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起底人脸认证黑产:破解接单月赚3万,800元传授“保过”黑科技
2019-12-27 12:05

独家起底人脸认证黑产:破解接单月赚3万,800元传授“保过”黑科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能(almosthuman2017),作者:力琴、四月,题图来自:图虫


“代人脸认证”之所以能够被定义为“黑产”,在于无论是上游服务需求方,还是中游的技术服务商,亦或是下游的个人信息提供方,都游走在灰色地带。


而正是基于这条完整而缜密的供需产业链条,才让月赚 3 万的“代认证”工作生意兴隆,并且师徒相承灯火旺盛;也让加设了人工智能和人脸认证的安全应用门槛形同虚设。


凌晨两点,正是酣睡的好时间,昏暗的灯光下只剩下罗江快速敲打键盘的声音。因行业的特殊性,罗江通常是夜里上班,白天休息,此刻他精力充沛。


入行一年半,罗江起初靠传授“代人脸认证”技术谋生,摸爬滚打积累熟人客户,现在已经建立起一个小型工作室。


行情好的时候就做业务,行情不好就开课接生。


“只要技术好(代人脸认证),投入成本低,利润可观。行情好的时候,一个月赚 3 万不成问题。”罗江说道。



他向机器之心展示了自己在 2019 年 10 月和 11 月的账单,收入分别是 2.63 万元以及 3.22 万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这个江湖不太能见着光。这几年,人脸识别认证应用在互联网市场得到大规模的应用与推广,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而通过帮助他人完成人脸识别认证,并从中牟利的黑产也应运而生。


在这条完整的产业链上:


处于上游的需求人群,利用实名认证账户变现(薅羊毛)、推广、倒卖实名账户;


中游的技术服务商则以专门“代人脸识别认证”谋生,多以个体户或者小型工作室形式运作,提供过人脸认证、注册等服务,以及售卖过人脸认证软件等;


而在下游则是各种身份证、人脸照片、电话卡等身份信息的提供方。


在此次调查中,机器之心围绕中游进行展开,其营利模式包括两类,一是通过多次代过人脸认证牟利;二是单次售卖“代人脸认证”(圈子里也称“过人脸认证”)软件及方法。


为深入人脸识别认证黑产,我们潜入了一个名为“测试样本”的社群。







每天,社群都被各种“卖料”、“过某 APP 人脸认证”、“提供过脸技术”消息刷屏,这些群通常处于满员状态,群里的讨论异常热闹。


跟他们打交道,得懂“行话”,否则就会吃一鼻子灰。目前,一些平台对于倒买倒卖的非法交易开始打压,这些“卖料”和“过证”人颇为谨慎。

支付类认证需求旺盛


“哪里有人脸认证的需求,哪里就有生意。”


有需求就有市场。目前很多类型的 APP 都会默认开启“人脸认证”功能,以验明使用者的真实身份。


透过各类卖家在社群散发的“过人脸认证”广告,涉及的 APP 类型包括几大类:支付型、社交型、婚恋以及生活服务型。有从业者告诉机器之心,很多买家对支付类的过人脸认证需求较为旺盛,这也成为他们最赚钱的“业务”。



支付类 APP 以支付宝为代表。在支付宝应用中,通常涉及到推广拉新、转账支付等都必须为真实用户,需要首先进行身份验证。所需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身份证正反面照片,扫脸认证身份,以及最后绑定银行卡。


从业者罗江表示,现有专门针对支付宝账号售卖和收号的卖家,大多数都有过人脸认证的需求。账号分白号、V2、V3,等级不同,价格不同。


业内把只用手机号注册的号称之为白号;


通过人脸认证,绑定身份证的账号为 V2;


通过人脸认证,绑定身份证以及银行卡的账号为 V3。


罗江表示,一个已经绑定身份的支付宝 V2 账号,最多可卖到 70 元,V3 账号最高可卖几百元。


至于购买支付宝账号客户的需求,多数用于参与支付宝拉新、薅羊毛、提升蚂蚁花呗额度等。此外,机器之心还发现有部分买家涉及灰色金融交易,包括用非本人身份进行贷款和盗刷钱财等。


谈到这方便,社群内回应很少;如果私信直接询问盗刷和贷款,可能被拉黑。


罗江表示,“干违法的事情不长久,如果你想这样做,别人都不搭理你。”


但罗江并不认为自己的生意有任何违法违规的嫌疑,他提供的支付宝过人脸认证的方案,只是认证通过后的买家如何操作,罗江认为已经与他无关,便可撇清责任。


基于支付宝需要活体认证的需求,罗江通过单个生成的眨眼、摇头等视频来模拟活体,帮助用户“骗过”应用,以此收费。


“一个视频最低 20 元,一天就可以卖出几百份”,罗江说道。按此计算,他的一天收入可到数千元。


不过,这并非是一项长久生意。


“最近受到支付宝升级、系统严查等影响,支付宝过脸的通过率低了很多。”罗江说道,群内顶着“支付宝”打广告的人也渐渐少了。

黑产还盯上了社交APP


过脸认证蛋糕很大,就连社交类 APP 的过人脸认证也被“黑产”盯上。


陌生人社交行业从 2011 年开始,先是诞生诸如陌陌、探探等平台级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多数陌生人社交 APP 基于“LBS 定位+看脸”模式运作,机器将通过人脸识别判定所传照片是否为真人头像。


