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首场债权人会议实录
2019-12-23 16:14

贾跃亭首场债权人会议实录

本文来自腾讯《潜望》,记者:纪振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划重点:


贾跃亭解释滞留至今的原因,称其本人需要全力以赴经营FF的业务,国内对其采取的“双限”措施,令他担心回国后将无法再回到美国。


贾跃亭所持有的非上市交易股权包括乐视信息技术公司Le Holding(Beijing)、北京Baile文化传媒公司、Scent(Beijing),债务托管人对这些资产的实际价值、公司运营业务有疑问。


贾跃亭将Smart King作为法拉第未来的上市主体,持有前者6.16%的股权,贾跃亭称这部分股权价值为8.62亿美元,债务托管人质疑“一家还没有生产销售任何电动车的公司”价值从何而来。


贾跃亭披露将Ocean View Drive 以650万美元价格出售给Shaojie Chu,随后又向后者预付210万美元租金,将Ocean View的5处房产回租回来,再进一步以每月43810美元的租金,将房产再以4年租期的形式转租给Warm Time,但这部分金额正好等于贾跃亭预付的租金,债务托管人认为贾跃亭将房子“自己组给自己”,Ocean View、Warm Time等背后实际控制人皆为贾跃亭亲属或内部关联人士。


贾跃亭称日常消费由公司支付,债务托管人对于公私财务不分提出质疑。


贾跃亭破产重组案首场债权人会议(Meeting of Creditors)12月6日在美国司法部债务托管人位于特拉华破产法院内的办公地点举行。


这场会议主要目的是由债务托管人代表,就破产申请人提交的资产披露文件中的信息做进一步核实,并就相关疑问直接获得解答,在破产程序进入下一阶段之前,对破产申请人目前拥有的资产的价值、归属和交易等行为进行全面细致的梳理,同时,破产申请人的债权人也可以在会议现场直接向破产申请人提出相关问题。


腾讯新闻《潜望》在当天独家赶赴现场,全程参与了整场耗时超过4个小时的会议,并在随后获得了此次会议的完整文字实录信息。


本文通过节选其中重要信息,以实录对话形式,希望最真实、准确地还原贾跃亭的首场债权人会议上,各方所展现出的态度、债务托管人及债权人最为关心的问题以及破产重组申请文件中已披露信息中所存在的诸多遗漏和解释不清的疑点。


本场债权人会议的主要到场参加人员,除破产申请人贾跃亭本人以外,还包括美国司法部债务托管人代表DAVID BUCHBINDER,贾跃亭代表律师RICHARD PETROWSKI、SUZANNE UHLAND,贾跃亭债权人之一、上海奇成资产管理公司代理律师张蜀晋,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代理律师DANIEL SABOL等。


1、关于2017年前往美国并滞留至今的原因


美国司法部债务托管人代表DAVID BUCHBINDER(DB)就我的理解,你是2017年来的美国,是这样吗?


贾:是的。


DB:根据一些文档记录,你当时是被超过一位的中国的债权人追债,是这样吗?


贾:是的,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我的这个债务危机爆发,之后由于这个中国相关的法律,它会,不让来坐飞机啊,等等这些要求,而…...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唯一的资产,是 FF——乐视的所有资产,都已经被法院冻结了,我们所有的业务也都停止…...停止运营了。所以我需要全力以赴地来,经营好 FF。所以如果我不来美国,FF 就无法经营了,所以我就来到了美国。


DB:根据你刚才说的,2017年在你的债务危机爆发后,对你离开中国有一些限制,是这样吗?


贾:是…...因为中国的法律规定,如果我们不能够及时地还债的话,它将会对债务人采取“双限”的措施。就包括不能坐飞机等等这些,就可能会出现那种情况——来不到美国的情况。


DB:所以你在2017年在中国会面临遇到这些限制令的风险。


贾:是的,会有可能。


DB:所以你在这些限制令对你生效之前离开中国?


贾:是的。


DB:但至少有一项限制并没有妨碍你离开中国,根据我所掌握的一些文件,中国政府冻结了你的部分或者全部资产。


贾:是的,是我的全部的资产。几乎全部的资产,除了…...只剩一些很小的和生活有关的资产没有冻结。所有经营类的资产和大点的资产都被冻结了。


2、关于乐视的股权价值



在贾跃亭破产申请文件中列出的起所持有的非上市交易股权,其中持有乐视信息技术公司23.08%的股权,价值2.19亿美元,Le Holding(Beijing)92.07%的股权,价值未知,北京Baile文化传媒公司99%的股权,价值未知,Scent(Beijing) 2.27%的股权,价值191.83万美元。


DB:让我们转到下一项,项目19,首先第一项列出了你对Leshi信息技术公司持有股份,你给它的价值是2.19亿美元,这一价值是如何得出的?


贾:因为 Leshi Information 这个…...是一个上市公司,这是根据我的上市公司的…它在暂停交易前的市值来确定的。


DB:它是何时停止交易的?


