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生存指南
2019-12-12 12:16

2020生存指南

Photo by Alvaro Matzumura on Unsplash,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ID:cosmosrepair)


又一年要过去了,时间快到不真实。纯粹因为 2020 这个数字的魔幻感,几天前我突发奇想,向一些朋友发送了如下一段话:


“你好。


2020 年这个数字看起来很酷,很科幻。感觉我们不仅要迈入新的一年,也来到了新的 10 年,新的时代。站在这个转折点,我们都有种隐隐的恐慌不安,同时满怀期待。如果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变化。


在这个气候、经济、政治、科技、文化都在剧烈变化的时期,一个普通人要如何更好地生存?如果你给 2020 年的自己和他人一个由衷的建议,可以主题宏大,可以无关紧要,能否写下属于你的一段话?主题不限,风格不限,别让我的描述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随后,我收到了太多让自己惊喜、惊奇的答案。我决定按照收到的时间顺序整理成几期连载内容。


除了集结发布,维修师 Abby(也是《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的插画作者)希望作为个人行为从读者的回答中选出 3 个陌生人,从日本邮寄她手绘的圣诞明信片(看到后我多么想据为己有!!)


Abby 说:“往年的 12 月,我总在计划想去看灯饰的地方,想看的圣诞电影,和怎么说服数学老师不要在 25 号上课(几乎每年都失败)。但今年我突然想尝试一件以前从来没做过的事: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写圣诞卡,用最原始的方式 — random acts of kindness & unconditional love 来庆祝这个节日。”


“P.s. 而且,在画这三张明信片的过程中,我才真正体会到,给予带来的快乐真的能比获得要高好几个量级:)”



帅帅:晚风说嘉宾(E8:Jade & 王帅


不要出名。我对科技的未来很悲观,你的任何言论都会被记录下来,以后也不会再有普通人这个概念,你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隐藏自己,出名这件事百害而无一利。


Mandy:星球日报创始人


写这些字的时间是 2019 年的 11 月,特别有趣的是这刚好是 1982 年上映的《银翼杀手》中故事发生的确切年代,虽然世界没有在物理角度变得那么拥挤、潮湿、阴暗,但我会觉得很多东西也从另一些角度照进了现实。


比如科技和资本发展带来的失控,阶级差距造成的社会鸿沟,人类对长生不灭的偏执追求……以及反叛以上的作为。


近期多次听过我这个 generation 的人发出“阶级上升的通道可能关闭了,或至少大幅变窄”了的感叹,我觉得这是 100% 的事实。基于宏观经济原因和历史政策原因,我国创业机遇减少,年轻人孤独感高,抑郁率和自杀率高,极易陷入没有出口的焦虑情绪。


但不得不说最坏的可能远远未到来,如果说 2020 年需要生存指南,我觉得我的会是——“少关注微观自我,多了解宏观世界,学习接受某些停滞和无为,不开心要出声。”


我男票之前录一期晚风说也有说,觉得年轻人看看新闻联播挺好,虽然我也没真的天天追,但综合感觉是现在我们用的社交 or 资讯工具,因为算法和消费主义引导,很容易让你沉缅于一些既没啥用又耗时间、还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和焦虑。而仔细想想这一代人真的都不太关注世界局势或是一些遥远、不关己事的东西。我真的觉得开阔一点往远看,不老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少做“非必要思考”有益身心健康。


另外一点是上次跟 Jade 一起吃饭时她说的话,我印象特深,很契合我的一些体会。非原话,但大概意思是有时有些人会为了不停下来,而继续做事,还要投入人力物力财力为做而做,以 fulfill 自己。最近我确实是觉得,在某些时候能选择暂时无为,也是一种勇气。


还有就是我本身是个很敏感矫情又不好意思在人前表现、有抑郁症病史的人。最新的第五季 Rick and Morty 第二集有句话很震撼我,有个外星人跟 Rick说:you need someone to give you permission to live。我非常感恩今年是和真爱一起生活的,这份感情可以作为一切的 safe cushion。没有人应该是孤岛,新的一年,无论世界咋样,不开心还是要出声,还是要不懈追求亲密关系、寻求理解和安慰。