用户上传照片后,还需要通过人脸识别进行真人检验,检验成功后才拥有配对选择的权利。由于平台缺乏监管,黑灰产无孔不入,诈骗、涉黄等事件时常发生。


为规范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经营行为,今年 10 月 24 日,探探、陌陌、百合佳缘、有缘网共同发起《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自律公约》。


《公约》对“用户实名认证”提出了明确的限制,要求通过动态验证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方式完成实名认证,而未经实名认证的用户则无法进行发帖、评论等交互服务。


新京报曾曝光探探的人脸认证问题,该名记者将自己的头像顺利地认证为明星照片。探探是一款知名陌生人社交软件,用户通过观看照片、信息等资料,滑动手指来进行配对。


新京报记者用艺人头像通过探探的真实头像认证


在探探进行真人认证通常需要两步。首先,上传的图片要通过审核,之后用户通过人脸认证才可成功。认证之后探探头像下方会出现一个蓝 V 的标志。


因为陌生人社交软件的特殊属性,相关平台一直是电信诈骗、非法引流等诸多黑色产业链的重要上游之一,此前,石家庄的一位探探用户刘茜(化名)就发现自己的照片被用于网络招嫖。


而盗用他人身份认证漏洞的存在则让诈骗犯们更加轻松地绕过 AI 技术的安全关卡。


“代过各大网站,随机动作,人脸验证,全能选手,需要的私聊。”在一个近 500 人满员内部社群里,一位昵称为“五八网络科技工作室”的卖家不停吆喝着。


他称其可以通过“过 APP 人脸认证”技术,破解多款 APP 的动态人脸认证,帮助买家完成实名认证,其中包括 58 同城、陌陌、世纪佳缘、伊对等。


各个平台人脸代认证的价格不一样,58 同城是 40 元,陌陌是 80 元、世纪佳缘是 130 元、伊对 160 元。


机器之心联系到卖家,亲自“体验”了一回“代认证服务”。



正常情况下,通过一个 APP 的实名认证需要通过三重认证手续:手机号验证、身份证认证和人脸认证。


第一步,只需要购买可查收手机验证码的手机卡就可以完成,单价在五到十几元不等。


后续两道关卡则需要买“料”,即指买入身份证正反面以及半身照片,料的成本较低,通常不超过五元。


我们以三元的单价购入了十套身份证信息,每套内含高清身份证正反面,以及一张半身照。


卖家只要求我们提供手机号和验证码,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一次“非本人身份”的“实名认证”。在我们的账号下,已经成功了绑定他人的身份证账号和姓名。


58同城账号被“代人脸认证”


在 58 同城,完成人脸认证的用户可拥有发布、网邻通、金融产品以及商业推广的使用特权。


这位卖家表示,目前在对接一家公司的过人脸需求。


“一个公司,几百人,一个人 5 个账户,都要做。”昵称为“五八网络科技工作室”说道,“公司客户通常就是大生意了。”


800元!人脸过证技术包教会


“过人脸”认证教学演示过程


在内部社群里,罗江直接把业务贴在了昵称栏——“过各种人脸,出优质视频”。


罗江称:“破解 58 人脸认证,这套‘过 APP 人脸认证技术’仅需 800 元,包教会。”


我们以“求学”为由深入了解了这项神秘的“黑科技”。


所谓的“过人脸认证技术”并不仅指单个技术,而是由多个软硬件方案组合而成。据罗江介绍,可提供电脑版和手机版两套方案:


逍遥模拟器破解版、CrazyTalk、三色工具箱、虚拟摄像头,三者构成电脑版的配置;如果要在手机端使用,则需配备一台小米 4 或者 OPPO R9、华为,外加刷机包。


通过他发来的演示视频,我们看到网盘里的文件夹有动态制作工具软件包——CrazyTalk v6.1、三色工具箱。


CrazyTalk 是一款 CG 动画制作专业软件,由软件公司 Reallusion 推出,目前已经迭代到第八代,主要用于面部动画制作,该软件使用语音和文本对面部图像进行生动的动画处理。


在罗江演示的 CrazyTalk 文件夹里,有多个摇头、抬头、眨眼等 ctildle 格式的脚本,其中文件名涉及联通、陌陌、58 同城等平台。


“现在只教 58 同城的过人脸方法,很简单”,罗江说道。“只需要提供身份证大头照或者手持身份证照片即可。至于其他平台的‘刷脸’都可以自己去揣摩。”