贾:是在一八年底来…...暂停交易的。一九年初...具体的时间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暂停了一年左右的时间。


DB:这家公司目前还在经营业务吗?


贾:还有业务,但不是我来经营的,这个公司是,我们的一个投资人来经营的。在一七年的时候,我们把完整的控制权和经营权都转给了我们的投资人。


DB:这位投资人是谁?


贾:融创。它是一个,一个大的集团,融创集团。


DB:乐视信息技术公司最后一次获得第三方独立估值是什么时候?


贾:就是它停牌的…...金额是它停牌的前一天的股价。是用我持有的总股数乘以每股的价格得出的。


DB:谢谢你,但那不是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这家公司最后一次被第三方独立评估价值是什么时候?


贾:哦,这个我就不是特别清楚,因为它是一个上市公司,它有严格的审计流程,它是由这个…...由专业的审计事务所来给它出报告。它是严格按它的时间表来出的。应该最近的一次会是半年报,或者三季度的季报。


DB:所以你的证词是:从来没有一个第三方机构对股票进行估值。


贾:因为股价它本身就是一个公众的交易价格…...我这边没有做第三方评估…...


DB:贾先生,这不是我的问题。有没有第三方,例如投行、财务顾问或其他机构对这家公司做过独立的价值评估?有还是没有?


贾:我认为应该没有,最起码我这边没有。


3、关于Le Holdings旗下持股公司情况


贾跃亭破产申请文件中披露,持有Le Holdings 92.07%的股权,但价值未知。


DB:让我们进行下一项,Le Holdings(Beijing),你称价值是未知(unknown),这是一家什么公司?


贾:这是我们乐视体系的非上市公司的最顶层的控股公司,整个 LeEco 体系分为两大部分:一个是上市公司体系,这是第一个,Leshi Information;第二个就是非上市体系,Le Holding。这是非上市体系的…...这个…...控股公司。爆发债务危机以来,所有的经营,所有它底下的…...母公司子公司经营,全面都停止了。因为所有账户都被冻结了。所有资产被冻结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再没有资金做审计了。所以它的资产情况,这个…我们现在是无法得出,因为很多资产都已经被拍卖了。还有一些资产正在拍卖当中。


DB:你指出这是一家控制其他公司的控制公司,那么这家公司是否对你在文件中列出的其他公司有持股关系?


贾:因为这些公司都…...我都…...时间都很长了,都停止经营的时间很长了,所以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从,这个…...表格上来看,应该没有。这都是一级公司,它底下的公司是在另外一个表格里头。


DB:那你为何不现在就告诉我们它们是哪些公司?


贾:它应该持有非常多的公司。是在…...


DB: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We have all day)


贾:是在第七十四页…...应该…...这是我的所有的…...这是所有和我相关的公司当中…...哦...…一百一十…...一百一十页......


比方说这个 LeTV Sports…...深圳乐视新根,然后 Le Vision。呃,一百一十三页。Yeah,乐融致新,LeTV Internet…...呃,因为它是一个控股公司,持有的公司比较多,我随后会专门做一个统计…...这个作为我们第二个待办今天,我们周一也会一并报给[]这边。会有一个非常详细的表格。


DB:谢谢,作为你的第二个待办,我希望看到Le Holding所持股的所有实体的名单。



DB:让我们转到下一项,北京Baile 文化传媒公司(Baile Culture Media Company),它的价值也是未知,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


贾:它是...…这个也是乐视非上市体系当中,一个专门投文化产业的,文化和新媒体产业的一个投资平台,它和 Le Holding 的情况也一样,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了,而且大部分资产都已经被拍卖或在拍卖当中。所以也是...…这个...…无法...…没有资金进行审计啊。所以它的资产,现在我们不知道是多少。也会像 Le Holding 一样,我们周一会把它底下所有的投资情况再做一个分类,分类统计。


DB:现在看73页,看上去这些实体是共同债务人(co-debtor),是这样吗?或者北京Bairui 文化传媒公司是一家不同的实体?这和北京Baile是同一家实体吗?


(注:贾跃亭披露的破产申请文件73页列出了共同债务人Beijing Bairui文化传媒公司,债务托管人不明白Bairui 和Baile两家公司之间有什么关联)



贾:这个和那个…...和这个…...呃…...这个我都…...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我…...也一样…...我会把这个再做一个详细的统计,而且这两者的关系,我们也会做详细的说明,百瑞和百乐的关系。


DB:所以在73、74、75页列出的北京Bairui,和北京Baile是同一家实体吗?


贾:应该不是一个实体。


我记得不是非常清楚…呃,但它们都是一样的,也是所有资产被冻结了。


我会出一个详细的表格,百瑞和百乐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DB:下一项,(关于持有2.27%Scent(Beijing) Technology Co.Ltd)190多万美元价值,你是如何得出这一价值的?