不过话说回来,所谓指南也不是 one for all 的,对于年龄、心境、际遇都跟我不重合的人可能以上都是垃圾。看看就算了。


Mikko:晚风说嘉宾(E9:Jade & Mikko


预计在 2020 年,经济中的各个部门之间的裂隙将会演化为裂口。


对于主权部门而言,中央银行已经摘下了经济增长支持者的面具,暴露在其后的财政部门最终将接过中央银行的职能,最终的结果必定是更为激进的债务积压,以通过财政支出支持经济。还记得“直升机撒钱”政策的提议吗?只有中央银行家才知道,虽然撒得是货币,但开着直升机的却是财政部。


对于企业部门而言,主权部门的财政扩张意味着主权当局也需要寻找新的资金来源,那么常年在离岸避税,甚至一度主导了数字主权和科技主权的企业部门能延续自己的垄断霸权吗?或许我们将在明年看到更多主权部门针对大型科技企业以及资金富裕企业的“剥削”政策。


对于居民部门而言,不平等、再分配和再杠杆化将是未来逃不开的议题,劫富济贫的政策向来就是主权部门平衡民意的优良选项。而缺乏经济增长动力源泉的时候,居民部门干干净净的资产负债表或许也可能背上债务扩张支持消费和投资增长的包袱,化解主权部门的困境。就像金融危机前那样……


从裂隙转向裂口,我们将迎来一个更为割裂且结构化的时代。作为一个社畜,最优的策略就是保障我们的长期限现金流。而只有“受教育”才能保障这一点。


张季:晚风说嘉宾(E7:Jade & 卉 & 张季


近几月冥想的重要结论:热水澡是吸取太阳能量的好方法,2020 将会格外寒冷;希望大家准备好自己的热水系统,难过了就烫一下,马上就会好一些


卉:晚风说嘉宾(E7:Jade & 卉 & 张季


2020 2021 2022 2023 2024 2025 2026 2027 2028 2029 2030 2031 2032 2033 2034 2035 2036 2037 2038 2039 2040 2041 2042 2043 2044 2045 2046 2047 2048 2049 2050 2051 2052 2053 2054 2055 2056 2057 2058 2059 2060 2061 2062 2063 2064 2065 2066 2067 2068 2069 2070 2071 2072 2073 2074 2075 2076 2077 2078 2079 2080 2081 2082 2083 2084 2085 2086 2087 2088 2089 2090 2091 2092 2093 2094 2095 2096 2097 2098 2099


我发现以往每一个新年来临之际,我们对那个即将到来的新数字都有一种复杂的情感,经过 365 天,从陌生到熟悉,它被我们反复的使用,被附加,被诠释,被承载。它们本身真的携带立场与信息吗,还是恰巧解读了人类已知的规律?也许那种复杂的情感其实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所以我想生存指南的本质是什么,也许就是直面恐惧,直面未知的信息吧。


所以观察它们,阅读它们,感受它们。


Abby:《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插画作者,学生


I've been wandering a dark forest in the last 19 years of my life, struggling to find myself for the first 18, and to find my path for the last. Now I've reached a gate at the edge of the woods, a gate to a new forest or an ocean (or both), the gate to my twenties and my career path for the first time.


To that I can only say: hold onto humility and agility. Don't take yourself so seriously. And most of all, the fragments of yourself that were found will never leave again.


To strangers I'd say:


Be the light, the change, and the kindness.


Enjoy the flickering flames of a candle, the new leaf on your house plant, and the goofy dance you do when nobody is watching.


And most importantly, don't smile at me on the street, or my social anxiety will hit you on your bloody nose :)


王想想:一个低级趣味的人


不是说懂得了很多道理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我的建议对你没那么有用。


Colin:一只好奇的人,禅与宇宙维修站成员


有时,事情会让人很崩溃,让人想要放弃。但是呢,生活仍在继续,一切都会过去的。


汉那:一个被错置的人,禅与宇宙维修站成员


2020 很重要,2021、2022 也很重要,此后每一年连同此前每一年。不要用一年度量你所做的事情。


三米:晚风说嘉宾(E3:Jade & 三米


2020 年持续练习“客观”,对人性,情绪,或者事件,还有彼此关系。


2020 继续冥想。在 2019 年里,体会了规律冥想后,直觉性增强,偶然性事件频发,很好。


2020 需要进一步练习感知自己身体的所有信息。饿了就吃,饱了就停,累了就睡,身体比脑筋聪明。


2020,学会与父母的相处,理解我们彼此的不同,练习柔和的表达。所拥有的健康温饱安全,需慢慢回馈。


JaVeRt:晚风说嘉宾(E12:Jade & JaVeRt


风衣还没被秋色浸润,北京的大风就比往年早来了十天。都说 2018 让九零后告别了少年的回忆,年末的 2019,一系列关于自己、关于这个世界的变化,铺天盖地地砸在自己还没有涂面霜的脸上。之前看过一个理论,人在 25 岁后,对时间的感受相对童年会以倍速快进。九月忙到忘了去种流感疫苗,对自己好一点的方式变成了,在感冒前的晚上喝一杯感冒颗粒。


