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断想
2019-12-30 21:30

2020断想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曲高和众(ID:m15875),作者:孟庆祥,题图来自:东方IC


1999年的时候,在IT行业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堆公司造了一个“千年虫”的概念。此前的计算机在数据库里为了节省空间,年份都是用后两位数表示的,如89年,78年等。到了2000年,按照这个计法就变成了00年,这样就出现了三个问题。第一,计算的问题,78年存钱,到89年,一减就可以了。到了00年,这个算法就失灵了。第二,没有办法判断是1900还是2000,。第三,00不能做被除数。


其实,这事很简单,基本上简单到改一下字符串就可以了。但这事被包装,被持续炒作,起码十八摸公司从这种炒作中大赚一笔,这就是借势、造势营销的威力。


这背后都是人性因素在其作用,这些因素怎样控制大部分人,怎样利用这些,到2020年不会变,再过一百年也不会变。没有了欺骗和被骗的世界一定是静止的,沉寂的,也是不可能的。


21世纪,转眼过了将近五分之一,又到了一个整数年,作文大赛怎么也要对付一篇,就像1999年人们关注大整数年,被千年虫闹腾、欺骗一样。2020也是一个中整数年,照例还会有一些人什么年度演讲啊,预测啊,忽悠啊,因为这确实是一种市场需求。


2000年,中国经济首次跃上了10万亿人民币,今年可能就是百万亿人民币了,除掉通胀因素,经济发展确实是巨大的。也有少数人认为通胀都把这些吃掉了。有个群友固执的认为现在250万元只相当于改开初期的一万元。这种问题,只要一争辩就输了,“你是对的”是唯一可靠的答案。


经历了经济大发展,站39个小时的绿皮车上大学到现在这种情况恍若隔世。


经济发展让我实实在在的理解了所有你期待或者追求的美好事情,就算它发生,也绝对没有当初认为的那么好。这种关于好和坏的价值判断绝对是唯心主义的,没有尺度,按倒葫芦起了瓢,而且一个难题解决,马上就有新的难题。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大整数年、整数年和其它年份没有什么区别,尽管整数年被关注更多,作文更多,可是口水多寡与现实世界的运行关系不是那么大。现实世界与行动有关,你是官方、你是民企、你是打工者都不会因为整数年有特别的行动,故不要把作文大赛太当回事。


2020年,会发生的几件事,我也构想一下:


一、大国和帝国脱钩


说啥都没有用,结果取决于行动,而行动取决于人们是怎么看的,人们是怎么看的又取决于对未来的看法和对历史的记忆。


比如,有一年发生了三聚氰胺事件,理性的分析,其实一个月之后,你就可以放心的购买国产奶粉了,道理很简单,谁也不会,也不敢再顶风作案了。可人们对这种事的记忆和看法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还有,股市为啥一茬又一茬的不断割韭菜呢?因为人们对这种事情记忆就很不深刻,记吃不记打。


我大致认为,人们对说得清的事记忆深刻,而且很快付诸行动。对说不清的事情就不那么有记性。讲学华为,很多企业对华为无限换防,不允许骨干本地化的制度设计,马上就想采用,因为这事说的清楚。(尽管这事必要性没有那么大,而且它涉及其它因素)。但讲到以客户为中心,这个就很难让用户有行动计划,因为你不知道怎么做。练拳比练思想要具体,要容易。所以,军队走正步、叠被子,中国的很多“功夫”其实有通过动作改变思想之目的,宗教也早就发现了这个奥秘。


脱钩这事是具体的还是模糊的?


我觉得是具体的,我们、尤其是精英阶层被市场经济洗脑很彻底,认为只要有钱赚,大家不可能翻脸。高晓松就有夫妻之说,没想到马上打脸,不讲理、卡脖子这事就真发生了。你是老板、你是政府,还会抻着脖子让别人卡吗?