贾:这个应该是,这个当时投资的,投资的额度,就是这么多钱。


DB:所以(190多万美元)这是你投资的总金额,但它或许今天并不值那么多钱了。


贾:嗯…...Yeah,因为这个公司,资产也被冻结了,我也没有再关注过它,所以的确不是特别清楚。因为这是我,当年做的很小、很小的一个投资。


DB: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


贾:它是一个做…...呃…...应该这叫 [INDISCERNIBLE],是做培训的公司应该是。这个我也不是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公司的投资部,他们建议来投资的,所以我也没有特别地…...很多年前的事情…...也没有特别地来关注。


DB:哪家公司的投资部?


贾:应该是Le Holding 的投资部。


DB:所以就是你自己?


贾:Le Holding 是一个股份制公司…...是一个很多股东的公司,这是他们投资部来建议的。


DB:你是它(Le Holding)的高管或董事会成员吗?


贾:是,我是董事…...我是董事长。


DB:所以就是你的公司。


贾:是。


DB:所以当你说你对其他公司进行了一笔投资,而投资部给出了建议,那就是你做的决定,对吗?

贾:是。


4、关于FF股权结构、估值及公司业务




贾跃亭破产申请文件中披露持有West Coast 100%股权,后者又持有Smart King 6.16%股权,并指出这部分股权价值为8.62亿美元。


根据其所提供的公司架构图显示,Smart King是贾跃亭创办的法拉第电动汽车公司的持股公司,本身并没有实际业务。


DB:让我们转到下一项,West Coast LLC是将部分Smart King的股份投入到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的实体,对吗?


贾:是的。


DB:你列在这里的价值是8.62亿美元,你如何得出这一价值?


贾:这个价值是由三部分的这个...…权益构成,一个是 West Coast 持有 Pacific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就是说,它间接持有 Smart King 百分之六点一六的股份,Smart King 就是 FF——Faraday Future 的这个…...拟上市公司的主体。这个百分之六…...这是第一个价值。第二个价值是,West Coast 还拥有一个特殊的权利,Pacific 当有了收益之后,还有一个八亿多的优先分配权…...还有一个百分之十的特殊分配权。这三个权益加起来,根据我们上一轮的估值,上一轮 Evergrande——恒大投资进来的估值,算出来是八亿多的价值。


DB:无论是Pacific Technology, West Coast LLC,还是Faraday Future ,它们的价值被第三方机构独立评估过吗?


贾:第一是我们在...…[INDISCERNIBLE]完成上一轮的融资的时候有一个独立的估值,是...…估值大约在三十二亿美金左右。然后我们也做内部的…...做期权分配的时候也做[INDISCERNIBLE]的估值。所以我们是有…...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现金投入总共在[]现在投入将近二十亿美金的现今投入。所以我们有三个维度…...来做公司估值的这个评估。


DB:这很好,这个进行价值评估的第三方机构是谁?


贾:是恒大,恒大它做的估值评估。


DB:但Evergrande(恒大)是你们之间正在发生诉讼关系的一方,是吗?


贾:是,是,是。(Yeah, yeah, yeah.)


DB:所以恒大做过公司的估值,你有这份估值的报告文件吗?


贾:呃…...恒大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一个…...这个…...公司的分析报告。Yeah...…我们会,也是在…...在周一的时候…...这个…...来提供,当然我们会征求恒大的同意的情况下,我们会来提供。


(此时贾跃亭的律师RICHARD PETROWSKI介入对话)


RICHARD PETROWSKI:这涉及到保密条款我们不能违反。


DB:这是贾先生的个人破产案,他有义务披露他所有的资产和负债,如果有第三方对法拉第未来的评估,我希望能够看到它。


RP:我理解您要得到文件。


DB:是,我需要。


RP:但涉及到保密条款,我们不能终止…...


DB:不,不,不,不,最好…...


RP:我们如果可以提交我们会建议你,但如果我们不能,我们将让银行决定,我们不会违反保密协议,这不是我们的文件,我们不控制这份文件,我们有这份文件并不代表我们可以随意处置它。


DB:(债务人)有义务披露他所有的资产和债务。


RP:我们已经披露它了,并且我们已经披露了如何得出这一价值,如果我们不——这不是我们的文件。


DB谢谢你,Petrowski先生。


RP:谢谢你,Buchbinder先生。


DB:贾先生,现在这家汽车公司(指法拉第)还在运营吗?


贾:是的。


DB: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


贾:它主要做,下一代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的研发、销售和用户运营。


DB:根据你的其他一些文件所阐述的信息,这家公司无法正常维持运营和生产,直到能够借到8.5亿美元,是这样吗?


贾:是的。


DB:所以现在这家公司没有8.5亿美元,对吗?


贾:是的,是的。


DB:你收到任何8.5亿美元的投资承诺了吗?