对 2020 的自己,想说四个字:“拒绝衡量”。


于自己,行将进入职场,不论从是哪种职业,学着适应“职场”这一更为抽象概念下的运行模式,尽量少去着眼解决当下的“情绪”。因为可以预见的是,一切因为不适应环境带来的质疑,大都是错的,尤其是在面临人生时间轴中另一段旅程的时候。过度“衡量”个体感受,令自己客观能力的进步彳亍不前。


于世界,当低谷周期的到来不可避免,不妨停下来去看看这个世界。十年的精神与物质的成熟作品将在你和世界都慢下来的时候走向中央。不管是开上火星的 Cybertruck,还是点燃哥谭的 Joker,他们的出现,无一不都是满足“从 0 到 1”后的日臻成熟。过度“衡量”无法改变的群体情绪,令自己忽略美好。


不“衡量”、拾回“爱”的能力,享受这纷乱带来的惊喜。


Duan:晚风说嘉宾(E14:Jade & 少年阿段


去万花丛中到处飞,越山川,跨湖海,在喜爱的花蕊上筑个窝,看萤火虫,听蝉鸣,饮露水,吃蚊子,赏日出,等日落,月光之下辗转各种姿势,让自然和人性的爱穿过你的身体,在飓风和暴雪来临时,紧握双手,共同抵御生活的高潮,你知道那一刻,终将会到来。生活操蛋,也请你干回去。


Mia:学生,禅与宇宙维修艺术编辑


和身边考研、申请留学、考公以及参加招聘会的同学聊天,常听到的描述都是“难”、“不确定”、“尽力”这些,都说这半年是在焦虑中被推着挤向前,期待 2020 年的到来让一些事情尘埃落定,一些事情重新开始。


关于 2020 年的生存指南,平凡大学生本人原先毫无头绪,但最近总有人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你一定会后悔的。嘁,信了你的邪!下一个 10 年,请我慎重的做选择,潇洒的向前走,持续学习,早睡早起。


宅宇:晚风说嘉宾(E16:Jade & 宅宇


人通过各种 “代理” 来理解世界,代理是对全面客观的事实的简化。例如:


“他脾气不好”, ”他之前在这类事情吃过一些亏,对这类事情比较敏感“,“最近身体不好,多溜溜弯“ ,”最近久坐导致循环和供血不太好,应该多做一些有氧运动,提升一下心肌力量和营养代谢。“


代理的好处是帮人们节省了很多时间,代理的坏处是有时会引导人做出错误或者低效的决定。对代理的分辨和判断,可以帮助人们展开美好世界的画卷。


Fear the proxy.


吕宜人:晚风说嘉宾(E22:Jade & 吕宜人


在 Jade 说让我给 2020 年的自己和他人一个生存建议时,我第一次深深感到了对数字的惶恐。这次不再是因为我对它的不敏感和对数学的厌烦,而是对新十年的未知产生了矛盾的期待与恐慌。


你们还记得在校读书时,每年年末的期末考时间都排到了第二年的年初的那种感觉么?在填卷考时间日期时,总会有人把已经过去的年份填上,而忽略了我们已经为过去狂欢过从此进入了新的一年。


遗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人们沉溺于这一年的生活习惯,这一年遇到的人,发生的故事。当时间告诉你,是时候说再见了,你不得不扭扭捏捏的迈出第一步,恍恍惚惚的明了那句“万事开头难”。


我是个爱回忆的人,有多爱呢?因为常翻旧相册,以至于某一年一月,某一天某一时刻,发生的事,身边的人,抽的什么烟,喝的什么酒,街道的场景,风吹过的温度,TA 身上的独特香味,我都通通记得。所以窝在家中的闲暇时光,我常常跌入了时间的罅隙之中。任凭记忆轴旋转,我的眼神空洞,但那些电影似的画面却真实的在脑海中一幕幕闪过。