所以,说啥都没用,这事,包括很多事取决于人们对这类事件的思维模式。这是被广泛忽略的最重要因素。


二、都成了互联网的打工仔


最近我打网约车,十个有九个司机抱怨某滴太黑,抽成太多,那有什么办法呢?垄断才是、就是赚钱的王道。


送外卖的抽成从8%迅速干到了22%,这个数字对餐馆已经构成了较大的负担。那也没有办法,格局一定,基本垄断,接下来就是涨价。


移动互联网不到十年,它已经渗透到以前被认为非常分散的行业。就像多年前的淘宝商家一样,小老板上面多了一个特大号的大老板,于是,千行万业都变成了互联网的打工仔。


三、学霸统治


以前,许多企业100%都是干出来的。现在不行了,想和设计变得很重要,尽管行动也重要。你搞个饭馆、开个冷饮不仔细把很多细节推敲清楚,是注定搞不定的。


因为,计划经济天然会供应不足;市场经济一定会竞争过度。


市场经济在各行各业都相当成熟,低垂的果实在各行各业都被摘光了。战略能力、思考能力、挖掘能力这些要素就变得比以前重要得多。再从基层、质次价低迭代,整不到流量和机会了,这就提高了通过实践建立认知的门槛。


四、胜者通吃


我以十年为尺度比较过500强销售总额相当于GDP的百分数(销售额之和不是GDP,它比GDP大许多),总体趋势是大企业发展明显快于整体经济。


这个结论是早就有的,自由竞争的结果,一定会导致行业集中度上升。尤其是注入技术要素,主要是信息技术要素之后,管理大型企业、巨多人员变得简单很多。中国运用信息技术的速度又特别快。


所以,中国千行万业集中化的速度要快于发达国家。


这样就造成了一个问题,用工减少,就业压力巨大。这个问题和趋势我还未看到有学者或者媒体论及。


五、AI元年


可选择的技术那么多,最明显的是5G网络明年可能大干快上,为啥我不说是5G元年,人们又爱听,起码它比AI听起来扎实,我早就发现人们非常喜欢扎实的东西了。


到现在,我看过所有关于5G的畅想,设想全都比白开水还寡淡,没有一个性感的,哪怕是角度性感也行,这也可以理解,每一次搞出什么东西来都不是写字的人预料到的。


移动互联网确实成就了好几家牛逼的公司,其影响波及到千行万业,波及到每个人。但人们错误的把这些与4G划上了等号。我们假设没有4G,只有3G,现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应用会不会有呢?答案是除了视频类的应用都会有,因为视频类太吃带宽,带宽成本足够低才有戏。


像送饭、打的用的是手机的位置信息,这个和4G无关。各种让人们上瘾的阅读之类的是算法,也与4G无关。


电信设备商、电信运营商主要做的工作就是降低每个bit的成本,其它都搞不定,他们完全没有造需求的能力和思维,也不具备管理食草、吃土层员工的能力。所以,不管是互联网加还是加互联网,他们什么都干不了。


头条以及一系列应用就是深挖了上瘾算法,拼多多发现了一种新的细分需求,并找到了激活需求之路。这些东西和4G没有关系。


手机定位这个功能早就有了,几年以后,才有公司真正找到了这个信息的价值。


5G只是带宽宽到了让人厌恶的地步,为了得到这个带宽,耗电都成为一个拖累。好比,以前我们用煤油灯,然后蜡烛,然后电灯,LED,亮到一定程度就不是越亮越好了。5G没有携带新型信息,只是灯泡更亮。


厂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5G现在炒什么物联网应用之类的,说这个都嫌烦得慌,不过是炒多年前ATM失败的冷饭。


AI这个东西其实已经广泛应用,无动作类已经在爆发前夜,比如看病、律师之类较高难度的AI估计过几年就会搞定。有动作类,比如建筑工人、宾馆、饭馆服务员、家政服务等等现在影子都没有,这个最终还是会解决的。现在不是成本问题,而是技术问题。技术会从简单的、价值大的场景渗透,比如在海底捕捉海参、鲍鱼还是人工,将来可能是最早实现机器人的领域,当通用技术成熟之后,各行各业都有人探索。


信息还会被开发,因为尚有大量的人性要素没有被发掘和利用。


六、继续焦虑


经济发展带来的一个始料未及,波及全面的负面作用就是焦虑。


为什么会焦虑呢?主要是竞争和比较心,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哪怕是有点缓解的办法。越桌球成功、越传播成功者,哪怕他就是完人,其负面作用也是挺大的。这事,我也无解,就不多论述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曲高和众(ID:m15875),作者:孟庆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