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家现金贷涌入印度掘金,这里是圣地,还是沼泽?
2019-10-22 16:18

上百家现金贷涌入印度掘金,这里是圣地,还是沼泽?

作者 | 罗素

封面 | 视觉中国


印度这个人口总数超过13亿、只比中国少4000万的国家,才刚进入人口红利期。


目前,中国人口的平均年龄是37岁,印度则是27岁。


在印尼和越南监管层层收紧、菲律宾严打博彩业的背景下,精明的现金贷从业者们,开始将目光投向位于南亚的印度。


最近两月,已有近10拨考察团远赴印度。一家系统风控商透露,有上百家平台准备“排队”进入印度。


印度是现金贷的最后圣土吗?这个被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称为“幽暗国度”的地方,充满了神秘,也充满了未知的挑战……


01 走,去印度


曾被誉为“中国现金贷出海第一站”的东南亚市场,正在收紧。


2019年2月,在一起出租车司机自杀事件后,印尼金融服务管理局收紧了监管。


一大批在当地的中国现金贷从业者,纷纷打道回府。


在菲律宾和越南,情况也不容乐观。


菲律宾的赌博和现金贷团队都挤在一个区域,最近,菲律宾正在大力打击当地赌博。


“目前并未针对中国现金贷,但从业者也人心惶惶。”在东南亚和印度都有业务的现金贷从业者江汉明表示。


在越南,不久之前,暴力催收引发了两起恶性事件,相关视频在越南本地电视台被频繁播放,越南公安出手,“抓了两拨中国的现金贷公司”。


国内局势收紧,东南亚利好出尽,精明的现金贷团队都在纷纷寻找下一个出口。他们瞄准的,是印度。


印度被看好的理由有很多。


首先,毫无疑问是人口。


截至2018年,印度已经有13.53亿人口。相比之下,印尼是2.68亿,越南是9000多万,菲律宾是1.07亿。


人口基数大,就意味着市场大。


波士顿咨询预测,到2023年,印度线上借贷规模将为3500亿美元,是2018年的近5倍。


其次,印度的征信体系尚不健全,但有其独特优势。


世界银行报告显示,2018年,印度的征信记录易获取度,居于全球第29位。


印度政府的生物身份识别系统会采集居民的虹膜,并绑定其手机号、银行账号。借贷时,可以调用这些数据。


人口基数大,基础设施和金融设施相对完备,和东南亚不同,印度,不是未经开垦的蛮荒之地。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多中国信贷从业者开始跃跃欲试。


2019年2月,一则消息传出:昆仑万维在清仓趣店后,准备投资有“印度版分期乐”之称的印度现金贷公司Krazybee。


在此之前,乐信和小米,均已投资Krazybee。


目前,落地印度的中国信贷从业者,主要集中在古尔冈(新德里的卫星城)、班加罗尔和孟买。


“今年6月之后,印度更火了。最近两月,起码有10批考察团来印度。”印度当地的系统风控商罗和平称。


目前,市面上一个六天五晚的印度考察团,价格为2万余元。


“有的公司落地得很急,负责人参加考察团到印度,走的时候已经在注册,甚至在招人了。”罗和平发现,这比东南亚市场还要狂热。


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已经有一二十家中国现金贷公司在印度落地,还有百余家正在准备落地。


到明年,这个数字,可能增加到200家。


印度,会成为中国现金贷最后的圣土吗?


02 市场特征


罗和平已经在印度市场做了一年业务,他对这个市场的判断是:“可以做起来,但明显没有国内现金贷那么暴利。”


这个市场和东南亚市场有很大的区别:监管已经划好了跑道,大家别想一上来就把市场做烂。


目前,大家最关心的,首先就是利率


“印度的年化利率红线和中国一样,是36%。”考察了十几家印度现金贷之后,现金贷从业者李寒得出了这个结论。


尽管印度政府对此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当地信贷业默认的红线。


“但在36%之外,印度还允许人工审核、人脸识别等手续费的存在。目前,政府并没有规定一个上限。”李寒表示。


也就说,可以在36%的基础上,再加一些风控的费用——而这,就有了可操作的空间。


目前,中国现金贷玩家在印度放贷的年化利率,在24%到300%不等,以200%到300%这个区间居多。


大家都不太敢把利率定得太高,一是怕监管盯上,二是怕用户不去借,数据不好。


目前,整个行业相对比较克制。


其次,大家关心的,是放款额度。


2018年,印度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1.26万元人民币。同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万元。


也就是说,印度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中国的四成五。


因此,印度现金贷的额度要比中国低,一般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换算成人民币,长期产品能上万,短期产品则在300元~500元。


至于还款周期,长期产品一般是一年,短期产品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之间。


最后一点,印度用户的逾期率不算高,且尚未出现恶意骗贷的团伙。


据多位从业者描述,目前印度借贷用户的主要特征是:二三十岁,未婚,有正式工作,月收入约两三千元,借钱是为临时周转应急。


多位从业者透露,现在这个市场的首逾率在30%~40%之间。


“我们团队接过一万多个案子,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印度用户直接表示‘我就是不还钱!’”张宏称,印度还未出现恶意骗贷。


但相对来说,印度的催回率比中国要低。


张宏观察单月数据发现,印度电话的接通率能达到40%左右。而在中国,第一天的接通率仅为18%~23%,最高也很难超过25%。


接通率高,为何催回率低?


