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了解商业周期理论的人凤毛麟角
2019-12-07 20:57

张维迎:了解商业周期理论的人凤毛麟角

作者:张维迎,题图:视觉中国


正当我集中精力阅读米塞斯、哈耶克等人的著作的时候,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爆发了。这次全球金融危机被认为是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危机爆发后,流行的與论几乎边倒地把它归罪于经济自由化,西方市场派主流经济学家保持沉默,凯恩斯主义干预政策卷土重来,各种各样的救市政策不断出台。


但我读到的一篇文章中谈到,米塞斯和哈耶克是唯一预测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两位经济学家。《经济学人》杂志也曾报道,国际清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姆・怀特早在2006年就预测一场大的金融危机即将爆发,怀特是一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


当我认真读完哈耶克的《价格与生产》(这本书确实很难读)之后,我就理解了为什么预测到两次大危机的都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我认识到,由米塞斯最初提出、哈耶克发展的奥地利学派商业周期理论对经济危机的解释最有说服力


简单地说,经济和金融危机不是市场的失败,而是政府的扩张性货币政策的必然恶果。扩张性货币政策使得利率低于正常水平,误导了企业家决策,使得企业家过度投资,消费者过度消费,人为地扭曲了生产结构,导致股票市场和房地产的泡沫,但由于这种扩张性政策不可持续,最后一定出现危机。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政策短期内也许能缓解危机,但长期看会导致更大的危机。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2009年初,我发表了“彻底埋葬凯恩斯主义”的演讲,对四万亿的刺激政策提出了批评。当然,尽管之后发生的事情证明我的批评是对的,但当时认同者寥寥,因为了解米塞斯哈耶克商业周期理论的人凤毛麟角。哈耶克因为其创造性的商业周期理论荣获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但很少有主流经济学家熟悉他的商业周期理论,这确实令人惊讶!


从2009年起,我开始对主流经济学进行系统反思。2010年之后,我曾在几个场合发表了“反思经济学”和“经济学的转型”的演讲。我的基本观点是,至目前为止,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是最好的市场理论,因为它研究的是真实的市场,它从现实的人的行为出发理解市场如何运行,它把市场理解为个不断发现信息和利用信息的过程,它把企业家精神放在中心地位,它把经済增长理解为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它能正确地预测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会事与愿违,它将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统一起来,能对经济危机提出逻辑自治又与事实相符的解释。


相比之下,新古典经济学不是一个好的市场理论,因为它研究的是经济学家脑子里想象的市场,不是真实的市场;它把市场理解为一种状态,而不是一个发现和竞争的过程;它虽然假定了人的自利(这是真实的),但没有关注人的无知和理念的重要性;它忽略企业家精神,不能告诉我们经济增长的真实原因;它把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割裂开来,不能解释经济危机,但又想开出解決危机的药方;它号称已经严格证明了完全竟争市场是帕累托有效的,实际上是为政府无限制地干预市场提供了理论依据,因为自由竞争的市场不可能是“完全竞争”


新古典经济学把“完全竞争”当作市场经济的理想模式,衡量市场效率的标杆。根据定义,所谓的“完全竞争",是指无穷多个小企业以相同的技术生产完全相同的产品,以相同的价格出售。任何了解现实市场运行的人都知道,这样定义的“完全竞争”实际上是没有竞争,更谈不上是一个社会应该追求的理想市场,因为它与创新和技术进步不相容!试图将现实世界塑造成“完全竞争市场”的干预政策只能带来一系列的灾难。这就类似,如果你把猴子当成理想的美人,所有男女都得接受痛苦的整容手术才能变成“美人”。遗憾的是,米塞斯和哈耶克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的批评丝毫没有撼动主流经济学家对“完全竞争”范式的信念。


2016年下半年,我和林毅夫教授就产业政策的有效性展开了一场争论,这场争论使我进一步认识到新古典经济学是多么容易使人误入歧途。我们两人有关产业政策的分歧,其实是有关市场理论的两个不同范式的分歧。林毅夫信奉的是“新古典经济学范式”,我信奉的是“米塞斯-哈耶克范式”。林毅夫的所有论点都是以新古典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为基础的。但所谓的“市场失灵”,其实是新古典经済学市场理论的失灵,不是真实市场的失灵。为了证明市场的有效性,新古典经济学做出一些非常强但不现实的假设(包括完全竞争、完全信息和经济活动没有外部性)。一个很自然的逻辑推论是因为这些假设在现实中不满足,就必然出现所谓的“市场失灵”。事实上,市场的有效运行根本不依赖于新古典经济学的那些假设。


按照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范式,市场的有效性只依赖于如下假设:(1)人不仅是自利的,也是无知的;(2)人的行动是有目的的,并且只有个体有能力做決策;(3)个人平等的权利得到有效的法律保护,竞争是自由的。这三条假设中,前两条是很现实的,是谁都无法否认的公理,它们一起,意味着在选择产业和技术方面,政府不可能比竟争性的企业家做得更好。第三条是否现实,依赖于政府的所作所为,而产业政策恰恰使得这一条难以实现。如果第三条也能实现,竞争性的企业家精神就会不断创造出新技术、新产品和新产业。市场失灵是政府干预(包括产业政策)的结果,不构成政府干预的原因。


总之,我现在的看法是,为了对真实的市场有一个正确的理解,主流经済学需要一个范式的转变,特别需要吸收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思想。当然,我也知道范式转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最聪明、最具创新精神的人也会陷入旧的范式难以自拔。爱因斯坦不仅是相对论的创始人,也是最早提出量子力学概念的科学家之ー,但由于他一直恪守牛顿力学的严格因果性和确定性范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然顽固地拒绝接受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新古典经济学统治经济学100多年,它不仅是多数经济学家的思维定式和知识基因,也是他们的饭碗。


对一个经济学家来说,不在新古典范式下做研究,发文章难,找工作更难。许多米塞斯当年在维也纳的追随者和哈耶克当年在伦敦经济学院的追随者后来与他们的导师分道扬镳,投奔凯恩斯主义阵营,其中有些甚至成为凯恩斯主义领军人物,这是一个重要原因。米塞斯终其一生都没有在大学获得一个付薪的全职教职,听起来会让许多人不寒而栗。但科学的重大进步总是伴随研究范式的转变发生的。追求真理的人应该不同于仅仅追求利益的人,经济学家应该寻找的是正确的市场理论,而不是容易找工作的市场理论。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我批评新古典经济学,推崇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并不意味着我认为新古典经济学就一无是处,也不意味着我认为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完美无缺。新古典经济学就像一台几代经济学家打造的机器,它虽然不能执行我们期待的功能,但它的许多零部件还是可以拆下来重新使用的。奥地利学派经済学长期被边缘化,没有得到应有的智力和资源投入,使得它在形式化方面远远落后于新古典经济学。如果把经济学范式的转变看作ー个长期的过程,也许第一步应该做的是把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一些重要思想吸纳进主流经济学的教科书,这其实就是我在2015年出版的《经济学原理》做的尝试。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