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悲惨命运,或许是在他卸任之后
2019-11-13 09:55

特朗普的悲惨命运,或许是在他卸任之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陈季冰,题图来自东方IC


10月31日,美国众议院以232对196票的投票结果,批准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这让这位自入主白宫以来就一直丑闻不断的人生赢家头一次真正面对自己总统生涯中的危机时刻。


对许多人来说,这个原本应该异常“惊爆”的消息似乎一点也不惊爆,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然而,对佩洛西和美国国会中其他一些民主党领袖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并不容易。过去一年来,他们一直在焦虑地压制党内高涨的反特朗普情绪,淡化发动弹劾的可能性。


01 乌克兰事件疑团


转变出现在“乌克兰事件”曝光之后。


一名匿名举报者指控,特朗普为了施压乌克兰政府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的儿子,冻结了原本向乌克兰提供的近4亿美元军事援助,拜登是2020年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的大热门。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民主党人士群情激奋地抨击特朗普滥用总统权力,寻求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以牟取个人政治利益。


9月25日,特朗普公布与乌克兰总理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


11月6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在社交媒体上说,该委员会将于11月13日就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首次举行两场公开听证会,证人分别是美国驻乌克兰代理大使威廉·泰勒和负责欧洲和亚欧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乔治·肯特。


此外,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也将于11月15日在国会公开作证。


泰勒上月在众议院参加闭门听证时称,特朗普政府向乌克兰提供安全援助的条件是后者公开承诺对拜登及其儿子进行调查。


换言之,特朗普的确将美国对乌援助与调查拜登直接挂起钩来,这与特朗普一直信誓旦旦宣称的与泽连斯基通话中没有“提出交换条件”、以及此事“无关政治,关乎腐败”严重不符。


更加重磅的消息来自特朗普曾经的亲密盟友、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他在本月初向众议院提供的一份补充证词中,推翻了自己上月向众议院三个委员会所作的证词,改口承认,美方曾向乌克兰提出“交换条件”,即以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为条件让对方调查拜登父子。


据桑德兰自己说,他曾告诉乌克兰总统顾问安德烈·耶尔梅克,如果乌克兰不承诺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就不太可能获得美国的那笔军事援助。桑德兰还向调查人员表示,他明白这种联系是“不当的”。


当被问及这是否违法时,他回答:“我不是律师,但我想是的。”


桑德兰出席国会闭门听证会


桑德兰曾向特朗普就职典礼委员会捐款100万美元,被特朗普称为“一位伟大的美国人”。他的180度转弯颇令人费解,但这是迄今为止对特朗普最为不利的证词。


02 弹劾在法律上并不容易


在美国历史上,对总统的弹劾极少发生,因而每一次弹劾都会创造新的记录。


特朗普是史上第三位受到正式弹劾的总统,前两位分别是安德鲁·约翰逊(1868年)和比尔·克林顿(1998年)。他们在众议院被弹劾,但参议院最终都没有定罪。


1974年,理查德·尼克松面临弹劾局面,但他在众议院投票表决弹劾条款之前已经辞职。对尼克松的弹劾案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发起,但他倒是史上第一位因弹劾而下台的美国总统。


1974年8月9日,尼克松在白宫发表告别演说


特朗普也许将创造另一项新历史,即他有可能成为第一位受到弹劾后赢得连任的总统。


这真是太有讽刺意味了!


根据美国宪法,众议院拥有弹劾总统或其他联邦官员的权力,参议院则拥有举行弹劾审判并罢免总统或其他联邦官员职务的“唯一权力”。也就是说,弹劾从众议院发起,在参议院终结。


宪法还列出了弹劾总统或其他官员的三个理由:“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但宪法并未对什么是“重罪(high crime)和轻罪(misdemeanor)”作出更多解释。


法律不会自动运转,使法律发挥作用的是人。对于何为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的理解,不同人的理解可以有天壤之别,最终只能取决于参议院的投票。


纵观美国历史上的几次总统弹劾案,党派忠诚是那么一目了然,这就决定了对特朗普的弹劾几乎不可能成功。眼下,不论那些左翼自由派人士对特朗普多么怒气冲天,真正能够向他问责的是共和党议员们。


