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喜剧演员快走光了
2019-11-19 10:38

这年头,喜剧演员快走光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dushetv),作者:毒Si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演员请就位》《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演技派》,三档综艺齐播,演员扎堆秀演技,透露出一个信号—饱和。


然而在饱和之中,独这一派,稀缺得快断货了—喜剧演员,《演员请就位》,赵薇给组里的四位男演员出了一道考题,演《西虹市首富》中沈腾的一段独白。



听起来不难,实际上是一个大坑,赵薇特意提醒—所有照着沈腾演的全部失败,四人就按自己的方式演,其中不乏戏龄十年的实力演员。



演出来的效果呢?现场旁观者表情凝重,一、点、都、不、好、笑。



演员王森,是难得演出笑点的。但你从赵薇表情也看得出来,这笑,勉强。



在这档节目中,唯一的一个喜剧胚子就是杨迪,无论是气质、表演方法都与其他演员区分开来。他的表情能让你捧腹大笑。



这样的能力,当然可以演一个插科打诨的配角。但能否胜任一部喜剧的主角呢?还有待验证。


《演技派》也相似,一眼望去全是俊男美女。奔着喜剧来的,也展现出喜剧能力的,只有这一个独苗—辣目洋子。



很会捧角的于正一眼就看上了——这一类的演员在中国的影视圈,已经缺失了,所以,辣目洋子我相信,她一定会是未来的天王巨星。



未来巨星?Sir不否认辣目洋子做的视频是搞笑的,但从去年她在《胖子行动队》里的表现来看,这样的期许仍然不着边际。



搞笑的艺人,未必能演好喜剧。比如,小S,而会演戏的演员,演喜剧又未必搞笑,比如,赵薇的《少林足球》,巩俐的《唐伯虎点秋香》,都是马失前蹄的案例。



赵薇在节目里一段话:“我觉得不是所有的演员,都可以演喜剧,很多人正剧悲剧都演得很好,但你一让他演喜剧,别人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但是一个喜剧演员,他演悲剧往往难度不大。”



喜剧演员,绝对是当下影视圈里的稀缺物种。生旦净末丑,本来各有各的行当。如今,流量小生层出不穷,墙头四起;四小花旦开始接棒,新人换旧人;演技派潜力的青年演员,也未来可期。


唯独,那一个“丑”去哪了?喜剧演员,正面临断代危机。事到如今,我们不得不接受这现实了。


01


说到喜剧,当然绕不开星爷。划时代的天才喜剧演员,在Sir心中,他的地位至今无人超越。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星爷不演了,退到幕后,做起导演。男主角,从文章到邓超再到王宝强;女主角,从舒淇到林允再到鄂靖文。但在片场,星爷仍是那个最卖力的演员。不管男主还是女主的戏,星爷都会亲自上阵示范一遍。



之所以这么做,星爷无非希望演员能呈现出他心中的表演,但效果不甚理想。正如,王晶在《圆桌派》所说:“可是呢,就每个人都演不到,他就很气。”



后继无人的,不只是星爷的无厘头。从2003到2019,宁浩的“疯狂喜剧”还是离不了黄渤。



徐峥自导自演的“囧系列”:第一部《泰囧》,他和王宝强1+1>2的化学反应,成为华语喜剧经典CP;第二部《港囧》,年轻的包贝尔试图原样复刻,招来一片骂声;第三部《囧妈》,徐峥非常保险地选择了沈腾。



为什么是沈腾?因为放眼望去,除了他,好像真没什么人能救场了。《西虹市首富》《飞驰人生》《疯狂外星人》,再加上明年春节档的《囧妈》,华语银幕连续四部重磅喜剧都由沈腾主演,“怎么老是他”的困惑,也变相说明,好的国产喜剧男演员有多稀缺。



而演一部笑一部,累计票房突破百亿,站在那不动都能让你笑的沈腾,也不想演下去了。没瞎说!细心的影迷可能会发现,从2019年春节档,到2020年春节档,沈腾在银幕上有长达一年的真空期。沈腾去哪了?年初,他在春晚期间接受央视采访,说正在演一个跟喜剧完全没关系的片子。



如果Sir没猜错的话,这片子叫《光天化日》,新人导演,豆瓣标注类型:动作、爱情、犯罪。



在那场央视的采访,记者王宁问沈腾:“是不是可以说你不想让大家把喜剧放在你身上,而只是说演员沈腾就好?”沈腾的回答笃定:对!