在这个小型的过认证工作室里,罗江主要负责拉业务,教学的任务则由他的徒弟“小点”负责。


通过 QQ 远程操控,点点在我们的电脑上演示制作流程。



在 Crazy talk 软件中导入人脸照片,一点一点地标记眉峰、眼角等人脸关键点。他还时不时提醒,圈定的位置要尽量贴合五官的轮廓,否则导出视频后,就会容易被看出破绽。


整套素材的制作原理在于将人脸照片通过软件套在动作脚本上,便可按脚本做出眨眼、点头、摇头、张嘴的动作,随后经过格式工厂导出视频格式。



最后通过将制作好的“活体视频”投放在需要验证的手机或者电脑摄像头前端,完成验证。


早些时候,《法治周末》曾披露破解某支付类 APP 动态人脸识别的全操作流程。


准备条件包括:持有“高质量料子”(一手高清静态正面人像大头照、身份证正反面照)、“VR 过人脸技术 7.0 刷机包”和一部“小米 4”手机。


法治周末记者在卖家 QQ 远程的协助下,成功把制作好的“眨眼”人像投放在电脑端。于伟力 摄


在手机端制作活体视频的要义在于,先通过刷机,下载脸部动画制作工具等流程,顺利制作出了活体动态人像视频。与此同时,后台系统可以自动抓取脚本,读取文件,APP 动态人脸识别匹配成功。


小点表示,一般教人学习过人脸,只会教到如何标记人像,导入脚本即可,方法操作简单。通常涉及如何制作脚本。


谈及原因,小点激动地说道,“那我岂不是没活路了?”


脚本成为破解过人脸认证的核心,不同 APP 的过人脸识别脚本也有所不同。与小点类似的“过证技术老师们”靠着核心脚本立足行业,并不会轻易把铁饭碗交给别人。


成立工作室,带徒弟,规模化运营


在人脸识别黑产中,中游参与者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是专门从事人脸识别认证的人群,多数以工作室形式运作,提供过人脸认证、注册等服务以及传授过人脸认证技术等。


据罗江介绍,大多数工作室以个体为单位,参与运营的人员较少。多数人学会“过人脸认证技术”后,积累一定的客户资源,便自己单干挣钱。


目前,罗江的工作室只有两人,与徒弟一同运作。他主要负责拉业务,接收有意学习过脸技术的人、同时兼做自己的过人脸认证业务。而徒弟小点则主要负责售后、教人学习技术以及兼作自己的业务。


小点的过脸认证技术由罗江传授。他入行快一年,每月可挣 2 万。每天晚上,罗江和小点都会按时上线,通过远程指导教人“过人脸认证”。


“我只教人如何使用技术,至于他人要用技术去做什么,我们一概不管”。


罗江目前带过的徒弟不下 20 人,以前是给他打下手做业务。现在手下徒弟凭着技术和熟人人脉大多都可以单枪匹马闯“江湖”。


对于从事人脸识别认证黑产的工作室而言,如果要保证业务经营正常,需要掌握两项门道。一是拥有过硬的过人脸认证技术,制作动作脚本的能力;二是有靠谱的“料库”,使用一手的身份证、上半身图片等等。


行内经常强调采用高质量“料子”,即没有重复使用的高清正面大头照、手持身份证半身照和身份证正反照,采用这种料子通过动态人脸识别的成功率较高。


而反复使用的“料子”,人脸认证系统会在识别时进行拦截,通过动态人脸识别的成功几率极低。


这个行业之所以能够成为黑产,因为从上游需求方到下游的资源提供方,都在灰色地带游走。


罗江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经常提醒带过的徒弟,“管好自己就行,违法的事情干不长久”。


作为老手,罗江也逐渐摸透这个行业的特点,能做的好项目断断续续,只要过人脸的需求一直存在,就没有赚不到钱的生意。


“有些项目人家一升级,一升级就得等着,有时候还做不来。有的项目做不了也不用着急,那就等一等,做其他项目,能做就没有绝对赚不到的钱。”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全球人脸识别技术行业市场规模为 23.91 亿美元。整体来看,人脸识别技术行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增速处于高速增长区间。


在国内,人脸识别技术正在大面积广泛推广,更多应用在安防和金融领域,例如学校、机场和银行等。


我们尚不清楚现在开通人脸认证功能的 APP 数量,但从这次调查来看,该类 APP 已经十分广泛,包括社交应用、支付类应用、婚恋网站、陌生人社交平台、网约车等等。


而与此同时,国内对人脸识别技术使用涉及的隐私问题并不乐观,尤其是对人脸识别数据及个人隐私信息的保护。目前我国并未针对人脸识别作出立法,对人脸识别数据的保护,也更多通过对公民信息和个人隐私的相关保护制度进行。


人脸识别技术在多行业、多终端应用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但在不可估量的风险危机到来之前,落地应用这道门应该由谁来把守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能(almosthuman2017),作者:力琴、四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