回忆太过浪漫,太喜欢将人圈禁在已知的幸福里。每一个热爱回忆的人都是执念颇深的偏执狂。


2019,我在等待中度过了。其实每年都是如此。等一件事情的结果,等一个人回来,等一朝日出日落,等一轮四季。有的必然等到了,有的也自然没有等到,只是等待许久之后,便忘了为何要等待。在整个过程中,我仿佛在我的世界里建立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不停的建立,推翻,怀疑,苦恼,矛盾,周而复始。后来我想,人生不就是这样。人在欢愉后迷失,在迷失后重建希望,不停重复着堂吉诃德式人格。《等待戈多》里的那句话说的真没错:人生的意义不过是折腾自己,最大的乐趣就是逗自己开心。戈多今天不来,明天一定来,那时你确定你还在吗?


2020,的确是个看起来很酷,很科幻的年份。旧十年过去,新十年又来。你看有多少好歌,都是凭借着怀缅过去的人和事,却仍敌不过时间运转而让人感同身受。《年度之歌》里唱:良夜美景没原因出了轨,来让我只知一切皆可放低/人生艳如花卉,但限时美丽,一览始终无遗/回望昨天剧场深不见底,还是有几幕曾好好发挥。


作为一个创作者,我曾经觉得创造这是一种宿命,一种自然表达,但现在想来这种感受讲出来难免会觉得空洞。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变化实在太快,于现在的我来说,也许我只是想留些痕迹罢了,还有很多事情我想去试。尤其是在经历了一些真正的痛苦后,我越发觉得那些你追寻的,舍弃的,这个世界上的功成名就,功名利禄都是一种痕迹罢了。只不过有些人的被留下来,有些人的被抹去了,或者说被遗忘了。但它们终将都沦为回忆,一种意识罢了。新的一年来临,我想我还是很爱回忆,但我已经不在惧怕等待,开始做一个绝对认真的赶路人。


我喜欢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即便它让我变的复杂,让我自己变的难以理解自己。一个自己也没有办法解读自己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生存建议可以给予任何人,它并不能改变你人生轨迹中的任何变化。唯一能够决定变化的,便是你的决定


勇敢的去抉择你的生活吧。世路无穷,劳生有限。既不在高处审视,也不在低处仰望,我应当永远在平面上与我自己对视。


最后,分享黄伟文曾写下的《给十年后的我》的歌词:


这十年来做过的事

能令你无悔骄傲吗?

那时候你所相信的事

没有被动摇吧?

对象和缘份已出现

成就也还算不赖吗?

旅途上你增添了经历

又有让棱角消失吗?

软弱吗?

你成熟了不会失去格调吧?

当初坚持还在吗?

刀锋不会磨钝了吧?

老练吗?

你情愿变的聪明而不冲动吗?

但变成步步停下三思 会累吗?

快乐吗?

你还是记得你跟我约定吧?

区区几场成败里 应该不至麻木了吧?

快乐吗?

你忘掉理想 只能忙于生活吗?

别太迟 又十年后至想

快乐吗?


2020,我22岁。还是不爱圆满的月亮,等待的总是那一轮残缺。


这一年,我开始接受剧变,发现永恒。


鲸书:晚风说嘉宾(E5:Jade & 鲸书


不要曲线救国了,朝着你的星辰去吧。


张潇雨:投资人,“得意忘形”播客主理人


虽然主题是为 2020 年和下一个十年写点东西,但我并不热衷于任何形式的“新年寄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新、年二字,仍然默认般地将人们置于某种社会性的节律里,认为想象出来的时钟决定了我们的生活。在我看来,“新一年”,和每一年、每一天、每一个时刻都没有任何不同,都是从一个刹那到下一个刹那流逝的结果。而不论你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都不需要等到新一年,或者等到任何一个时刻,现在就可以开始。人类总喜欢用各种概念来规定自己的思考:什么是时间、感受、关系、财富、自由、爱恨……但却忘记了语言本身的局限与荒谬。懂得的概念越多,就容易越被困在文字的牢笼里。忘记了生活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我想说的第一句话,它叫做:承言者丧,滞句者迷


另一个对自己和他人的提醒,是不要忘记不管我们在做任何事、任何工作、任何行动 —— 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认识自己。不管我们每天做什么样的工作、和哪些人互动、获得批评还是奖励,这些都是我们认识世界与认识自己的素材与契机。换言之,不论世界如何运转、环境怎样变迁,如果我们能始终泰然处之、观心观己,让发生的事情、产生的情绪穿过自己的身体,那什么样的变化都成为了一种不变,也让我们更加接近了真理。 


