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师唯一成功的,就是编简历
2019-11-28 09:05

成功大师唯一成功的,就是编简历

本文来自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陆一鸣,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网上大师太多,都不知道报哪个班好了。


纵观这些奇人异士的经历,还有什么比他们更能体现“奋斗”的意义呢?小打小闹的,被人嘲笑,做大做强的,则可以招摇过市,成为万人敬仰的成功人士。 


最近,一名叫刘洺易的“大师”,突然引起了网友们的注意。



这个91年出生的年轻人,拥有“伯乐汇全球创始人兼董事长”“畅销书作者”“创业导师”“激励成交大师”等多个看似金光闪闪的标签。


不仅如此,他还列了长长的人生计划:


小目标是带领追随者(即所谓的 “家人弟子”)脱贫致富,光宗耀祖;


中期目标是让全世界都纳入中国的版图;


最终,他将成为“超越佛陀、耶稣、孔子”的领袖。


那么,这位打鸡血界冉冉升起的新星究竟是如何走向成功的?毕竟,这位成功人士被发现2015年底还在“为什么单身”的微博投票中选了“因为没钱”的选项。



刘洺易老师大型自卖自夸现场。


01 “要让所有家人弟子,全都开上劳斯莱斯”


尽管在刘洺易的人生计划中,常常有“帮助1000位伙伴拥有豪车豪宅”“为中国担当3000万个就业岗位”“帮助1亿人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等豪言壮语,大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意味。


但当年二十出头的他,也曾住260元地下室,晚餐吃1块钱一包榨菜和2个5毛钱的馒头,一天三顿饭,伙食费不到十块钱。



刘洺易跌跌撞撞的前27年。


他感到人生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整日都在痛苦挣扎之中。


如果你看完也颇有同感,那么要小心了,避免成为他的收割对象。


刘大师卖惨,是为了与潜在受众产生共鸣,“两个月之前我跟你一样,两个月后你将跟我一样。”


接下来就是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大师(的钱包)一个机会了。



刘大师经典语录:直接支付就可以。


不要小看这个微博粉丝只有300余人的男人,真正的粉丝不上网,只打钱。他一场演讲下来就能收款178万人民币。


无论是计划活到100岁,还是要给团队家人裸捐并不属于他的劳斯莱斯,嘲讽刘洺易大师的具体人生规划都没什么意思,谁年轻时不吹吹牛逼呢?


但他是一根线,线的另一端联结着许多前辈大师的名字。



两位大师的世界级会晤。


在网络上流传的一则宣传片中,刘洺易透露,他曾经系统地向大师学习,并列举了各位培训大师的名讳。


刘一秒、俞凌雄、陈安之、梁凯恩、安东尼·罗宾、约翰·格雷……


都是驰名中外骗子界响当当的老字号。


就拿刘一秒来说吧。


当年与《爱情保卫战》并列天津卫视收视双台柱之一的求职节目《非你莫属》,就曾见证了刘一秒弟子的传奇故事。


一位高中学历的25岁贵州小伙杨天下,一上来就发动技能开始吟唱。


“求名当求万古名,尽力当尽天下力”“山川在我脚下,大地在我怀中”“天下我有,唯我独尊”“我亦为王,天下兴亡”诸如此类的口号一刻不停地被喷射出来,并辅以强有力的手势动作增加力度。



江湖上还有刘一秒的传说。


在座的各位老板和主持人张绍刚,像看耍猴一样看着杨天下,殊不知其实他也是受害者。


直到他被全场灭灯淘汰,他还坚定地认为这只是他成功路上必经的磨难。


这就是成功学害人不浅的地方,它切断你跟外界的精神连接,产生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别人都理解不了你的境界,于是你只能坚定心中的信念,继续前行(给大师送钱)



看到“权威”和“智慧”之间的太阳了么?


这类大师,充其量也就是给你炖点心灵鸡汤。一顿心灵受洗下来,受伤害的可能只有钱包(以及脑子)


但接下来的大师就不同了。


02 “想活命,就给我打钱”


如果说成功学大师,是抓住了追随者渴望成功、渴望被尊重的心理,利用了人性中的贪婪——


那么接下来这些自诩杏林圣手的大师,利用的就是人性中的恐惧。


就算你是一条咸鱼,你不想成功,那你想不想健康?


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的,有时候总难免有点头疼脑热。


而在盖依林大师的理论中,这就是你造了罪业,解决方法也非常简单:给她打钱。



微博上还有账号就叫“盖学bot”。


盖依林大师的逻辑是:你有病,是因为没给我打钱;打了钱,病还没见好,那就是你钱没打够。


逻辑闭环了,没毛病。


这么一个人形自走功德箱,就这样靠着盘剥信众骗吃骗喝,过上了幸福生活。


吊诡的是,当盖依林被自媒体以戏谑的方式大量曝光,引起广泛关注后,情况也并没有得到改善。


人们被她更加吸引人眼球的私生活模糊了重点,而盖依林其人其事的恶劣性质,也在诸如“501元提现费”“猪盖的神仙爱情”之类的调侃中逐渐被消解了。


就连其同伙的澄清微博中,也颇为理直气壮地反问看客,“如果我们是骗子,难道政府不会抓我们吗?”


多么熟悉的论调,当初权健的信众也是这样自欺欺人的——


“权健如果是传销,怎么会做这么大?”


