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破产首富的回归
2019-11-07 09:37

一个破产首富的回归

题图来自:东方IC 施正荣,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本篇作者:黍风,主编:王滔,编审:陈润江,顾问:王淑琪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挣一分钱,我就花钱。”施正荣曾在尚德上市后对友人这样说,2006 年,他以 23 亿美元(按当年汇率计算约 186 亿元人民币)的财富,成为当年的中国首富。


成年人在成功后,往往不会吝啬对自己过去缺失的补偿,作为被领养长大的农村孩子,施正荣也是如此。成为首富之后的他挥金如土——花 20 万美元包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买十几辆豪车,见不同的人开不同的车。


但这一切都随着尚德的破产成为往事,2013 年 3 月,他一手创建的无锡尚德提交破产保护申请,施正荣也一度消失在人们视线中。而据日前发布的《胡润 2019 百富榜》显示,施正荣再次以 25 亿元的财富重回榜单。


不过,这其中的起伏远远不是一句东山再起可以概括的。


施正荣纪录片里的和平村


1963 年,江苏省扬中市油坊镇和平村的陈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彼时,在食物匮乏的农村新出生的两个男孩就是两张吃饭的嘴,没有其他办法,双胞胎中的弟弟被送给了河对岸的一家姓施的人家,后者给他取名为施正荣。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据南方周末报道,6 岁的施正荣就开始帮养父母干活赚钱,并在 10 岁时从邻居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从此,沉默、脾气好、干活勤快成为了他作为养子应该有的样子。


但没有人想一辈子待在农村,小时候的施正荣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闹脾气也与此有关,干烦了插秧的他曾跟生母抱怨,“狗日的才插秧。”


为了一举考出农村,施正荣在 1979 年报考了一个偏僻专业。


求学时,努力读书的回报总是实在可触的。以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为跳板,施正荣先后在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求学,并得以师从国际太阳能电池权威马丁·格林教授,这为他以后拿下十几项太阳能电池技术的发明专利打下基础。


博士毕业的施正荣


在施正荣 20 多年的求学生涯里,唯一不变的就是对成功的向往。在澳大利亚求学期间,施正荣和几名研究生同学共同使用一辆二手车,但他们总能分辨施正荣何时开过这辆车,“因为播放机里总会留着一盒‘成功人士的七个习惯’之类的磁带。”


博士毕业后,在导师格林的帮助下,施正荣成为一个大学太阳能技术项目的研究所副主管。不出意外的话,施正荣会一直在学术这条路上走下去。


但这条路被一位突然到访的无锡官员中断了。


“不想一辈子都在实验室和写字间里度过,想赌一把,失败了大不了再找份工作。”抱着这样的心态,2000 年,施正荣带着 200 多页的业务规划书回国了,当时人们称他为施博士。


由无锡市政府控制的多家企业出资 600 万美元占公司75%的股权,施正荣自己出资 40 万美元,尚德就这样成立了,施正荣曾称“尚德是市委市政府播下的一颗种子”。


开始的十年,一切都很顺利。赶上全球气候变暖被世界各国重视,作为可再生能源的光伏变得炙手可热,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成立 5 年的尚德成功在纽交所上市。


施正荣在敲钟现场


名利也随之而来。施正荣在 2006 年成为中国首富,被央视评为经济年度人物,美国通用电气的高管曾把他和比尔盖茨相提并论,英国《卫报》甚至将他评为“能够拯救地球的 50 人”之一。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多晶硅电池组件制造商的尚德,也成了无锡的一张城市名片。


人们很快发现了施正荣的改变,成为首富之后,他雇用了 6 名保镖 24 小时保障他和家人的安全,从前不善言辞的他开始在各个论坛上侃侃而谈,兴起之时甚至可以唱上一段锡剧。他开始喜欢雇用背景更体面的员工,愿意花 20 万美元包一架公务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


事实上,那时并不是施正荣一个人的狂欢。2006 年,政府曾宣布将再生能源作为五年规划中的一个支柱产业,看到机遇的人纷纷涌入。在施正荣的记忆里,仅 2009 年的下半年到 2010 年半年的时间里,全国就有 100 多个城市都在建光伏产业园,都在创千亿的光伏行业。


在此助推下,光伏很快成为可以和互联网相媲美的最佳造富行业。在施正荣之后,苗连生的英利、高纪凡的天合光能、瞿晓铧的阿特斯等纷纷在美股上市。其中,赛维的彭小峰更是以超过 400 亿的身家成为新一任中国新能源首富。