03 党派利益和民意恐不支持弹劾


在去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虽然在众议院失利,但却在参议院巩固了优势地位。按照宪法,参议院必须要有2/3以上的票数(即67票)判决总统罪名成立,才能罢免他的职务。


目前参议院中民主党议员共有47位,假设他们全部对弹劾投赞成票,仍需要有20位共和党参议员(接近2/5)倒戈,加入支持弹劾的阵营,弹劾才会成功。


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会见中期选举中新当选的共和党参议员


在今日如此两极化的美国,发生这一幕的可能性与他们投票支持美国搞社会主义一样小。看看10月31日众议院的投票便可一目了然:所有在任共和党众议员都对弹劾调查报告投了反对票。


显然,到了参议院也会是相同的结果,除非调查过程中有什么惊人且无从辩驳的重大罪证发现。


乌克兰事件曝光后,几乎没有共和党人站在特朗普一边为他辩护,他们大多选择了沉默。虽说也有极少数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的这一做法表达了一些担忧,但迄今没有一位共和党政治人物支持对总统发起弹劾。如今更多共和党大佬对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交易不着一词,而试图将焦点引向对拜登家族的“腐败调查”。


目前共和党内的主流舆论是把乌克兰事件引发的弹劾说成是党派斗争主导的一场虚假指控。对于平时忙忙碌碌,没有足够时间、兴趣和知识去关注无穷无尽的细节的普通美国人来说,这一招或许是管用的。


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认为,政治本身就是肮脏的游戏,他们对两边都极其失望。


共和党谴责民主党就弹劾调查程序举行投票


并不是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多么团结一心地信任和拥护特朗普,而是他们的政治前途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与特朗普捆绑在了一起——通过坚挺的民意支持,特朗普眼下几乎已牢牢地控制了共和党,曾经试图制约他的共和党建制派现在也变得温顺听话了。


许多民调均表明,特朗普的地位依然强大。


在目前的美国,有1/4到1/3的选民是特朗普的铁杆粉丝;而他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超过了所有前任,比苏联解体前夕的里根和9·11恐怖袭击之后的小布什的支持率都还要高得多。拥有这样一支“死忠粉”队伍,再加上自己在推特上的强大火力,特朗普有能力让任何对自己有异议的共和党人在初选中就出局。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


因此,最终的结果取决于共和党人是不是会背弃特朗普。一旦特朗普在民众、特别是普通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明显下滑,到了某一临界点,共和党领袖们也许会得出结论,他正在拖垮自己的党,他们必须作出抉择。


迄今为止,大多数共和党都担心与特朗普这位人气明星决裂将会拖累自己的选情。特朗普也一直在竭力团结共和党。当然,这些共和党人心里也明白,忠于特朗普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因为形势会发生变化。随着2020年11月的一天天临近,他们将需要押下各自的赌注。


另外,同属于共和党,从不同地区走出来的议员,也会因为各地区主流民意的差异而表现出不尽相同的政治倾向。


这就是西方政党的运转逻辑,它呈现的是一种“选举导向”,而非“控制导向”;这种“自下而上”的号召动员和共同基本原则下的各自为政,也是西方政党政治的精髓。


04 民主党的如意算盘


对于民主党人来说,既然明知道对总统的弹劾根本不可能在参议院胜诉,为什么他们仍然要与特朗普打这样一场官司,而不是将重心放在努力筹划一年后的大选上呢?


首先,我在前文中已经写到过,发动弹劾,是佩洛西等年长一代民主党领导人百般不情愿的,但他们难以压制住党内年轻一代激进派的强烈反弹。


以佩洛西为代表的民主党领导人们不得不向他们做出妥协,否则自己在党内和选民中的地位也会受到削弱。这又一次体现出西方党派政治的特征。不过,佩洛西的妥协中也有她自己的考量。


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民主党重新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目前它在众议院435个席位中拥有235席。对于那些恨不得立刻把特朗普拉下马来的激进派来说,弹劾总统现在变得可能。尤其是,中期选举尘埃落定之时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已接近尾声,令他们十分期待。


