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和李亚鹏或许想过互换人生
2019-11-13 17:01

潘石屹和李亚鹏或许想过互换人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风声(ID:fangshi488),作者:内幕君,原标题:《潘石屹和李亚鹏互换人生》,题图来自:东方IC


甘肃和新疆离得很近,天水和乌鲁木齐隔得很远,有2200公里。


潘石屹是天水人,在一个叫潘集寨的村子度过童年。李亚鹏祖籍河南平顶山,生于乌鲁木齐水磨沟区。


故乡名字都带一丝土味,除了这点,俩西北汉子的前半生没啥交集。一个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下海经商修成地产圈大佬;一个叛逆张扬,误打误撞演戏,成为娱乐圈名角。



从前,大路朝前,各走一边。后来,两个人越走越近。潘石屹去地产化,演戏、主持、上综艺;李亚鹏退出演艺界,买地、开发、卖房子。


如今,在娱乐圈,潘石屹比李亚鹏有流量,在地产圈,李亚鹏比潘石屹有胆量。


1


10月底,SOHO中国被爆560亿甩卖资产,随后讨伐声滔天。


“别让潘石屹跑了,别让潘石屹、张欣两口子跑了。”


面对连绵的批斗,潘石屹只转发了集团声明:我司经常探讨交易机会,但不知道要卖楼这事。


转发时,潘石屹连一个字的评论都没写,然后继续“带货”,推销天水苹果。


最近一年,能让潘石屹亲自忙活的大事,大概只有3.5件:当木工,把任志强带入坑;发扬摄影爱好,给各路名人拍照;微博吆喝卖苹果,一声比一声清脆。另外半件事是抽空上综艺。


在《向往的生活》里,老潘给一群鸭子搭棚,传授何炅拉锯秘诀:锯条要长,力道要轻。何炅回了一记彩虹屁:


早日有这样的老师,我也能盖起一座SOHO。


要不是这次“清仓甩卖”,大家都快忘了潘石屹是个地产商。不谈楼市走向,也不拿地,这几年的地产圈鲜有老潘身影,除了每年上演一次资产甩卖。


李亚鹏恰恰相反,2013年宣布息影后在地产圈频频出没。


2013年,李亚鹏拿下丽江束河古镇408亩地,但第一次地产尝试兵败收官。因为经营不善,2015年李亚鹏转了项目51%的股权给阳光100。


出师未捷,李亚鹏没有放弃地产梦。卖项目同年,他提出“中国文谷”品牌概念,设想将文化艺术资源嫁接到街区商业综合体。


开发不行,输出品牌总可以吧!


2017年,李亚鹏携手金科,将第一个“中国文谷”项目落地郑州。


上个月,李亚鹏再度做回开发商,旗下公司竞得赣州4块地,其中两块商业用地、两块商住用地,用地面积330亩,计划开发第二个“中国文谷”,包括书院小镇、艺术小镇等业态,总投资60亿左右。


也就是说,老江湖潘石屹在“去地产”,而新手李亚鹏浑身是胆,继续all in。


好一出《人生呼叫转移》。


2


打青春期开始,李亚鹏就一直想着经商。


大学期间,李亚鹏跟人合伙开广告公司,当年很火的广告语“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据说是他的创意。


1993年,李亚鹏上大三,那个年代中国摇滚正狂热。


苍狼乐队在蒙古创立,主唱叫腾格尔。


鲍家街43号乐队在北京诞生,所有成员都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组建者叫汪峰。


飞乐队在西安成立,主唱是许巍。


在他们之前,崔健、丁武、窦唯、何勇、张楚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


大半个中国,都在为摇滚乐躁动。社会转型期,年轻人在希望和绝望的矛盾里挣扎,摇滚乐成了安放灵魂的避难所。


一位60后回忆起那时候,动情地说:“摇滚乐的节拍最接近心脏跳动,它提醒我还活着。”


而远在西北的新疆,还没开过现场演唱会,更别提摇滚乐。李亚鹏灵机一动,找来一堆赞助商,把唐朝、眼镜蛇等乐队请到乌鲁木齐开演唱会。结果大获成功,门票卖了15万,李亚鹏赚到第一桶金4万。


       

这是李亚鹏人生中第一个大单,也是最成功的一笔生意,往后20多年,他经常做一摊黄一摊。


1994年毕业后,他写剧本拉投资,赔钱。


1999年,李亚鹏在旧金山拍戏,一闲下来就开始想商机,凭着3页商业计划书,拿到50万美元风投,之后创办一个叫“喜宴”的网站,提供线上线下婚礼服务。9个月后关门大吉。


同年创办杂志《婚礼》,也是失败收场。


2000年,李亚鹏投资800万拍电视剧《海滩》,这次好点,不赚不赔。


2005年,斥资上千万打造的上海夜店经营不善,之后转给其它公司。


按照网友的说法:


李亚鹏没有赵薇、黄晓明的头脑,不是做生意的料,空有一颗做生意的心。


3


当年考上中戏是阴差阳错。


1990年,李亚鹏的女友报考中戏,李亚鹏陪她上北京考试。没想到女友偷偷替他报了名,骗他陪同进考场。


进入考场后他才知道被安排了,要表演。没有文艺细菌的李亚鹏跳舞不会,演小品不会,转身就想走。老师觉得他是来砸场的,问他:“你这么调皮,高考只有300分吧?”