贾:目前没有书面的承诺,但是我们在 File (提交破产申请)之前其实已经有了非常好的融资进展,但是 File 了 Chapter 11 之后,所有的这个…...投资,他们都暂停了。他们都在等 Chapter 11

的结果。然后才能够重新启动。


DB:但是你在文件中告诉我这家需要8.5亿美元融资,还没有生产任何车辆的公司今天已经价值8.62亿美元了,是这样吗?


贾:呃,这个公司现在的价值,我们是融资的需要八点五亿,不是这个公司总共值八点五亿。


DB:这是你自己披露的,实际上,根据文件显示,这家公司值更多的钱,因为8.62亿美元只是这家公司的6.16%。


贾:是…...六点一六,以及它拥有的特殊权利值八点多,这个其实是公司的总价值…...总估值是在三十二亿美金。这个是根据公司三十二亿美金的估值算出来的。


DB:所以这是一家还没有生产出任何东西之前,就需要借8.5亿美元的公司。


贾:是的。


5、关于房产出售、租赁及转租



贾跃亭在破产申请文件中披露了对Ocean View Drive的 5处房产总共210万美元的预付租金,地址分别为7 Marguerite Drive, Rancho Palos Verdes, CA 90275; 11 Marguerite Drive, Rancho Palos Verdes, CA 90275; 15 Marguerite Drive, Rancho Palos Verdes, CA 90275; 19 Marguerite Drive, ancho Palos Verdes, CA 90275和91 Marguerite Drive, Rancho Palos Verdes, CA。


债务托管人在申请文件中发现,贾跃亭将房屋转租给Warm Time,每月租金为4.38万美元,再乘上最少租赁期限48个月,正好等于210万美元,和贾跃亭预付给Ocean View的预付租金相等,债务托管人称,贾跃亭是自己给自己的一份租赁合同(this man basically has a lease with himself)


DB:请指出支付给Ocean View Drive的210万美元保证金(security deposit)


贾:是Ocean View Drive 的一个订金。


DB:这里列出了一系列地址,其中之一是91 Marguerite Drive, Ranchos Palos Verdes这是你现在居住的地址,对吗?


贾:是的。


DB:所以你是向Ocean View Drive Inc租了现在的住所?


贾:是的。


(略)


DB:这看起来是很大一笔金额,为何这么大的一笔金额?


(此时贾跃亭的另一位律师SUZANNE UHLAND介入)


SU:对不起,只想澄清一下,这是作为预付租金的保证金,是作为租金。


DB:你为何从Ocean View Drive Inc租了超过一处房产?你住在19 Marguerite Drive吗?


贾:是的,Ocean View 在一四年的时候,是我来成立的公司,当时主要是两个原因啊,两个目的。第一就是我个人的居住,另外一个是,所有 FF 的外地的高管。吸引人才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福利的地方,就是大家来了,来洛杉矶之后都住在七号和十九号。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吧,包括我们出现债务危机,我也没有资金再来运营这个公司,等等好几个原因,包括我的声誉的问题,所以我就把这个资产(Ocean View)销售出去了,卖给了Shaojie Chu。由于我个人还需要居住,以及我也需要有一些......FF 也需要,同时我也需要有一些现金流入,另外一个,我也没......没有资金再来运营这些公司,所以我就,把我们三个房子再返租回来。


在贾跃亭破产申请文件中,债券、共同基金或公开交易股票一项中,披露了一项机构或发行人名为Shaojie Chu的650万美元。



DB:我想请你看一下项目18,看上去像是你给予Shaojie Chu的650万美元金额的股票基金,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吗?


贾:这一部分应该是一个…...错误,有可能这是需要来进行修订的。因为我们这个交易的数字是Ocean View的这个交易的价格,是Chu Shaojie给我来支付的交易金额,而不是一个债券。


DB:所以Shaojie Chu你支付了650万美元?


贾:是的。


DB:什么时间?


贾:是在交易之后,然后用几种形式来支付的。


DB:什么时间?


贾:在2018年。


DB:2018年的什么时间?


贾:具体的时间,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们随后会,来给你提供详细的资料。


DB:你为何租赁(超过一处房产)——你不住在19 Marguerite Drive,对吗?


贾:是的,七号和十九号都是为 FF 的高管租赁的。


DB:贾先生,请仔细听我的问题,你住在19 Marguerite Drive吗?是还是不是?


:是…...不。是,不(Yeah…... no. Yeah, no.)


DB:你住在15 Marguerite Drive吗?是还是不是?


贾:呃,只有三个房子。只有七号和十九号,和九十一号,有三套房子,然后十一


号和十五号都是,这只是两块地而已。它是一个院子,是一个统一的院子,所以只有三个房子。


DB:在你欠债30亿美元时,你为何还要租超过你居住需求数量的房子?


贾:两个原因啊,一个是 FF 的高管们......这个......需要,外地的高管们需要,所以我就替他们来租了,第二呢,我也需要有一些......这个......收入,能够......来维持这个,一些基本的生活费用。所以我就租了这三个房子。


DB:但是这个是你个人的破产,不是你之前公司的破产,你在通过你个人事务经营你的汽车公司吗?