这是我想说的第二句话,它叫做:由艺入道,借假修真


最后一件我们经常忘掉的事,就是能定义我们是谁的人只有我们自己,而不是任何什么别的东西。不论你拥有怎样的社会地位、教育背景、财富状况、家庭环境、兴趣爱好、朋友爱人,你都只是你,和这些东西无关,更和这个世界怎么说、怎么看、怎么想无关。不要把评价自我和解释世界的权利让渡给他人,每个人的存在与被爱都是顶天立地,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这是我想说的第三句话,它叫做:宠辱不惊,昭然自在


承言者丧,滞句者迷;由艺入道,借假修真;宠辱不惊,昭然自在。如果能始终怀抱着这些信念,想必足以让我们如秉烛达旦一般,度过此生了吧。


Mable:晚风说嘉宾(E4:Jade&Mable&尼克


写了五年的微信签名“Owning the moment”,终于在 2019 年(自以为)有了真正的理解。2019 年,身边有好朋友在极其年轻的年纪失去生命,也刷新了对于“得不到”和“得到了”的理解。踏入21世纪第三个十年,希望人们都能够更真实地活着。去创造吧,去给予吧,去体会最纯粹的快乐吧。最好的时光便是当下,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去做,最温暖的环境即是在爱里,或者在烛光下的威士忌杯里;)Beauty is truth; truth beauty.


哦对了,以上不是一段软广,"This is not a pipe."


Nick:晚风说嘉宾(E4:Jade&Mable&尼克


1991 年圣诞节,苏联解体。一个月后,邓爷爷第二次南巡。那时,我刚刚随父母从北方举家搬到海口,正在上小学。那几年的海口很是魔幻,房价从 91 年的 1000 多块钱,直线涨到 93 年的 7000 多块钱。2 年翻了 5 倍。


我一个小学生,自然是不知道这么多事情,只是觉得满大街的人们都好有钱好开心。我家楼下是个证券公司营业部,门口有很多擦鞋的。他们只要见人就甜甜的喊老板老板擦个鞋吧老板,如果有人停下来擦个鞋,5 分钟就可以赚个 10 块 20 块的。嘴甜又勤快的,一天下来挣个 300 块钱不是问题。这差不多相当于工薪族一个月的工资。


有一次我爸带我从证券公司出来,正好被一位擦鞋小哥打动,请他分别帮我们两个人擦鞋。我那天穿了一双回力足球鞋,金色牛筋底的,大概十五块钱,比黑色橡胶底的要贵三块。我爸大概是觉得那个小哥很卖力,给了 50 块。


93 年末开始,海口房价骤然腰斩,随后一路阴跌。大街上的擦鞋小哥们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我的回力球鞋也再也没有被那么用心擦过了。回到家里,父母的心情好像不像前两年那么好了,不过晚上六点的时候,也从来也不和我抢电视。我想吃炖排骨的时候也是顿顿管够。


“姓资还是姓社?”是我在小学时候经历的人生第一次社会变革,海南房产泡沫,是我经历的第一次经济危机。


后来的日子里,相似的或者不相似的变革和危机一次次的到来。南斯拉夫大使馆、索罗斯狙击港币、英雄王伟、08 年金融危机、15 年股市大跌。每一次,抬头看新闻的时候都觉得动荡不安、紧张不已。但低下头,眼前就还是那成山的作业,或者无尽的工作任务。除了股票 APP 里的那些数字变小了之外,生活好像并没有改变什么。


你问,2020 年来了,气候,经济,政治,科技,文化都在剧烈变化,一个普通人要如何更好地生存?


我一个普通人,连每天早上 7 点钟准时起床都做不到,能生存就不错了,还想要更好的生存?别做梦了!只希望,下次再有给老板擦鞋这么好的差事的时候,请带上我!和我爸!