正在“求变”的,不止沈腾一个,2019年,就是一场喜剧演员向现实犯罪题材的大型迁徙。“屌丝男士”大鹏,《缝纫机乐队》之后,他一头扎进冷硬的犯罪类型,脸上的深情重了,眼里的内容多了。



就连综艺,也选择走心路线的《奇遇人生》,直言他对搞笑人设早就心生抗拒。“我最近都没有去上什么节目,是因为我发现我在节目当中,不自在,因为大家对你的期待是搞笑,然后出丑。如果有女嘉宾的话,你要跟女嘉宾很热络,但是我就觉得很做作。”



“王大锤”白客,2019年主演的未上映新片,《不止不休》,监制贾樟柯,搭档张颂文。白客这次扮演一个调查记者,调查乙肝患者体检请人代检的现象,预告片只有一个画面,白色背景,固定机位,直视镜头。通过做减法,从喜剧朝着现实主义方向暗度陈仓。



“小东北”雷佳音,2月6号上映新片,《吹哨人》,雷佳音扮演一位澳洲工作的华人员工。预告片中看,他的这次表演与喜剧绝缘,又是跨国逃亡,又是意外空难,这个动不动就贡献表情包的大头男人,开始收起笑容,露出狰狞。



还有年初在《“大”人物》中演神经质反派的包贝尔,正在热映的《长安道》里的挑战渣男的范伟,还有《误杀》中,让人眼前一黑的肖央。



这就是国产男喜剧演员面临的现状:山顶上的,一览众山小,半山腰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扭头一看,似乎连爬山的人都没有了。


02


喜剧演员稀缺,喜剧女演员是稀缺中的稀缺,男笑星还能掰出手指来数数,女笑星呢,Sir想来想去就贾玲一个。然而,即使是做到了同类型的top1,也还是有点惨。前段时间,一段串场视频在微博上火了,串场人,贾玲。


据说,当时是芒果金鹰节的后台采访时间,因主办方的安排出了问题,原本受访的人临时换成贾玲,结果,没人提问,场面一度尴尬。



但贾玲怎么可能让场子冷下来,她佯装嗔怒,实则自嘲。“都没有问题啊?我已经不火成这样了吗?都没点绯闻要问问吗?”



台下爆笑,可还是没人提问,在贾玲的再三要求下,记者勉强问出两个问题,异常不走心:春晚准备了啥节目?咋好久没见你上综艺?贾玲凭机智幽默的应变能力化解了场面上的尴尬,但不代表尴尬不存在。


贾玲的尴尬就在于:尽管她的观众缘超好,亲和力满分,但国产影视圈就是没有贾玲的位置。试想一下,谁会投资一部贾玲领衔主演的喜剧电影?或许只有她自己。



贾玲的困境,也是喜剧女演员们的困境,她们始终游走影视行业的外围,哪怕拥有不俗的演技,和不低的知名度。


任素汐,凭借《驴得水》被观众熟知,演技备受认可,但除了低成本喜剧她依然没有多少选择地余地。去年,她在综艺上哭诉:“我这个相貌,是非常普通的一个相貌,但我觉得我这样刚刚好,因为我刚好可以演,那些这样的人。我看到好多好剧本,但他们不来找我,所以我要让更多人知道我,我可以演得很好。”



星女郎“鄂靖文”,中央戏剧学院毕业,跟她同届的,是王子文,宋轶。第一部电影的就是星爷的女主,起点够高了吧,但依然无戏可拍。鄂靖文是“史上最丑星女郎”,为什么一提到女演员,就非要把她跟颜值挂钩。



说白了,都是遭遇不够美的瓶颈,她们因为不够美,所以被喜剧选择,因为演了喜剧,甚至不能变美。马丽曾在《饭局的诱惑》上抱怨:“当你马丽,变漂亮一点了,很多人就会说,你不能漂亮,你漂亮了我们就觉得不好笑了。”




回顾马丽的银幕形象,不是母老虎,就是男人婆,近几年始终以短发形象示人。直到去年宣布结婚,她在采访中表示要留长发。“认识他(老公)快两年了,一直是短发,像兄弟似的……”果然,马丽在新片中留起了长发,终于有了女人味。


《东北虎》,但你看这妆容,这色调,这背景,怎么可能是(纯)喜剧片?