在中国,第一天的回款率最高,然后越往后越低。


但在印度,回款高峰,会出现在逾期的第3、4天到第10天。


“很多印度人不还钱,是因为真的穷,有心无力,只能等到发工资再还。”张宏称,印度市场有“发薪日贷款”的典型特征。


“此外,印度人时间观念淡薄,很多人不了解逾期后果,以及自己将要面对的催收动作。”他表示。


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印度现金贷的真实盈利情况如何?


一家头部现金贷平台在印度经营了一年,他们透露的核心数据是:月利润8%。也就是说,年利润接近100%。


“总体来说,印度市场可以赚钱,但是不会像中国市场那样嗜血和暴利。”李寒称。


在中国现金贷最疯狂的时候,年初投入1千万,年末甚至可以收回1个亿。


“因为印度的落地成本很高,年化收益有50%~100%就非常不错了;做得不好,可能只有20%~30%,甚至亏损。”李寒说。


他表示,目前盈利的,多是放款规模超过1亿美元的大公司,“大部分中国公司还未赚钱”。


03 挑战


印度市场确实有机会,但是,这里的钱也不好赚。


印度在背包客中间赫赫有名,评价两极化:要么是天堂,要么是地狱。


印度加尔各答街头


刚到印度时,江汉明也一度怀疑人生。


他去拜访一家印度信贷机构,饥肠辘辘之际,被请吃“最好的外卖”。上来的,是一个饼,配6盘咖喱,全素。


“他妈的,这地方是人待的吗?”他边吃边诅咒。


还有一位现金贷从业者到印度,连拉7天肚子。“命比钱重要。”他立马回国。


除了需要适应当地的艰苦环境,严格的监管,也是一大考验。


“在印度,犯错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很难野蛮生长。如果说印度经济落后中国10-20年,印度互金落后中国5年,印度的监管,就领先中国5年。”他们表示。


比如说,印度政府规定,非银行金融机构展业,必须持牌。


“一般来说,申请印度非银行金融公司(NBFC)牌照,需要8个月以上的时间。”出海法律资深顾问王捷表示。


目前,很多中国公司会挂靠当地持牌企业,“给牌照方千分之三到五的费用”,有从业者透露。


“但这样做,法律风险较大,特别是当资金流水大到一定程度时。”王捷称。


当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还没有一家中国公司通过走申请的途径,获得印度NBFC牌照。


当然,还有一些中国公司收购,或者正在筹备收购牌照。


“买牌照加中介费,我用了20万美金。现在价格略有下降,100万人民币可以搞定。”江汉明表示。


除了牌照门槛,还有巨大的资金门槛。


印度监管要求,需要在银行存入一定的保证金,才能开展借贷业务。


“我们就存了2000万卢比。”江汉明说。


在实际展业时,国情复杂多样的印度,也为中国团队埋下了很多坑。


“我们都和印度员工直接说英语。光是语言,就能干掉40%~50%的中国土老板。”江汉明说。


此外,印度的政治、宗教、文化状况异常复杂:


作为“宗教博物馆”,这里有印度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等宗教;


这里有1652种语言和方言,宪法规定的官方语言有18种,主流语言有五六十种;


这里有二十多个邦,每个邦都有民选政府,相对独立……


为此,一些公司招了少量的小语种催收员。“作为催收员,会的语言越多越好,我们有一个语言天才,能说12种印度语言。其他催收员搞不定的,都交给他。”江汉明说。


在印度展业时,种姓制度,也是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印度的种姓制度,把人分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在种姓制度之外,还有贱民。


“印度贫富悬殊很大,阶级流动性极低。所以当信贷做到一定规模后,你就会发现,市场很难爆发。”江汉明说。


“中国社会相对平等,需要考虑的,主要是用户的收入。但在印度,我们估计,有2亿人是完全没有收入的。因为还款能力太差,低种姓的人不能做,婆罗门和刹帝利又往往不差钱,所以我们的客户,往往是首陀罗以上、刹帝利以下的人群。”江汉明表示,这就筛掉了40%~50%的印度人。


但总体来说,大部分人依旧看好印度市场。


许多从业者都认为,印度的信贷市场已经过了萌芽期,开始进入健壮期;而印度政府对此的态度是,只要合规,都会鼓励。


“政府态度相对宽容,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底线。他们也逐渐发现,有中国公司在进入印度。”


因为逻辑能力极为突出,印度和中国的风控、数据、推理人才,在国际上都享有盛誉。


“印度人非常聪明。”罗和平称,在一个聪明且具有活力的国家掘金,需要步步谨慎。


稍微越界,就可能会被驱赶;甚至扩张太快,都会被反噬。


“在印度,不适合捞快钱。”一位现金贷从业者表示,这绝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收割的国度。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