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文化入侵各行各业:连大熊猫都开始有站姐了
2019-12-03 21:00

饭圈文化入侵各行各业:连大熊猫都开始有站姐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GQ报道(GQREPORT),作者:李满,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聊饭圈思维的扩大化。


几年前,饭圈的种种事情还被各路媒体当做一类新奇小众的文化现象来看待,对其进行一种奇观化的分析解读。但是现在,这种声音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到习以为常。饭圈文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渗透到了它原来不曾触及的领地。有些时候,甚至连被粉丝追逐的那个人自己都有点反应不过来:我怎么也进了饭圈了?


这个对象甚至可以不是人。几乎每半年都会在微博上引起惊奇的一个事实是:大熊猫也有自己的粉丝站。在粉丝们看来,每一只大熊猫都有自己的长相风格和性格特点,每一天熊猫们的一举一动都值得记录。


一个熊猫粉可以精细地指出一只熊猫每天的返图之间的区别。粉丝们会为了哪一只熊猫的待遇更好而吵架,有熊猫会被指责是饲养员的“亲儿子”,有熊猫被指控是“心机婊”,因为它会向饲养员撒娇。熊猫中也有“顶流”,大熊猫萌兰长期占据微博超话萌宠榜第一名。萌兰换院子,原来院子里粉丝送的玩具没有带过去,萌兰粉丝们便开始集中投诉北京动物园,另一只熊猫胖大海也被波及,因为萌兰粉丝揣测:“胖大海要出关了,北动新一代流量王要来了,所以老熊猫要靠边站。”


大熊猫萌兰的饭拍


类似的饭圈思维正在渗入各行各业。最近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李佳琦。毫无疑问,李佳琦是个红人。他的直播间人气爆棚。但谁也没有想到,在饭圈,2019年红起来的最后一个男人也是李佳琦。他不仅拥有喜爱他的直播观众,还拥有了自己的粉丝。这些粉丝和任何一个偶像的粉丝都一样,他们给李佳琦经营超话、拍图开站子、做微博转赞评数据。


黄牛们开始卖李佳琦的身份证号和航班,以便粉丝们能掌握他的行程。直播画面被粉丝一帧帧截下来当作美图欣赏,采访视频被当作素材配上动人的BGM剪辑成个人的OPV。之前GQ报道写李佳琦的文章GQ报道 | 幸存者李佳琦:一个人变成算法,又想回到人当然也被翻出来重新阅读,不过在粉丝们看来,它显然不是一篇人物报道,而是一部充满需要牢记的事例和语录的偶像福音。


李佳琦反黑组也成立了,主要工作是举报对偶像本人不利的微博。除此之外,他们还为李佳琦上热搜太频繁深感困扰,觉得这是有人要捧杀偶像,所以代替李佳琦诚挚道歉:占用了过多公众资源,真的对不起!


李佳琦的饭拍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这个时代,无论之前处于哪个行业,你都能拥有成为偶像的一次机会。相声、电竞、乒乓球、足球、音乐剧……每一个圈都能变成饭圈。


2018年的夏天,C罗在北京举办见面会,我的一位球迷朋友欣然前往。现场让他深感震撼的是,在C罗北京后援会一位女粉丝的组织下,全场开始齐唱《追光者》。他们对着C罗踢球的矫健身姿一起唱:“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漫游。”


相声圈的饭圈化已经非常出名,现在,德云社有着不容小觑的人气。德云社的团建表演活动“钢丝节”,最便宜的门票在黄牛手里卖到六千块。一位黄牛和我说,内地最好卖的票是TFBOYS、NINEPERCENT和德云社。郭德纲也有站子,发布他每一场活动的精修图,粉丝比今年出道的唱跳偶像站子还多。因为讲相声要配对来讲,并且在段子中,一对搭档经常会扮演夫妻,粉丝们组CP相当方便,相应的,德云社同人文学也相当繁荣。在一篇桃辫(郭德纲和徒弟的CP名)文学里,郭德纲对徒弟说:“师父白天做人,今儿晚上就做一回鬼。”

     

饭圈文化就像入侵物种,可以顺利在任何一个圈子里移植。因为它过于成熟,只要找到一个对象,就可以自我发展。先到达的粉丝会成立后援会,指导后来的粉丝要怎么做。之后会有发图片的站子、维护网络声誉的反黑组,专门负责监控数据的网络特攻小组、一些有话语权的大粉还有遵从这些指令的普通粉丝们。男性多的圈子极易获得饭圈女孩们的青睐,就像男偶像比女偶像更容易成为顶流那样。