对于那些温和派来说,现在握有了制约特朗普的重要筹码。政府的任何重大政策,特别是涉及到拨款的,没有众议院点头就过不了关。


但从佩洛西在党内的一些言论来看,她显然还有更长远的盘算,即为2020年的大选布局。


众议院投票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


根据美国国会规则,议会中各个委员会的主席由多数党议员出任。多年来怼特朗普最起劲的“急先锋”亚当·希夫出任众议院情报委员主席,杰里·纳德勒出任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新主席……


这就使得民主党人可以利用众议院这个立法机关来对特朗普的行为展开一系列调查,他们可以举行各种听证会并强行传唤证人作证,回答特朗普之前一直拒绝回答的一些问题,例如向财政部索取他的税收记录等等。


国会可以赋予证人豁免权,但拒绝国会的传唤或在国会作伪证,是会吃官司的罪行。佩洛西并不想发起一场没有希望取胜的弹劾,因为那会有鲜明的党派斗争烙印。她更希望在通过众议院掌握的强制性调查和质询权力持续不断地把更多特朗普的“不轨”行为披露给社会大众,最终让他和共和党在2020年的“清算日”遭到选民的唾弃。


如今,众议院这些民主党领袖虽然勉强同意对特朗普发动弹劾,但他们的真正目标依然是明年的大选。


05 特朗普面对的真正威胁


然而,弹劾的逐步推进真的会像民主党人期盼的那样,将特朗普的更多“罪恶”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以至于驱使越来越多选民抛弃他吗?


这是十分令人怀疑的。


从过去已经曝光的好几件重大丑闻——包括“通俄门”、色情明星封口费等等——不了了之的最终结果来看,即便已经有那么多特朗普身边的人被正式定罪,他本人的铁粉对他的忠心丝毫不减。长久以来,关于特朗普的负面新闻已经饱和,大多数选民已无力消化更多。


在这个部落化政治的时代,相反的可能性倒是存在的。就像佩洛西等民主党大佬们担心的,弹劾反而帮到了特朗普,增加了他连任的机会。


由于可以预期的参议院对弹劾的驳回,特朗普有机会将自己描绘成无端“政治迫害”中的“烈士”。他的粉丝们也会因此被唤起更大的凝聚力和热情,投身到支持他的事业中去。


政治对立与党派偏见相互加强,人们越来越顽固地坚持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对显而易见的事实视若无睹。


特朗普称弹劾调查是一场“最大的骗局”


完全可以预料的是,2020年大选会是空前激烈的一次。但不管特朗普最终是胜是败,这其实就是一次对他的全民公投,其他人——哪怕那个击败了他的人——都是配角。


至于对特朗普自己来说,真正的威胁不是这次弹劾,而是在他卸任总统以后。特朗普还有可能创造另一项纪录,即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卸任后遭到刑事起诉的总统。


这种情况在许多国家是家常便饭,但在美国却从未发生过。


一旦特朗普不再享有总统的特权,成为一个平民,过去这几年里被披露出来许多事情都足以成为司法部门起诉他的罪状。最为致命的是,到了那个时候,他在美国选民中的影响力会无足轻重——美国有不少受人爱戴的总统,但我还从未看到过一位退休后的总统依然拥有在台上时那么大政治号召力的。


当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不再需要特朗普为自己站台助选(反过来说也意味着不再需要担心特朗普对自己投反对票)的时候,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抛出去,并且离他要多远有多远。


再说,特朗普原本就不是以好名声和善于合作著称,共和党建制派从来就没有待见过他。至于围绕在他周围的斯蒂夫·班农那样的人,可以说走遍华盛顿也找不到几个不讨厌他的人。


如果特朗普输掉了2020年的总统大选,他有很大可能性会声称,选举被操纵了或存在舞弊——2016年大选前他就这么暗示过。而一旦他真的遭到起诉,他一定会把自己塑造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受害者——他已经在这么做了。


到了那时,他的一部分最坚定的拥趸或许会因此丧失对美国制度的最后一点信心,甚至可能会干出一些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极端事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陈季冰,题图来自东方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