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家车企贿赂上海监管部门人员
原创2019-11-18 18:13

15家车企贿赂上海监管部门人员

11月1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做出的刑事判决文书,披露了一位曾工作于上海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的项某,在任职期间利用工作职务便利,前后从2016年7月至2018年6月,多次收取多种形式贿赂共计价值25万多元。


根据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9)沪0114刑初1015号,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以沪嘉检三部刑诉[2019]54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项某犯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2019年7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根据判决书显示,行贿方涉及国内各地共15家车企的工作人员,有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广汽新能源、众泰新能源、上汽集团乘用车分公司、吉利汽车研究院、长城汽车、长江汽车、东风特汽专用车、申龙客车、郑州宇通客车、成都大运汽车、金龙联合汽车工业、上海循道新能源有限公司。


2019年1月18日,被告人项某经电话通知后,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并已退缴了所有违法所得。根据判决,项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且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共一年,并处罚金十万元。项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后在审理过程中,申请撤回上诉。


目前涉及到的各家车企称,内部在进一步核查中,并未做出官方声明。


为什么行贿?


想要解释清楚车企与受贿者项某的关系,得从他工作的单位说起。


上海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成立于2014年,全称为上海市新能源汽车公共数据采集与检测研究中心,是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审核批准,由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机动车检测认证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原“上海机动车检测中心”)、上海交大教育发展基金会、上海嘉定区光彩基金促进会,四家单位发起成立。(非企业性质)



上海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是上海以为的新能源汽车和充电基础设施公共数据采集与分析机构。其主要职能为:“采集上海全市新能源汽车和充电配套基础设施公共数据,开展消费者驾驶行为与充电行为的研究,为全市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政策制定和评估、充电基础设施网络规划提供咨询服务与决策依据等。


此案涉嫌受贿的项某,由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有限公司委派至上海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前后担任综合部主管、数据质量监测总监、车企管理部副经理职务。


之前在笔者另一篇文章新能源补贴都去哪了?中分析过,国家补贴在经历过“骗补门”后,政策改为“先申请,后审核,再发放”的步骤,也就是说需要相关部门对其售出的车辆参数细节,尤其是运营车辆的“实际运营情况”来判定,是否符合补贴条件。



为什么说运营车辆的“实际运营情况”最为重要,因为国家在2016年补贴政策中加入了一条限制——“除私人购买新能源乘用车、作业类专用车(含环卫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民航机场场内车辆外,其他类型新能源汽车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2018年改为2万公里)。


此外,前一段时间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发布了一段话:“看了拆分后的数据后,中国新能源汽车在2019年前9个月,账面高达87万辆的销量,如果排除掉网约车、出租车、出行业务等大客户数据,再减掉实际售价低于12万给出行作为金融方案的数据,最终可能只有十几万辆是卖给个人消费者的。”也就是说,新能源汽车大部分都是卖给了“运营类”。


另外如果看过笔者上面提到的另一篇文章分析,就知道补贴的绝大多数都是补给了这部分运营车辆(包括公交车、乘用车等)。而这部分车辆是否能通过审核,里程数据最为关键。


良知与权利


补贴审核中,不通过有“关键零部件发票信息与推荐目录不一致”、“未接入国家监管平台”、“电池(电机)参数与推荐目录不一致”等诸多原因,其中”国家监管平台核定的行驶里程熟不满足要求”的原因是最主要的,例如2017年补贴名单中,核减不合格的车辆总数为29472辆,其中“里程不满足要求”的高达20840辆。


有意思的是,根据“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车辆运行里程核查方法(2018)”,国家监管平台数据库的测量数据,2018年2月28日起才正式开启实时数据传输要求,若要接入监管平台,除了要对国家平台进行实时传输数据,还需要补全历史数据。


也就是说,一来在开启实时数据传输之前,其审核里程数据是依靠其他“证据”进行核算的,二来在开启实时数据传输后,车企还可以通过“补全历史数据”方式,使其运营里程符合要求。这样就给一些起了歪心思的相关人员以及项某,钻空子的机会。


根据判决书,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间,被告人项某在上海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担任综合部主管期间,利用负责审核新能源车企新车型数据接入符合性等工作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7万余元


(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项某任职综合部主管期间,受贿情况)


2017年9月起,被告人项军与上海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签订劳动合同,先后担任该中心数据质量监测总监、车企管理部副经理,其利用负责审核新能源车企新车型数据接入符合性等工作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至2018年6月间,多次收受贿赂共计价值18万余元。



(2017年9月起,项某任职数据质量监测总监、车企管理部副经理,受贿情况)


目前里程核查流程中,会根据上线里程、GPS里程、有效里程三种方式,经过计算分析后,最终输出核查里程数。车企收集的数据,会统一上传给监管部门,再进行流程核算,如果是数据存在丢失、异常,车企可以在最终公布结果期间,提出异议并进行复审。以避免车企对数据做手脚或被冤枉。


成也补贴,败也补贴


大多数人谈起新能源补贴,就会有“阴谋论”等观点出现,认为该政策是有问题的。但实际上,补贴是没错的,错的是“一些老鼠屎”,左手拿国家的钱当筹码,右手换去私人利益。这些人损害的不仅是国家的利益,更是让某些新能源汽车“不思进取”。


国家补贴是为了促进某一行业快速发展,以资金的形式注入力量,使其逐步适应市场的残酷,就像是父母对孩子的无私栽培,只是希望孩子能够未来在脱离父母力量后,能够独立于社会。


不可否认的是,虽然补贴在进一步滑坡,转而向充电设备等基础设施方面补贴,但无论是政策还是管理机构,都需要继续优化,以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否则侵害国家财产还仅仅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惯坏”了企业,最终的结果将会是百姓为此“买单”。



截止2019年2月28日,上海新能源数据中心接入监管的车辆数为248095辆,接入车企数为117辆,接入车型数为702辆,只是诸多监管机构其中之一(全国的为新能源汽车国家检测与管理中心),或许是个案,也希望是个案。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