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封杀与被封杀
原创2019-12-17 21:29

Google 的封杀与被封杀

未来会有更多的品牌、地区,无法得到 Google Mobile Service 授权吗?


据路透社报道,Google向其土耳其业务合作伙伴表示,在该市场新发行的安卓手机上,将无法使用 GMS,“现有的设备和应用程序将继续正常运行并接收更新,” Google在声明中表示,“Google的其他产品和服务不受影响。”


虽然现有产品还能用,但在土耳其,安卓设备想被卖出去,将会变得更加困难。即使卖出去了,也无法使用任何Google移动服务。


尽管AOSP (安卓开源项目)是开源的,但那只是一个壳子。在全球市场真正的核心,还是Google的全家桶,这样的决定,显然已经扼杀了当地安卓用户正常的使用体验。

 

矛盾由来已久


Google 与欧盟的漫长拉扯吸引了很多目光,没办法,其天价罚单太过吸睛,但实际上,土耳其和 Google 的矛盾也由来已久。

 

2018 年,土耳其向 Google 开出了 9300 万土耳其里拉(当时约合 1500 万美元)的罚单,原因是 Google 移动软件销售违反土耳其竞争法。

 

导火索是因为在土耳其市场销售安卓手机,Google 作为默认搜索引擎且无法修改。土耳其认为 Google 滥用了其市场领先优势,导致其他公司无法与这家巨头公平竞争,尤其是在网络购物领域的业务,这和欧盟罚 Google 第一笔钱时的理由如出一辙。


2010 年, Google 遭欧盟反垄断部门调查,官员认为 Google 利用其在网上搜索领域近乎垄断的地位,有意把客户引向Google购物(Google Shopping)服务。

 

土耳其政府表示,Google 有 6 个月的时间进行整改。今年 9 月份,Google 更新了一版合作协议,但到了 11 月,竞争管理局表示,Google 在所做的更改依然不够的,因为他们仍然不允许更改默认搜索引擎。

 

作为处罚,竞争管理局要求 Google 为违规行为每天缴纳其年收入 0.05% 的罚款(2018 年全年 Google 营收总额为 1368.19 亿美元,也就是说每天的罚款为 6800 万美元左右),并且在完全合规以前,罚款将持续存在,Google 有 60 天的期限对该裁决提出异议。

  

监管机构已要求 Google 更改其所有软件分发协议,以允许消费者在其安卓移动操作系统中选择不同的搜索引擎。

 

有意思的是,土耳其政府对 Google 的调查起源于去年下半年,而提交这项调查的,是 Google 在俄罗斯的竞争对手 Yandex。


2016 年 8 月,俄罗斯有关部门宣布对 Google 处以 4.38 亿卢布(当时约合 675 万美元)的行政罚款,源头是 Yandex 起诉 Google,认为其安卓设备上预装搜索引擎等应用并屏蔽竞争对手。并且直到今年,俄罗斯联邦反垄断局(FAS)依然在调查 Google,并表示“决定就违反反垄断监管的行为提起诉讼”。

 

需要注意的是,此前由于某些原因,土耳其曾长期封锁 Google、Twitter 等网站的访问,直到 2015 年才恢复。

 

垄断之祸,用户买单?


如果说第一笔罚单并没有伤及 Google 筋骨的话(毕竟只有 1500 万美元,欧盟那边都是亿起),那么新的按天计算的罚单,显然已经触及了 Google 的底线,罚款不想交,现有的商业模式也不想改,Google 选择了终止土耳其这种不算大的市场的合作。

 

此次事件,双方的态度都值得关注。


华为因为贸易摩擦的关系,至今没有恢复 GMS 的授权,导致其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大受影响,毫无疑问,Google 本身也会被波及,毕竟华为目前是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每年给 Google 带来的收入不菲。

 

但终止华为的合作,毕竟是政治原因,Google 自己也没办法左右。而此次土耳其的一系列事件,是 Google 眼见处罚已定的情况下,自己选择了撤出。

 

土耳其有关部门虽然打击了”垄断“的企业,但毫无疑问,这会对公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Google 服务,以及安卓系统,由于其高份额、高使用频次的特点,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公众属性,而土耳其还不像中国(或许也包括俄罗斯),已经发展出了自己一套完整的、独立的互联网生态。


目前,土耳其手机市场的领头羊是三星,占到了一半的份额,除去苹果 15% 的份额,剩下的厂商均是安卓阵营,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土耳其智能手机市场份额


在欧洲市场,Google 有着迥异的政策。Google 今年 10 月披露的新条款显示,在新安卓手机上,Google 低价甚至免费地为其他搜索引擎提供了位置,这让欧洲用户能够自行选择默认的搜索引擎,以免去垄断的指责。从明年起,当用户在首次设置新手机或平板电脑时,可以有多种默认浏览器选择,不过,这种特殊的权限仅局限于欧洲地区。

 

土耳其虽然有一部分国土在欧洲境内,但显然在这点上没能和 Google 在欧洲的政策保持一致。欧洲市场(通常被视为一个整体)体量大,消费力强,Google 只能交罚单“认倒霉”,整改之后继续开展业务,但像土耳其这种体量相对小的市场,如果因为政策等原因,和 Google 这种巨头产生了纠纷,那么大企业权衡利弊之后,大可以放弃这一小块市场。


路透的报道中提到,Google 向其商业伙伴分享了土耳其贸易部长和竞争主管机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并呼吁合作伙伴向该国委员会游说以改变决策,这可以理解为一种“施压”。


这种“去全球化”,“政策打架,普通用户买单”等等现象值得担忧,未来,也许 GMS 就会成为 Google 谈判的“常规武器”。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