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度的大型飙演技现场又来了
2019-12-23 10:04

每年一度的大型飙演技现场又来了

作者:虫二,题图来自:图虫


企业文化讲究仪式感,岁末年初是重点。


基本套路是年底先用大餐+抽奖犒劳一番,年后再用团建帮你打醒十二分精神,很多人讨厌团建或拓展,钟情年会,原因在此,其实两者是一回事。


团建从单纯的吃吃喝喝进化出明确的KPI,当然不只是训练协作能力,而是把管理者置于旁观者和裁判员的地位,让每个参与者接受集体意识下的角色分配,这就是一个放弃自我向体系输诚的过程,年会实质上是精心包装的大型拓展活动。


这个塑造认同的过程,联想称之为“入模子”,华为叫做“喜群居,吃杂食”,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一个中心,两种表述。


普通员工对年会的美好想象源于两个期待。


第一是抽奖,但这个奖并不好拿,前戏太长不说,还是以充分打掉你的自尊为前提,越来越像是乡村大舞台或cosplay现场。



抽奖有时被理解为一种变相的利益分配,个别人甚至幻想存在暗箱操作,自己老黄牛式的努力会得到心照不宣的补偿,稍稍平复疲惫的身心,尤其是那些自以为骨干的员工。


这种思维定势基于一个错误认知,就是自己干得有多累,心里有多苦,老板一定看得到,再也想不到,老板自然看不到。


还有人觉得抛下自尊配合“耍猴”,就能换来丰厚回报,有这种想法说明你还是职场菜鸟。


真正懂事的人不仅长袖善舞,还要恰如其分的晒“感恩”,秀“幸福”。


我记得2009年也就是金融危机波及中国的那一年,公司在一片裁员减薪的肃杀氛围下举办年会,但老板亲承有抽奖环节,而且大奖是苹果笔记本,令所有人都喜出望外,结果运气最好的家伙尴尬了,因为他发现这个大奖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一个能吃的苹果外加一个能写字的笔记本,印着公司LOGO的那种。


当时全场都笑喷了,替他想想真是人间奇窘,然而这位仁兄表现得很从容,他咬了口苹果,然后把缺角苹果的照片晒到微博上,附上一句:“微笑过冬,保持初心,相信明年一定能拿到真正的苹果笔记本”,当然他没忘@所有VP以上以及所有应该@的人。


还有一位部门总监资格很老,也算是“元从功臣”,好容易混到了中层职位却不甘心,决定出去闯世界,发现年景不好立刻打道回府,他这么解释“前度刘郎今又来”的动机,“出去转了一圈,才知道哪里都没有家好,我想家了”,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自嘲恰到好处,于是官复原职,后来甚至成了到处宣讲的案例。


我们经常想着如何让老板认同,其实老板更需要你的认同。


不顾他人感受的过分活跃,未必会让老板另眼相看,一公司、一组织、一社会,总有老天赏饭的人,颜值天生能打;总有能力出众的人,跳的了街舞,写的了代码;总有运气爆表的人,拿奖如探囊取物(我就见过);总有精于察颜观色的人,在恰当的时机说出正确的话;这都很正常,真想在职场出人头地,你必须有上面两位老兄的聪明才智。


我们对某人的观感往往决定于不经意的瞬间,年会之于老板的价值就在于创造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大佬如何鉴人,清末有个故事,李鸿章兴办淮军,请老师曾国藩品评手下的几员爱将,时值大年夜,二人不打招呼,微服私访。


先到淮军统领周盛传、周盛波兄弟家,只见二人月下习武,毫不倦怠,李鸿章很是欣慰,曾国藩笑笑不语。


再到潘鼎新家,潘正与友人月下对弈,兴致颇浓,他早年为父报仇,毁家从军,曾国藩也听说过,示意李鸿章不必打扰。


最后到刘铭传家,见刘夜读《春秋》,浑不知身外天地。


曾国藩的考语是,周氏兄弟为中人之才,潘鼎新略高,惟有刘铭传可寄大任,他的话一语成谶,几乎决定了几个人的一生功业。


曾文正公的评价体系我觉得可以这么理解:


周氏兄弟勤练武艺,说明沉迷现有工作,缺乏前瞻视野;潘鼎新在业余时间发展出高雅爱好,说明有一定个人修养;


刘铭传就比较复杂了,历来武人以读书为高,力能拔山的项羽也要“学万人敌”,孙权也劝过吕蒙苦读,而武人读书的最高境界是关羽,夜读《春秋》是武圣人的经典POS,带有强烈的心理暗示。



1、从关羽到岳飞,《春秋》一直是忠义人士的口袋书;


2、编年体的《春秋》记事极为简略,鲁隐公八年一条仅有一个“螟”字,基本上,不靠注疏读懂此书的都是高人;


3、以一种极为隐晦的方式暗示自己有功名心,但做事有底限,这点特别重要;


所谓孔子做《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这有点像今天的公司午休,大家都刷快手、抖音、B站,你却抽空研读德鲁克的管理学名著,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是一位高人,一遇风云便化龙的那种,要么你希望别人注意到你的好学。


所以年会上最考验演技的不是老板而是中层。


很多大公司人丁兴旺,办年会是个难题,往往拆分成事业群或部门的小聚会,预算不多,却要求办得丰富多彩,这最让中层管理者头痛,尤其近两年越发如此,中层是企业价值观的二传手,普通员工可以“不谈理想只谈钱”,但中层不能。


至少我认识的几个总监都准备自掏腰包犒劳属下,毕竟过了年还要开工,大家捧着蜡烛唱完《感恩的心》,诗和远方充实了,终究还要回到柴米油盐的世界。



真正成功的企业,价值观一定是有终端穿透力的,最近两年kingston和zoom挤掉苹果、谷歌、微软、脸书成为全美最佳雇主,靠的就是毫无存在感的管理,没KPI,没考核,没规矩,没鸡汤,这种公司实际上极大降低了中层的管理难度。


动以真情的办法也好使,耐飞纪录片《中国工厂》里,一位美国主管看到福耀的中国年会,深为东方式的温情所触动,曹老板如果看到了,必定引为知己。



而年会的cosplay化,与承载的功能日益复杂有关。


老板希望年会办出凝聚力,这事光靠情怀不行,必须有真金白银,当年ofo年会,有人背出《滕王阁序》,戴威直接就奖一万,今年超额完成任务的腾讯云,人手一部iPhone 11pro,但不是所有公司都如此财大气粗,职场的烦心事,年会上一样不少,有人欣喜若狂,有人嗒然若丧,有人左右逢源,有人如坐针毡,免不了的。


有些员工把年会看成让VP出洋相,拿老板开涮的好机会,但最后的结果无非是变着法把人家哄到台上,再无比虔诚的聆听教诲,这世上根本不存在玩死老板的年会。


某种意义上,年会很像是红白喜事,明明不想花太多的钱,却不得不办得体面风光,包括老板在内,大家潜意识里都是演员,真正的观众并不在现场。


每年的小米家宴向所有米粉开放,虽然申请复杂,但包吃包住,坐满2000人的小米食堂不成问题,而且全程直播,“家”的概念之于员工和用户,仍然内外有别。



当然把年会变为低成本营销,犯错的成本也很高。


去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的文章全网刷屏,第2天权健多达2000人的加盟商大会顶风召开,刻意高调的后果,我们都知道了。


年会不是庆功宴,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年会就是企业文化、办公室政治和老板个人意愿的延伸,如此而已。


作者:虫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