高纪凡曾被要求“以百米的速度跑长跑”,他说,“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争老大,争不了全球的,就争全国、全省的,因为当了老大之后,书记和市长就会来看你,大会发言就会来请你,银行就会来找你,给你钱。”


但争来争去的结果却是产能过剩,光伏企业产品价格大跌——光伏产业最主要的原料是多晶硅,其价格则一度高达每千克 400 美元以上,占整个光伏产业链 70% 的利润——高买低卖让光伏行业损失惨重。而从 2011 年开始,受欧洲债务危机影响,美国和欧洲开始对中国光伏产业开展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调查”,则成为压倒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行业大雪崩来临,包括赛维在内的多家光伏企业破产。


身在其中的尚德成为第一家倒下的巨头,令尚德危机暴露的则是一起欺诈案。2012 年 7 月 30 日,尚德发布公告称自己可能卷入了一场涉及金额高达 5.6 亿欧元(约 45 亿元人民币)的欺诈案,受此影响,尚德股价暴跌,华尔街投资机构 Maxim Group 也随即将尚德的目标价由 0.5 美元下调至 0 美元。


尚德电力公司


除此之外,尚德危机全面爆发之后,人们发现,施正荣在尚德体系之外,组建了包括亚洲硅业、镇江荣德等在内的多家企业。据天眼查显示,施正荣于 2014 年退出了镇江荣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但仍是亚洲硅业的董事。作为施正荣的关系企业,亚洲硅业在 2010 年与无锡尚德签署了总额为 15 亿美元、为期 7 年的长期供货合同。


危机爆发后,愤怒的股民对施正荣提起集体诉讼,指控公司高管为实现自身利益挪用公司高达 16.8 亿美元投资资金,资金用途包括给施正荣个人公司提供无息贷款等。


以上种种让施正荣的名誉蒙上了一层灰。但真正让无锡政府失望的是施正荣的一个抉择。在尚德最危难的时刻,他拒绝拿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拯救尚德。2013年 3 月,尚德市值仅剩 1.5 亿美元,5 天后,无锡市政府宣布对无锡尚德实施破产重整。


4 年后,回忆起这段往事,施正荣说,“我过去所成就的事业,是基于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做成的,但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都有好运,当然也有我自己的决策失误,导致了尚德发展的挫折。”


他称自己是一个问心无愧的人,在央视《对话》栏目上,施正荣则强调了自己成就了一个行业,“作为中国光伏产业的企业家也好,科学家也好,我们要感到非常骄傲。”


但施正荣并非一直如此自信。


离开尚德后,为了重新找回独立和自信,施正荣一个人住在澳洲,自己开车、买菜、做饭、洗衣服,“这让我感到非常踏实。”他不喜欢别人称他为商人,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技术型企业家”。


2014 年,施正荣再出发,在他的全面支持下,原尚德高级副总裁龙国柱注册成立上海羿仕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研发晶硅薄膜产品,这一次,施正荣不再是 CEO,而是技术顾问。


2017年媒体采访中的施正荣


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公司的 CEO,容易陷于具体事务当中。他苦笑道,“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就是挑战,尤其对于企业家自己来说就是很大的挑战。我就没挑战过去。”


这段话既是回答记者的提问,又像是和过去的自己对话。


在事业巅峰的 2010 年,施正荣曾被邀请去悉尼的一所大学做演讲,一名学生问施正荣是否担心中国光伏业日益加剧的竞争。他的答案是,“任何新行业都会吸引很多投机者,但经过大浪淘沙,一些人将被淘汰,可持续者才能留存。”


对于重登榜单的施正荣来说,未来无论是被淘汰还是留存,无疑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和开始。


参考资料:

1.《激荡十年 水大鱼大》吴晓波

2.《抛弃与被抛弃”——光伏首富施正荣的光影人生》南方周末

3.《“太阳神”施正荣的升起和陨落》路透

4.《施正荣财富七年蒸发186亿 分析称施正荣仍是隐形富豪》新京报

5.《施正荣:成就了一个行业,我无怨无悔》CCTV对话

6.《对话施正荣:离开尚德后的这几年》能见Eknowe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本篇作者:黍风,主编:王滔,编审:陈润江,顾问:王淑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