贾:呃,不是。


DB:我能理解如果你的汽车公司租赁房屋用于经营用途,但让我困惑(puzzled)的是你为何要为汽车公司来租房子,我很非常困惑,先生。


贾:呃,是我 —这个刚才没…...— 是我先租的,然后,这个...…最后还是租给了汽车公司。


(接下来贾跃亭的律师介入了讨论,最终贾跃亭表示会随后提供Ocean View的租赁协议以及分租协议文件)


(在进行完关于个人开支消费等相关问题后,问题又重新回到贾跃亭所住房屋及相关租约)


DB:在你搬到91 Margaret Drive之前,你住在7 Margaret Drive,对吗?我在看第102页。



DB:现在请看103页,你从Warm Time Inc,收到转租的租金,是这样吗?


贾:是的。


DB:在提交破产申请前,你每月从Warm Time收到4.38万美元租金,是这样吗?


贾:对,一月一号付的。


(随后债务托管人向贾跃亭出示了他自己提交的租房合约)


DB:现在每月从月初开始,转租房收入是43810美元,是吗?


贾:是的。


DB:而且是至少4年,是吗?


贾:是的。


(随后债务托管人又回到之前提到的210万美元贾跃亭支付给Ocean View的租房保证金)


DB:210万美元是你和Ocean View之间租赁合约的预付租金,是吗?


贾:是的。


DB:然后第二份租约,你是房主,Warm Time是租房者,是这样吗。


贾:是的,其实我是等于…拥有这个房子的转租权的,不过我不是 Owner。


DB你身上有计算器吗?你有计算器吗?


贾:有。


DB:请拿出来。


贾:好的。


DB:我要你用43810乘以48。(注:即贾跃亭每月从Warm Time收到的租金收入,乘以48个月)


贾:嗯…...


DB:答案是多少?


贾:210万。


DB:这几乎和你支付给Ocean Views的租金一样。(注:贾跃亭支付给Ocean View的房租预付金也是210万美元)


贾:呃…...这个不是我的,是我付给 Ocean View 的。


DB:我在试图理解,这位先生基本上是自己租给自己(I’m trying to understand that this man basically has a lease with himself.)


DB:披露显示你应该每月收到43800美元租金收入,但你并没有真正每个月收到这笔收入,是这样吗?


贾:租金我其实是用别的形式来收到的。因为具体都是由…呃…我的团队在处理,这个我们随后会用专项,来给您详细地来解释说明。因为说实在的,我平常的精力都在FF,这些…...这些事情我都没有花任何的精力,我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所以的确,您现在问我很多细节,我是不能很好地回答,但是这个…...呃…...事实肯定就是如此,我们的团队会详细地来…...来帮你说明。


6、关于个人收入及日常消费开支



贾跃亭在破产申请文件中披露,每月获得4.38万美元房租收入,但这部分收入并没有体现在其提供的个人银行账户中,引起债务托管人的疑问。


DB:在第98页,你列示了每月的房租收入4.38万美元,你看到了吗?


贾:是的。


DB这是来自你分租房屋的收入,对吗?


贾:是我租赁的Ocean View的房产,然后我又租出去的租金。


DB:好的,所以你确实每个月收到4.38万美元?


贾:对,我…...一直到二零二零年…...已经收到二零二零年。


(随后债务托管人DB取出另一份文件递给贾跃亭,其中是贾跃亭提交的其个人银行账户账单信息)


DB:你披露了4个银行账户,分别是两个富国银行(Wells Fargo)账户和两个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账户,你给我们提供了每个账户过去6个月的账单,我现在将这份你提交给我们的账单复印件给你,你可能需要花一些时间,慢慢来,请找出显示出你每月所收到的租金收入在哪里?


(此时贾跃亭律师试图介入,但债务托管人坚持让债务人贾跃亭回答问题)


贾:在我的这个银行账户当中,更多的都是我的......这个......工资的收入。


DB:这些账户中有哪个账户反映了你每月应该收到的这4.38万美元租金吗?


贾:我认为是…...根据我的记忆应该是没有的。


(随后贾的律师介入,最终以提交更多支持材料结束这一段问答)



贾跃亭在破产申请文件中进一步披露了每月的个人消费开支情况,但这些费用并没有体现在他的个人银行账户的账单中,债务托管人就这一点进行了追问。


DB:你列出了所有每月的消费开支,包括食品、衣物等,你如何支付这些开支?