任何一个追过星的粉丝,当他找到另一个心仪的对象时,只要这个对象和日常生活有距离,可以承担过剩的感情和想象,就可以把饭圈的那一套用在他身上。粉丝们都在饭圈里被训练得很好,打榜做数据、产出视频和文字、为了大粉的文字陶醉、存下站子的图,一切都自然得像一条流水线。


这当然会和原来圈子的习俗起冲突。举例而言,在音乐剧结束后,观众们可以送演员们下班,从演职员通道离开。但随着《声入人心》的热播,粉丝们开始追音乐剧演员。为了秩序考虑,演员们会避开表演结束后还在等待的粉丝,送演员下班的惯例就变成过去的泡影。

       

声入人心第二季巡演


原来的音乐剧迷肯定会不满,但这都属于旧势力的负隅顽抗。粉丝们带来流量和钱,没有哪个圈子能抵抗得了。并且每个圈子都会借着推广本圈文化的理由,来迎合追星女孩们的需求。德云社被戏称为中国的杰尼斯,旗下有多个组合,有成熟的明星成员也有还很青涩的训练生,还有即将自己的团综。电竞圈的每一个战队都像一个男团,除了比赛之外,会拍各色凸显成员人设的物料,官方还会评选“最佳粉丝运营奖”,来鼓励粉丝们进行应援活动。


郭德纲还格外擅长在粉丝文化和原来的相声文化间找到一种平衡。粉丝们要带荧光棒进场,他同意了,但是要求粉丝在唱流行歌曲时才能举,其它时候要园子里的规矩行事。 

       

郭德纲粉丝的彩虹屁和饭拍


抛去这些,塑造一个偶像,本身就有足够的吸引力。拥有自己的饭圈,就可以栖身于盲目的爱的浪潮中。只要还维持着自己的人设,就算提供不了实际的产品,也可以收获大量的感情。这些感情只要稍加利用,就能够控制一大批人的头脑。


粉丝对偶像的爱是互相感染的,依附于个人而存在,随着每一次粉丝的自我付出而增强。这和原来的圈子里那种喜爱截然不同。原先一个人只有喜欢听相声,才会欣赏一位相声演员。但粉丝们是先爱上一个相声演员,才会去听相声,以期更多地了解他靠近他。


常见的粉丝控评


而一个人成为偶像的标志,在我看来,应当是有人开始为他控评。无论一条微博的内容如何,只要和偶像相关,粉丝们都会找到控评的方向。有的时候是单纯美图和表白,有的时候是对谣言的澄清,有的时候是对不利指控的谴责。


“抱走XX不约”、“无辜XX被害”,“XX合理维权”是粉丝们面对事实纠纷的三把大斧。“公平对待XXX”是粉丝们对于经纪公司的基本诉求。就像每一个艺人的粉丝都会要求你关注艺人的作品而不是生活,而不管他有没有值得关注的作品。在这个时候,感情已经足以压倒对于事实的判断力,饭圈发展起来的话语体系足以对任何事实进行阐释。粉丝们能够营造出独立于真实世界之外的真空,在其中安放自己的感情。


微博上有无数#请公平对待XXX话题


饭李佳琦和饭一个艺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区别,李佳琦敬业、宠粉、有故事,他也有自己的代表作——双十一直播。而且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偶像,没有舞台、没有精心塑造的人设,那么就不用接受原来饭圈评判标准的束缚。就像最开始rapper们成为偶像的时候,他们既可以享受粉丝的红利,又可以触碰普通偶像绝对不敢靠近的红线——谈恋爱。


追星只有零次和无数次,饭圈思维令人上瘾,这是为什么粉丝们乐于移植饭圈模式的原因。不需要付出理智,就可以收获激情和谵妄,追星是一种超越日常的体验。至于偶像是谁,是干什么的,已经不再那么重要,甚至无关紧要。越是不能提供实际产品的偶像,反而越能维系粉丝们的团结。因为他们永远不会违背粉丝们的想象,不会刺破由模式和体系建立起来的真空。如果想维护一个空洞的概念,最好的方式就是为它建立一个饭圈,让粉丝们心甘情愿地守护它。


饭圈思维越来越泛化的今天,我们将迎来一个更加合理、也更加不合理的世界。饭圈会给予所有不合理的感情合理性,并且明确地指导你该要做什么,繁杂的系统和程序会掩盖所有的不理智。对于圈子外的人来说,理解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你会看到所有人都冲着一个终点前赴后继,尽管那个终点可能什么也没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GQ报道(GQREPORT),作者:李满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