一个更令人唏嘘的例子,吴君如,当年香港最火的女喜剧演员,突然间,她所有喜剧都不接。她马上不火了,也赚不到钱,开始躲在家里减肥。


大家都说,你瘦了就不好笑了。王晶有一次问她:你干嘛呢?你这样就是把钱推出门。吴君如哭了,她说:“我变美了,我开心。”




喜剧,是“献丑”的艺术,喜剧女演员,多少放弃了作为女人的某些优势,她们或许受到很多人喜爱,但仍是一种“挑战”。在如今崇尚颜值,把长相作为衡量女演员标准的影视圈,她们依然边缘。


03


喜剧演员断代危机的背后,其实是国产喜剧的整体下行,必须承认,在过去近十年,国产喜剧到达了巅峰。正如,窦文涛在节目中说的:“就是说,能把人逗乐的事情,到达了它现在,红利最高的一个时代,真是名利双收,绝对发达。”




喜剧电影屡次登上王座,刷新影史纪录。2012年,年度票房冠军《人再囧途之泰囧》;2013年,年度票房冠军《西游降魔篇》;2014年,华语票房冠军《心花路放》;2015年,华语票房前三甲《捉妖记》《港囧》《夏洛特烦恼》;2016年,年度票房冠军《美人鱼》。


至此,华语电影最高票房排行榜上,一半都是喜剧电影。



既然是红利期,自然少不了投机的逐利者,各种打着喜剧旗号,粗制滥造的电影蜂拥而至,与其说是喜剧,不如说是闹剧。




黄渤有次接受柴静采访说:


近几年不断接到各种号称喜剧电影的邀请,但有好几次他看完本子后气得骂人:都是没有一点智力含量和诚意的创作。


喜剧和闹剧的区别在哪?喜剧的本质是悲剧,悲剧的地方在于,有人很认真地在做一件傻事,它或许是一句底气不足的“我养你”。



它或许是高速路上的夺命狂奔。



它或许是和一只牛的相依为命。



但,你多久没有在国产喜剧中看到这份“认真”了?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对人性的调戏,对笑点的算计,一次次败掉观众对喜剧的好感。


既然是红利期,自然逃不了衰退的规律,从近几年的电影市场嗅到端倪。2017年,《战狼2》票房一骑绝尘,力压《羞羞的铁拳》;2018年,《红海行动》逆袭《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打败《西虹市首富》;狡猾如“商人”王晶,也拍起了《追龙》系列。


“你不觉得我这五六年,很少拍喜剧吗?”


 窦文涛评语:所以他真是个商人的思维


为什么喜剧不适合做商业片了?难!狡猾如王晶,透露实情来也颇为坦诚,把喜剧的原理总结为:既然笑不通行了,不如转向相比笑,更能引起共振的情绪,比如热血,比如哭。



2019,一个更加明显的节点,整个上半年,华语电影市场都被热血占据。年度票房冠军《哪吒之魔童降世》,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开启动漫电影元年。年度票房亚军《流浪地球》,一句“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我们决定,选择希望”,开启科幻电影元年。


不管这个“元年”是否妥帖,但“元年”背后,就藏着改天换地的潜台词。



到了秋天,“哭”成了华语电影爆款的关键词,过去,我们因为“爆笑”走进电影院;现在,我们带着纸巾在黑暗中“爆哭”。





《疯狂的外星人》《新喜剧之王》《飞驰人生》票房全不如预期。年初,王宝强公司28亿保底《疯狂的外星人》,最终电影票房只有22亿,离保底差了6亿。王宝强惨败,忙活一场,亏损近2亿。



也在今年,国产喜剧遭遇的另一个“滑铁卢”,《伟大的愿望》,一部觊觎国内大银幕的纯“性喜剧”。在商业上一度被给予厚望。它要挑战国产电影三道大坎—性、死亡、青春。



挑战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撤档,改名,回归……电影变成了:“我想破处我想谈恋爱……”,“我喜欢胸大的按照你的标准来。”“你是处女吗?你会大保健吗?”



喜剧的一大铁律就是打破传统、规范,可如今,这样的空间越来越小。渐渐的,没那么多的观众想去看喜剧了,没多么多的影视公司愿意(敢)拍喜剧了。


没那么多的喜剧演员去演喜剧了,这可能是件坏事,也可能是件好事。但可以肯定地是:那个国产片笑语缤纷的年代,正在悄然离去。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dushetv),作者:毒Si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9
点赞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