贾:这些花销有的是用卡付,有的是用现金来付,说实在的,我的确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因为我的这些花销都是…...由我的团队…...他们在…...在来处理。我自己本人都不处理这些事情,所以我…...不是特别的清楚。


DB:我现在再一次向你展示你自己所提交的银行账单,因为通常银行账单信息是随着破产申请一并提交。我希望你能仔细看一下这个账单,并且告诉我哪些项目列出了你支付汽油费、水电费、食品等,因为就我看到的,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你如何从这些账户里支付你的日常个人开支?仔细看一下如果你的日常开支在账单里有所显示,请告诉我,因为我找不到它们。


贾: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的个人花销都是我的团队在...... 帮我来处理,我自己从来不处理这些…...


DB:那是由哪些银行账户来支付这些费用?


贾:这个我都不是特别地清楚,非常地抱歉。的确,这些日常生活,我自己…...没有打理过。我会详细地,来对这个给你再提一份,详细地说明。


DB:好的,贾先生,你给我们提供了四个你的个人银行账户信息,但除了小部分餐馆花销外,这些账户的账单里没有显示任何你个人日常开支的消费证据,所以一定有另外的账户在支付你的汽油费、水电费,另外的账户在支付你的日常消费、另外一个账户在支付你其他日常开支。所以这些日常开支是从哪个银行账户支付的?


贾:我个人没有任何的账户,花销就是几种,一个是......很多花销都是公司正常的,和公司相关的,比如车啊,等等相关的费用,都是由 FF 公司来替我支付。


DB:谁支付你的日常消费。


贾:我们......我们…...这个...…吃饭的钱都是由这个...…,我们外头吃饭什么的…...都是,也是由公司来支付。如果是回到住处的吃饭,也都是统一由租赁公司他们来,统一来提供。


DB:所以你说法拉第未来在除了支付你工资以外,还额外支付了你部分的个人生活日常开支?


贾:是的。


DB:所以你从法拉第未来获得的用来支付你日常开支的收入是额外的收入?律师你们需要更改披露文件,法拉第未来每月为你个人开支支付的金额是多少?


贾:嗯......


DB:你知道吗?


贾: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们会迅速,迅速来做补充资料。


DB:我需要看到一份详细的过去一年里,由法拉第未来为你支付个人日常开支的清单。


贾:好的。我们会一并来提供,[INDISCERNIBLE]做一个待办。


(随后贾跃亭的律师RICHARD PETROWSKI称会后续提供材料,并表示事情并不是像看上去那样,债务托管人则说道,这起码看上去是这样,起码证词是这样。)


DB:你知道这间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希望能有其他人来支付自己的个人账单。


RP:我不认为证词是这样的,但我们可以继续。


DB:(贾跃亭)说他们(法拉第未来)为他支付了个人账单。


7、关于支付律师、会计师费用



贾跃亭在破产申请文件中披露,每月支付律师费1.5万美元,会计师费5000美元,咨询费3000美元以及商务娱乐费2500美元,债务托管人以“提交破产申请后,不允许破产申请人在未经法院批准的情况下,支付任何律师、会计师等专业人员费用”这条规则,对贾跃亭进行相关质询。


DB:现在你有一些费用你并不需要现在支付,比如100页的21行。


贾:哦,这是我的,一些律师的费用。


DB:你是在提交破产申请后支付律师费的吗?


贾:对,一些我其他的法律方面的服务。还有税务师的费用。


DB:你在提交破产申请后,支付律师和会计师费用的?


贾:嗯,是的。


DB:你支付费用的律师是谁?


贾:嗯,这个我记得不是特别地清楚,我们团队会提供…...这些…...详细的说明。


(此时贾跃亭律师介入,向债务托管人确认,他的问题是:贾跃亭对律师的费用支付已经支付到账)


贾:嗯......目前好像是因该没有。但的确,因为这些事情都不是我自己处理的,这个…都是由团队处理,我会来详细地给您做补充说明。


DB:你的律师是否有告知你,在你提交了破产申请以后,除非破产法院批准,否则你不被允许向律师或会计师支付费用?


(贾跃亭律师澄清并没有实际支付)


DB:好,所以现在披露的信息是你每月用于律师和会计师的费用是2.1万美元,但这不是你已经向他们支付的金额?


贾:嗯,应该是。


在债务托管人的质询结束后,进入债权人直接向债务人提问时间。(以下内容有删减)


债权人代表一:


John Zhang(贾跃亭债权人之一、上海奇成资产管理公司的律师,美国德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晋蜀,以下简写为JZ)


JZ:你是否对Warm Time这家公司持有股份?


贾:没有。


JZ:你是否对Warm Time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控制权?


贾:没有,没有任何控制权。


JZ:在72页有列出Warm Time的地址,30037 Avenida Esplendida Rancho Palos Verdes,这是否和邓超英个人购买的房产地址是一样的?


贾:呃,是的。


JZ:这是否是邓超英家的住址。


贾:是的,这是邓超英自己的地址,这和Ocean View没有关系。


JZ:但这就是Warm Time的地址,对吗?


贾:从这看着......看着是。是的。


JZ:这也是和你破产文件寄送地址一样。


贾:是的。


JZ:你是否有一位侄子,名叫Jia Ruokun?