小胖:禅与宇宙维修艺术;晚风说;Blockchain Economics Studio 背后的男人


2019 成了亲有了娃,步入新征程。在北京这几年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越来越发现很多人不快乐不是因为自己拥有太少而是拥有的不够多。


同时随着年纪的增长发现生活中太多不确定了,很多事情不是离你很远,只是自己或者身边没有出现吧,因果还是命呢?病痛、意外、死亡、惊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发生什么,哪有空搭理这个剧变的世界。


丢掉执念,保持健康,好好生活。执念无形中多很多枷锁,很多时候事情往往不按照预想轨迹向前进,不妨放下许多东西,随遇而安一些。


菜菜:小胖的宝宝的妈妈


亲爱的 Jade,出于对禅与宇宙的热爱。我写下自己一段模糊感受。 


2020 将是我的希望和悲观之年,源自我与先生在 2019 年年末通过有性繁殖后代一枚,开启了新的带娃打怪升级副本;一定程度上来讲,所有男性都是通过代孕来实现后代繁殖的。女性还是特殊点。我孕期充分体会到胎儿通过自身控制激素来控制母体达到自己寄生。抗排异、顺利出生的过程,连生产时候开骨缝宫缩的剧痛,胎儿都能有效控制一定节奏。怕太连续太激烈引起子宫强烈收缩导致窒息,每个孩子未出场就充分驯服了母体。又因为,每个女性在怀孕时,都会一定程度上通过胎儿基因与自己先生达成一定基因混合,每个生产过的女人、从血缘上是真正与自己爱人融合,成为亲人。算算账:孩子赢了母亲,母亲吸收了父亲。被驯服的感觉也没那么糟。妙哉。


但 2020,我依旧是背负悲观心向光明与希望,还是没事多吃喝嫖赌来的妥当。 没心没肺到失忆,自我欣赏到自恋,才是抗争自我矛盾和抑郁的最佳良药。另,大宗商品市场的悲观走势和创业板的早泄,依旧不看好A股市场。此致敬礼。上帝保佑吃饱饭的人民 —— 张楚。


小松:晚风说嘉宾(E13:Jade & 小松


  1.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生命能量良性爆发的方式。


2. 我在尝试的是,在生命长河中“随波逐流”。


3. 过程中记住,人就是人,人只是人。


4. 以及最重要的,活下去。


Nemia:留学生,禅与宇宙维修站成员


步入 2020,这段话我总说给自己听,也总说给别人听——不要被你看到的现实局限住了你真实的可能性。


以前我是一个很容易被人影响的人,做决定的时候会分析很久别人怎么想,先看到事情可能有的最坏结果。有的时候我明明想做一件事,但是会在做之前就害怕失败,或者被别人劝退,就没有再实施自己的想法了。但是,人生最终的选择权在自己的手上,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即使别人有万千个阻拦,即便自己的大脑也会不停告诉我说我做不到,但是只要有一丝念头告诉我在做的是我真正想要去做的事情,那么我就不应该放弃。别人并没有办法为我的人生负责,只有我一个人在承担自己的因果,那么也只有我才能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走向,只有我可以告诉自己我应该做什么


我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所以我的大脑有着生物的局限性,它并没有办法帮我看到事情的所有可能性。所以当我感受到害怕失败的时候,我学会了告诉自己的大脑,“不,我可以。”我希望我在新的十年里,可以全力探索自己的生命,一步一脚印,积累我的勇气,成就我的未来。未来由所有的不确定创造,我能确定的就是在此刻,我做了自己的决定。不论你是谁,你在哪里,我都希望你可以在生命的道路里与我并肩共行。活着,就是一次挑战的旅行。


刘力心:虚拟货币从业者,新手爸爸


2019 年最大的发现是——我居然病到需要打点滴才能解决问题的地步。


希望 2020 年在健身这件事上可以拿出自己在工作上的执行力吧:)


也希望家人,身边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能够身体健康。


这是最最最最重要的事情。


熊越:虚拟货币从业者,rapper


节衣缩食,现金为王。答应我,活下去。


霍炬:HuoJu's BLOG( https://jhuo.ca/ ) 


我写了估计你就被封号了,还是算了吧。


Kath:读书太慢知道太少的 Kat


锻炼身体,读书看报,周游世界。


David 蔡大:晚风说嘉宾(E1:Jade & 蔡大


2019,写在 The Matrix(黑客帝国)诞生 20 周年,Ghost in the Shell(攻壳机动队)诞生 30 周年,挺奇妙的时间点。最近 3~5 年,宏观环境特别的丧,无论是国内外的政局稳定还是经济形势,“割裂”这个词开始频频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习惯了 20 来年的蜜糖期仿佛接近尾声。根据金融常识,波动性的增加往往意味着风险性的增加,同时也孕育高收益的机会。


说说作为我等普通人的几点感悟:


