更高的私募股权,而软银更让创业企业见识到了资本烧钱换增长的力量。


在今年原本最大的两场科技企业IPO中,软银向WeWork总计投入约106.5亿美元,向Uber总计投入约93亿美元。


本应是少年颠覆者与造王者的相遇,写下科技创业史上最精彩的一篇。但结果在资本的强力灌输下,却变成了溺爱纵容的长辈和巨婴的畸形关系。


软银愿景基金执行合伙人Jeff Housenbold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


后期投资曾经意味着,我们将开出2000万至7500万美元的支票,放手让你们发展。


孙正义则说:不,我们将开出1亿到10亿美元的支票,我们一起上阵。


软银和它的独角兽们,展现出了非常一致的风格:庞大资本,高速增长,全球扩张,高负债,颠覆行业。


软银甚至不惜投资了一些行业的所有玩家,以为不管最终是谁清场,软银都能“赢者通吃”。


在共享出行领域,软银投资了美国的Uber,中国的滴滴,东南亚的Grab,印度的Ola。他们在全球市场对抗,贡献了“战士还在前线厮杀,将军已在帐中投降”的名场面。如果论起身份,还都是软银系。


软银打破了传统的估值方法,愿意向看不到近期盈利的企业开出高价。网约车出行,共享经济,自动驾驶,食品外卖……他们是在亏损,但软银相信他们能改变世界,有朝一日产生巨大的利益。


软银要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但就像在互联网金融泡沫中,疯狂的市场忘记了盈利指标的重要性。登陆股市就像豪赌一块顽石,劈开才能看是不是璞玉。


当这些独角兽以庞大身躯走上资本市场,露出了巨婴的面貌,包括孙正义视为下一个阿里巴巴的WeWork。


Uber上市时,软银损失了6亿美元,WeWork的估值从470亿美元一路狂跌到近100亿美元,甚至快要跌破软银的投资金额,让软银不得不考虑全盘接手WeWork。


太多人在等经济衰退的靴子落地,拿出了防御的姿态,害怕手中没有足够的资本,活不过将至的凛冬。


这时除了软银,谁还愿意向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巨婴”输血?


虽然没有人愿意相信投入巨资造富的投资人们,会有集体看走眼的一天。但科技光环也不是救命到草,依靠烧钱扩张带来的增长,和招股书中“可能永远无法盈利”的风险,足以让估值泡沫一触即破。


就连Slack这样看似稳妥的软件服务公司,也被怀疑估值太高,股价表现一路下跌。


软银危机


软银和它的独角兽们一样,背负着高额的债务。


据软银2019年财报,其债务超过1000亿美元。而1000亿美元的基金,按照7%的回报率,需要70亿美元的增值。



今年6月,软银透露,其对原始基金的投资迄今已获得62%的回报。今年8月,软银在财报中披露基金的经营利润同比增长了近66%,约合37亿美元。


软银解释说,这要归功于投资公司OYO,Slack和DoorDash的估值增长。


软银的财富回报也在纸上,都来自于一旦接受软银投资,就估值暴涨的企业们。


2018年,软银以14美元估值投资DoorDash,2019年,DoorDash的估值膨胀到126亿美元。


Uber、WeWork都曾享受过同样的增值速度。然而Uber的市值与估值相比近乎腰斩,WeWork上市流产后估值跌去了四分之三。


资本的光环褪去了,怀疑如同传染病向其他企业的估值蔓延。这些公司真的是科技公司吗?他们真的在有生之年能赚钱吗?DoorDash和其他估值高涨的独角兽们会面对同样价值垮塌的命运吗?


资本能成就一个行业的新霸主,也能毁掉一个创业者成为英雄的机会。


资本洗刷后的硅谷或许淡忘了,硅谷创业的精神源头在车库创业,看技术是否成熟,有没有盈利条件,市场是否会认可。


有规律的融资周期和成长速度,都迷失在了资本大潮里。


时势难违,早年的人工智能寒冬,一度无法飞天的阿里巴巴云服务,不是方向不好,只是科技条件尚不完备。


就像现在一直无法实现的完全自动驾驶一样。


不幸的是,就算软银“赢者通吃”,网约车、外卖全行业补贴亏损,自动驾驶还在无底洞烧钱的阶段。这不是一场三年就能结束的战役。


这些企业都还没有盈利,投入的是真金白银,回报则是建立在市场信心上的纸上财富。


软银投完一千亿美元的基金,还有约一千亿美元的负债,手上一众看似风光无限但还无法盈利的“巨婴”企业都需要输血,软银的下半场该怎么打?


这或许还不是一个有资本就能为所欲为的世界。


最后的敬意


这次被戳破的科技泡沫,让很多人想起了2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


在相似的历史中,都有孙正义的身影。


软银能打造霸主企业,因为投入巨资,扫荡行业,推高估值;软银能拿出惊人回报,是把膨胀的估值算入回报之中。


随着今年美国企业的几场败绩,软银的投资估值和回报率也在蒸发。


孙正义说,他很惭愧。


第二支愿景基金的筹备陷入困难,其中200亿美元计划向软银的员工借贷。


据英国《金融时报》,软银鼓励一些高管人员借出十倍以上的工资,这是对其雇员的一种期望,以此来证明他们对孙正义的忠诚度。


孙正义已将其在软银的38%的股票,向全球19个金融集团抵押个人贷款。


他还没有等到下一个阿里巴巴。


孙正义也流露改变投资方向的意愿,寻找有更清晰的盈利路径和上市方式的企业。


下一个十年,是否只有无趣但是盈利的软件公司,板正平淡的产品,稳定的现金收入,以及波澜不惊的故事。


任何颠覆行业的创业公司,都值得致以敬意。但要多少场失败,才能证明不能走疯狂扩张但不能造血的“巨婴”独角兽之路?


后面等待上市的,还有美国DoorDash、印度OYO、中国的滴滴……看似巨无霸的美国科技企业,也只是软银投资组合中的一角。


印度企业OYO三年崛起为全球第三大酒店连锁品牌,估值膨胀到100亿美元。在此次软银和它美国同辈的挫败中,OYO站了出来捍卫软银。


在蒙眼狂奔贾跃亭正式申请破产的那一天,硅谷山景城的咖啡馆里,两名创业者压低声音的谈话走到了尾声。


”中国到处都是奇怪的汽车企业,你听说过BYT吗?“


”不是BYT,是BYD。“


”B-Y-D-“


”你知道为什么BYD这么火吗?巴菲特对他们进行了投资“


”难怪!“


”如果是巴菲特投资了这家公司,那必然有过人之处。“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CJ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