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西部世界》科学顾问:我们是活在现实,还是梦中?
2019-12-20 10:24

对话《西部世界》科学顾问:我们是活在现实,还是梦中?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题图来自:《西部世界》


看过《盗梦空间》的朋友都知道,影片中反复出现一只旋转的陀螺,而主人公则根据陀螺是否越转越慢,来判断当下自己是不是处于现实世界。


《盗梦空间》中的陀螺


相信很多看完电影的朋友都会产生类似的疑问:


我们是否就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我们是否正在做梦?突然从梦中惊醒,原来是同桌在用铅笔戳你的胳膊,告诉你老师走过来了?


其实,使用陀螺来判断我们在现实还是在梦境,是一个简单的方法。它基于这样一个点:梦中世界的物理规律不同于现实世界,但人们想当然地把梦中的世界设想得过于简单,因此也认为,可以通过这个世界有没有在遵循规律运行,来判断我们是在一个真实的世界还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梦境还是现实,你分得清吗?


你是否想过,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为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里,那么这个“造物主”其实同样也可以模拟出虚拟和现实的差别,让我们无法从规律上去判断呢?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部近几年火到爆炸的神剧《西部世界》。


西部世界


西部世界就是这样一个“脑洞”:人类科技已经足够发达到能够模拟出一个西部世界,并将它作为一个主题公园开放给游客,游客在公园内接触的大多是“有思想”的机器人扮演的接待员角色。但有一天,有机器人“觉醒”了。


大卫·伊格曼(David Eagleman)为这样的脑洞做出了“杰出贡献”:在《西部世界》第一季制作期间,伊格曼碰巧正与其中一位剧作家交流。当得知该剧组没有科学顾问后,他当机立断飞往洛杉矶,同该剧的编剧和制片人展开了长达8小时的讨论,对剧中所有核心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西部世界》科学顾问大卫·伊格曼


到了第二季,该剧开始探讨“自由意志”的本质问题,这正是伊格曼最熟悉的研究领域,因而他也顺理成章地担任了这一季的科学顾问。在编剧阶段,伊格曼与编剧和制片人就“记忆”“意识”“人工智能的各种可能性”等展开了头脑风暴,用科学的态度完善了这个脑洞大开的科幻故事。


如果你是西部世界的一个人类玩家,你愿意戴“白帽子”还是“黑帽子”?


我们是否就像《超体》电影里描述的,只使用了大脑的很小一部分?


这次,《西部世界》科学顾问大卫·伊格曼做客造就,除了为你解答上述问题,他还深入探讨了创造力、机器人的自由意志的话题,并向我们展示了他“非主流”的一面。


大卫· 伊格曼《西部世界》科学顾问 斯坦福大学脑科学教授


造就:我们是否可以破解大脑的信息,甚至对一块空白大脑进行编辑和写入?


伊格曼:随着神经科学的发展,我们能够更好地扫描大脑、了解脑袋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包含有六十亿个神经元和五百万亿个连接。如果把大脑进行极薄的切片,需要多少算力才能存储和模拟所有的大脑活动呢?答案是ZB(十万亿亿字节)数量级的,这相当于现在地球上四分之一的算力,所以模拟人类大脑是一项需要海量算力的工程。


但从理论上讲,它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在未来我们应该能够模拟人脑。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大脑可以在不同的基质上运行。那时的你还是你,有你的意识、你的目标、你的欲望,一切造就你的东西。


这些都是难以置信的复杂算法,但也仅仅只是算法而已。这意味着在理论上,我们可以把你的大脑下载到一个机器人的身体里,让你以机器人的形式活在世界上。


但我不认为未来是这样的,因为你可以生活在软件中。把身体下载到一个虚拟现实中对我们来说更加简单。而如果我们造一个机器人,那么机器人的运转需要大量的维护,因为任何好的机器人都有成千上万的零部件,零部件总有坏的时候。


所以我认为,未来是属于软件而非硬件的。


造就:拥有了“超”人能力的机器人是否会在未来控制世界?


伊格曼:在某种意义上,技术对我们来说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例如当我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我只要查看一下我的地图应用,它就能告诉我关于交通情况的一切:世界上的每一栋建筑的位置、每一条道路,它都知道,这是一个更高层次的知识和信息。


我们制造机器的目的,是让它们去做我们想让它们做的事情。我们造出空调、洗碗机和咖啡机为我们服务,这和地图应用是一样的。我不想把整个地图都背下来,所以我造了一台机器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但那只是一台机器。就像咖啡机或空调不会控制世界一样,它也不会控制世界。


机器没有动机去控制世界


我们所造的东西都有其非常特殊的目的,即使一个AI接触到大量的数据,它也没有任何想控制世界的欲望,因为这是一种进化过程。


人类有完全不同的进化史,我们经历了数百万年的生存竞争才发展到今天,而AI没有经历这些。AI只是被我们下指令,然后它就做了,因此我并不担心它会控制世界。


造就:怎样才能真正激发创造力?


伊格曼创造力是人类大脑自然发生的。我们接收周围世界的所有数据,大脑再把这些数据整合、匹配、再混合,产生新的想法。我们与电脑不同,我们做不到在接收信息后完全还原,相反,我们总是在有意地把信息混合起来。


这将人类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让我们统治了世界,这就是创造力的意义所在。


要获得创造力,最重要的是尽可能多的获取信息。通过旅行、阅读,让自己接触新艺术和科学新思想。


同时,创造力必须被付诸实践。我们要养成一个习惯:不要只是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是主动去思考下一件事是什么,无论你想到什么,再把这个信息作为输入再去思考,得到下一个答案……这个过程对于创造力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造就:创造力能否和我们大脑的某个区域对应?


伊格曼:我们不能将大脑的某个特定部分与创造力联系起来,但人类如此有创造力是与我们大脑的生理结构有关的——与其他动物相比,我们的大脑皮层更大,这让我们在输入端和输出端之间有了更多的空间。


几乎所有动物,当它们有一些感官输入时马上就会产生对应的输出。比如说,如果你把食物摆在它们面前,它们就会马上吃掉食物。但是如果你把食物摆在我面前,也许我会要吃掉食物,也许我会考虑一下是否可以做其他的事情。


另一件事是,我们的前额皮质有一个很大的部分叫做前额叶皮层,赋予了我们在尝试前就能设想事物发展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我这样做会发生什么,然后我们可以通过想象去实践,这样的想象让我们有了上海和旧金山这样的城市。


造就:人们为什么说你是一个“非主流”科学家?


伊格曼:我是一个神经学家,但同时我也经营一家公司。硅谷的斯坦福大学是个神奇的地方:在别的地方,科学家做企业会被同事瞧不起,在这里不是这样,因为很多人都创办了公司。


通常研究神经科学和经营公司是联系不起来的,因为人们会觉得你没有专心在实验室里做研究,但我现在明白的是,经营一家公司可以让我在神经科学领域产生更大的影响。


大卫·伊格曼研发的背心,可以帮助听障人士“感受声音”


举个例子,我在实验室里开发的一项技术是一种以非侵入性的方式将信息传递给大脑的方法。但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只是在实验室里做这些的话,永远无法把这项技术带给成千上万的人。


所以我创立了一家公司,并将在几个月后推出我们的产品。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思考科学的方式,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想法。也许一年后当我再次来到上海,就会有人戴着这个产品,这个产品会改变他们的生活。


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我非常赞成在做科学研究的同时运营一家公司,因为它们的目的不同,也会有不同的改变世界的机会。科学关注理论,企业关注实践。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