贾:是的。


JZ:Jia Ruokun是否曾担任Warm Time的首席财务官(CFO)?


贾:Jia Ruokun 我不知道做过...... Warm Time CFO。这个…...Warm Time…...Warm Time 跟我们没有关系。是不是......Jia Ruokun 是不是CFO,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是也是很正常,不是也没有关系。


JZ:Jia Ruokun是否也是法拉第的员工?


贾:是的。



(接下来问题涉及到Lucid电动车初创公司,贾跃亭曾通过LeSoar向Lucid投资6700万美元,获得10904072股,2017年9月,LeSoar转让4292861股用于母公司债务,2017年,LeSoar出售给Innovation Era Holdings,并又转让了4906707股用于母公司债务偿还,目前LeSoar还持有Lucid Motors 990225股。)


JZ:你是否了解在2018年,沙特向Lucid Motors投资了10亿美元,这家公司也被称作Atieva。


贾:是的。


JZ:所以你知道这笔10亿美元的投资。


贾:大致知道。


JZ:当LeSoar向Lucid投资6700万美元时,所占股份大约是多少?


贾:呃......我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知道是在百分之十几。


JZ:除了由LeSoar所持有的Lucid的股份,你是否持有其他的Lucid的股份,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通过其他个人或实体间接持股?


贾:没有,没有,从来没有。


JZ:你是否知道在2016年,一家名为Bliss Technology Hongkong的公司收购了Lucid 25%的股份?


贾:我知道他们筹资了Lucid,但是股份比例我不知道是多少,应该是......呃......


大于LaSoar的股份,但是具体多少我不是很清楚。


JZ随后称,贾跃亭的外甥Wang Jiawei通过Bliss Technology帮贾跃亭代持了Lucid的股份,但贾跃亭对此回答:“不是真的。”


随后JZ追问LeSoar转让的Lucid的股份都转让给了哪个第三方,贾跃亭的律师SUZANNE UHLAND回答说:“我们已经披露了,LeSoar是由他(贾跃亭)控制,这一资产已经出售并且获得的金额用于偿还母公司债务,我们可以提供进一步详细信息。”


(随后问题又重新回到贾跃亭向Shaojie Chu出售Ocean View而获得的650万美元)



在贾跃亭的破产申请文件中披露,他在2017年12月8日向Shaojie Chu以65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Ocean View的100%持股母公司Success Pyramid。截止到2019年10月11日,Ocean View的全部资产包括约2790万美元的房地产和2730万美元的应收贷款。Ocean View的债务总额为5160万美元。


JZ:你在文件中披露,Shaojie Chu的地址是加利福尼亚州Irvine的某个公寓,你知道Shaojie Chu多大年纪吗?


贾:具体年龄不知道,应该是二十多岁吧。


(随后JZ拿出一张照片出示给贾跃亭,问他照片中的人是否就是Shaojie Chu本人)


贾:是的,是的。


JZ:Shaojie Chu现在和你或你的任何亲属住在一起吗?


贾:唉哟,她现在,Chu-Chu 刚刚和 R.K. (Jia Ruokun)在两三个月之前刚刚结婚,三四个月前吧。


(随后JZ询问贾跃亭与Shaojie Chu的650万美元交易的银行流水账单,但贾跃亭的律师以交易日期已经超过破产申请文件提交前6个月为由,表示目前披露的信息中并不包含这笔交易。)


JZ:你陈述Ocean View向Smart King贷款了2140万美元以支持后者的业务(Smart King为FF的持股公司),Smart King到截止2019年6月30日已经偿还了部分债务,目前对Ocean View的欠款是440万美元,所以Ocean View已经收到了部分本金和利息收入,是吗?


贾:呃......Ocean View一七年底交易完成之后,整个的情况我就不是特别清楚了。这个如果你要

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向对方......呃......这个...要求来提供,你关心的所有流程。


(随后JZ与贾跃亭的律师就Ocean View在某个时点账上起码有超过1700万美元进行了意见交换,JZ认为,Ocean View原始贷款为2140万美元,目前贷款余额为440万美元,说明Smart King已经向Ocean View至少偿还了1700万美元)


贾:Smart Kingg......其实Smart King给它还,它也要还它的应付。因为......呃......Ocean View它自身的这个净资产很低啊,它有应收就肯定会有应付。自己就是个房地产,没有太多的......


JZ:你宣称自己对Ocean View没有任何控制权和收益权?


贾:我们只有租赁的关系。只有...租赁...租赁的关系。千万别给我们设法律陷阱,因为我不是法律专业的啊。所以这个......呃......一定要非常公平地来问这个问题。我们和Ocean View是有租赁关系的,不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JZ:你本人、你的妻子或其他人是否设立过受益人是你、你妻子或者你的孩子的信托?