在刘洺易的回忆中,他最困难落魄的时候,是加入了一家直销公司让他开启了人生新阶段,成为商界精英,并在公司一路做到皇冠大使级别,这个直销公司就是著名的权健。


这个百亿保健帝国背后,是无数生命的代价。


2012年3月,4岁的周洋被确诊为“恶性生殖细胞瘤”。2013年1月,周洋服用了权健的药品。2013年夏季,周洋亲属在互联网发现“内蒙4岁小女孩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权健秘方救助罕见癌症”等信息宣传。


其实,采用大师所谓的秘方未必能直接致命,但他们的宣传让人误以为可以替代正规的治疗,从而耽误了病情。


不管你是肺炎住院、肚子胀痛,还是痔疮犯了,到了盖依林老师这里,解决办法就是一个词:打钱。


她会让你把做手术的费用,再多加一点钱,全部转账给她,之后或念地藏经,或吃全素,再或者干脆穿着印有盖教专属口号的衣服,用最大音量播放红歌,上街捡垃圾。


不难看出,盖师开出的处方非常随机,大概只有给她转账是认真的。


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些大忽悠才是真正的无神论者,骗病人的救命钱,都不怕遭报应的。


11月14日,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称,日前,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被告人束昱辉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由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权健帝国轰然倒塌,应了那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而盖依林的生意,虽转入地下,却仍在继续。


03 当大师们开始撒币


不难看出,以上这些大师提供的服务,不管是重塑人生,还是作法治病,都是大师们在找你要钱。


而当他们进化到了终极布道阶段,则会反过来给你花钱。


1931年,时任清华校长梅贻琦在就职演讲中提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著名论断。


2018年,清华大学廖凯原楼正式投入使用。


尽管公立大学有国家拨款,名校更是如此,但高校兴建大楼时往往还是需要依靠社会力量。事实上,人们在漫步校园中,也常常能见到用捐赠人名字命名的楼宇。著名的慈善家邵逸夫、田家炳都曾经帮助过多所大学的建设。


也许你在很多大学里都能看到逸夫楼,但只有在最顶尖的学府里才能看到凯原楼。


捐助人廖凯原先生,除了担任中华黄帝文化促进会副会长、中华司法研究会理事,还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拥有由自己名字命名的学院或研究中心。


他的主要学术成就是发现了宇宙运转与孙悟空之间的关系。



看不懂看不懂……


虽然廖先生的主业是正经的酒店生意,但并不妨碍他具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他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到他担任校董的几所著名高校宣讲他提出的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



感受一下清华北大复旦上交学子要聆听的部分讲稿。


大概,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除了集中在各校法学院布道的廖凯原老师,还有在生命科学方面颇具建树的大佬。


你想过人类可以活300年吗?


返老还童真的存在吗?


头断了还可以复原吗?


这些都是徐荣祥大师再生复原科学的重要课题。


也许你还不知道徐荣祥是谁,看了这段介绍大概就明白了。


徐荣祥在顽疾复原、健康延寿、再生还童等领域均创造了世界生命科学无法逾越的高度,获得了世界生命科学界无法企及的成果,奠定了生命科学前进的正确航向并远远的超越了世界生命科学的实际发展成果。


官网上列出的媒体报道。这些域名来自中国新闻网、新华网等网站的网页报道,已全部404。/美宝官网


束昱辉领导下的权健,专啃糖尿病、肿瘤这些现代医学都束手无策的硬骨头。相比之下,徐荣祥一手缔造的美宝就聪明得多了。


尽管再生复原吹得天花乱坠,但实际上你看它官网在售的产品:香油、唇膏、降温贴……都是没啥风险的营生。


美宝官网部分商品一览


尽管徐荣祥老师在2015年就逝世了,但他所创立的美宝仍在蒸蒸日上地发展,并不断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美宝上次搞出大新闻,是2019年8月,美宝集团董事局李俐被聘为南开大学资深校董。一同获得校董身份的包括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叶嘉莹,著名书画家范曾,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等。


美宝上上次搞出大新闻,则是给南开大学捐了一大笔钱,与后者合作建立了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


2017年1月5日,方舟子在其微信公众号发表《南开大学能不能有点节操?》,文章共1214字,在前985字回顾了与他素有嫌隙的徐荣祥先生并不光辉灿烂的一生后,用寥寥数语断言南开大学接受美宝国际捐赠,建立南开大学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是“为了区区五千万元,就把自己的节操卖了”。



结果可想而知,方舟子与被激怒的南开师生展开了一场骂战,而风波中的美宝纹丝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场骂战让方舟子与南开结下了宿怨,以至于前段时间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被质疑学术造假,方舟子也不忘跳出来推波助澜、落井下石一番。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纵观这些奇人异士的经历,还有什么能比他们更能体现“奋斗”的意义呢?


小打小闹的,被人嘲笑,做大做强的,则可以招摇过市,成为万人敬仰的成功人士。 


“盗神”的思想还是太保守了,岂止没人敢逮?简直夹道欢迎。/电视剧《武林外传》


所以,珍惜这些还在伸手找你要钱的大师吧,至少现在你还可以随意嘲讽他。


待到大师们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人士,再有那不识相的敢来滋扰,就等着收法院传票吧,即使是诺奖委员会人家也没在怕的。


“中国著名生命科学家、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创始人”徐荣祥教授曾状告诺奖委员会“诽谤及不正当竞争”。/中国新闻网


参考资料:

《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虎嗅,2015-09-14

《权健、束昱辉等被公诉,周洋父亲:他们没有机会再害人了》新京报,2019-11-14

《南开大学接受美宝国际巨额捐赠为何遭非议》澎湃新闻,2017-02-02

《美宝国际向南开大学捐赠100万美元》南开大学新闻网,2019-10-12

《回忆父亲徐荣祥:他让诺奖委员会低下了头》环球人物网,2015-08-16


本文来自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陆一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7
点赞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