李亚鹏说:500多分。


老师说,那你朗诵一首《静夜思》总会吧,还给他示范了两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这一下把李亚鹏的好胜心点燃了,心想北京的老师也太小瞧人了,于是提气朗诵了《满江红》。


那一年中戏招生不理想,主考官想从理工科补招一批学生,李亚鹏就这样意外踏入演艺圈。


身高183cm、脸庞俊俏、气质阳光,李亚鹏身上满是偶像派演员的潜质。但他经常说自己不喜欢当演员。


1998年,大陆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开播,主演李亚鹏和徐静蕾瞬间迷倒万千少男少女。连徐静蕾也夸李亚鹏:“帅!人群中一眼就注意到的那种。”


     

此后,李亚鹏接拍《笑傲江湖》和《射雕》,在演艺圈越来越红。


2001年,李亚鹏获得中央电视台“电视剧观众最喜欢的演员”奖,2002年,获得第二届中国电视“十佳演员奖”首位。


当时,李亚鹏和陈坤、陆毅、黄磊并称中国内地四大小生。


命运就喜欢捉弄人,喜欢的常常做不好,不喜欢的反而驾轻就熟。


2000年拍完《笑傲江湖》后,李亚鹏觉得演戏无趣。他跟经纪人说:


我想寻找人生方向。


“经商”念头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从这时候起,李亚鹏决定每年只拍一部戏,剩下的时间找方向。


4


一个有演员的潜质非要经商,一个有商人的潜质非要演戏。


在各自领域走红后,潘石屹也和李亚鹏一样,飘了。


2006年情人节,潘石屹出演的《阿司匹林》上映,这是他头一回当演员,和梅婷演对手戏。


戏中,潘石屹扮演的李文卿中年离婚,迷茫于爱情,被女主一片阿司匹林打动。


潘石屹光滑的脑门和独特的天水普通话一出,电影院里笑作一团。看着老公的滑稽表演,张欣也笑:明明是一土鳖,非要冒充海龟。


       

当年网友评价这部剧时说,梅婷很走心,潘石屹生硬的演技和出戏的外形很突兀。


他喝多了酒说“头疼”,但一点儿也没有头疼的样子。


凭借这部戏,潘石屹差点成为最佳男主角,提名来自北京大学生电影节。


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演技挺好的。初试牛刀后,潘石屹在演戏道路上越走越远。


  •  2010《路遥》、《语路计划》


  • 2012《拆弹专家》


  • 2013《苹果的滋味》、《我儿是朵奇葩》


  • 2014《与梦想同行》


  • 2016《一场雾霾引发的官司》、《青橙芒果咖啡》


  • 2018《天水来的姑娘》


平均下来,每年拍一部剧,和忙着找方向的李亚鹏差不多。当然,潘老板多为跑龙套,也没再提名过。


出演《我儿是朵奇葩》时,潘石屹直言自己演的还不错,比盖楼容易。主演宋丹丹顺势夸他:


你是盖楼的人里最会演戏的,演戏里最会盖楼的。


那年李亚鹏刚踏入地产圈,要是早那么几年,宋丹丹也不好意思这么夸了。李亚鹏搞地产不行,但演技轻松吊打潘石屹。


也许是人生太顺了,这两个人都喜欢做自己不擅长的事。


他俩不擅长的恰好是彼此擅长的。


5


2013年,李亚鹏高调宣布进军商业地产,旗下公司中书控股计划砸35亿元,在丽江束河古镇开发“雪山艺术小镇”。按规划,项目包括雪山书院酒店、雪山别墅、亚洲青年艺术现场。


项目发售时,李亚鹏自己上阵扮演销售,手拿激光笔站在沙盘前,给各路好友推介彩云之南的豪宅。


那时候,置业顾问逢客户便说:杨坤、赵薇、李宗盛、谢娜、那英、高圆圆都买了我们的房子。


第一次当开发商,李亚鹏很卖力。


为了让别墅的园林景观达到极致,他从北京运来八棱海棠,一棵树光运费就要5000元。又从四川郫县运来茶花,据说王菲喜欢。


不当演员了,李亚鹏彻底释放自己,敢花钱,也敢画大饼。进军丽江后,他表示未来还要布局北京、南京、成都、扬州。潘石屹的好基友任志强评论:看来地产界又多了一股力量。


话音落下没多久,雪山项目就因亏损卖了51%的股权,接盘李亚鹏的是潘石屹的好兄弟易小迪, 万通六君子之一。


2015年地产中国论坛上,中书控股总经理施宝成深刻反省:


买过房子不代表就会造房子。


用他的话说,在房地产开发环节,中书没有有优势,坚决不再碰不擅长的事。中书要做中国文化产业资源的整合商,给开发商提供软实力,成为房地产内容增值的供应方。


为此,大老板李亚鹏带着中书一帮高管,跑去顺德见莫斌,渴望向碧桂园输出这种“软实力”。


两人聊得很嗨,李亚鹏带来文化地产概念,让莫斌耳目一新,当场激动地说:我们一定要合作。


说完正事后,莫斌与李亚鹏在杨国强的墨宝前合了个影。背后画框裱着洋洋洒洒的7个大字:


乘风破浪正此时。


然后,碧桂园成了宇宙第一房企,李亚鹏就没有然后了。


混地产圈,李亚鹏其实最该学习潘石屹。潘石屹的经商精髓,其实李亚鹏是熟悉的,就一个字“演”。在地产界,我们管它叫包装。


当年SOHO现代城几十个销售人员被对手挖跑,外面都在传SOHO现代城已经垮了,怂恿客户赶紧退房。


潘石屹光滑的脑门前灵光一现,借力反击。一封《现代城的四个销售副总监被高薪挖跑了!》的信以广告形式登上北京各大主流媒体,事件迅速发酵,成为年度地产最大新闻。


被推上舆论风口,SOHO现代城反而因祸得福,名声大振后销售异常火爆,到1999年底销售额达到18.9亿,超过同期大多数房企全年的销售额。


那时现代城样板房出来后,小潘热情邀请老任参观,希望大炮美言几句。


任志强回到家后提笔写了一份万言书,指出样板房中的设计缺陷。任志强的秘书把信传真给潘石屹,顺便给一同参观的记者传了一份。第二天负面新闻满天飞。


潘石屹迅速回信,称创新是需要勇气的。不但逐一回应质疑,还大谈地产创新。一时间地产界、建筑界、学术界以及媒体围观讨论,潘石屹省掉了一大笔公关费,还打响了项目名声。


所以圈内人评论老潘,有一个高度共识:你可以不喜欢他,但必须承认他的成功,你可以说他的房子丑,但人家都卖出去了。


用任志强的话总结就是,潘石屹,天生的二道贩子。


6


2005年那会,在京城媒体人眼中,潘石屹是最容易采访的大老板。


“约他采访都会答应,只要他有时间。”


像邻家大叔一样,老潘跟各路媒体一遍遍唠嗑他的童年、创业史、三观、热门话题。


这十几年来,写博客、发微博、出书、演戏、做主持、上综艺、办摄影展,潘石屹一直在保持高曝光率。就算SOHO中国业绩下滑,明星潘石屹也能把它拉回公众视野。


有人不懂他,批评他:一个地产商上窜下跳,跟小燕子似的。


自绝于娱乐圈的李亚鹏,很难重演昨日的潘石屹。李亚鹏最近一次上娱乐头条,还是因为现女友街头唱歌,网友惊呼长得真像王菲,送上热搜。


有一点,李亚鹏比潘石屹厉害。


2015年丽江项目转让时,公司参股股东“北京泰和友联”放弃最初的股份认购权利,选择4000万元到期债券作为固定收益。


但李亚鹏没钱还。


       

围绕这4000万,双方打了4年官司,此前的一审、二审李亚鹏方均败诉。现在开始进入重审阶段。


11月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召开重审庭前会议,李亚鹏方说原告是敲诈勒索。


原告的律师跟媒体说,认为敲诈勒索却没证据,也不到公安机关报案,直接乱扣帽子,以此回避债务,这真不是一个体面的做法。


庭前会上,原告交了一份录音,说李亚鹏当时为借钱脸都不要,甚至这样恳求:


“你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保证,我给你们一个什么样的保证,你们需要我跪下、趴下,我都可以。”


有意思的是,当初二审后案件进入执行时,法官发现无法对李亚鹏采取限制高消费的措施,其名下也没有可以执行的资产。此前李亚鹏用的是内地身份证,却无法锁定本人。


再审时,李亚鹏提交了香港居民的身份信息。


有网友说,李老板秒变香港人,这段历史恐怕要追溯到鹏菲恋。


当年老潘也表演过金蝉脱壳。SOHO中国上市前,老潘将名下全部股份以馈赠方式转让给美籍妻子张欣。但老潘好歹不欠债,甚至当过好地主。


2008年某一天,潘石屹重读完《平凡的世界》,顿生一番新感悟。他坐在自家300多平的复式大house里,缓缓拉出一张长长的清单,都是些欠他钱的人,一共32个,最少的欠3万,最多的750万。他拿笔将名字逐一划掉,然后点了根蜡烛。


烧了。


火苗吞噬完所有名字,潘石屹觉得自己解放了,恩怨两清,再也不用讨债。


7


2014年以来,关于潘石屹跑路的声音,每年都要回响一次。


两年前,潘石屹做过一次正面回应:我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是北京市人大代表,我不会跑。


在生意场,低买高卖、安全保值是最基本的商业思路,这也是老潘的一贯套路。


打破,换轨,兜兜转转。


到头来李亚鹏还是那个演员,潘石屹也还是那个商人。


再说了,老潘哪里逃?每年还得推销家乡的花牛苹果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风声(ID:fangshi488),作者:内幕君,原标题:《潘石屹和李亚鹏互换人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