事业不如意,要么改变环境,要么与自己和解,一边抱怨一边忍受是最糟糕的选择。如果因为行业等自己不可控的系统变量导致工作无力感,要么尽快选择新的行业调整系统变量;要么接受事实改变重心,在下行周期求稳把时间放到家庭、生活、爱好上来,无心插柳亦可枯木逢春。


新的世代中个体的标签越来越模糊,单一社会标签体系正在迅速瓦解,互联网带来的各类平台普及给个体输出带来了机会。只要你足够热爱和擅长某个领域,是否是正职工作这一边界条件已经无关紧要。个体的丰富与多样性是这个混沌时代的红利,抓住他。


结合上面两点,活出自我这件事无论在物质上还精神上正在变的越来越重要。当变现形式足够连续细分,你要做的只是发现自己擅长和热爱的事情,专注的做下去,同时关注是否有合适的变现手段,即使没有变现,只是做这件事情也会让你很快乐。同时在工作上,保证自己有稳定安全的现金流和储备,少碰风险资产,不要逆周期加杠杆。


最后,用几句喜欢的台词送给新时代的你。


Chaos isn't a pit. Chaos is a ladder.


Choice.  The problem is choice.


You know what I'd like to be? I mean if I had my goddam choice, I'd just be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nd all.


老毕:禅与宇宙维修站成员


爱过,哭过,痛过,笑过,快乐过,悲伤过,高举过,跌落过,得到过,也失丧过……够了,或者还不够。愿无所住,愿有其心。面对这样的世界,我当抱有怎样的期待?


易石:晚风说嘉宾(E21:Jade & 易石


2019 年 11 月 2 日,我一口气写下了 52 个名字,这 104 个字来自圣经、金刚经、黄帝内经,以及我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潜意识。我让我的好朋友每个人从这里面选一个喜欢的名字。Jade 选的名字是“虚无”,从此她成为了光之塔第一位“虚无”。这个词应该就是从我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潜意识里冒出来的,因为 2019 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生命状态就是:虚无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拍摄一部叫《无用》的纪录片,主题讨论的是教育与人的关系。然而随着拍摄和思考的深入,作者被这个主题吞噬了,我渐渐进入到一个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人生状态:虚无。2019 年夏,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意义是没有意义的,追求意义是没有意义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这种感觉是很恐怖的,因为意义有时候是生活的支点,哪怕是阶段性的支点。但当你有一天不再相信任何事情是有意义的时候,这种极度消解的感受是会让你疯掉的。你分不清楚此刻,究竟生活是实相还是你的虚无才是实相。人如果一味的追求财富,你说这是没有意义的,这其实不难理解;人如果追求意义时,你说这是没有意义的,这时就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


也许追求金钱和追求意义本质上只是一个生活的方向性,因为多数人是受不了生活没有方向性的。因为有这个方向性,地球上几十亿人类才得以有序的运转。每个人在自己人生的脚本中,一句一句的念出台词,一步一步的完成走位,有时有掌声,有时没掌声,但终有落幕的一刻。我母亲从五十五岁多了一句口头禅:人这一辈子,没意思。我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掌声的没意思,还是演的角色没意思,还是觉得快谢幕了没意思。但是对她这句话的虚无感,我感同身受。


被虚无感笼罩的生活是非常糟糕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去追求开悟,开悟对普通人绝对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在我极度迷茫的那段时间,非常非常幸运的一件事,就是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崭新的词汇:能量


2020 对我是一个非常科幻的数字,我由衷地想把“能量”这个词分享给可以读到这篇文字的朋友们。我做了一个实验,把很多名词都用“能量”替换之后,文字描述都显得更为究竟。


通过阅读,我们可以获取知识。&通过阅读,我们可以获取能量。通过工作,我们可以获取收入。&通过工作,我们可以获取能量。通过运动,我们可以获得健美的体魄。&通过运动,我们可以获取能量。通过冥想,我们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通过冥想,我们可以获取能量


如果我们无法从阅读、工作、社交、运动、冥想中获得能量,也许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在阅读、工作、社交、运动以及冥想。


2018年拍《无用》的时候,每一位受访者我都会问他们一个问题。请问:你和世界的联结是什么?很多人一时间答不出这个问题。目前为止我听到过最喜欢的一个回答是:我就是这个世界。这句话充满着能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ID:cosmosrepair),转载请联系微信:xiaopangljl,禁止一切私自转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3
点赞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