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昆虫让美国农民赔惨了,它们狠起来连自己都怕
2019-12-24 07:41

这种昆虫让美国农民赔惨了,它们狠起来连自己都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steamforkids),编译:犀牛,Photo by Spencer Pugh on Unsplash


说起蝗灾,全世界的农民估计都狠得咬牙切齿,那漫天的蝗虫扫过农田,农民便血本无归。


对于美国西部的农民来说,能造成堪比蝗灾的昆虫,还会多一种,就是摩门蟋蟀(Anabrus simplex)。虽然叫“蟋蟀”,看起来也有点像蟋蟀,但其实这是一种螽斯,就是我们俗称的“蝈蝈”,所以也叫摩门螽斯。


2005年,在犹他州拍摄的摩门螽斯


尽管这种虫子不会飞,但肆虐起来,丝毫不比蝗虫逊色。到时成群结队、密密麻麻,所到之处,尽是荒芜。


不过如果是在公路上蜂拥而过,它们留下可能就是自己的尸山血海,关键还会危害交通。因为车轮碾过,会血污满地,走过的汽车可能会像行驶在冰面上一样打滑。


2003年,美国西部遭遇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摩门螽斯灾难。截止到当年6月,仅犹他州便因此损失了2500万美元。据一个当地农场主描述,他一脚就踩死了10只摩门螽斯,可见虫祸之多。当时公路上虫子的尸体可谓堆积如山,被汽车压实的尸体结成块状,很多汽车也被迫改道行驶。


摩门螽斯一天可行走2千米 @National Geographic,2013


而就算公路上的滚滚车轮,还是没能阻止它们义无反顾的步伐,是什么让这些虫子们如此疯狂?


是前方的诱惑、肚中的饥饿和后面的恐惧。


我们对摩门螽斯周期性爆发的具体原因还了解不多,但有一点和蝗灾爆发相似,那就是都和天气相关。不过让摩门螽斯义无反顾向前冲的原因,就和蝗虫就大相径庭了。


摩门螽斯大多时候分布的密度比较低,当在某些时间,比如干旱的天气里,它们就会聚集成群,然后开始疯狂赶路。


2002年拍摄的摩门螽斯,其有多种体色


摩门螽斯聚众啃食植物、招摇过街的动图@National Geographic。


这么疯狂总的来说是为了吃。它们的食性很杂,会吃多种植物,还会吃昆虫,也包括它们自己。没错,它们会同类相食,尤其是那些命丧车轮的同伴,但不止如此。


2006年,英国科学家库赞博士(Iain D. Couzin)发表了一篇论文,解释了它们疯狂赶路的原因。库赞博士的实验表明,摩门螽斯在群体行进的途中,首先是为了寻找蛋白质和盐等关键营养素,其次是避免被后面的同伴追上吃掉。饿起来,活着的同伴也吃照样吃。


这也可能解释这些疯狂虫子为什么聚集成群:食物稀缺,肚中饥饿难耐,从哪找那么多蛋白质和盐?这时一个同伴路过……还找什么?这不就是一个100%量身定做的食物包吗?还等什么?上吧! 


当摩门螽斯无法找到足够的蛋白质和盐时,就会把目标投向同类。在库赞博士的实验里,那些摩门螽斯差不多每隔17秒就会尝试攻击其他同类,如果不动,就等着被同伴吃吧。为了寻找新的食物(还有前面行走的最佳食物包),为了躲避后面饥饿的同类,摩门螽斯你追我赶就形成了乌泱乌泱的一大片。整个群体就卯足劲儿向前进发。


同类相残 @Iain D. Couzin


可能正是这种真·狼性的策略,让它们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食物危机(希望这种“狼性”不会被人类的公司学到)。最早被人们熟知的“危机”是在1848年的犹他州盐湖城,也正是那次危机,它们得到了摩门螽斯的名字。关于那次危机,还流传着一个故事。


当时美国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俗称“摩门教”)迁移到盐湖城不久,那里还非常荒凉,为了生存,摩门教信徒们在那里开荒耕种。但并不顺利,他们的第一批庄家收成很少,第二批又遭遇了大批“大蟋蟀”的灾害,信徒们无计可施。


在信徒们不断祈祷后,大批海鸥出现去啄食那些“蟋蟀”,吃饱后喝了一些水,又把吃进去的吐了出来,然后又飞回去吃“蟋蟀”。信徒们看到感动万分,视为奇迹,认为海鸥拯救了他们,史称“海鸥的奇迹”,还为海鸥竖立了纪念碑。后来就把那些“蟋蟀”叫做摩门蟋蟀,而海鸥(加利福尼亚海鸥,California gull)后来成了犹他州的州鸟。


海鸥纪念碑 @David McConeghy,CC BY 2.0


虽然当年海鸥确实吃了很多摩门螽斯,不过实际上海鸥可能并不是专门去救人类的农作物。因为那种海鸥本身就以各种昆虫为食,而在吃了昆虫后,会吐出其中难以消化的部分。当时信徒们可能是误把海鸥的行为当成祈祷显灵了。


能吃的摩门螽斯的动物其实还不少,很多鸟类和哺乳动物都会对它们下口,只是没有专门吃它们的动物,才让摩门螽斯如此张狂。


摩门螽斯称奇的生存策略不止这一种,它们繁衍后代的方式也够狠。要交配的时候,雄螽斯会把自己体重的27%都交给雌螽斯:一个包含着精子的巨大精包。精包富含营养,雄螽斯无法很快再生产一个新的精包,而且它一辈子也很难和第二个雌螽斯配对了。


雌性摩门螽斯在交配后的携带着巨大的精包;尾部长长的刀片状尖刺,就是它的产卵器。@Dan L. Johnson


雌螽斯也够狠,完成精子输送的任务后,就把精包吃的一干二净,转头还能继续产生卵块另找新欢,诱使更多的雄螽斯与其交配。


所以当摩门螽斯群体密度大的时候,雄螽斯就能“挑三拣四”,选取体型最大的雌螽斯交配,而体型大就意味着产生更多的卵。一个雄螽斯拒绝体重3.2g的雌螽斯,转而选择体重3.5g的雌螽斯,最后就可多得50%的卵。


对自己都这么狠,摩门螽斯必定是个难缠的对手。尽管人类也没有坐以待毙,为了抵御虫灾,从物理障碍到化学试剂再到微生物等方面都有尝试。但近几年这些虫子还是没消停,断断续续一直能看到它们爆发的新闻,刚刚过去的2019年夏天同样还在继续:


搜索截图 


对自己都狠的人,那是真的狠人。希望它永远不给自己变成人类食物的机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steamforkids),编译:犀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