贾:据我所知,没有建立任何信托。但我不知道这个......呃......法律上我不是特别清楚啊,我妻子给我家的孩子交过......呃......交过一份保险,但这只是保险而已。但是,是不是你说的保险就是信托,我不是特别清楚。


JZ:你知道你妻子为孩子购买的这份所谓的保险的金额是多少吗?


贾:金额我不是特别清楚,这是我妻子她自己来做的,应该是......不是特别高。




(贾跃亭于2019年2月28日和2019年7月23日向妻子甘薇分别支付了4万美元和1.1万美元家庭赡养费)


JZ:这些赡养费是从哪个银行账户进行支付?


贾:这个应该是从我的工资账户。


JZ:这些支付反映在银行账单流水中了吗?


(随后贾跃亭的律师以这些支付发生在3月份以前,即提交破产申请6个月前,不在披露的银行账单信息时间范围内为由,称目前披露的银行账单信息中并没有呈现,但后续可以提供。)


债权人代表二:


DANIEL SABOL,Kover & Kim律师事务所律师,代表债权人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



(贾跃亭披露在破产申请提交的前3天,Pacific Technology向其贷款了273万美元,但披露文件中日期发生错误,实际应为2019年10月11日,而非2018年10月11日)


DS:你是否知道当你从Pacific Technology处取得贷款时,你应该是受到加州法院的限制令限制不允许将资产用于抵押的。


贾:因为…...法律的事情我不是......不是很专业啊,但是这些都是由我们的律师来......来帮我们来......呃......来做的整个的法律手续。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个应该是合法的,完全合法的。


DS:谢谢,但这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贾跃亭律师RP:我认为已经回答了。


DS:我认为没有。


RP:我认为有,我们可以继续了。


DS:你是否知道当你从Pacific Technology处取得贷款时,是否知道我的客户(上海懒财)通过加州法院对你采取了限制措施?


贾:Yeah,法律诉讼这个我知道,我只是不了解具体的细节。


DS:你披露了与Pacific Technology之间的关系是由协议决定的,你所说的协议是什么?


贾:呃,这个其实,刚才我已经回答了,一个是协议当中,我刚才,我刚才讲有三项特殊的权利,一个是持有百分之二十的 Pacific 股权,一个是八亿的优先分配权,一个是百分之十的特殊分配权。这个协议,这个我们会给你提供完整的协议,并且会做一个核心条款的列表,来给所有的债权人来解释。


因为这个是最,我们最核心的注入,这个还债,还债信托的资产。而且,这部分资产,根据我们的模型,我的所有的股权,分给债权人的,会在百分之六十到八十多,一百亿美金估值的时候,将会是,能够,是八十左右的比例分给债权人了,两百亿估值的时候是六,六十左右的比例分给债权人。剩下的是分给合伙人。所以这个我们会有详细的说明。Yeah


(随后贾跃亭对于这份协议可能涉及到保密条款提出异议,但债务托管人认为,个人破产案应该披露所有与资产相关的信息)


贾跃亭律师RICHARD PETROWSKI:因为其他与他签署协议的相关方拥有保密权。


DB:他在破产法庭上。


RP:我理解——


DB:他有义务披露他所有的资产,讨论结束。(He has a duty to disclose all his assets, period, end discussion.)


DS:在11月25日你自己在FF公司总部组织的债权人会议,你是否邀请了所有债权人?


贾:邀请了,只要是我们认为,这个真正是我们债权人的,所有的,我们都邀请了。当然,除了,懒财没有邀请我是非常清楚的。因为这是我,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决定。因为我们不认为懒财是我们的债权人。懒财,他的实控人是韬蕴,实控人是韬蕴,韬蕴的实控人是温晓东,温晓东,诈骗了我们很大的一个资产。这,这是大概的我们的一个纠纷吧,现在我们也会有法律程序往下走。当然这,这个是,这个是,是别的,这个重组之外的事情,我只是,这个想提醒一下大家。


DS:你和你的破产重组团队,发出声明称你希望再完成Chapter 11破产程序后,回到中国继续推进法拉第的双主场策略?


贾:是的。


DS:所以你计划在破产案得到批准后回到中国?


贾:Yeah,如果我的方案被破产法庭确认了并且我的债权人取消掉我的这个双限,法院的双限,我就会回国。


我再补充,补充一下,正好借着债权人大会哦,因为我们和韬蕴,和懒财,是很大的一个纠纷啊,只在2017年的时候,我们把易到,我们乐视体系投了 40 亿人民币的一个资产,转让给了这个律师的代理人。结果到现在为止,他们没有给我们付一分钱,反而来告了我们。


当然这个资产都是中国资产。所以,我呼吁我们国内的债权人,如果你们有兴趣也有能力的话,我们可以共同在中国去追易到的这个资产。就可以给…...当然这和重组无关。我们所有中国的资产都和重组无关。这就可以,可以来给已经在法院执行的债权人来分享这个资产。


本文来自腾讯《潜望》,记者:纪振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0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